🇰🇷 Netflix|韓劇|觀後感 🕶 Netflix|影劇觀後感

Netflix韓劇 《 紙房子韓國篇 》評價心得8劇情討論看點:歡迎體驗資本主義世界



貼心提醒 ⚠
我寫的所有文章一定會爆雷,還沒看過影劇的人請自行斟酌要不要繼續讀下去喔!
♥ 如果你想要定期獲得新文章通知,歡迎追蹤按讚
Netflix追劇筆記本臉書專頁







紙房子韓國篇劇情簡介與預告


Netflix《 紙房子:韓國篇 》是一部2022上線的犯罪韓劇,改編自艾力克斯·平納創作的西班牙同名電視劇,由《客:The Guest》、《Voice》、《Black》的金弘善導演與《精神病患者日記》、《我的全像情人》的劉勇在編劇合作打造。此劇講述天才戰略家與有著不同個性、能力的人物們,對抗異想天開變化並展開人質劇的過程。


紙房子:韓國篇 》IMDb評分為:5.6 / 10(本劇即時評分這邊請),西班牙版的《 紙房子 》是經典神劇,當《 紙房子:韓國篇 》要推出的時候其實本來我很期待韓國可以玩出什麼特別的新口味,但後還覺得越來越失望,因為《 紙房子:韓國篇 》劇情和西班牙版的幾乎一模一樣,就是加入了一些南北韓分裂、窮人與富人之間的對立議題罷了,但要說《 紙房子:韓國篇 》對這樣的議題有很深入討論嗎? 是有,但過於分散,讓觀眾抓不到到重點。 我自己是因為有看過西劇的《 紙房子 》所以覺得《 紙房子:韓國篇 》的劇情在大多雷同的情況下很難引發觀眾的喜歡,但如果沒看過西班牙版的觀眾可能會覺得《 紙房子:韓國篇 》還不錯,因為裡面的點子很神,但這些點子還是來自西班牙版的內容~ 


紙房子:韓國篇 》值得追嗎?對我來說不算是值得,如果想追還是看原版的比較爽~ 但我也不覺得《 紙房子:韓國篇 》沒有可以探討的深度,裡面還是有些設計很不錯,例如人質的操控,這是玩得比西班牙版多一點的梗。最後建議是如果你沒看過西班牙版的,韓版的會覺得好看,但如果你已經看過西班牙版,《 紙房子:韓國篇 》真的不會適合你。 










影評紙房子韓國篇評價心得8看點討論



歡迎體驗「資本主義」,窮人VS富人


紙房子:韓國篇 》描述南北韓結束戰爭,兩國決定攜手建立經濟共同體,東京本身是帶著「希望」來到南韓想要反轉人生,卻沒想到現實的「資本主義」也很殘酷,在第一集編劇導演用了蠻大的篇幅來對時代背景、即將要搶銀行的動機做完整的描繪,這就跟西班牙版的《 紙房子 》當中精髓一樣,西班牙版的《 紙房子 》會搶銀行也是因為對社會體制的怨恨,銀行印製的鈔票都被拿去給有錢人投資,進入有錢人的口袋中,西班牙版的教授有說「我們只是把本該就是我們的錢拿回來而已」。


對照到《 紙房子:韓國篇 》,雖然初衷與動機不一樣,不過這同樣是和西班牙版一樣都是因為「資本主義」的體系下,有錢人只會更有錢的不公平,因此教授帶領的這些搶匪,即是在實踐對政府、國家、有錢人的抵抗,但我覺得《 紙房子:韓國篇 》有很大的不同點是會用非常「諷刺」「黑暗」的手法在刻畫時代背景動機。





這世界到底怎麼了?我實在不懂,為什麼我會落得如此下場?」 解答就在後面的橋段裡,因為這社會有錢人的橫行霸道,讓底層的人「被迫控制」,當東京發現撿廚餘來吃的南韓丫頭被「非法高利貸」老闆給控制(毒品、金錢、工作、性)與綁架時,就點出這個社會有錢人就是因為有錢才會讓底層的人「被掌控」而這些沒有錢的人只能被迫向命運低頭絕望地生活著,這同時呼應到東京一開始到南韓時所懷抱的希望,但來到南韓卻是被當成笨蛋一樣被用金錢掌控著。說穿了,人好像就是一出生就註定你該是哪個階層的人,「反正這世界都是賊在賺大錢,我實在沒有不當賊的理由」,因此《 紙房子:韓國篇 》的一開篇很清楚就講明白,如果在底層乖乖用勞力賺錢的人永遠無法翻身,反倒是做盡壞事的賊可以賺大錢,那東京沒有理由也不去當賊。


