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etflix|韓劇|觀後感

《韓劇某一天第7集劇情與評價心得》要活下來就要先改變自己



貼心提醒 ⚠
本文會
爆雷劇透,還沒看過影劇的人請自行斟酌是否繼續讀下去喔!
本站使用平台以Netflix、Disney+為主,其他平台為輔,有些影劇不一定是Netflix的!
因為小編每天要打幾萬字,所以文章常有錯字,請見諒
♥ 如果你想要定期獲得新文章通知,歡迎追蹤
Netflix追劇筆記本臉書專頁










韓劇 某一天 第七集劇情

▲接續上一集(第六集),賢秀在法庭中坐上證人台,卻因為安太熙的引導讓賢秀狀況很不利,申忠漢則是夥同警察抓到李哲浩要去法庭證明自己的不在場證明,後續申忠漢打電話給徐秀珍發現她不對勁,才知道徐秀珍在庭後覺得自己搞砸,很後悔沒有擋下賢秀上證人席。申忠漢特別去找賢秀要他別擔心,但賢秀則是因為覺得當初好像有看到洪菊花的手指有動一下,而自己見死不救,賢秀內心充滿自責感

▲因為賢秀在法庭上的那句「不知道」,大眾與媒體開始認為賢秀內心已經認罪,在監獄中大家也都在討論和針對賢秀,朴斗植也刻意用這件事來嘲笑他,甚至偷走賢秀藏在枕頭下的手機,賢秀忍不住而與他大打出手,當然賢秀也只有被欺負的份。在一陣子過後,賢秀還是去找都志泰幫忙,都志泰說到自己在二十歲捲入暴力事件,沒人相信他甚至想要自殺,但在最後領悟到要活下來就要先改變自己,最後,都志泰又給賢秀另一台手機。

▲洪正雅在出席作證前跟申忠漢討論,並且希望申忠漢對於任何事都不要放棄,不管是皮膚炎、審判還是家人,這讓申忠漢再次燃起希望,重新針對案件推理,而都志泰在午餐時間也特別和賢秀坐一起~至少讓賢秀內心不孤單,並帶著賢秀一起改變,讓賢秀不再被欺負。再次開庭,賢秀的表現變得像是對案件不在乎一樣,申忠漢則是先針對第一個證人嚴基鐘提供毒品做審問,之後尹孝貞則是被申忠漢認為有情殺嫌疑,因為她的男朋友和洪菊花關係慎密,但他們兩人有充分嫌疑卻從沒有被檢警問話過,但申忠漢推斷他們不是兇手,因為在證人席上口吻很直接,完全沒有防備。





▲智秀接到賢秀偷偷打的電話,一直罵賢秀白痴為什麼不否認就好,搞得鄰居對家人都在撻罰,父母也要賣房子搬走,妹妹被退學、媽媽也被開除,這聽在賢秀內心中非常心痛自己帶來的麻煩,連媽媽都拒接賢秀的電話,賢秀只能在獄中一直讓自己變強不被欺負,某天,朴斗植找賢秀單挑,都志泰要賢秀就去做了斷,才會斷絕後患,賢秀把自己想像成都志泰,將朴斗植往死裡打差點失控。

▲李哲浩被抓到警局接受朴相範的審問,卻沒想到馬上被放走,理由是電子腳鐐沒有定位到洪菊花的家,但朴相範完全不考量李哲浩可以關掉定位,這也代表朴相範不願意承認其他嫌疑犯。不過隔天李哲浩還是出庭,他的伶牙俐齒一直在保護自己,也認為警方不認為他是兇手所以沒有調查他很正常,也沒有提出不在場證明的義務。

▲賢秀被換了牢房,但他知道手機其實是室友鄭相秀給朴斗植的,不過賢秀理解室友也需要保命,並沒有責怪他。庭中,洪正雅提出賢秀越來越有利的證據,一一打破檢方的推論,甚至找到兇手下刀是右撇子,也符合法醫的判斷,但賢秀是左撇子,安太熙想要用洪正雅與申忠漢是夫婦關係來打,但洪正雅很明確表示自己不怎麼喜歡申忠漢,不然就不會離婚了,會接這案子是因為認為法醫故意略過太多可能性,過於偏重有罪推測,陪審團也會把這樣的錯誤證言當成是事實








