貼心提醒
我寫的所有文章一定會爆雷,還沒追的人請自行斟酌要不要繼續讀下去喔!
♥ 如果你想要定期獲得新文章通知,歡迎追蹤按讚
Netflix追劇筆記本臉書專頁










韓劇 某一天 第六集劇情

◉接續上一集(第五集),安太熙要求讓賢秀去到現場模擬,賢秀很緊張,申忠漢安慰賢秀現場模擬不是誰輸誰贏的遊戲,當作是看戲就好,然而,賢秀整個陷入於恐慌之中,甚至開始想著兇手就是自己,結果情緒波動過大因而暈倒。但在現場中,申忠漢似乎發現了不一樣的線索,不僅看到一個年輕女人在現場徘徊,臥室桌上的東西也引起申忠漢注意

◉申忠漢隔天一早發現皮膚炎擴散到全身,所以今天審判由徐秀珍代打,但這是徐秀珍當律師第一場辯護,這搞得賢秀沒得選但更為緊張。這次換到攔檢賢秀的女警察,徐秀珍指出當天女警察違反了好幾項規定,而被問賢秀問到「那女生死了嗎」的警察,徐秀珍認為賢秀是在關心洪菊花,反倒是警察對死者更為不尊重和不惋惜,這些都直接翻轉陪審團對檢方的看法,反倒對賢秀有加分。

◉檢方找來賢秀高中班主任,說到賢秀把同學推下樓又毆打的事情,徐秀珍要賢秀把事情原委都說清楚,賢秀才說出是同學嘲笑自己的父親,在言語霸凌之下出於一個失誤,但之後有跟同學賠罪與道歉,也感到後悔,在徐秀珍感動陪審團內心的言語中,似乎讓賢秀有點信心,而事後申忠漢給賢秀看臥房的水果,但賢秀說當時沒吃過那些水果,水果刀也不是那裡拿的,申忠漢在懷疑尹孝貞,賢秀也想到當初洪菊花說那房子本來是和朋友住,但前一週吵架就絕交沒來往了

◉緝毒組來到監獄要抓偷運毒來監獄的人,賢秀陷入苦戰,因為他不知道該不該把都志泰的事情全講出來,再加上都志泰不知道會不會讓自己背黑鍋,最後都志泰利用他的人脈和勢力,竟然也可以擺平這件事,而都志泰對賢秀口風很緊很滿意,也幫賢秀的父親拿回他的計程車,甚至還給賢秀一支手機讓他聯絡家人。申忠漢從尹孝貞那裡得知洪菊花的毒品來源是嚴基宗,申忠漢認為他那天肯定有接觸過洪菊花,果然申忠漢偷偷錄音發現當天晚上其實尹孝貞也有打算和洪菊花見面的。

◉申忠漢從賢秀與洪菊花經過的路線監視器全看過一遍,發現有個叫李哲浩的男人一直跟著他們,發現他上個月被辭職,因為他隱瞞電子腳鐐,是性暴力前科犯。隔日繼續開庭,朴相範透過監視器畫面說賢秀是預謀犯案,關掉監視器、刻意停車尋找獵物,以及有三次可以報警機會卻都忽略,朴相範認為賢秀就是沒有罪惡感。這番話讓賢秀主動回擊,主動說朴相範就是在編造故事,自己並沒有殺洪菊花,但因為這樣激烈的言論也讓陪審團對賢秀的印象打折扣,現在反倒大家都認為賢秀有衝動性格

◉安太熙竟然抓住這時刻慫恿賢秀上證人台接受質詢,賢秀衝動下竟然答應,安太熙所問的問題一直讓賢秀處於弱勢的狀態,因為她一直在引導賢秀承認自己有做過那些事,賢秀被逼問到最後都不清楚自己到底有沒有殺洪菊花了。同時,申忠漢找到李哲浩,認為他是最有嫌疑的人,因為他早就認識洪菊花,也曾經去過她家,案發當天還尾隨,現在申忠漢在問李哲浩當天行蹤時,還一直在閃躲問題,甚至惱羞成怒。








韓劇 某一天 第六集評價與心得



本集開頭的攻防非常好看!整個法庭一來一往不疾不徐,檢方對證據的解釋,在辯方這裡的解釋又有著不一樣的觀點與看法,要說檢方就沒說實話嗎?目前為止老實講,檢方講的也是實話,但就有點類似斷章取義的事實,並且不同角度切入看這個案件,就變成他們認為賢秀就是兇手。


一個故事的組成一定是有起承轉合前因後果而形成,觀眾會發現檢方對於現有的證據都是只有擷取其中一段的事實來解釋,並且用自己的話講出來,這就像是看圖說故事一樣,給你四張沒有對話的圖片,讓你去講成一個故事,一百個人所講的故事肯定會有一百種版本~



我記得以前在看律政劇《至上之法Law School》的時候裡面提到一個案例,十個證人講的證詞都不一樣,大家都想要抓出誰在說謊,可是到底誰在說謊?事實上十個證人講的都是真實的,只是每個人看的角度都不一樣,所說出來的證詞就不同甚至有矛盾。 所以說檢方真的也是在故意抹黑賢秀嗎? 我倒不是百分百覺得這樣,雖然檢方一開始就把錯把賢秀當嫌疑犯是個很不對的行為,甚至一定要贏得這場官司,因而把所以證據都指向賢秀。



然而,如果觀眾自己撇開我們所看到的真相,單就只看證據,我想任誰都會認為最有嫌疑的人就是賢秀,因此檢方在本劇就是錯的嗎?這倒也不然,那是因為觀眾已經知道賢秀被真兇栽贓,所以才會覺得檢方在案件上作怪。 但如果把眼光視角格局拉大,檢方所看的事實證據也是有道理的~





