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etflix|韓劇|觀後感 🕶 Netflix|影劇觀後感

韓劇《 Missing他們存在過第4集劇情 》不是死了犯過的罪就能被原諒



貼心提醒 ⚠
本文會
爆雷劇透,還沒看過影劇的人請自行斟酌是否繼續讀下去喔!
本站使用平台以Netflix、Disney+為主,其他平台為輔,有些影劇不一定是Netflix的!
因為小編每天要打幾萬字,所以文章常有錯字,請見諒
♥ 如果想定期獲得新文章通知,歡迎追蹤
Netflix追劇筆記本臉書專頁





Missing他們存在過第4集劇情

圖/Tving《 他們存在過 》



● 接續上一集,南國被大卡車撞死,黑衣人將行車記錄器給拔走,也把他的手機給拿走。混混們的老大跟另一位男子報告已經把金南國處理掉,目前都已經全數處理乾淨,因此他要這男子也處理好他那邊的事。金昱替南國辦了後事,俊浩特地去致哀,金昱難過地說到為什麼那幫人要殺掉南國,到底是什麼理由和原因?金昱完全不明白,所以金昱趕緊把混混的定位系統給俊浩去追蹤,之後追到垃圾場,但俊浩發現自己被耍了,因為這輛車的車主早就用方式擺脫被追蹤,俊浩簡直氣炸。


● 告別式上氣氛很凝重,南國可是金昱和鍾雅最好的家人與夥伴,辦錫過程中完全不說話,但他也來到妻子「吳允京」的塔位送花談話,一樣說著他一直很想要對妻子實踐的承諾,那就是找到失蹤的賢智一起來為她祭拜所以他還不能拋下賢智在這世上獨自去找妻子。回到家,辦錫一直想關心金昱,卻發現他的東西全部都淨空。 另一邊,白一斗正在拘留所質問姜明鎮殺掉金美玉的緣由但姜明鎮只說「我就是戒不掉」,態度相當輕浮甚至哼著歌。





● 俊浩急著找白一斗,說要報案藝娜的失蹤,俊浩將所有目前調查到的所有進度全報告給白一斗,包括附近的所有監視器畫面都一無所獲,當中也說到藝娜和南國、明奎之間有通話的事情說出來。金昱不高興俊浩還沒抓到人,但對俊浩來說也是很喪志,畢竟已經動用所有方法都完全沒有那幫人的線索,最後他對金昱說這案件對他來講也很重要。鍾雅地了辭呈打算接下南國的當舖,她最主要目的是想要利用這時間來找到真凶,所以也特地調查南國的通話紀錄,說到他有和明奎聯絡過,並且幾天前死掉,金昱和鍾雅也調查到育幼院三人二十年前倖存的事


● 豆溫村,藝娜終於有機會找到她走進來這村子的那扇門,還特地問辦錫關於那扇門的事情~ 晚上一名男子也出現在咖啡廳的小酒窖裡,湯瑪士依舊很準時來到這裡接這個客人,畔錫也匆忙遞過來確認是不是自己女兒,但確認不是後又離開。這個新來到的人叫做高鳳煥,跳漢江自殺,金現葦先撈叨怎麼不替家人好好想想,高鳳煥說到自己是人生輸家,不會讀書事情又做不好沒什麼值得驕傲的事,等於是家中的恥辱,不過金現葦再次碎念高鳳煥太不懂父母的心,竟然讓父母心如刀割,總之大家都覺得他太糊塗。不過當金昱闖入店裡時,高鳳煥覺得好像在哪裡見過身旁的藝娜



● 金昱刻意找藝娜套話了解過去育幼院的事,得知是藍色陽光育幼院,不過藝娜不認得南國,但她和明奎認識,所以金昱說到這兩人都死掉,藝娜也才理解到去家裡的陌生人是刻意來找她的。警方告知俊浩的媽媽去指認育幼院的孩子,但她不太認得出南國,但得知兩人已經死亡時很震驚,她想到在之前她還跟藝娜說希望藝娜可以消失,甚至下跪拜託藝娜消失不見。其實南國和藝娜都說過並不認識這些西裝混混們,所以代表有人指使他們去殺掉這三個人(教唆殺人和綁架就是最大可能性),問題就是不知道誰指使的。





