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etflix|韓劇|觀後感

韓劇《某一天》第3集劇情與評價心得:你內心要想著『我一定要出獄』



貼心提醒 ⚠
本文會
爆雷劇透,還沒看過影劇的人請自行斟酌是否繼續讀下去喔!
本站使用平台以Netflix、Disney+為主,其他平台為輔,有些影劇不一定是Netflix的!
因為小編每天要打幾萬字,所以文章常有錯字,請見諒
♥ 如果想定期獲得新文章通知,歡迎追蹤
Netflix追劇筆記本臉書專頁










韓劇 某一天 第三集劇情

◉接續上一集(第二集),賢秀的羈押庭仍然被判羈押,因此被押送到監獄。另一方面,申忠漢正在地方檢察廳打聽消息是否會起訴賢秀,得知目前就算沒找到殺人動機,都會隨意亂扣上負面的罪行,現在賢秀一到陌生的環境又開始緊張起來,也因為是未決犯,所以一直被盯。而因為警方收集到的證據幾乎對賢秀不利,最壞的狀況就是被判無期徒刑,然而,賢秀的父母親卻付不出律師費,申忠漢已經一直打折,夫妻倆還是必須要想辦法救兒子。

◉賢秀在獄中則是知道白虎幫這個黑社會的存在,獄中則是一直找人毆打當娛樂,其他人都不伸出援手,否則就會成為下個被毆打的目標,不過在獄中的都志泰至少還能讓白虎幫的人稍微克制。 申忠漢跑去申請調閱案件資料,要跟安太熙說到這案件調查有漏洞,像在編故事,畢竟足足十三刀,賢秀哪來的動機這麼發狠?賢秀去醫務室拿氣喘藥時,特地藥了止痛藥要給同寢室被毆打的囚友,但卻被朴斗植給逮到,所以被狠狠地威脅,不過都志泰竟然幫著賢秀。

◉安太熙召開記者會竟然公布賢秀的身份和長相,不僅所有監獄的人都知道,連賢秀都非常驚嚇,急得打電話問申忠漢,但申忠漢要賢秀什麼都別想,只要想著「我一定能出獄」才是有幫助的申忠漢也趁著媒體離開之時告訴媒體現在檢方擁有的都是間接證據,違反無罪推定原則。賢秀要回到牢房之時,竟被其他囚犯動用私法來懲罰賢秀,

◉申忠漢偷偷混入犯罪現場,發現這裡有許多「尹孝貞」的東西,而朴相範則是告訴申忠漢自己會認為賢秀有罪是因為賢秀當晚有三次可以自首的機會卻都沒有,從頭到尾只問菊花死了嗎? 甚至在警局還想要逃跑,所以才認定他有罪,賢秀就像是帶著天使面具的惡魔。 可是申忠漢認為賢秀才不該是兇手,畢竟他如果是兇手,早就不擇手段地逃了

◉都志泰偷偷找賢秀,說自己可以幫助賢秀,洗澡時,也有個大哥提醒賢秀,都志泰會想要幫他肯定有目的。朴美京看到秀賢的案件之後,賢秀的父母被找去法務公司,打算要趁勢幫賢秀打免費官司,所以父母很高興地簽合約。隔日申忠漢帶著一些衣物和錢給賢秀,賢秀才很抱歉地對申忠漢說父母換了律師,申忠漢尊重父母的決定,但內心也是很受傷,不過他真心祝福賢秀要好好加油有好結果,只是申忠漢像是欲言又止想要對賢秀說什麼,但又不敢說。

◉鄭相秀告訴賢秀監獄裡的買賣都掌握在都志泰手中,若破壞他的規則就會失去一隻腿,隨後賢秀被叫去與都志泰見面,因為今天賢秀有偷偷目睹到有人香菸交易,所以被叫去指認,賢秀想避免麻煩,只說這個人不在這裡,反倒讓所有人的手都被接骨師分解。半夜賢秀醒來突然看到常被霸凌的囚友自盡,賢秀嚇得亂跑亂竄。








韓劇 某一天 第三集評價與心得



有沒有殺人動機,找不找得到殺人動機,只要讓嫌犯認罪就行,要是堅決不認罪,就給他扣上吸毒、強姦、暴力罪行便是」,這就是我在前兩集提到的司法腐敗的點,第二集時也有提到在韓國的想要升官就要靠破案來爭取,就算抓錯人,也從不承認自己抓錯人,因為這影響的不只是自己的升官路,更是整個檢警體系的顏面掃地,還有四面八方的壓力。


所以在冤獄案中幾乎不能翻案就是因為這些潛規則,法律是正義的,但用到某些人手上就不一定是正義。通常講到法律,我們一定會想到所謂的正義女神:「手持天秤、手握一把劍、眼睛也被矇起來」,天秤代表的是公平,長劍代表的是正義,蒙住雙眼則是不因被告的容貌、權力、身份、家事、地位所影響或是誘惑,也不怕被權勢的逼迫。