紙房子:韓國篇 》搶劫案本身在原始故事中以教授帶領一群不合時宜的社會人士實施了世界上最大的銀行搶劫案,他想做到不造成人員傷亡,並且有贏得輿論的慾望。《 紙房子:韓國篇 》巧妙地利用了政治動態,例如,對嵌入民主制度的朝鮮人抱有幻想破滅,眼睜睜地看著其他人繁榮,而他們在新的金融混合體中受苦,這也是過去曾被朝鮮軍隊征召入伍的東京決定以銀行搶劫為生的關鍵原因,她厭惡資本主義,這對照到她就算被警察抓也要讓教授的計畫成功的目的,就我自己看來,《 紙房子:韓國篇 》中動機最合理,也最有說服力的是東京。


紙房子:韓國篇 》在英雄角色的動機鋪陳中並沒有很一致,有些也薄弱,《 紙房子:韓國篇 》強調的敵人是富人,以及讓南北對立可以被消弭,《 紙房子:韓國篇 》很可惜的是角色在這個議題上的連結性並不高,只有教授、柏林、東京有這樣的關聯性比較強而已





紙房子:韓國篇 》英雄的刻畫沒有太深入


里約 舞技差,但是厲害的電腦駭客,而他曾經是醫學生。
丹佛 最喜歡《洛基》,打遍所有非法格鬥場,據說還痛打賭他贏的金主後逃之夭夭,丹佛是一個經典的角色,心地善良,容貌華麗,心地善良,是集團的金毛獵犬,只因為他愛他的父親
莫斯科 丹佛的父親,已故母親一輩子的願望就是從釜山搭火車一路去到莫斯科,過去是礦工,挖東西絕對難不倒他,因將他的兒子丹佛帶入搶劫案而感到內疚,團隊的逃脫路線依賴於他
奈洛比 選擇奈洛比是因為她喜歡非洲大自然的偉大,那裡以鑽石聞名,開口就會瞎扯,是名貨幣偽造專家。是美麗的、有魅力的,而且是一種正確的危險,她是一個詐欺犯,她的機會主義傾向促使她與哪些有益於她的人結盟(所以觀眾會看到她在決策過程中會突然變來變去),或者可以整體上引導她活著逃脫並產生戲劇性的效果
赫爾辛基+奧斯陸 歡樂搭擋,中國圍事二人組,據說兩人合力就消滅曾經待過的組織,一對在任何給定時間掌權的人都充當執法者,他們兩人的存在感很低
柏林 讓人擁有莫名緊張的能力,來自有屍體才能離開的北韓价川勞改營,但他為何逃得出來? 那說明了他為何是北韓史上最惡名昭彰的通緝犯
東京 因為他們在做壞事,所以當然要在日本(這是顯現出日韓兩國過去殖民的歷史梗)

先說說關於命名的部分,本來我還期待《 紙房子:韓國篇 》可能可以創造出自己的味道,可能在角色上有不一樣的命名意義,例如用南北韓的一些地名來命名,韓後刻畫出不一樣的角色和這些地方的聯繫,畢竟《 紙房子:韓國篇 》相要推翻的是不公平的資本主義體制,所以敵人也就是那些該死的有錢人制度,但卻又很可惜的是《 紙房子:韓國篇 》照著原本的內容去命名,雖然理由有些不同,不過卻也沒有什麼太大意義,也很快速地帶過。





關於紙房子:韓國篇 》裡的面具設定我覺得有韓國自己的味道,整個氛圍也非常韓國,紙房子:韓國篇在角色背後的故事和西班牙版的些許不同,尤其是東京和柏林背後的故事比較黑暗,緊緊套牢《 紙房子:韓國篇 》北韓給予的絕望、南韓給予的殘酷資本議題~ 韓國版的柏林也沒有像西班牙版的柏林有浪漫主義,反倒是冷血和堅忍,我覺得翻拍的話《 紙房子:韓國篇 》能做出自己的角色風格是很重要的一件事,不然這對已經看過西班牙版的觀眾就沒有驚喜感。


