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etflix|美劇|觀後感 🕶 Netflix|影劇觀後感

《吉勒摩戴托羅之珍奇櫃第8集劇情與解析心得》呢喃:大家看到的,都是他們想看的



貼心提醒 ⚠
本文會
爆雷劇透,還沒看過影劇的人請自行斟酌是否繼續讀下去喔!
本站使用平台以Netflix、Disney+為主,其他平台為輔,有些影劇不一定是Netflix的!
因為小編每天要打幾萬字,所以文章常有錯字,請見諒
♥ 如果想定期獲得新文章通知,歡迎追蹤
Netflix追劇筆記本臉書專頁







吉勒摩戴托羅之珍奇櫃第8集劇情:呢喃


遠古信仰有云:鳥類能將人類的靈魂、信念與希望傳遞給天上的神明,牠們是暗黑使者,在遲暮的天空交錯飛行,變幻出不同形狀,此現象叫做「群飛」,不過這個詞也暗指一種聲音,一種呢喃、一種祈禱,在我們萬念俱灰時於黑暗中輕聲低訴,我們今天的故事叫做《呢喃》。

____《吉勒摩戴托羅之珍奇櫃》

一對已婚鳥類學家艾格和南西舉辦的一場活動中開幕,以紀念他們有錢的恩人贊助者,兩人被安排到一個偏遠的島嶼觀察濱鷸的行為,這種物種以低聲交流而聞名,這些鳥的交流如此有效,能夠創造出一些令人震撼的「群飛」,兩位研究人員希望更深入地了解這些鳥,在聚會上,一位客人提到艾格與南西兩人一直在處理的喪親之痛,這暗示他們最近失去了一個孩子


抵達偏遠島嶼後,這對夫妻很高興得知他們可以被安置在一個配有水電的豪宅別墅房子裡(這大房子據說以前是蓋給屋主女兒居住的,之後賣給州政府),這比他們平時在工作時的露營方式舒適太多。這棟老房子裡掛滿了前任主人留下的照片,南西與艾格兩人都對賞鳥工作感到很興奮,而且他們的婚姻似乎總體上很幸福,然而,南西一直拒絕艾格試圖建立親密關係。





隨著時間的流逝,南西注意到一些奇怪的事件,例如她的錄音設備會自動打開、一群濱鷸在他們的閣樓上築巢(這是很不正常的現象)。南西和艾格經常對彼此用特定的口哨旋律對彼此開玩笑和做打招呼,隔天南西在閣樓錄音時聽到屋裡傳來口哨聲,可是艾格根本不在家裡。 當南西在播放濱鷸的錄音時,她聽到一個令人毛骨悚然孩子聲音說「我很冷」。她把錄音帶回放給艾格聽,但艾格聽不到這種詭異的幽靈聲音。晚上,南西看到一個孩子形體影子也說「我很冷」,與此同時,沒有看到任何鬼魂的艾格對妻子不斷的拒絕感到越來越沮喪。


在調查這棟房子時,南西發現了一個金髮女人的刺繡圖像,這圖像是金髮女子似乎可以控制一群濱鷸,上面還寫著「自由」的字樣這讓南西對這個女子有同情的感覺、優哀傷的感覺,但艾格的不理解讓南西很生氣。晚上,屋裡的鬼魂帶著南西找到一堆從櫃子灑落的舊信件,這些信件中內容提到獨自住在這裡的女主人和她的孩子獨自住在島上,她曾與一位已婚男人有牽連,照片中的那個男人在婚外情結束後回到了他元配妻子身邊,這故事對南西來說很生氣,只是艾格不明白她為什麼對房子以前的屋主如此感興趣。



同一天,一群濱鷸回到了閣樓,這讓南西很吃驚,她的超自然體驗越來越頻繁,在收音時聽到小孩說媽咪在生我的氣,之後一個女人的聲音大喊你做了什麼,這可嚇壞南西,之後她看到一個毀容的鬼孩子在哭泣。 晚上,南西正在泡澡,浴室的門開始被猛烈敲打並被打開,鬼孩子和她一起出現在浴室裡。當然,艾格沒有經歷過這些,也不願意相信他的妻子,這使兩人之間的關係疏遠。





當管理員帶一些日常用品給這對夫妻時,南西向他詢問以前的屋主為何大老遠帶著孩子搬來這個孤寂的地方,她得知一個年輕女子和她的孩子獨自生活在島上,老管理員透露,這個未婚媽媽在自殺前,在浴室裡用浴缸的水淹死了她的兒子。


在最後,艾格和南西終於談到了他們的喪子之痛,這對夫婦失去了他們的孩子艾娃已經一年了,兩人開始爭吵著這一年來各自的感受,艾格不明白為什麼艾娃死掉後南西始終沒有掉下過一滴淚反倒是埋頭於工作,
艾格還明確表示他不相信南西一直在看鬼,而且怪罪南西關心這些人多過於關心女兒。兩人分開睡後,艾格在黎明前起床去上班,而南西則和濱鷸一家坐在閣樓上,南西看到了孩子的鬼魂並跟著這孩子,這孩子似乎是在逃避他母親的鬼魂,因為鬼媽媽一直憤怒地重複著「你做了什麼?」,南西鎖上門,想要保護這孩子不受母親的傷害,然後說服他克服恐懼走向光,接著孩子就消失


然後南西回到閣樓,在那裡她看到後悔的母親要跳樓,原來這鬼媽媽是在對自己說「自己做了什麼」然後跳樓。最後在閣樓的那群濱鷸也隨著飛走,圍繞在南西身邊似乎想說什麼話,而南西也感受到了一陣豁然。她打電話給丈夫道歉,並告訴他她終於準備好談論他們女兒的事了。