韓劇 某一天 第七集評價與心得

圖片來源:韓劇《某一天》


賢秀從法庭回來後的樣子和之前有點不一樣,在經過坐上證人席之後,我想在賢秀內心中已經對司法體系的絕望和放棄,看賢秀走進監獄的那一段,本來我還預設賢秀會是哭著進來,但他拖著一步又一步的步伐,搭配上賢秀這樣的表情,憔悴中帶著憤怒感覺賢秀已經完全不想要努力證明自己清白,已經想要接受現況了


賢秀這角色在上一集的確讓我很生氣,因為他衝動答應坐上證人席,然後一直哭著說我不清楚。但上一集的最後的確是有引領我換個角度想,那就是賢秀喊出「為什麼就是沒人要聽我說?」這句話其實就是本劇很大的重點,也是在諷刺司法體系中法庭上從不會聽你說,即便你講的是事實。





因此我這一集又重新思考賢秀這角色的用意,賢秀除了是可憐的司法體系受害者之外,事實上他代表的是那些在司法官僚體系下的犧牲者,賢秀讓我們看見被司法體系給迫害的整個過程,這次我把我自己想成賢秀,如果是我被冤枉為被告,我唯一能為自己辯護的當然也知的事「講實話」,這也是為什麼上一集賢秀坐上證人台唯一能想的就是這句「我說的是事實,但為什麼就是沒人聽我說?」(上一集我錯怪你了,賢秀~~~)


這是很強力的暗諷,諷刺著法律的存在本該給人們清白與正義,但卻成為人們無法洗刷清白的工具,法律被用來攻擊無辜的人,已經失去法律存在的本質。在法庭上所玩的就是文字遊戲,在本集一開始一直在討論外界對賢秀的說詞改變感到陣陣疑惑,一開始否認自己沒殺洪菊花,但後續又改口說「不知道」。



就因為這「不知道」,被安太熙拿來作為文字遊戲的武器,我以前因為工作關係也當過證人,面對法官講的每一字每一句都必須要戰戰兢兢(因為在法官面前都要先宣示你講的是實話,偽證罪也是會被判刑的),因為對方會抓妳語病抓你錯誤,如果你回答出模稜兩可的答案,就會被當成是攻擊的對象,所以我可以懂賢秀的內心,因為他也只能說出他知道的內容。





都志泰在這部劇根本從頭帥到尾,這一集帶出為什麼都志泰會幫助賢秀,原來他的處境和賢秀很像,都志泰提到自己在二十歲時只是一個只會讀書的模範生,偶然捲入一起暴力事件後揹了黑鍋,「沒有任何人願意相信我」,我和你一樣使命掙扎,甚至試圖自殺,死之前才領悟到鑰匙掌握在自己手中,「想要活下來我就得先改變,選擇權在你手上」,都志泰這角色的存在儼然也是再次諷刺監獄中不只有一個坐上冤獄,有可能還有更多犧牲者在裡面放棄掙扎,例如都志泰。(我印象中之前看美劇時有提到監獄裡的犯人有一些比例的人是坐冤獄,我忘記比例是多少,但我印象中比例不低,都志泰就是那個坐冤獄有一定比例的其中一個


雖然都志泰不是無條件幫助賢秀,但在獄中賢秀可以有人至少幫他,對處於絕境的賢秀來講是他內心中的一種依靠~ 至於那支手機對賢秀為什麼那麼重要,甚至可以讓賢秀為了手機和朴斗植大打出手,以我自己這幾集感受以來,我自己覺得手機代表著賢秀和都志泰之間的關係,雖然沒有緊密,但都志泰就像是在照顧自己的哥哥一樣,這就好比很重要的人送給你的東西被搶走一樣,你會生氣,因為被偷走不只是東西,還是情感,所以你會願意犧牲自己而把東西搶回來。



再者,手機是賢秀可以與外界家人偷偷聯絡的管道,在監獄中所有電話都會被監聽,但手機就像是私密對話一樣,象徵著與家人不能斷的感情,手機被偷走的話等於是唯一可以和家人連結的一條線,所以對賢秀來講才會這麼重要



