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劇《Chimera奇美拉第4集劇情與評價、解析推理心得》犯人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為什麼要這樣?



貼心提醒
我寫的所有文章一定會爆雷,還沒追的人請自行斟酌要不要繼續讀下去喔!
♥ 如果你想要定期獲得新文章通知,歡迎追蹤按讚
Netflix追劇筆記本臉書專頁










韓劇 Chimera 奇美拉 第四集劇情

■1984/6/15,一名男子被兇手在兇手口袋放入奇美拉打火機,並且利用水和化學藥劑燒死。接續上一集第三集,重燁被警方抓到警局,一句話都沒說,但也非常冷靜,尤金從重燁的打扮看來說到他來自保守的家庭,彬彬有禮,並且不容易流露情感,尤金建議利用製造出不安感讓重燁可以失誤,因此載煥負責偵訊重燁時,刻意把空調溫度調高,還放冰水在眼前,重燁對於種種的疑點都從容不迫地回答,不過卻又充滿疑點,像是跟蹤孫完基的車子、出現在韓組長家樓下的畫面,都沒有個合理的解釋。直到看到這兩次的奇美拉打火機,重燁竟然說起1983的奇美拉打火機是可以耐一千度的火,但眼前兩個打火機是仿製品,完全熔化了


■在這個時機點開始,主導權轉換到重燁身上,他甚至知道載煥所施行的是最基礎的審問技巧,因此剛剛重燁都是演的,也知道警方根本沒有掌握到太多的證據,只是裝腔作勢,尤金接收到山姆來電說重燁個人背景資料,讓尤金緊急要載煥不要繼續逼問下去,因為重燁是SAS英國陸軍特種部隊,受過各種抗高壓以及受審問技巧,不過載煥已經情緒失控,甚至對重燁動手,這搞得大家都很洩氣。



■尤金突然想到重燁明明是受過訓練的人,為什麼剛剛都不為自己辯護?反倒什麼都沒做, 總覺得有什麼目的。金記者提出報導奇美拉事件與這次的案件,電視台當然會有所顧慮,畢竟這關聯性還不確定,還可能會讓電視台被被害者家屬提告,所以金記者要求給兩週時間就會找到證據。



■西倫集團目前面臨著讓一些人TH5集體感染的負面問題,已經有民眾在外抗議,李民基在議會中卻像是一直在偏袒西侖集團一樣,但在集團內部的徐賢泰竟然提出改換包裝照樣出產的缺德決定。此時李華靜氣沖沖地去跟徐賢泰抱怨裴廳長的屬下去醫院把重燁逮捕走的事情,所以裴廳長也答應自己會撫平這件事,因此要求光秀把重燁給放了,不過對於這樣的決定讓載煥很生氣,為什麼裴廳長一副在服侍集團的樣子,也對重燁非常客氣,也承諾只會讓重燁以證人的身份出庭,但重燁看到裴廳長的側臉以及說的話,突然想起以前在警局中被唸站什麼三七步的警察,那警察就是自己小時候在警局看到的那個警察



■恩秀在小餐廳裡似乎有點奇怪,因為一直忘記事情 。重燁在警局什麼都不吃也不喝,反倒要健英去買昂貴的兩杯咖啡,大家都搞不懂重燁要幹嘛,尤金認為重燁是在邀請人進去,尤金主動進去跟重燁對談,說到彼此的童年,並且利用重燁家中那幅法蘭西斯培根的畫作想挖出重燁內心中的痛苦,然而,尤金卻反倒被重燁給主導,因為尤金她自己對自己的身世也不了解,想要談家庭自己又說不出來,正當尤金要離開之時,重燁突然說「你們到底是想要我說出什麼?犯人是誰?還是誰是下一輪受害者?








