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劇《Chimera奇美拉第5集劇情與評價、解析推理心得》重燁的媽媽是誰?



貼心提醒
我寫的所有文章一定會爆雷,還沒追的人請自行斟酌要不要繼續讀下去喔!
♥ 如果你想要定期獲得新文章通知,歡迎追蹤按讚
Netflix追劇筆記本臉書專頁










韓劇 Chimera 奇美拉 第五集劇情

■接續上一集(第四集),尤金去偵訊重燁之時,總覺得重燁是在預告犯案,然而,重燁卻說「與其問誰做的,應該先問為什麼要做,世界上才沒有無緣無故出現的事情,因為記憶是人類創造出來的,而現在發生的一切都是過去造成的結果」,這讓尤金好像聽出重燁執著在「過去」,開始好奇重燁到底是誰。同時,西侖醫院法務組的人來把重燁帶回家,重燁回到家,回想到小時候在警局時被裴勝冠給訓話的回憶,當時重燁是去警局找父親,警察說父親是共匪(殺人犯),從警察對話中可以知道他們對父親刑求,連鄰居都對媽媽異樣眼光和虐待,而媽媽生病後隔天就死掉了。


■重燁收到來自H的信件,裡面都是關於韓組長的跟拍畫面,並且與某人通話說自己見到了想見的人(裴署長)。小隊對於重燁被放走的事情感到洩氣,荷娜突然問尤金不知道父母的事情,還說可以幫忙找她的父母,但被尤金拒絕,因為她根本就沒打算要找。載煥說到自己從沒看過父親,出生前就已經過世,說是父母親兩人出了車禍,只有媽媽和肚子裡的載煥活了下來,媽媽也完全不記得那場車禍前的事,有可能對丈夫的死打擊太大,不過尤金反倒是說人會覺得回憶起那段記憶很痛苦,所以自動掩埋記憶。而現在尤金想要深探重燁這個人的內心,而且覺得重燁不太像是兇手,畢竟他沒有為自己提出不在場證明,對命案現場也像是完全沒看過一樣,所以覺得重燁說不定也是追兇者。



■載煥回到家跟媽媽說對以前事情好奇,說不會有親戚是大財閥之類的。隔日,高光秀針對韓組長以前抓過的一個縱火慣犯集中調查,對重燁的調查已經完全放手,讓載煥焦急如果又有人死掉怎麼辦,不過光秀並沒有反對這樣的論點,於是要載煥去追查是否可能會找出下個被害者,這樣對警方才有利,甚至還放載煥自己一個人行動。金記者找上載煥說到1984年三個奇美拉事件受害者都在同個公司上班,而且內容完全沒提到三人的職業,這殺人案件甚至不是出現在社會版,反倒是經濟版,這三個受害者都是TH5消毒劑專利研發人,當中還有一個徐賢泰,然後跟西侖集團千金結婚,當時處理奇美拉案件的人就是李華靜的哥哥李民基檢察官。


■裴署長去徐賢泰家吃飯賠罪,說到奇美拉打火機時,徐賢泰突然有點恍神,裴署長認為不是模仿犯,因為這案件手法連承辦的員警和李民基都不曉得,徐賢泰是沒有聽過重燁的名字,但這件事再發生讓徐賢泰感到有點不安。重燁請賭場的老闆娘(黃女士)找咸龍福這個大約已經60歲的刑警,不過她也給重燁忠告要他不要回頭看往事,畢竟沒有什麼好處。在尤金的課堂上,重燁突然發問一個清醒的人在自白的時候認罪到底是基於甚麼因素,尤金解釋很大的原因是以為在一股壓力下想要脫離這情境或是想要保護家人,又或者是認為出庭就會真相大白。


