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etflix|韓劇|觀後感

《韓劇某一天第5集劇情與評價心得》即使只有一線希望也要牢牢抓住



貼心提醒 ⚠
我寫的所有文章一定會爆雷,還沒看過影劇的人請自行斟酌要不要繼續讀下去喔!
♥ 如果你想要定期獲得新文章通知,歡迎追蹤按讚
Netflix追劇筆記本臉書專頁










韓劇 某一天 第5集劇情

◉接續上一集(第四集),賢秀在法庭中本來是要自白,但在申忠漢提前會面賢秀並且要賢秀好好想想是不是真的有殺菊花,賢秀在法庭中的確說自己沒有殺菊花,朴美京非常生氣地數落賢秀整個局都被毀掉,現在反倒要賢秀自己看著辦,賢秀現在可真的是孤立無援了。賢秀回到監獄,被朴斗植帶去吃飯,還一邊威脅賢秀去弄三包菸,不然又要遭皮肉痛。

◉但遊戲規則只能一天買一包,都志泰想要幫賢秀而多給一包,但還是被朴斗植威脅,因為他要的是三包,賢秀已經被威脅到心理出現問題,覺得下個被自殺的人就是自己,還因此做惡夢。隔日賢秀只好找父親幫忙要錢,他才能再去買更多菸,不過賢秀還是被霸凌,甚至吸入器都被拿走,所幸都志泰及時出現讓朴斗植停手,事後甚至幫賢秀教訓朴斗植,逼他對賢秀道歉

◉朴美京雖然說不管賢秀的案件,但她打算把案件交棒給徐秀珍,或許拿著案件還可以從中得到一些好處,案子久了也不一定是敗訴,所以徐秀珍直接去找申忠漢當共同辯護打算要以陪審制進行申忠漢告訴賢秀自己會全力以赴,所以希望賢秀也不要放棄,即使只有一線希望也要牢牢抓住。都志泰這個人可以神通廣大到連外面的世界都能幫忙,甚至知道賢秀妹妹因為被霸凌而被迫轉學,連父親都只能去送外賣,現在都志泰要賢秀幫忙一件事,就是假裝手脫臼去醫院一趟,纏著繃帶回來,都志泰要的是賢秀身上的繃帶,但賢秀不解這要做什麼,原來是都志泰裏應外合要繃帶裡面的毒品

◉申忠漢找前妻幫忙現場再勘驗一次,隔天就是第一次審判,而朴相範也在找新的線索,安太熙也找同夥要賢秀案件的殺人直接證據,洪正雅對申忠漢說到賢秀一直說不知道的話是真的,因為酒醉和藥物作用下連被砍手腳都不會有感覺,只是洪正雅覺得詭異為什麼申忠漢這次要這麼積極。

◉隔日,第一次開庭,都志泰本來要送賢秀白襯衫讓他開庭穿,但賢秀前一天嚇到不敢再接受都志泰的好意,所以拒絕,但都志泰拿白襯衫是有原因的,因為媽媽準備的藍襯衫就像囚服,不好的預兆,所以連申忠漢看到都嚇一跳。法庭中,安太熙著重在呈現證據甚至搬出證人,而申忠漢則是努力讓陪審團了解到這些證據並不能證明都是賢秀做出來的,再者煙滅證據如果是想要這樣做,那為什麼賢秀還要留下這麼多證據?

◉安太熙眼看自己立場站不住,只好使出殺手鐧說要帶賢秀回去現場模擬,這對賢秀很不利,因為他的情緒很容易波動,在現場肯定會更為緊張或是崩潰,給陪審團留下更不好的印象。








韓劇 某一天 第5集評價與心得



這一集又來個關於記者對於案件的看法,媒體記者在案件中通常會有著很關鍵的角色,主要是因為他們是第三方力量,但問題就在於他們所切入的角度會影響大眾對案件的看法、對被告的看法、對案件先入為主的看法。

