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etflix|台劇|觀後感 🕶 Netflix|影劇觀後感

台劇|模仿犯第7集劇情:我就不相信只有我一個人記得他是善良的

7集劇情


📣 貼心提醒 📣
本文會爆雷劇透,還沒看過影劇的人請自行斟酌是否繼續讀下去喔!
本站使用平台以Netflix、Disney+為主,其他平台為輔,有些影劇不一定是Netflix的!
因為小編每天要打幾萬字,所以文章常有錯字,請見諒
♥ 如果想定期獲得新文章通知,歡迎追蹤
Netflix追劇筆記本臉書專頁







模仿犯第7集劇情

7集劇情

🎭接續《 模仿犯 》第六集,郭曉其來到沈嘉文平常的秘密基地,這裡充滿許多受害者行刑的痕跡,現場也相當殘忍,在後院的土地發現鄭嘉儀剩下的遺體,然而,可悲的是胡建和也被媒體認為是沈嘉文的共犯,檢察長認為這樣的證據已經可以讓案件宣告結案。然而即便好像破案,郭曉其仍然高興不起來,因為胡建和死掉了,而且媒體也在檢討明明郭曉其已經偵訊過胡建和,為何沒有發現胡彥和是共犯?郭曉其現在希望要解剖胡建和來釐清一些疑點,允慧很不高興郭曉其把弟弟當兇手。


🎭郭曉其突然在媒體前說沒有要結案的意思,因為還有太多的疑點。郭曉其和警方去允慧家搜索,要把胡建和所有可能和案情有關的東西都帶走,這過程中允慧表示不希望郭曉其去參加胡建和的公祭。在公祭那天,不僅一堆媒體包圍著靈堂,連同其中一個受害者家屬還來這裡破壞靈堂,指責允慧縱容弟弟殺人。郭曉其把胡建和所有的日記、便條紙都看過一遍,囚禁被害者地下室的現場也確實沒有胡建和的指紋,更沒有鞋印,郭曉其懷疑兇手善用媒體,也是胡建和被懷疑的原因,畢竟她每天在電視台上班花這麼多時間,自然可能會留下線索,因此要夥伴去針對胡建和參與過的工作內容都清查一次。





🎭儘管郭曉其被長官叮得滿頭包,不過郭曉其堅持要結案就是要基於犯罪事實,而不是為了受害者家屬交代卻不管是否冤枉好人,不能隨著媒體臆測報導而隨之起舞,受害家屬不只是要知道兇手名字,還要知道他們親人到底遇到什麼樣的對待,這才叫做真相,郭曉其希望長官在給半個月時間,他就會簽結。這換成媒體在攻擊郭曉其,甚至挖出郭曉其過去所遭遇過的創傷,這讓舅舅很不高興,因為這些傷疤就是讓郭曉其沒有辦法好好過生活不能照顧自己的原因,郭曉其認為他就是檢察官,他根本就不重要,重要的是找到兇手。


🎭但舅舅不滿郭曉其努力給別人家屬一個交代,但沒人給郭曉其和他交代,就算兇手被判死刑,但活下來的人很痛苦啊,郭曉其突然坦承是他叫阿宏來找父親拿錢的,因為這之前郭曉其跟父親吵架,所以遇到阿宏時叫他去跟父親拿(父親欠阿宏錢),郭曉其只想要給父親難堪,但他不知道事情會變成這樣,這才會讓郭曉其造成創傷和愧疚感。允慧去電視台幫忙收胡建和的東西,所有人都在對允慧指指點點,新聞報導為了收視率也什麼話都亂說,甚至硬是要允慧對受害者家屬道歉。