韓劇Chimera奇美拉第四集評價、解析推理心得





奇美拉事件 VS現在案件 統整


➤35年前奇美拉事件 現在
➤1984/5/30 一位學校老師受害者(車輛爆炸案) ➤13日,新日洞汽車爆炸案,孫完基於車上點了打火機而被車子炸掉
➤1984/6/9 實驗室研究人員任常旭受害者(辦公室爆炸案) ➤18日,新日洞據點爆炸案,載煥在廢棄大樓中以同樣手法差點被炸死
➤1984/6/15 一名業務男子朴仁相被兇手在口袋放入奇美拉打火機,並且利用水和化學藥劑燒死 ➤23日,馬川市爆炸案,韓組長被以水+化學藥劑方式活活燒掉


從本集中的內容可以發現關於奇美拉案件不一樣的進展:

  • 奇美拉事件嫌疑犯李尚佑:疑似被嫁禍奇美拉案件,他是當時西倫集團泰三化學的其中一個勞工。
  • 奇美拉事件檢察官李民基:當初是奇美拉事件的檢察官,現任為國會司委員會委員長,本集看起來李民基似乎都會偏袒西倫集團。


我在想當初會抓錯兇手應該不是偶然,通常韓劇會有這樣抓錯人的都是有受別人指使,至於上頭可能就是更厲害有權有勢的人所找的人來嫁禍,這應該是會牽扯到當時的警方被賄賂才對,看到這一集裴廳長和徐賢泰有很深的交情,與李華靜(西侖醫院的理事長)也是莫逆之交,一句話就能把重燁給放走,那就代表過去裴廳長會抓李尚佑也不是偶然?



畢竟李尚佑也是西侖集團的員工,如果是被推出去頂罪之類的一點也不奇怪,更何況當時還是軍法統治時期,西侖集團會利用賄賂警方的方式來結束這案件肯定也不費吹灰之力,莫非三十五年前的真兇其實是跟西侖集團的某個人有關?因為本集一直說到西侖集團,這公司還和化學領域有關。



如果後面的集數可以確定1984年三個受害者身世背景的話,那應該就有更多線索可以確定真兇是不是和西侖集團有關,也能更近一步確認是否真兇真的是因為怕韓組長、孫完基說出真相而被殺。








重燁是兇手可能性?


上一集裡我自己推理起來,重燁越來越不像是兇手,這一集重燁被抓進警局,雖然很多線索好像都跟重燁有關係,不過也都可以有反面的解釋,這樣的套路讓我想到之前看韓劇《Mouse》的時候一開始就被編劇給騙去,一開始觀眾都在以為A是兇手,因為他一直出現在命案現場,結果到最後才知道他是一直在追查真凶B,然後A被誤認為是兇手。


通常一開始就被編劇導演給放出來的人會是兇手的機率不是太高,兇手也幾乎都是另有其人,所以重燁是不是兇手?是不是為父復仇? 現在我自己推理起來就不太像是兇手,不過這一點還不能確定,還是要抱持著重燁是兇手的懷疑才行



但為什麼重燁會這麼冷靜面對載煥的偵訊?甚至都是語帶保留和曖昧,「如果」重燁真的是李尚佑的兒子,那以我自己感受到的重燁這個角色,重燁一定是不信任警方的辦案,所以才會對警方的偵訊有所防備和語帶保留,畢竟當初父親就是被警方給栽贓而喪命,小時候就經歷過這樣衝擊的重燁,肯定也是對警方有著很強烈的防備心,那重燁自己在偷偷調查奇美拉事件真兇的事情自然也不會給警方知道。



我想這也是為什麼重燁每次好像都很接近這些受害者,例如孫完基,或許是為了要調查所以刻意以賭客的方式接近孫晚基,在醫院中重燁幫孫完基付了醫藥費,應該也只是好心送他去急診,以一個兇手來說也不會笨到留下自己的信用卡紀錄,好歹也是用現金交易才不會被發現
再來就是韓組長,以我自己推理,重燁應該是因為在18日的時候在醫院看到韓組長,所以發現韓組長還在當警察,重燁去到韓組長家樓下一定是為了想要去問韓組長奇美拉事件的內幕,不然哪個兇手自己會臉都不遮就直接要去殺人的?直接被行車記錄器拍到正臉也太不合理





因此重燁在這一集讓我看起來幾乎已經是可以洗清嫌疑~(至少在我心中是這樣XD)我想重燁會接近韓組長跟孫完基是想要知道奇美拉事件的內幕,或許是想要知道自己的父親是否被栽贓還是背後有人指使之類的~ 而在警局中重燁接受偵訊時的態度,我想重燁似乎是想要利這一點來引發警方對奇美拉事件再次深入追查(這也是為什麼尤金會覺得重燁偵訊時什麼都沒有為自己辯護,反倒什麼都沒做,像是有什麼目的一樣,我想那目的應該就是想要引導警方調查)。