韓版幾乎是把西版的劇情人設全都複製貼上,韓版省略了大部分讓西班牙文版如此性感的幽會,就我自己的感覺《 紙房子:韓國篇 》沒有像西班牙版那麼有「無形」魅力,韓版就是真的在嚴肅地搶銀行,而且教授和宣祐真的調情甚至睡在一起,這對蠻沒有CP感的的夫妻之間幾乎沒有產生任何熱量和火花;雖然里約迷戀東京,但他們的關係並沒有像西班牙系列中一些最激動人心的情節情節一樣的動物慾望,我不曉得是不是韓版可能要拍的比較含蓄,所以西版的一些火辣辣床戲直接跳過,點到為止。



紙房子:韓國篇 》唯一明顯缺陷是角色從受傷中恢復的速度,特別是他們的瘀傷從身體上消失的速度,變得在對幹上沒有合理的設置,也太快把危機解除,紙房子:韓國篇 》有一個蠻大的缺點就是缺乏「後續發酵結果」,或者更確切地說,缺乏持久的醞釀。在角色上也是,我們好像斷斷續續知道每個角色背後的故事,但卻又沒有在搶案過程中看見這些背後故事與動機的強烈連結(除了東京、柏林),他們的背後故事沒有在相處中做真正的發酵~


老實說我不曉得這是不是因為篇幅不夠的原因,所以在這些人物刻畫上就少了韻味~因為我記得西班牙版的每一個角色都讓人有印象的深刻,每個人所做的決定、倒戈、內鬨等等,都一定和人設與背後故事有關聯,不過《 紙房子:韓國篇 》卻少了這樣的設置,著實很可惜。因為西版會成功主要是仰賴角色的刻畫成功,會讓觀眾「挺」這群搶匪,但《 紙房子:韓國篇 》是沒偶讓我感覺到這樣的氛圍





柏林:脫北者的血淚情節


我應該會想念這裡(勞改營)的味道」,這是一句一開始是連我都不懂的話,為什麼柏林會說出想念勞改營的話語? 一個角色的生成與他的小時候會有很大的關係,柏林從小就被北韓給奪走媽媽,並且在勞改營中受盡暴力與剝削,25年的光陰對柏林來說我覺得是一種重要的人格養成。在《 紙房子:韓國篇 》劇中我是有發現劇中柏林是想要呈現出西班牙版柏林的「浪漫主義情懷」,一開始我會覺得這韓國版的柏林有點不搭,不過當韓國版柏林開始展現冷血特質時,完全顛覆我對柏林的看法


先講講西班牙版的柏林,西班牙版的柏林是《 紙房子 》中人氣最高的角色,主要是因為他的人格特質很吸引人,個性極為不符合常態的人性,應該是說對感情麻木,並且對自己瘋狂自戀,極度大男人主義(甚麼事情都由他掌控,也不准惹到他)。東京形容他就像是鯊魚,你可以跟他一起游泳,但你總是會很緊張(可我卻覺得有一份獨特的魅力)。柏林也是這次搶劫行動的負責人,西版中柏林他適合當一個負責人,他有一種獨特的魅力,並且對於緊張的事情很冷靜,就像是鯊魚一樣遇到危險才會攻擊,而那種攻擊是最致命的,但平時就是一種溫馴的個性,就因為柏林是個變態的極度自戀狂,所以很符合教授口中我說的計劃「要讓社會輿論站在我們這一邊」,這對柏林來說是很簡單的事,畢竟他就是自戀狂,希望大家都喜歡他,因此他一定有這樣的魅力掌控局面,因此,他才能成為計劃的負責人!



紙房子:韓國篇 》的柏林不是完全照抄西班牙版的柏林人設,而且整個角色設計也是蠻合理的串連,柏林在河回團中擔任的是掌控全局的領導者,由他與教授聯繫並且發號施令,教授要他讓人質可以相信只要乖乖配合就不會受到傷害。 這段就是呼應柏林在勞改營中如何讓所有人願意追隨他的特質表現,他能夠掌控所有人對勞改營發動攻擊,代表他要人質乖乖聽話也是很輕鬆的事,要「操弄人心」也是很輕易的事,整個劇情中他完美演繹「有控制欲的虐待狂」,但這特質卻存在著危險性,因為他也會想要操控自己的隊友。