🎭陳和平對長官提出一個可以讓允慧上電視發生的機會,因為他不認為胡建和是兇手,因此希望姚雅慈也可以幫忙找總長來上節目。郭曉其努力找有關幾個案件案發中胡建和的不在場證明,當中某在胡建和的日記中寫到有一天和陳和平去專題採訪時遇到沈嘉文(索多瑪俱樂部),嘉文說和朋友是常客,而且還是能看特殊真人秀的貴賓,那個秀很慘忍,因為女生被虐待,還被拇指銬銬著。 此時姚雅慈的節目開始,允慧面對姚雅慈、總長對胡建和的指控整個人心碎極了,她無法證明弟弟的清白,但她要電視台的大家想想胡建和是個什麼樣的人大家應該都很清楚才對,允慧喝斥「我就不相信只有我一個人記得他是善良的」。





🎭陳和平替允慧發生不要把她當箭靶,陳和平也說著胡建和平常為人的善良、單純,陳和平大膽提出一個推測,畢竟發生這麼多案件顯然一個人不可能單獨完成,說不定還有其他共犯,如果沈嘉文只是一個棋子來轉移檢警注意,而且案件還有沒多沒有釐清的疑點,代表還有很多可能性,這樣的言論讓總長整個愣住,使得總長也必須要接受陳和平的說法。然而,允慧覺得上節目也沒有讓人願意在意真相,大家都已經早就認定胡建和是兇手,她為什麼出現在沈嘉文車上和發生什麼事都沒有人在乎,因此她也不覺得郭曉其會帶來什麼改變。


🎭郭曉其表示她心裡就是認定胡建和不是兇手,可是他沒有證據可以證明建和的清白。姚雅慈看到電視節目報導說著索多瑪的錄影帶,似乎讓她想起之前節目討論過的北區色情氾濫專題,當中陳和平是記者,而姚雅慈於以騙畫面中發現了沈嘉文也有去。 同時,警方追查索多瑪俱樂部,但老闆已經跑路,只有找到一個有前科的員工錢家堂,曾經在夜店那利跟人發生過許多次衝突。馬義男突然去警局告訴郭曉其說打地話給他的兇手和電視上的那個電話兇手好像不一樣,光是口吻就不同了。


🎭田村義父親病危所以暫時讓田村義可以外出探視父親,平常都沒人來這裡看他,直到郭曉其借提田村義之後幾個禮拜,情緒變得不穩定,對於得到假釋積分也沒有興趣,看起來就覺得沒有想要提早出去一樣。郭曉其去探訪田正雄,之後又去找田村義,他知道田村義其實很擔心爸爸。 郭曉其想要知道田村義自首但共犯沒有被關,不知道是被脅迫還是什麼都沒做只是替別人頂罪,利用田村義對父親的擔心,慫恿田村義轉為證人幫警方快點破案,也是田村義為一可以提早出獄陪爸爸的方法


🎭姚雅慈已經離職,她其實早在子晴死掉那次就已經決定要辭職,或許是因為她內心對子晴感到愧疚。晚上,舅舅載到陳和平,陳和平問了舅舅很多關於郭曉其的事,舅舅以為是要挖新聞,但陳和平只是想要關心郭曉其辦案累不累,但郭曉其覺得很不對勁,因為陳和平是打電話到車行指定要叫舅舅的車,可是陳和平為什麼會知道舅舅和郭曉其有關係?而且陳和平還指定郭曉其要看那本八卦雜誌最後一頁「也許你身邊存在一位,連續殺人犯」,郭曉其似乎意識到陳胡平也是兇手之一!






以上,觀後感分享給大家,個人一些淺見,歡迎在側邊欄位訂閱免費電子報,或是利用臉書專頁追蹤新文章發布!歡迎來【臉書專頁】聊劇情喔~

 文章中圖片擷取自預告、影音平台及其他相關網站提供之劇照,僅作為影劇推薦與評論所用,如有侵權敬請告知刪除,謝謝。

NordVPN評價文章
★ 跨國追劇教學~ 全球跨國Netflix追劇追到飽!NordVPN推薦方案,2分鐘快速設定完成



You may also lik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