然而,本集所呈現的法庭內容其實觀眾很明顯就能發現所有線索和證據、事實只要經過不同解釋與說法,就會有不一樣的感受與認知,像是一開始的女警盤查賢秀並且扣留賢秀的流程已經有問題,但檢方沒有講出來,而徐秀珍補上後陪審團才知道抓人的方式已經不合乎規定。


再來就是聽到賢秀問「那個女生死了嗎」的警察,檢方著重在「那個女生死了嗎」這句話,但徐秀珍又把格局擴大前因後果加以補充,讓大家知道賢秀雖然有講那句話,但他的意思並不是檢方認為的那樣是要確定洪菊花死掉了,而是出自於關心,反倒是前面兩位警方對死者才是不尊敬的態度。



又在者檢方傳喚的賢秀高中班主任講賢秀被迫轉學的事件,檢方所講的中間賢秀推同學下樓是事實沒錯,但前因後果再補上的話,就會發現事情不是大家想的那樣,又會有不一樣的轉折。



所以以上這三個點,在檢方、辯方攻防的交錯下,觀眾就能知道在法庭中一個有力證據、證人都有可能會變成是大好或是大壞,都是因為解釋不同,檢方講的部份也都是事實,而徐秀珍講的也是事實,然而差異就在於「看到當事者這個人」與否



我這裡拿申忠漢在上一集講的那個偷麵包給外甥的例子作為舉例,檢方會強調的就是「被告偷麵包」這個行為,並且利用法律來制裁,但辯方律師會讓大家知道前因後果,為什麼要偷麵包、為的是什麼?被告是不是出自於逼不得已等等原因,所看的事實又再更加放大,因此兩造所看得都是事實,但看的角度、視角不同罷了。





很愛這一集有新的案件進度,本來我以為尹孝貞會是最大嫌疑人,不過她馬上就洗清嫌疑,我很喜歡申忠漢與徐秀珍兩人找新線索的過程,這些都很像是在抽絲剝繭,把真相給拼湊出來,例如那些監視器畫面,我記得朴相範也有這些畫面,但他所著重的是賢秀和洪菊花的路線圖,而申忠漢所發現的是李哲浩在跟蹤他們。


然後我最討厭朴相範這角色很喜歡以自己資深就覺得辦案很厲害的態度,這是警界很常有的潛規則以及生態氛圍,我記得以前在看台劇《逆局》的時候也是這樣,資深員警都會說「以自己辦案的經驗來看…」這句話做開頭就像是在強調這些案件自己絕對不會看走眼一樣,我知道有所謂的「經驗法則」這種說法,在辦案中經驗法則確實是很重要的工具,因為可以很快理解出案件的架構與樣貌,也能節省不必要的調查過程。



然而,本劇會有朴相範這角色肯定也是有編劇自己的用意,在警界生態中,資深的警察在小隊裡說話是很有份量的,我在想編劇應該在這部分有稍微改編成韓國的警界生態,這就要提到一開始朴相範對局長的承諾,只要讓這案件可以勝訴,局長就會讓朴相範升官,當初就是因為這承諾才會讓朴相範把案件提交起訴,儘管當時沒有直接證據也沒有自白





所以朴相範在這部劇中的角色即是那個為了自己的升遷利益而塑造出賢秀這個兇手,而且我記得安太熙本身也問過朴相範好幾次「你真的確定他是兇手?」這句話,當初朴相範就是因為給了安太熙這樣的風向,所以安太熙也才會一股地栽進這案件中,並且一昧地相信賢秀就是兇手。


警界的生態與氛圍就是這樣,我想不管是哪個國家,資深講話份量與力道總會讓其他人不敢吭聲,就算底下有菜鳥對這案件有著不一樣的看法,也會被資深的人給蓋掉聲音,因此我想朴相範所代表的就是警界生態中的奇怪潛規則與氛圍,形成一個不是為了要破案而存在的組織,這就是司法體系的腐敗與歪風。



另外我有點想提的是,對於賢秀這個人的人設有點令人生氣,遇到事情話都不講清楚,又很容易衝動,光是最後賢秀一被安太熙慫恿坐上證人台被質詢,當下賢秀很直接說自己會坐上證人台,感覺好像他要為自己的清白發聲一樣,結果坐上去一直哭,這一段我差點吐血,徐秀珍就已經警告賢秀現在的情緒對他很不利,他就是不聽(抱頭)。



我知道賢秀是代表著一個對法律什麼都不懂的人,正在努力洗清自身清白,但問題是從頭到尾他又不是沒有感受過自己高喊著「我沒有殺她」這句話根本沒人會聽!在證人席上也只會喊自己沒有殺她,我很疑惑賢秀到底知不知道自己的處境呢?(我都替他感到焦急!)可是氣歸氣,事實上他這角色也是編劇用來呈現在法律中並不是你高喊著「我是清白的」就能夠給你正義的體系,透過賢秀這角色,體系中「沒人聽賢秀說的話」,這也是為什麼賢秀在證人席上崩潰地說「我說的是事實,但為什麼就是沒人聽我說?」,因此,司法體系和我們想像的絕對不一樣,就算你是清白的,都可能被認為有罪。







以上,觀後感分享給大家,個人一些淺見。歡迎在側邊欄位訂閱免費電子報,或是利用臉書專頁追蹤新文章發布!

 文章中圖片擷取自預告、影音平台及其他相關網站提供之劇照,僅作為影劇推薦與評論所用,如有侵權敬請告知刪除,謝謝。





You may also like ♥

▵ 你一定也有觀後感想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