吉勒摩戴托羅之珍奇櫃第8集心得解析



《 吉勒摩戴托羅之珍奇櫃 》第八集的《 呢喃 》這故事是由吉勒摩戴托羅本人撰寫的故事,雖然這似乎被定調為一個鬼故事,但整體來說是一個蠻感人溫馨的鬼故事,探討了婚姻、母親身份和失去孩子等議題。


呢喃 》中有兩個重點,那就是導演會拋給觀眾去想像,南西到底是真的見鬼還是因為內心太破碎所以出現了創傷幻覺?我覺得最後的答案是見仁見智,也看觀眾從劇中得到的各個共鳴去做定論,然而,我自己認為這沒有標準的答案,因為《 吉勒摩戴托羅之珍奇櫃 》就是這樣,有許多集數都會是兩種都解釋得通的結果,是恐怖故事,也是心理驚悚的故事。


呢喃 》是植根於一個關於「悲傷、創傷」的故事,在情感堆疊中,《 呢喃 》並沒有吝嗇情感,最終在一些經典的鬼屋恐怖所帶來的安靜、沉思時刻中茁壯成長、救贖。《 呢喃 》就跟一些有成熟度的鬼故事一樣,強調著真正的恐懼是在一個人的悲傷和創傷中走不出來。也因為有這個「創傷」最為故事基底,形成一個滿不錯的並且架構完整的故事弧線~



呢喃 》被安排在最後一集我覺得是蠻有去的設計,因為在結局中是一個樂觀的結局,就像一部影集最後走向一種溫馨的收尾一樣,讓觀眾心靈上能夠放下,而不是卡住的頓點,並且《 呢喃 》正好做了恐怖故事的有意義收尾,那就是即使在死亡似乎操縱著某些人,但這些人也能重新獲得對生活的信心。《 呢喃 》之所以會好,正是因為他用恐怖類型作為成長和更新的隱喻,這就是面對恐懼的方式,不會屈服於噩夢,而是有醒來的力量。





在《 呢喃 》中,濱鷸的存在讓我覺得是最有意義的一個設計,在劇情中,鳥類被認為可能是具有靈性的使者,而南西與艾格兩人都是鳥類學家,他們找不到共同的語言來表達的共同痛苦,可是在結局中卻又是濱鷸幫他們兩人解開了心結,完美呼應到濱鷸具有靈性的理論。


我很喜歡《 呢喃 》中娜死亡的氣息,恐怖的呼喚,恐怖而懷念的聲音(小孩哭聲),像是一位瀕臨絕望的母親的慘叫。南西所詮釋的母性,是以一種近乎辛酸但溫柔的方式來講述,設法巧妙平衡懸念和不安的元素,以及南西內心的空虛。直到最後結局,濱鷸將南西內心中那個空洞給填補了起來,如果要說是濱鷸感受到南西內心中的空洞而帶來這房子的母子鬼魂其實也不為過~ 


就我對故事的理解是這樣的,當南西和艾格搬進這房子時,南西可以與曾經住在那所房子裡的女人聯繫起來,或許是因為像前面論點講的,
鳥類能將人類的靈魂、信念與希望傳遞給天上的神明,牠們是暗黑使者,在遲暮的天空交錯飛行,變幻出不同形狀,此現象叫做「群飛」,不過這個詞也暗指一種聲音,一種呢喃、一種祈禱,在我們萬念俱灰時於黑暗中輕聲低訴。所以這對母子的出現,或許也是因為南西內心中覺得濱鷸是「自由」的,因此南西的自由和屋子母親嚮往的自由連結在一起,所以這女人就像南西一樣,她可能也被那種可能奪走她內心平靜的情感痛苦和衝突所窒息,但即使在她死後,這女人也沒有獲得自由,因為她的靈魂仍然被困在房子裡。





在最後這對母子是如何放下?南西如何放下?當南西小男孩的鬼混時,南西希望他從黑暗中走出來,接受他已經死去的事實,鼓勵他走向亮光,這意味著孩子終於得到了安寧,不再恐懼,而或許也是因為小男孩的先放下釋懷,因此讓最後鬼媽媽也在光亮中解放了自己,隨著濱鷸都離開,「得到自由了」。


我覺得南西最後也意識到,她不能因為過去的悲劇而每天都在傷害自己。最終,她不得不放手,因為過去發生的事情正在毒害她的現在和未來,她必須與悲劇和平相處才能繼續前進,這就是她最終所做的。當她走去外面,想要從痛苦中解脫出來時,濱鷸的「呢喃聲」在南西身邊飛舞,吸收了她長久以來一直壓抑在心底的所有痛苦、遺憾和孤獨南西獲得了期待已久的自由,這也是為什麼她最後能和丈夫談死去女兒的勇氣。



呢喃 》作為這選集的最後結尾,給人一種有價值結局的愉快感覺,儘管系列波動並不總是達到預期。看完最後一集會莫名地給觀眾一中「光明戰勝了黑暗」的感覺,這也呼應到《 吉勒摩戴托羅之珍奇櫃 》恐怖故事內所探討的人性黑暗面一樣,黑暗會找機會抓住你,但你也能透過光亮走出黑暗,展現溫暖的人性~ 






以上,觀後感分享給大家,個人一些淺見,歡迎在側邊欄位訂閱免費電子報,或是利用臉書專頁追蹤新文章發布!歡迎來【臉書專頁】聊劇情喔~

 文章中圖片擷取自預告、影音平台及其他相關網站提供之劇照,僅作為影劇推薦與評論所用,如有侵權敬請告知刪除,謝謝。


You may also lik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