■會後,重燁找尤金下西洋棋,尤金問到重燁的小時候,重燁坦承父親被殺,媽媽死掉,重燁內心中一直覺得當時自己無能為力抵抗不了那件事,現在回韓國是因為有非做不可的事情,並且要求尤金不要錯過自己,這樣就是在幫他了,尤金想要挖更多重燁小時候的記憶,甚至知道重燁在1984年離開韓國,不過重燁並沒有多講自己的身世,並要尤金多看看人而不是只看事實。隔日,黃女士已經找到咸龍福的下落,載煥也跟蹤過去,最後重燁被他所懷疑是咸龍福的男人發現他在跟蹤,於是引到港口的地方被他的小弟包圍,載煥看不下去決定出手幫忙,只是載煥一個人終究打不過這些混混,重燁想到用汽車的一些化學藥劑來混合製成炸彈,攻擊那些混混,但這畫面讓載煥直接想到是奇美拉。








韓劇Chimera奇美拉第五集評價、解析推理心得



重燁確定是李尚佑的兒子


「與其問誰做的,應該先問為什麼要做,世界上才沒有無緣無故出現的事情,因為記憶是人類創造出來的,而現在發生的一切都是過去造成的結果」?


這一集可以很確定重燁就是李尚佑的大兒子(本集最後的尤金請人找重燁的領養紀錄上的照片就是重燁小時候的樣子),因為這就出現在重燁的回憶裡,尤其他在上一集看到裴署長的時候一臉不可置信並且還很反胃的反應,所以重燁讀的確是李尚佑的孩子,這一點至少推理的還沒有錯。



而且也能知道重燁這角色的確也在追求真相沒錯,也能更確定重燁就是李尚佑的兒子,因為這一集的重燁刻意去到尤金的課堂問清醒的人在會選擇自白到底是為什麼?如果重燁的父親是個奇美拉事件的受害者,那應該不會問這問題,問的答案就像是被刑求的意境,而且當重燁在問這問題的時候表情是有點悲傷,並且像是在不認同尤金的論點,好像重燁心裡早就已經知道答案一樣。








重燁、尤金、載煥之間的關係?


現在已經確定重燁的確就是李尚佑的兒子,但重燁到底有沒有弟弟或妹妹?我分成下面幾個方向來思考:

  1. 我先去想三個角色各自的媽媽有沒有可能同一個?
  2. 然後再分出誰可能是誰的兄弟、兄妹
重燁媽媽 ≠ 恩➤重燁就是沒有弟弟或妹妹⭕ (重燁媽媽死掉)
➤重燁與尤金是「兄妹」?⭕ (那重燁媽媽可能=尤金媽媽)
➤重燁與載煥是「兄弟」?❌ (此說成立於重燁媽媽=恩秀才行 ,亦即下一行的推論)
重燁媽媽≠ 恩秀 ≠ 尤金媽媽➤三個各自的媽媽都不同人 ⭕ (載煥與尤金可能是受害者的小孩)
重燁媽媽=恩秀 ≠ 尤金媽媽➤重燁與載煥是「兄弟」?⭕(如果兩人媽媽是恩秀,就可能是兄弟,但尤金跟他們兩個就不會有關係)
恩秀=尤金媽媽 ≠ 重燁媽媽➤載煥與尤金是「兄妹」?❌ (不可能恩秀生完載煥還把尤金送出國)

編劇如果真的給我來一個重燁的媽媽死而復活的梗… 不然都已經現場被確定是死亡,還可以被救活真的很瞎,而重燁的媽媽大肚子搞不好真的就是一個想要讓觀眾覺得重燁與載煥、尤金有關係的套路之類的,但就怕編劇之後還真的給我來個重燁的媽媽活下來的橋段,因此我還是多分析了「重燁的媽媽還活著的『假設』」。








重燁的媽媽 ≠ 恩秀?


如果重燁的媽媽 ≠ 恩秀,會有以下幾個結果:

  • 重燁就是沒有兄弟姐妹

    從本集中可以知道當時重燁的媽媽死掉時被帶走,當時警察就有說只剩一個兒子,代表說除了重燁之外,沒有其他留下的兄弟姐妹,就只有媽媽肚子中的那個孩子,除非重燁的媽媽復活,不然重燁照理來說就是沒有弟弟或妹妹,因此這是可能的狀況。

  • 重燁與尤金是「兄妹」? (那重燁媽媽可能=尤金媽媽)