所以在本集一開頭申忠漢與記者的對話~
申忠漢:「妳要從不同視角切入,去報導別人漏掉的盲點才對
記者:「我也知道要有勇氣發出不同的聲音,但通常只會跌個狗吃屎,惹得自己一身腥


這段話看起來沒有什麼,然而,這一段也可以發現記者媒體在跑社會新聞案件的時候都是一窩蜂要去報導,但報導的看法與角度都是一樣的,所以他們不會去分辨自己報導的內容是不是不是真相,而記者有說「我也知道要有勇氣發出不同的聲音,但通常只會跌個狗吃屎,惹得自己一身腥」,這也代表媒體業的潛規則是大家都不敢打破的,為了保住飯碗反倒不敢特立獨行。





記者終究還是人,他們也會被大眾的氛圍與輿論而影響,媒體所給出的資訊都是為了給社會大眾想看的,而不是自己的不同意見,這就是媒體的生態,所以只要大部分的媒體報導A風向,那就沒有什麼媒體會報導B風向,因為可能會被大眾撻罰或是抵制,這就是大眾所塑造成的媒體生態。


所以申忠漢才會說「人生有兩種,想做卻做不了的人生、做得到卻不去做的人生」,講的就是記者明明可以做得到報導真相,但仍然沒有真正這樣做,而反觀賢秀想要為自己翻案卻什麼都做不了,這就是兩種對比的反差和無奈。



但這一段話其實我也覺得像是在象徵著申忠漢的轉變,如果觀眾自己有自己感受申忠漢在第一集到現在的態度,其實他變得更執著於追求真相,在以前他就是那種完全不挑客戶的個性,有錢賺就好,跟一般的律師一樣把所有雙方的傷害降到最低即可,但遇到賢秀的案件之後,他才漸漸地轉變在追求真相,我記得之前在第四集的時候他的夥伴很驚訝申忠漢開始挑客戶,當初他還對這客戶說「這裡怎麼沒有垃圾桶呢?垃圾就該放在垃圾桶裡啊」! 這句話很有力道地說盡申忠漢對於客戶的挑選已經有著他自己內心的一把尺。



再加上這幾集以來申忠漢已經被解僱,但他還是想要查到真相,想要幫助賢秀,這對一開始只想要賺錢的申忠漢來講有著很大的轉變,或許是因為她一路上看到賢秀被司法體系給弄到進監獄羈押,他應該是看到賢秀一路以來的無助,所以漸漸地轉變當律師的態度,也漸漸感受出一個無辜的被告無法翻案的絕望感





本集馬上帶到我在第三集的時候所提到的正義女神,「手持天秤、手握一把劍、眼睛也被矇起來」這一集馬上提到法律這種東西是否正義。天秤代表的是公平,長劍代表的是正義,矇住雙眼則是不因被告的容貌、權力、身份、家事、地位所影響或是誘惑,也不怕被權勢的逼迫,也就是「法律之前人人平等」的意思。


但律師有可能會幫助壞人(被告)嗎?我挺喜歡申忠漢對小朋友說的那一段解釋,申忠漢並沒有說偷麵包給外甥吃是犯罪,但他說到律師就是在避免那些不合理的審判與刑期,我想在針對賢秀的案件,申忠漢應該現在並不是認為賢秀就是完全清白,但他認為賢秀的案件肯定有著值得被挖掘的真相,也盡力在還原真相。



一切都還很難說,本來審判這種事,在經過一番死纏爛打後,可能就會出現意外的結果」,這段話總覺得是在預告著什麼,我不曉得在檢警界對於案件的新證據來講會不會再繼續更新,還是就會一直用原本提交的證據來攻擊被告~但我從申忠漢的身上看到他對案件的執著與積極(連前妻都覺得申忠漢變很多)。



通常想要打贏官司很重要的關鍵就在於新的證據出現,所以申忠漢的出現對賢秀來講是很重要的希望
,因為光是他之前提出洪菊花本身持續三年去精神科拿吩坦尼就已經是個可能翻盤的證據,申忠漢唯一的好處是他可以一直調查案件真面目,但朴美京每天都是大忙人根本沒空去理會案件,這就已經呈現出小律師和名律師的差別與對比。