我一直覺得法律條文是一回事,但當人類在用法律時又是另一回事,能做正義女神這樣公平正義根本不可能因為真正的審判根本就不是像正義女神這樣矇著雙眼在做審判,而是帶著偏見以及內心誘惑在對案件做審判,這也是為什麼法律就算正義,但卻也從來都不正義。





而本集也著重在家人付不出律師費的困境,這一點我想在大家的認知中應該都知道,律師費是非常貴的,要打官司通常對一般人來說又是何等的壓力與負擔,這樣的規則就非常諷刺,儘管法律上針對沒有錢負擔律師費的被告會有所謂的「公設辯護人」,不過這類型的公設辯護人通常都是出現做做樣子,並且不管被告到底有沒有真正清白,並且要被告直接認罪減輕罪行,除非真的遇到一個很有良心並且盡責的公設辯護人,否則想要指望他們還你清白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說難聽點,公設辯護人基本上被設計出來根本一點用就沒有,我想編劇設計出申忠漢去賢秀家中講律師費的事情橋段鋪陳非常有意義,賢秀父母親想要救賢秀卻無能無力的心境,是沒有人可以懂的,連政府法律也從沒有檢討過這樣的遊戲規則到底合不合理,因為無辜的人竟然要花幾千萬韓幣去證明自己的清白



至於在獄中,能有的橋段就是被霸凌,尤其在獄中會被比較的就是犯的案件如果是最引人注目的案件,就越有可能是被當作欺負對象的目標,尤其賢秀所穿的衣服顏色跟別人不同,也代表著在身份上有著標新立異的感覺,在其他人眼中自然會覺得格格不入。 監獄內也會有所謂的「私法」審判,那些人會用自己的方式來對每個人所犯的罪來做報復,因此本集中賢秀所面對的就是如此,尤其是連同獄警不但沒有制止,還暗中幫那些囚犯。





我記得前陣子看了西班牙劇《紙房子》裡面有說到:「坐牢身體失去自由沒關係,但可怕的是失去情感的連結」,我想這句話在《某一天》賢秀內心中是非常能強烈感受到的,所謂失去情感的連結就像是沒有媽媽可以抱、沒有人可以可跟他說話、內心也沒有依靠的那種「孤獨」,當賢秀在被動用私刑之時,雖然這是我早就料想得到的橋段,但看到後還是覺得心情格外沈重。


在狹小的空間中那種無助感會隨著黑暗而放大,你無法觸及的亮光從不能成為你渴望的希望,在獄中的那種委屈與無助感自從之前看過《別人眼中的我們》這部神劇之後,一直到這部韓劇我又重新感受到這麼強烈的「黑暗」,連我只是觀眾都覺得內心跟著暗下來,這樣的環境真的很會讓人漸漸被絕望給吞噬,這也難怪申忠漢告訴賢秀:「你唯一要做的就是想著『我一定能出獄』」,因為這句話才是賢秀內心中可以掌握的希望,以及活下去的動力





另外,安太熙在案情都還沒有判決確定之時已經對外公開金賢秀的長相和身份,這不免也要讓社會該檢討這樣的作法到底有沒有違反人道,在社會中我們好像都常常看到電視新聞上的兇手身份與長相,但問題是社會大眾和執法單位並沒有考量到被告的「家人感受」,這對家屬來說是一種心靈上的折磨,儘管被告並不是兇手,但對於別人的指指點點都是一輩子要療的傷


至於朴美京這角色則是並非出自於真心想要幫賢秀,人會無償做任何事情肯定都是因為「有目的」,就像是都志泰一樣,朴美京很顯然是想要名氣,不管賢秀是不是清白,她要的肯定是有目的性的幫忙。



都志泰這角色一直很謎樣,他說過自己是一個禮尚往來明確的人,我想這句話應該也代表著如果賢秀真的找他幫忙,那賢秀肯並必須要還他人情,賢秀就此可能會被這人情給困住,然而,獄中的生態就是會逼人選邊站,賢秀應該是想要哪邊都不選,可是自己又是勢單力薄,再加上看到常被霸凌的囚友自盡,這樣的畫面讓賢秀嚇得逃跑,當時我還在想為什麼賢秀會這麼恐懼地逃跑,後來我才想到眼前的景象應該是讓賢秀害怕自己會成為「被自殺」的那一個,又或者是霸凌的那一個,我想賢秀在眼前的景象已經開始預知那是下個自己,所以才會逃跑



所以我在想,現在的賢秀雖然不想要選擇幫都志泰的幫忙,但時間久了自然而然也會因為恐懼而尋求保護,或許這也是為什麼賢秀在逃跑時畫面還刻意帶到都志泰看著賢秀的畫面吧~








以上,觀後感分享給大家,個人一些淺見,歡迎在側邊欄位訂閱免費電子報,或是利用臉書專頁追蹤新文章發布!歡迎來【臉書專頁】聊劇情喔~

 文章中圖片擷取自預告、影音平台及其他相關網站提供之劇照,僅作為影劇推薦與評論所用,如有侵權敬請告知刪除,謝謝。






You may also lik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