    目前假設重燁的媽媽不是恩秀,這樣就會有著另一個延伸就是「重燁與尤金是否為「兄妹」?」假設重燁的媽媽 ≠ 恩秀,而且重燁的媽媽其實沒有死掉,那有可能就是重燁媽媽是尤金的媽媽,這樣重燁與尤金有機會是「兄妹」,不過尤金在年紀上我還是有點疑慮,她是34歲,重燁的母親死掉之前肚子就已經不小,推估也有六個月,所以尤金是台中小孩的話,那照理來說尤金要是35歲才合理,不過也有可能是幾個月之差就35歲的差別,所以我也不否認這樣存在可能性。
  • 如果再延伸的話,就可能是三個人的父母親都不一樣

    假設重燁媽媽 ≠ 恩秀,那載煥與重燁不會是兄弟,除了前面推理有可能「重燁與尤金是兄妹」的論點之外,也有可能重燁的媽媽真的是死掉,也沒有復活的梗,尤金與重燁、載煥都沒有關係,三人各自是不同媽啊~

  • 尤金媽媽 = 載煥媽媽(此說不會成立,因為恩秀不可能生完載煥還把尤金送出國)

    我不太相信「載煥與尤金是兄妹」這個論點存在是因為恩秀肚子裡的小孩就算是尤金,載煥提早被生出來,除了年紀上不符合是載煥35歲(畢竟提早生出來會變成36歲),尤金的年紀也會是34歲而不是35歲,讓我最想不通的就是尤金是要在載煥之後被生出來,那為什麼載煥沒有被送去國外,反倒是後面生出來的尤金被送去國外,所以「載煥與尤金是兄妹」這個論點我是覺得最不可能的。







重燁媽媽=恩秀 ≠ 尤金媽媽


上一段是假設重燁媽媽 ≠ 恩秀,現在要來假設重燁媽媽=恩秀的假說,這樣的論點可能會有以下的狀況發生:

  • ⭕  重燁與載煥是「兄弟」?

    如果重燁的媽媽沒有死掉,重燁媽媽就是恩秀,那重燁與載換就會是兄弟沒錯,但尤金跟他們兩個就不會有關係,因為後面恩秀就沒有再生過小孩。而載煥沒有被被領養出國也是很大的可能重燁的母親當時肯能誤以為死掉(例如缺氧之類的,因為重燁的母親有一直咳嗽還有吐血),但之後有救活也有生下孩子,所以這段期間重燁就被送出國,或許這也是為什麼載煥沒有被送出國的原因,並且在重燁的內心一直覺得爸爸被殺,媽媽死掉,因為這時間點剛好。

    而在第一集的最後重燁在醫院看到韓組長和載煥的媽媽,也有可能是重燁當時驚訝的內心不只是看到韓組長,也是同時看到恩秀的關係,因為他一直以為媽媽已經死掉了,所以自己被送出國,但現在卻發現媽媽沒有死掉,所以我在猜重燁的表情才會這麼驚訝~ 也會出現在載煥家樓下的原因(不過這些都是假設)。

    載煥這一集說到自己沒看過父親,「出生前就已經過世,說是父母親兩人出了車禍,只有媽媽和肚子裡的載煥活了下來,媽媽也完全不記得那場車禍前的事,有可能對丈夫的死打擊太大」,載煥這一段就令人引起遐想,好像又可以更確定恩秀所經歷的可能就是丈夫李尚佑的死而有打擊,或許這也是為什麼載煥對自己的父親是誰,以及奇美拉事件是什麼都要靠別人來說才知道,因為他從出生以來就一直不知道幾父親的身世。




如是想要把重燁就是李尚佑小孩的梗搞在一起,那李尚佑第二個小孩就是妻子肚子裡的那個,但時間點上反倒是載煥比尤金的機率更高,因為載煥是35歲,尤金是34歲,而且如果尤金要和重燁是兄妹,這樣的戲劇張力很不足,而且尤金還一點都不想要找父母,在一開始的力道就弱掉了,我自己是覺得頂多尤金的父親是奇美拉事件當中的一個受害者(但還不確定)。


目前唯一讓我比較可以確定的是,載煥不會是尤金的哥哥,因為恩秀生完載煥之後就沒有再生,就算1984年肚子裡的小孩是尤金,也不可能當時還要把尤金送出國,因此尤金的身世可能性可能為重燁的妹妹,或是某個受害者的小孩。

重燁載煥尤金
確定是李尚佑小孩
➤載煥可能是弟弟
➤尤金可能是妹妹
重燁可能是哥哥
可能是某受害者小孩
重燁可能是哥哥
可能是某受害者小孩







重燁媽媽是否可能為恩秀?