教授,你什麼都好,就是太天真」,柏林補足了教授的理想化想法,應該說教授本身是一個計畫非常周全的人,但在現場的臨場應變是柏林來補足,朴海秀所詮釋的柏林真的有拿捏到西班牙版的柏林調調,雖然少掉浪漫主義的特質,但韓國版的柏林確實也有一種很神的設計,也很有自己的想法,與教授的想法會唱反調,對自己的作法有信心。


朴海秀將柏林的角色詮釋的很好,不僅有西班牙柏林的影子,更有朴海秀自己角色的味道,韓版的柏林是一種反派炸彈,冷酷而精於算計,過著艱苦的生活,因此他變得更加堅強和無情,他用魅力和恐懼來打動他周圍的人,柏林是一個暴力的幽靈,依靠他的恐嚇能力操縱所有人,這能理解教授要找他加入計畫的原因,因為教授最主要目的是統一分裂的兩韓,這想法很好,很有張力,而最後想想能背負得起這樣想法重擔的也著實只有柏林,因為他的過去造就他這樣的人格特質。





東京:不滿資本主義下的迫害


紙房子:韓國篇 》中最強烈、最合理的動機來自東京,離開朝鮮軍隊並移居韓國後,東京看到自己的「韓國夢」破滅,東京強調了兩韓合作後帶來的經濟差距擴大和農民工的困境。在第一集中,她低聲咒罵「歡迎體驗資本主義」, 這次搶劫是她取得突破的機會,並且多次奪回她因這種經濟制度的殘酷而失去的東西


當這個版本的東京選擇她的名稱時,她遇到了阻力,有人為她:「為什麼是東京?!」 ,她的回答是:「因為我們要做壞事」。 這是一個看似一次性的台詞,是對韓國和日本之間持續的敵意的一種隱喻,因為日本曾經是殖民者,所以東京認為他們所做的是一種革命軍反抗的概念,這呼應到柏林揭發東京來計畫不是為了錢,而是為了她更想要的理想,而且還一定要教授的計畫成功的決心,都來自於她想要改變世界的理念。



東京是一位忠實的追隨者,但也是一位凶悍的領導者,她接受過軍事訓練,並且能夠在任何壓力下堅守自己的道德,她是《 紙房子:韓國篇 》中很像是指路明燈,正是她被周圍的男人一直低估的方式讓她脫穎而出,東京是關於行動派的代表,取代她的權力和位置,而不是等待被給予,也就是說,她這樣做的同時允許她周圍的男人走進角落,完全有能力在各個方面保持她自己。





韓國國寶「貴族」河回面具出動


「河回面具」據傳是在距今近1000年前的高麗中期,安東河回村受瘟疫之害而開始製作面具來求平安,「貴族」面具就是當時製作的13種面具其中一種,從外型上看兩班假面的臉型、眉毛、鼻子、面頰、嘴等部位的線條都雕刻得極為柔和,仰看時是大笑表情,俯看又變成憤怒表情,宛如調侃生活辛酸的模樣而成為最廣知大眾知曉的面具。


河回別神祭假面舞(韓語:하회별신굿탈놀이)有800多年歷史,河回村有常設表演。假面舞為一種表演者頭戴面具的朝鮮半島傳統舞蹈戲劇,河回別神祭假面舞主要展現貴族(兩班)與平民百姓之間的衝突與矛盾表演的劇情中抨擊掌權階層的權威與社會矛盾為緩解民眾委屈不滿的一種媒介,(本段敘述摘自維基百科  )。


這完全契合《 紙房子:韓國篇 》中想要表達「對有錢人不滿」、「不公平社會」的議題,河回團所代表的是社會底層的那群人,面對整個政府與社會,面具代表的就是對掌權者的不滿,這個面具有一個微笑,可能是對試圖走在一起的兩個國家的政治的一種幽默諷刺的看法,也是對一個事實的尖銳、陰險的評論,事情越是保持不變:窮人越窮,富人越富……。





《紙房子:韓國篇》VS西班牙《紙房子》氛圍差異


說到西班牙版和韓版的《 紙房子 》,西版的《 紙房子 》不把搶劫當成一個粗俗的事情,反倒是將搶案根本就是門藝術,或許當時柏林會選擇「達利面具」也是有原因的,因為他把搶案當成藝術,是們瘋狂不羈的藝術,沒有人能懂的藝術,這也就是哪個藝術家不選而偏要選擇達利的原因,達利就是個瘋子!「瘋狂」是西版的基調~ 任何決定上還是與非的對幹,都非常有張力。