而且在本集的後半段中,重燁看到裴廳長的側臉還有點驚訝,想必這側臉以及唸三七步對重燁來說是對記憶很衝擊的畫面,免不了就是重燁發現父親李尚佑被刑求的真兇就是他,小時候重燁在警局那一段應該又更能確定重燁是李尚佑的兒子,年紀也很剛好是七歲,當時警局的人還擦著鞋子上的血跡,代表著這些人才剛刑求完李尚佑,當中一個就是裴廳長



因此如果現在重燁才知道廳長是當時刑求李尚佑的人,這也就更代表重燁不是現在的兇手,不然哪有兇手會漏掉這麼重要的一號人物呢?反倒是殺掉當時還是菜鳥的韓組長,因此重燁應該是被真兇的盯上,認為重燁找的那些人會講出真相,因此先下手為強把這些關係人都搞掉,順道栽贓給重燁。








重燁應該是引出兇手出手的關鍵


而且我發現真兇好像都盯著重燁的一舉一動,在孫完基的案件之前,重燁開著高科長的車子去跟蹤孫完基,這是孫完基被殺的前幾天畫面。再來就是韓組長,在醫院的時候韓組長被重燁發現,如同我前面所推理,重燁是想要去找組長了解奇美拉事件的內幕而剛好站在韓組長家樓下。這兩者的時間點來看,大家不覺得是有人在故意盯著重燁的一舉一動嗎? 這就好像是真兇不想要給重燁知道奇美拉內幕一樣,如果真兇知道重燁一直在調查奇美拉事件的話,只要幹掉重燁要去詢問並且知道內幕的人,那就可以讓重燁永遠追不到真相。


這樣好像就可以解釋為什麼真兇時隔三十五年又出手?因為重燁開始私下調查奇美拉事件的內幕,再者六個月前又剛好是重燁第一次回到韓國的時間點,可見真兇老早就已經追蹤重燁的動向,可能是怕重燁為了要找父親死亡的真相而動先手把知道真相的人給幹掉(?)。所以之前我提及的海報副標寫到「追查真相,誰會喚醒奇美拉」應該就不是在講什麼雙重人格,而是在講追查真相之時讓真兇再次出手的意思吧~(這是很粗淺的推理,這一段還不要太相信XD)








重燁or載煥是李尚佑的孩子?


在上一集中我有小小懷疑載煥會不會就是李尚佑的孩子,前兩集的劇情中可以知道韓組長和載煥的媽媽在載煥出生之前就已經認識(載煥有說他們都認識三十五年了,剛好跟奇美拉事件到現在的時間點一樣),那時間點也剛好是李尚佑被抓的時候,所以我在想韓組長在那時應該是對載煥家有著很大的歉疚,所以擔任起照顧載煥母子倆的角色,而我在猜可能就是因為這樣,所以韓組長一直都沒有說出這個秘密,不僅是因為亂抓兇手,也讓李尚佑死亡。如果是這樣的秘密,韓組長內心的確就真的說不出口,又或者是尤金說的「說不定韓組長是想要保護自己,或是某個人」,如果亂抓人的秘密說出,傷害到的不只是載煥,還會是恩秀,我想恩秀雖然傷心,但並沒有真正質疑過警方有沒有抓錯人,因此韓組長可能一直保持著這秘密。


上一集中我本來還對以上的推理有點不確定,畢竟如果李尚佑是載煥的生父,那重燁的復仇動機就沒有那麼飽滿。但這一集看起來好像有那麼點機會,載煥的年紀是35歲,他就是在奇美拉事件發生的那一年出生,所以媽媽和韓組長合照照片中懷孕的就是載煥,並且載煥應該是在奇美拉事件落幕後生下來的,因此一直不知道奇美拉事件,而且載煥的姓又是「車」,是跟媽媽的姓,也就代表那時候父親已經不在身邊,推理起來載煥身世可能會有兩種:①某個受害者的小孩;②李尚佑的小孩重燁和載煥搞不好是親兄弟~


另一方面我也很懷疑重燁的生父就是李尚佑,除了都姓「李」之外,更大的原因是這會是重燁要查明奇美拉事件的最大動機,先不管重燁到底是不是兇手,但奇美拉事件肯定是重燁想要揭開的內幕,我想來想去重燁的生父是李尚佑的機率比較大,畢竟他都有在警局中的記憶了,看到裴廳長和韓組長還都很驚訝所以重燁是李尚佑的小孩也有可能(金記者之前也有查到過李尚佑以前有個兒子)或許重燁在醫院看到韓組長之外,也是看到自己的媽媽恩秀,所以很驚訝?