我一直想要知道重燁的媽媽到底是不是站在韓組長旁邊的這個女生(恩秀),感覺很像,但又不確定是不是同一人(我有臉盲症),我有特別截圖1984/7那時候重燁的媽媽,如果對比1984/11/3韓組長與載煥媽媽合照那時候的形象,總覺得兩人不太一樣~ 大家可以自己看一下,真的覺得劇組太壞,每次都找很像的演員來騙觀眾,尤其我這種很嚴重的臉盲症,一直會覺得很像XD。


在我比對完以下的推理之後,覺得恩秀不會是重燁的媽媽,因為肚子差太多(7月肚子那麼大,11月小孩還沒生出來,那就有點奇怪)~ 所以我在想載煥也是某個受害者的兒子之類的韓組長可能出於憐憫而搭上線因此重燁和載煥也可能就不會是兄弟(除非劇組在媽媽的肚子上出現了很大的bug,那就太過分了XD)


而韓組長這個角色在第三集的時候也是被載煥說是個擁有秘密的人,所以像尤金講的痛苦記憶被掩埋),「說不定韓組長是想要保護自己,或是某個人」、「人類的大腦有時會自動掩埋記憶,當人類覺得回想起那段記憶會很痛苦時,記憶那場意外的腦細胞,雖然不會死掉但是會停止活動,就像睡著那樣」,讓我想到恩秀在上一集的時候好像開始有健忘的症狀發生,或許這是一個記憶的梗,可能會讓以前最深刻的痛苦記憶被喚醒之類的,而這個想不起來的記憶也不一定是李尚佑,有可能恩秀是其中一個受害者的老婆


所以對照到以下重燁的媽媽和載煥媽媽,我總覺得不會是同個媽媽~(但也有可能就是我臉盲而推理錯)

1984/7月左右的重燁媽媽




1984/11/3載煥媽媽







35年前和現今的案件兇手應該不一樣


35年前的奇美拉事件我在猜比較大的可能是西侖集團的徐賢泰所為,大致上會讓觀眾很直覺地想到他是奇美拉事件的真兇是因為那三個受害者似乎都和「化學」有關,之前集數還遲遲等不到這三個受害者的更深入背景,所以找不到太這三個受害者的共通點,這一集金記者終於說到奇美拉事件的被害者都在「西侖集團」上班,可能知道西侖的一些秘密或是傷害到利益之類的,所以徐賢泰很有可能是奇美拉事件的真兇,或是幫人掩蓋這些命案並且栽贓給「李尚佑」(因為李尚佑也是西侖集團的員工)~


金記者這一集有補充更多關於這三個受害者的關係,他們都是同一個研究計劃團隊的人,這計畫是TH5消毒藥成份,1984年研發出來就拿到專利,當中團隊中還包括徐賢泰這個人,論動機來講,35年前如果徐賢泰和其他這三個受害者一起研發成功,想要獨享這個功勞和財富的話,在動機上就成立。

35年前奇美拉事件 現在
➤1984/5/30 吳重根
車輛爆炸案
➤13日,新日洞汽車爆炸案,孫完基於車上點了打火機而被車子炸掉
➤1984/6/9 任常旭
實驗室研究人員受害者(辦公室爆炸案)
➤18日,新日洞據點爆炸案,載煥在廢棄大樓中以同樣手法差點被炸死
➤1984/6/15 朴仁相
漢明大學教授研究團隊
被兇手在口袋放入奇美拉打火機,並且利用水和化學藥劑燒死
➤23日,馬川市爆炸案,韓組長被以水+化學藥劑方式活活燒掉


