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isney+|韓劇 🚩 Disney+|追劇觀後感

韓劇《 獵鑽緝兇EP1劇情評價心得、推理 》殺害你父親的那死刑犯是無辜的



貼心提醒 ⚠
我寫的所有文章一定會爆雷,還沒看過影劇的人請自行斟酌要不要繼續讀下去喔!
♥ 如果你想要定期獲得新文章通知,歡迎追蹤按讚
Netflix追劇筆記本臉書專頁







獵鑽緝兇第1集劇情


💎宇信參加完喪禮回到家發現有封信,另一邊,監獄裡獄警聽見有人慘叫的聲音,一查看發現某個牢房裡的囚犯竟然都被殺害,正當要吹哨時,兇手(林德秀)已經從背後突襲。這樁屠殺事件(七名受刑人+一獄警)引起大眾的不滿,紛紛要求著實「法治國家」,引爆重新執行重刑犯死刑的激烈討論,因為韓國在1997年就已經廢除死刑。 一個月後,河宇信決定接受海松集團的提議,權會長指定要河宇信去當代筆作家寫回憶錄,但一個月要在權會長家居住並不得外出也禁用手機,這些保密到家的種種契約條件著實令人有詐,不過河宇信還是接受了。


💎另一邊,宋秀玄和次長開會時嘲笑了長官是想要用這高關注度的案件來表達支持重起死刑的輿論,這樣就能力捧黃炳哲候選人,而宋秀玄被次長選做操作這案件的檢察官不外乎是因為殺害宋秀玄父親的罪犯還沒有執行死刑,所以這很有故事性,於是宋秀玄一直拒絕,部長當然生氣宋秀玄拒絕。之後宇信去找宋秀玄說要去旅行一個月,好重新整理媽媽去世後的心情。宇信來到被計程車司機稱為皇宮的地方,果然戒備森嚴用生物辨識保全系統確保外人無法靠近,連帶的衣物、紙筆都被沒收。



💎這一天河宇信不僅沒見到權會長,反倒先被權管家給威嚇一般,並且特別叮嚀三樓會長辦公室絕不可進入,但河宇信也發現帶路的吳女士視線總是往下,像是不想被認出來或是不記住客人長相,同時宇信發現權管家似乎在外面偷聽他們講話。另一邊,宋秀玄收到金瑞熙留言聯絡,但宋秀玄並沒有理會。晚上,河宇信跑出房門外聽到奇怪聲響,發現一個女傭昏倒在地卻沒人伸出援手幫忙,只覺得麻煩,這種家庭氛圍讓河宇信感到毛骨悚然,河宇信怕東臨會有危險於是隔天想要把他送回去。但他卻發現東臨在外面摘回來的紅花,出去前還被權管家交代這個家發生的事都不能說出去。


💎河宇信在溫室找到了那朵紅花的來源,原來這是罌粟花,這裡也遇到花園的主人殷惠秀,她並不否認那是非法種植,也說在這個家並沒有非法的事,就像是權會長一樣,為了公司什麼事都做得出來,二兒子死於直升機意外,但她懷疑那根本不是意外,殷惠秀叮嚀知道這個家越多就會越危險,但這其實是一種警告。此時權會長回到家就急著找河宇信,當中問到覺得殷惠秀這個人如何,甚至要求河宇信如果有和殷惠秀長談,一定要讓他知道內容,河宇信本以為權會長要他當間諜去試探殷惠秀,不過權會長表示自己只是不曉得殷惠秀在想什麼,河宇信不想要夾在兩人中間,於是協商之下權會長願意妥協不讓河宇信涉入家務事。





💎2006林德秀會屠殺是因為被用錢收買而動手,這案件也是被用來故意幫黃炳哲製造有利輿論的手段。金瑞熙堅持要跟宋秀玄說這次屠殺事件是黃炳哲背後有人故意創造出來的絕不是巧合,而要找宋秀玄是因為如果通過後第一批執行死刑的就是大盜李昌雨,金瑞熙認為李昌雨是清白的,兇器到現在還沒找到,代表兇器是被人拿走,如果李昌雨死掉,就永遠找不到真兇了,宋秀玄並不想相信李昌雨不是兇手,於是金瑞熙留下一些調查資料給宋秀玄。


💎警察突然來到權會長家外面,崔總管從警察這裡得到情報說有人匿名郵寄一封電子郵件給本部,上面有崔泰成的名字和權會長家的地址,崔總管認為會直接給本部代表對方知道崔泰成的身份,也不可能是權會長這裡人,畢竟如果被權會長發現他的身份,不可能是檢舉那麼簡單,崔總管認為寄信的人至少是有想要和他做交易,但看了寄件人電子郵件是「Persona non grata」,就想到是河宇信,因為他的書名就是這樣《不受歡迎的人》。