本來我還在懷疑有沒有可能尤金是李尚佑的女兒之類的,因為她的身份自己也不是太知道,只知道自己是韓國出生並且被領養去國外,不過以年紀來看,尤金的年紀是34歲,比載煥小一歲,那時間點上應該不太會是李尚佑的女兒,因為三十五年前的李尚佑都已經被逮捕,不可能再之後又有小孩,所以這選項被我刪去。


重燁說:「犯人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為什麼要這樣?這才是最主要的問題吧?」這句話就像是在告訴尤金快點去查兇手背後要殺人的原因,「地球上沒有憑空發生的事,塑造人類的是記憶,現在發生的所有事都是過去留下的成果」,這一點倒是有點讓我有新的想法,以重燁這樣講,就像是在說現在的兇手會有這樣的舉動是因為以前的痛苦記憶造成的動機,而不是憑空亂做的,所以前面我一直推理說兇手是想要阻止重燁知道真相,我這樣推理就會有漏洞,畢竟兇手到現在好像都是帶著「審判」的性質犯案,如果重燁不是兇手,那到底還有誰會想要復仇? 好像就沒有了啊!然後回推到重燁是兇手的話又不太像,所以我又在鬼打牆XD 


唯一又繞回到奇美拉的解釋:「奇美拉套用到人類身上,可以是一個救人的醫生、也可以是致人於死的殺手混合」,而重燁回答很妙的是「那是雙重人格」,若利用「奇美拉」的解釋他用到重燁身上,就好像就會變得合理,能解答一些疑惑,例如重燁對警方的說辭一直是不知道、忘記了,說不定復仇的人格做的事情重燁本人格不知道,復仇人格有強烈的復仇動機,但本人格可能想調查但並沒有想要復仇,所以本集的最後重燁發現裴廳長的身份時,他會這麼驚訝和反胃,還抱著頭痛苦的樣子,或許是誘發另一個人格的蠢蠢欲動,而且重燁在警局的本來都不說話,但後面卻一直在談話,感覺就是人格轉換了啊!還買咖啡邀請人進去談話,對尤金說「犯人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為什麼要這樣?這才是最主要的問題吧?」。


因此繞回到重燁的另一個人格是兇手的話,好像許多兜不起來的環節都能說得通了,例如我前面一直鬼打牆重燁是不是李尚佑的孩子,如果不是他的孩子就沒有復仇動機,如果是李尚佑的小孩,重燁是兇手,那幹嘛還這麼蠢不會遮下自己的臉,所以多出一個重燁的復仇人格,這個身份就會很有動機也能解釋為什麼重燁本人格會這麼無辜和清白。因此我最後的推理大概是:

  • 重燁是李尚佑的孩子機率很大
  • 載煥可能也是李尚佑的孩子,與重燁是兄弟
  • 重燁有兩種人格(就像是奇美拉一樣)



PS:法蘭西斯培根 畫作,搞到這一集原來那幅畫作不是費爾南多尼諾德格瓦拉的肖像畫,第二集的推理錯了,但怎麼這麼剛好就引導我去查到費爾南多尼諾德格瓦拉的肖像畫,還跟格瓦拉紅衣主教本身故事和劇中的呼應XD 甚至還跟「火」有關係,結果這畫作只是象徵著黑暗、受難的負面情緒XD 







以上,觀後感分享給大家,個人一些淺見。歡迎在側邊欄位訂閱免費電子報,或是利用臉書專頁追蹤新文章發布!

 文章中圖片擷取自預告、影音平台及其他相關網站提供之劇照,僅作為影劇推薦與評論所用,如有侵權敬請告知刪除,謝謝。





其他人也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