所以上一集我就在想應該是西侖集團35年前指使裴署長去抓李尚佑,所以李尚佑會被抓並不是偶然,更何況當時還是軍法統治時期,西侖集團會利用賄賂警方的方式來結束這案件肯定也不費吹灰之力。



在現今這些案件裡的發生,還不能太確定是不是又是徐賢泰搞得鬼,但以我自己判斷好像不太像,因為如果動機是想要把知道奇美拉事件栽贓內幕的人給滅口的話,那徐賢泰就不可能再把「奇美拉打火機」給放在現場才對啊,畢竟這樣很不合理,因為如果徐賢泰自己就是兇手,在三十五年後還告訴大家當時兇手抓錯人,這也太不合理,就好像是在講要警方重啟調查一樣,所以三十五年前的兇手極大可能是西侖集團的徐賢泰(並且栽贓給李尚佑),但現今案件的兇手不太會是西侖集團徐賢泰



當然,我也在懷疑,如果真的是想要滅口那些同團隊的人,有必要給警方這麼顯眼的奇美拉打火機犯罪特徵嗎?直接偷偷滅口不是更保險?因此徐賢泰是否真的是35年前的真兇也是不太能百分百確定,不過他有比較高的機率








重燁能排除嫌疑?


承接上一段推理認為現今的案件不太會是徐賢泰,畢竟如果他只是要滅口,哪可能還會放奇美拉打火機告訴人家此地無銀三百兩呢?應該要偷偷滅口才對啊,所以現今這些案件的兇手絕對不是徐賢泰。(但現在的兇手肯定是想要引出徐賢泰,因為徐賢泰會怕當初指使逮捕李尚佑或是案件內容曝光而有所動作,現在的兇手在等的就是徐賢泰要動作


35年前的重燁歷經這麼悲慘的童年,失去父母,自己的家庭就這樣被破壞掉,重燁這樣的悲慘經歷直接讓我聯想到第一集開頭載煥說「那個瞬間,他要跟我說什麼呢?他注視我的那個眼神,又溫柔又悲傷,為什麼殺人犯的眼神會讓我內心動搖呢?」,這一段話就很像是在述說著重燁這個角色好像有個悲慘的內心。



只是重燁如何知道過去奇美拉事件的內容,這一點就令我疑惑,畢竟連承辦員警和李民基都不知道犯案手法了,還有誰能夠知道這個案件的手法呢?(這一點我倒是有點期待編劇會怎麼串)。不過依照重燁的聰明與能力,想要知道過去的一些內幕並且慢慢挖掘,要知道奇美拉事件的事情感覺也不是一件很難的事情。



重燁和尤金兩人下得那盤西洋棋很有趣,人家常說下棋就是兩人在對話,當重燁對尤金說:「我能請妳幫個忙嗎?不要錯過我就好」,這句話在我聽起來感覺是重燁要求尤金要一直注意著他的舉止和計劃一樣,這也是為什麼尤金會回覆說「你在自殺嗎?還是在挖陷阱」,雖然講的是棋盤上的棋步,不過也同時在回覆重燁的請求。因此尤金說的「你在自殺嗎?」「還是在挖陷阱」,似乎是想要帶出重燁內心中的「盤算」,很像是要呼應重燁在刻意引出真兇。只是重燁幾乎不太可能是現在的真兇了,感覺重燁頂多只是要查明當初父親的死因,我不曉得真兇到底是不是真的很剛好在重燁回國的時候開始這一連串的命案,但以我自己的直覺,兇手一定是有偷偷在觀察重燁(應該是知道重燁是李尚佑的小孩之類的),然後跟著重燁調查步調審判那些人,這樣就可以為自己脫罪,把罪推給重燁。







以上,觀後感分享給大家,個人一些淺見。歡迎在側邊欄位訂閱免費電子報,或是利用臉書專頁追蹤新文章發布!

 文章中圖片擷取自預告、影音平台及其他相關網站提供之劇照,僅作為影劇推薦與評論所用,如有侵權敬請告知刪除,謝謝。





其他人也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