律師的能力幾乎都一樣,不一樣的是律師是否能對案件拜分百付出。而申忠漢這角色會讓人感動的不外乎是他給賢秀內心至少為正能量,我太愛申忠漢對賢秀說「從現在開始我會全力以赴,你也不要放棄,這是長期抗爭,即使只有一線希望也要牢牢抓住,絕對不可以放手,一旦放手就玩完了」,這對被關在裡面的被告來說是多麼大的力量與支持,因為賢秀在裡面什麼都不能做,外面唯一能救他的也只有申忠漢,所以申忠漢給人的感覺是一塊大海中的浮木一樣,讓賢秀有著小小依靠,至少不要讓賢秀放棄自己。畢竟,如果賢秀自己都放棄了,那律師再怎麼辯護,都會被賢秀絕望的心一起沈淪下去。





這個都志泰真的有點強,賢秀能被他拯救該說是幸運還是噩夢的開始?本集一開始都志泰可以為賢秀除去朴斗植這傢伙真的是很強,再加上獄警的小孩被霸凌,都志泰還可以神通廣大幫到外面的世界! 這種突如其來的好意有點令人感到毛毛的啊XD果然都志泰以前說過那句「我是個禮尚往來的人」真的應驗,因為賢秀受過都志泰的幫忙,現在都志泰反倒要賢秀幫他做事~


目前案件來到陪審制,這一招的確很可能可以翻盤,但通常陪審制的結果不是大好就是大壞,因為人心容易被波動,如果你準備的故事不夠動人到足以改變這些陪審團的內心,那檢方那裡的言論很可能會更加深陪審員對被告的壞印象,而以前在美劇中常看到陪審團的戲碼,這種戲碼最主要的就是不講證據的可靠性,而是你怎麼把故事講得精彩。



所以之前我就有提過一個在《謀殺入門課》裡面講過的論點,法庭講的不是證據,而是看誰講的故事最能打動人心,就是這個意思,因此我挺喜歡申忠漢在第一次開庭的思路,他直接帶到檢察官現在在做的不是在釐清事實與否,也不是在幫被告釐清真相,而是直接把罪都搬到被告頭上,光是這樣的出發點就已經不同,也是申忠漢帶領陪審團思考的思路,更是帶領觀眾思考的思路。



所以觀眾會看到在法庭中安太熙一直把重點放在整個證據上,但都不會提到這些證據是「如何來」的,因此整個過程檢方就是把所有證據搬上檯面讓陪審團去看,直接把事實說成這些都是賢秀創造出來的結果,而申忠漢一直努力攻防的就是要讓陪審團了解到這些證據的出現並不能證明都是賢秀做出來的





在法庭的攻防真的很很玩,真的每一種狀況都會有不同的解釋,檢方認為賢秀把桌上的血跡擦掉是在煙滅證據,但在申忠漢的解釋卻又有不一樣的想法,鑑識人員說是煙滅證據,但如果賢秀真的要淹滅證據,照理說不會笨到留下自己的指紋和腳印,畢竟要說是預謀殺人,手法就不會這麼粗糙!(申忠漢的論點真的太帥!)


申忠漢平常看起來好像都少根筋,但他打起官司的表現還真讓我感到驚艷!在邏輯上、攻防、還有對法官與陪審團的說服,都很有力道,過去幾集我都沒有看過申忠漢這樣的自信與說服力,在第一次開庭的法庭上就有這樣的表現真的好精彩!







PureVPN官網 👉 點我可以打八折

以上,觀後感分享給大家,個人一些淺見。歡迎在側邊欄位訂閱免費電子報,或是利用臉書專頁追蹤新文章發布!

 文章中圖片擷取自預告、影音平台及其他相關網站提供之劇照,僅作為影劇推薦與評論所用,如有侵權敬請告知刪除,謝謝。



You may also lik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