都志泰在獄中給賢秀一股希望,本來我還在想說賢秀為什麼要剪頭髮,但看到賢秀的髮型時,根本就是都志泰的髮型!才驚覺編劇導演好細心在鋪陳賢秀的心境!經過自己被家人拋棄之後,賢秀意識到自己是必要在這裏想辦法活下去,因此面對朴斗植的單挑,賢秀頂著跟都志泰一樣的髮型,這是一種心境的轉換,賢秀不再是那個懦弱的賢秀,而是變成強悍的都志泰,也代表著賢秀本身已經把自己當成都志泰(這也是為什麼在本集最後,賢秀也刺上那段無罪推定的字,甚至叫都志泰「哥」)。





申忠漢律師,我希望你不要放棄,不管是異味性皮膚炎還是審判,或是家人」,到了第七集原來異位性皮膚炎的設計是這樣的用意,異位性皮膚炎是要長期抗戰,這種皮膚病很容易讓人放棄和厭世,就跟審判一樣,時間久了還無法翻轉,就會讓人很想要放棄。


監獄外的申忠漢努力想要讓替賢秀翻案,而賢秀在監獄內也很努力想要活下去,賢秀監獄生活後期的轉變其實我挺喜歡,也非常寫實,監獄中就像是一個「要嘛吃人,不然就被吃」的生態,這樣的生態一定會強迫一個人改變(看網路上有人說賢秀是「從自我懷疑到自我升級」,這句話好貼切XD)。只是賢秀整個改過頭變成習慣,法庭上反倒把這一面都表現出來,這一幕回歸到本集一開頭賢秀因為上證人席而再也不相信法庭的內心



再次開庭之時,賢秀變得好像一切都不在乎,把監獄中學習到的保護色都表現出來,或許有觀眾看到心不在焉的賢秀這一幕會很生氣,但我可以理解賢秀的內心中其實經歷過上次庭中的經歷(大家都不願相信他),賢秀這次法庭已經不再相信法律(甚至好幾幕賢秀都發出冷笑的表情,其實這是在隱喻賢秀恥笑所有人在自己面前演戲),因此賢秀心不在焉的表現等同於對案件早就失去希望,他只希望自己在獄中可以活下去就好





然而,讓賢秀最痛心的莫過於家人受到牽連,前面幾集還沒有太大動作鋪陳賢秀的家人,只有提到妹妹被迫退學在學校被霸凌的事情。但這一集因為新聞一出,連同妹妹都開始不相信賢秀到底是不是清白的。


家人永遠會是絕望的人活下去最大的動力,在絕望中只有家人會不放棄自己,但本集賢秀聽到妹妹在怪罪自己的時候,我想賢秀當下的心情肯定是很想了結自己,因為妹妹也開始不相信自己,再加上媽媽都不敢接賢秀的電話,賢秀在這世界上已經變成一個人,這就很像是連自己家人都不願意相信自己,自己被拋棄了一樣



這樣的家庭巨變要給觀眾的反思是,身為社會大眾一員的我們在看到媒體報導時,我們所知道的都是片面的事實,所以很容易被帶動風向和想法,這就是媒體對大眾的片面洗腦,但對於賢秀這樣都還沒有被定罪的嫌疑犯來說卻很不公平,因為沒人在乎他們的生活,也沒人在乎他們的感受,一字一句都在毀掉他們的人生。



所以看到洪正雅的出現真的帥呆(這一段也是全劇終最解氣)!「問題是陪審團們會把專家的證言當作事實,我來這裡是要告訴大家同樣的證據根據不同觀點,也能提出不同的意見,陪審團們有權聽取不同的意見,安太熙檢察官也是」,洪正雅這段話基本上就是在告訴大眾,就算要多面向、客觀地去看事情,你所看到的不一定是事實,很可能就是被潤飾過的證據,被改過的證據。



而洪正雅這角色在司法體系中算是在平衡反派的角色,讓觀眾知道在司法體系中也是有人在為被告爭取正義,同時也用來反諷那些被官僚框架住的執法者「製造犯人」的手法,背後牽涉的就是執法者自己的利益。











以上,觀後感分享給大家,個人一些淺見,歡迎在側邊欄位訂閱免費電子報,或是利用臉書專頁追蹤新文章發布!歡迎來【臉書專頁】聊劇情喔~

 文章中圖片擷取自預告、影音平台及其他相關網站提供之劇照,僅作為影劇推薦與評論所用,如有侵權敬請告知刪除,謝謝。






You may also lik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