而反觀《 紙房子:韓國篇 》,我覺得韓國給予的氛圍是比較嚴肅的,沒有瘋狂的調調,而是「戰鬥」的感覺和元素比較多,看起來的緊湊度我覺得沒有像西班牙版的那麼好,不過《 紙房子:韓國篇 》同樣也帶出政府體制的脆弱和容易攻破的特性,也充滿對體制、政府的諷刺感,將搶案描繪刻畫成一種對政府現況的挑釁,就例如宣祐真說「他們開了金庫為什麼自動警報器沒響?」



韓劇總是特別會探討他們想要表達的暗諷議題,這是韓劇很大的優點,當然相對地可以刻畫得比較深,同時也會讓氛圍比較像是悶一些,這並不是壞事,因為我自己覺得西班牙版的給的調調是強調刺激感,同時也帶出一些要帶出的諷刺,而韓國版的觀眾也可以發現在許多台詞和畫面橋段裡,總能很清楚地知道編劇導演想要表達的訊息。



我覺得《 紙房子:韓國篇 》很不錯的是編劇在「台詞」上下的功夫,常看韓劇跟歐美劇的我有發現韓劇在台次的創造都非常有意境,有時候會語帶曖昧,有時候卻又是一針見血,韓劇對於台詞的設計是很精準的,並且會在議題上用許多台詞來圍繞想要傳達、討論的議題,這也是《 紙房子:韓國篇 》的一大看點,西班牙版很著重在氛圍以及角色情感間、特質的營造,因此在台詞上的堆疊沒有韓劇強,所以西班牙版的內容看起就是很緊張刺激的對峙戲碼以及教授的神、角色的柔性。





我覺得《 紙房子:韓國篇 》和西班牙版的各有不一樣的調調,《 紙房子:韓國篇 》在大部分劇情雷同的基調下,玩的是角色深度以及諷刺梗,確實韓國玩出自己一套風格,著重在角色之間的互動和火花,連同人質的相處上也結合「資本主義」的味道。


趙泳旻:「我本來就不是做這種事的」

丹佛:「有誰規定哪些人天生就是做這種事嗎?」
趙泳旻:「我可是造幣廠廠長耶」
丹佛:「那又怎樣? 你意思是你很尊貴幹不了這種粗活嗎?」


紙房子:韓國篇 》帶來了西班牙語版本沒有提供的額外風味,人質、搶劫隊和警察之間的分歧自然是基於角色來自哪裡(朝鮮或是南韓),這不僅僅是銀行劫匪與國家的較量,還有一個被破壞的政治體系試圖共同努力將他們打倒,合作經濟區正在處理一項針對他們新現實的前所未有的計劃,需要由朝鮮和韓國人組成警察,這是令人信服和耐人尋味的設計。



然而,《 紙房子:韓國篇 》唯一不足是它公然遵循許多故事的原始情節,雖然有一些細微的差別,但熟悉西班牙版的觀眾不會對事件的時間線感到驚訝或壓力,《 紙房子:韓國篇 》中裡面有太多同樣的聰明,同樣的策略,同樣令人著迷的曲折出現在在《 紙房子:韓國篇 》第 1 部中,因此真的很可惜《 紙房子:韓國篇 》太著重於和原本雷同,反倒讓人少了驚艷與刺激感。





搶案帶出南北韓的對立情勢的暗諷


在《 紙房子:韓國篇 》第一集中我們可以看到有許多南北韓選擇合作的狀態下,南北韓雙方人民其實也沒有特別融洽,就例如趙泳旻有對副廠長滴咕一句「北韓人做事怎麼一板一眼?」,還有許多新聞畫面會說著南韓人要求政府處理移民犯罪問題,移民帶來許多問題,小細節中呈現出南北韓之間的分裂問題仍在存在,不會因為什麼合作經濟而變得融洽,車武弈還說「我們特種部隊絕對不會讓對方有出手機會,不久前他們還在練習如何潛入青瓦台暗殺南韓總統」XD


尤其這樣的分裂很巧妙地被編劇改編在應變中心這裡,西班牙版《 紙房子》中諷刺的是政府軍武體系的沒共識,一個政府可以為了保住國家的面子和快速處理而處心積慮除掉他們反對的談判官, 雖然《 紙房子:韓國篇 》也將這種分裂承襲,不過卻做了蠻適合韓國的改編,將南北韓之間的「無共識」放置在應變小組、造幣廠裡醞釀發酵