● 高鳳煥再次看到金昱,要他告訴藝娜外面世界的人很努力在找她,至少在他跳江之前的情勢是這樣的,只是講著講著,高鳳煥就這樣消失,看來外界已經找到他的大體,而雨佾析看到金昱再次讓人消失不見,上前質問金昱如何做到的,金昱對雨佾析說到可是知道他九年前在車上對女國中生做的事,八年前在民宅對家庭主婦犯下的事等等,金昱警告雨佾析「不是死了犯過的罪就能被原諒」。


● 藝娜很高興外界的人都在找她,尤其是俊浩正在找她。俊浩努力想要找到線索,白一斗希望俊浩就調來失蹤專案組,因為「不論是竊盜還是殺人案,全都是事後調查,但失蹤案件絕對是現在進行式,在放棄找人那一刻,案件就結束了,所以一定得做些什麼才行,不論求神問卜,就像你現在所做的一樣,我們總是用這樣的心情在奔走,我們組不是在找尋罪犯,而是在找人」,而某個男人針對南國、藝娜的DNA去做韓汝姬DNA配對都不一致,看來這個男子很生氣,也似乎是在找人。



● 看來正在找與韓汝姬有血緣關係的人是跟最強建設集團有關,而韓汝姬已經立下遺囑如果找得到孫子孫女,就由他們繼承,如果找不到就由韓尚吉、柳誠浩、李東民平分繼承,不過底下的人很疑惑,韓汝姬明明沒有兒女,哪來的孫子孫女?但這是韓汝姬一直埋藏的秘密。俊浩開始金昱為何都會比警察更早知道犯人,俊浩並不是要懷疑金昱,而是開始希望金昱如果能看得到藝娜,能不能幫忙,不過金昱裝傻混過去,因為他不敢告訴俊浩說藝娜已經死掉的真相,尤其知道俊浩內心還相信藝娜還活著的想法,金昱更不敢說。





● 畔錫跟著金昱去首爾時接到有人因為賢智的失蹤傳單聯絡,於是請鍾雅帶他去跟那個聯絡人見面,但那聯絡人似乎是想要賺錢,一直講著賞金,也不是真心想幫忙找人,鍾雅覺得畔錫似乎被那年輕人欺負於是拍了張照,畔錫急著想要找到女兒而必須要快點籌錢。金昱分析那群西裝混混移動路線,除了南國家,就是某個工廠停留時間最長,即便警方已經來這裡問過,但金昱堅持再次進去看,但被西裝混混的老大王室長給發現金昱還活著


● 金昱發現畔錫表情不對勁,但畔錫並不說。 此時金昱被帶去藝娜那裡,發現藝娜要生火告訴外人她在這裡,金昱隨口一提還不如放風箏,藝娜還真的覺得是好辦法,於是兩人在晚上做起天燈,上面寫到俊浩的事,金昱仍舊不敢說出真相,於是只能陪著藝娜把天燈一個一個放上去,至少能給藝娜希望。所有村民看這些天燈,內心都有同樣的感慨,這些天燈是願望,是某個人的誠摯的心意,就連一絲的希望也想要抓住,這也像是畔錫現在要找到女兒的心意一樣。



● 隔天早上,俊秀和範秀去樹林裡找天燈,正好被雨佾析遇到,俊秀再次看到陌生男人而恐慌不已,俊秀被狹持引來所有人的注意,雨佾析說著要金昱幫他離開這裡,然後把他看到金昱讓高鳳煥消失的事情全講出來,最後是金現葦抓準時機把俊秀從壞人手中搶過來,雨佾析也被朴刑警給抓起來。事後金昱發現地上有條項鍊,裡面竟是自己小時候的照片,這是金昱印象中媽媽的項鍊,金昱突然意識過來難道金現葦是自己的媽媽?






以上,觀後感分享給大家,個人一些淺見,歡迎在側邊欄位訂閱免費電子報,或是利用臉書專頁追蹤新文章發布!歡迎來【臉書專頁】聊劇情喔~

 文章中圖片擷取自預告、影音平台及其他相關網站提供之劇照,僅作為影劇推薦與評論所用,如有侵權敬請告知刪除,謝謝。


You may also lik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