紙房子:韓國篇 》核心是一個非常韓國的故事,將這一切聯繫在一起,搶劫案發生在朝鮮和韓國之間的一個造幣廠,該地區類似於朝鮮半島現實生活中的聯合安全區,是非軍事區 ,朝鮮和韓國之間進行外交談判的地方,兩國之間複雜的關係和潛在的緊張局勢是反映朝鮮半島複雜的過去和現在現實的一個主題。


因此合作經濟區發生的搶案是一個劇情中很敏感的設計(也就是南北韓分裂的敏感帶),這個議題幹討在整個《 紙房子:韓國篇 》中隨處可見,在北韓和南韓警察特遣部隊領導人以及人質之間進行了激烈的交流,他們本質上是相互對立的,這是柏林的「分化統治」的心態所強加的,搶劫團隊成員之間也存在兩極分化的緊張局勢,他們互相質疑,也質疑自己,使他們陷入搶劫幕後無法預料的困境和境地。





《紙房子:韓國篇》對人質的操控隱喻外面世界永遠不會包容合作


關於人質,這是《 紙房子:韓國篇 》讓我覺得很有趣的設計,也是很棒的設計,「南韓人犯錯,北韓人受罰;北韓人犯錯,南韓人受罰」,所以不要受罰就要好好監視對方。 我蠻喜歡《 紙房子:韓國篇 》在人質的操縱,這是西班牙版沒有的部分,《 紙房子:韓國篇 》的確在這設計上有很大的呼應與用意,等同於把外面分裂的世界搬到造幣廠來,讓觀眾對於南北分化的狀態能有更深的感受。


在南北韓人被分化之後,就出現一些彼此的衝突,與外面的世界相同,即便有了經濟合作區讓兩國可以交流和融合、合作,但不管是在北韓還是南韓,永遠是對立不會有包容的心, 尤其劇中說到南韓人對北韓移工的反彈,或是北韓人不理解南韓人的作法等等,完全是呼應柏林所講「反過來講,說不定他們會更團結,他們也可以合作起來隱瞞彼此的過錯,但這根本微乎其微」,柏林這種話就透露出他對兩邊人的怨恨,因為南北韓人從不會想過要合作共創幸福的家園,永遠不會想要團結,這也是為什麼柏林會說「要他們合作這根本微乎其微」。



這是非常強烈的暗諷,多少也帶出兩個國家扭曲的人性,大家都只關心自己的利益,就跟外面的「資本主義社會」一樣,大家只管自己有沒有錢,會不會死,自己有沒有得到利益,也不願放下姿態和雙方和諧共處得到更大的利益,徹底表現出人的短視, 也多少呼應到應變小組裡車武弈和宣祐真之間的緊繃不合作關係。





紙房子:韓國篇 》每一集中時不時會穿插著人質之間的自然火花,時不時提醒我們外面的世界在裡面也是這樣對立與摩擦,副廠長(北韓)斥責廠長(南韓)本身的愚蠢行為害得大家不被人道對待罪魁禍首,這一直在呈現柏林的「分化統治」,人性也會越來越醜陋,並且越來越不團結,合乎柏林說的「我只是點醒他們的人性罷了」。


莫斯科:「我們的人質怎麼變成這樣?」

柏林:「哪裡不對嗎?我覺得我們的系統現在才終於正常運作」


柏林所講的正常系統暗喻外面的生態就是這樣永遠不會團結和幫忙,就跟現在造幣廠內的人一樣,永遠會有人是喜歡成為反骨的人,「兩邊敵對這長的時間,怎麼可能這麼快就相處融洽?」就因為這樣的狀態存在,所以《 紙房子:韓國篇 》很努力在韓國版中想要加入一些東西,不過卻也不是有太用效,因為感覺《 紙房子:韓國篇 》沒有新增太多的東西,想強調的議題力道也沒有太強烈~








以上,觀後感分享給大家,個人一些淺見。歡迎在側邊欄位訂閱免費電子報,或是利用臉書專頁追蹤新文章發布!

 文章中圖片擷取自預告、影音平台及其他相關網站提供之劇照,僅作為影劇推薦與評論所用,如有侵權敬請告知刪除,謝謝。





You may also lik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