💎黃炳哲在自己門外被刺傷大腿,河宇信一聽就是知道對方本來就不打算讓黃炳哲死,不然早就攻擊要害,果然這又是松海集團指示幫黃炳哲給設計的輿論操縱想要操縱成是反對死刑的人對黃炳哲的不滿報復,並且警告黃炳哲要記住,「掌控的人是海松」。河宇信靠著書中的一些訊息來到樹林裡跟崔總管赴約,河宇信坦承自己就是寄信的人,知道崔總管是受海松集團指使內部告發搭擋,回報就是保障鉅額的年薪,但事實上崔總管真實身份是監督權會長的臥底警察,河宇信想要崔泰成幫忙把他排除於保全系統外,河宇信表示自己的目的是「箭鏃的標誌」,這是海松集團的象徵,用鑽石製成的箭,河宇信表示自己要偷走。





獵鑽緝兇第1集評價心得與推理

圖/tvN《獵鑽緝兇》劇照


宋秀玄、河宇信父親被殺害事件


✦ 被害者:宋順浩
✦ 兇手:李昌雨
✦ 事件:80年代時,以高位者為竊盜目標的大盜,服刑出獄後,卻被控殺害貨車司機宋順浩,被判處死刑又再度入獄服刑。
✦ 轉折:河宇信的母親告訴河宇信說『殺害你父親的那個死刑犯,他是無辜的…』,先知道這件事的是河宇信,並且在母親死亡三天辦完喪禮後收到一封信件。

首先,這裡埋了一個伏筆,為什麼媽媽在死掉之前才說? 因為經過宋順浩死亡的案件已經經過22年,這當中一定是有某種原因等著後面的集數去鋪陳~ 而且在媽媽死後的三天,河宇信收到匿名信,如果這個信封裡面寫的是關於李昌雨不是真兇的話,那這個人代表的是「殺害李順浩真兇」知情者,並且還知道那個「鑽石箭鏃」是「兇器」,這樣的話很有可能是松海裡面的某個人對河宇信刻意匿名信告知?不然河宇信怎麼會知道那個鑽石箭鏃是兇器?





監獄屠殺事件


✦ 兇手:林德秀,本身是重罪死刑犯
✦ 事件:在監獄中殺害七名受刑人,以及一名獄警
✦ 動機:聲稱自己處境太絕望才計畫行兇
✦ 附帶影響:

📍因為韓國在1997年就廢除死刑,這次的重罪死刑犯屠殺事件因此大眾重啟死刑的訴求,這也成為這次大選的重要關鍵。

📍殺害宋秀玄和河宇信父親的重刑犯李昌雨也還沒有執行死刑,如果這次的執行死刑通過,第一批會執行死刑的就包括李昌雨。

📍檢察官這一邊的勢力和陰謀, 從第一集看來,宋秀玄遇到的中央地檢長官們是想要力捧黃炳哲候選人,所以監獄屠殺案件是中央地檢長官來表達支持重啟死刑的看法,用這種輿論的方式來操作更多大眾支持「執行死刑」,這樣中央地檢高官們就可以趨炎附勢,往海松集團給予的利益靠攏,講白一點就是因為「貪腐」而拿這案件來操作,並幫助海松集團。

📍監獄屠殺事件林德秀會展開屠殺是因為被指示,他在本集中說了「殺人不會被判死刑又有好處撈」,亞雷斯的人本身是策劃這個屠殺案的指使者,而這人物關係又是因為故意要創造重啟死刑議題來幫助黃炳哲可以贏得選舉的手段,這集團在秘密開會時也說「2006的費用處理了嗎?」代表這場屠殺案就是為了選擇而先創造出來的。 就連黃炳哲被刺傷大腿的案件也是亞雷斯做出來的傑作~(階層關係就是松海集團→亞雷斯→黃炳哲)

📍 黃炳哲這個候選人是被操縱的一個棋子,黃炳哲的競選操手是亞雷斯而亞雷斯背後的指使者又是「海松」因此海松基本上是輿論操縱的幕後黑手,黃炳哲會答應當權會長的棋子也是因為「金錢賄賂」+「生命威脅」。

📍宋秀玄會開始調查殺害父親的真兇是因為金瑞熙記者,起點與河宇信不同,但目標一樣,宋秀玄的確也是開始追查殺害父親真兇和兇器,同時追查黃炳哲政治操作背後的真相。





殺害你父親的那個死刑犯,他是無辜的…


『殺害你父親的那個死刑犯,他是無辜的…』」,《 獵鑽緝兇 》第一集的節奏掌握還算能接受,故事沒有拖泥帶水,通常韓劇的第一集都是用來介紹故事輪廓和認識角色用的,所以在故事上的起伏還好,沒有特別大爆點,《 獵鑽緝兇 》第一集的鏡頭帶動很有質感,尤其是監獄發生命案的畫面橋段,以拉長鏡頭的方式帶著觀眾飛奔在監獄空間裡,連片頭都超級有質感!


故事的開端前提也相當有懸念,不僅是遺言,還是監獄發生的屠殺事件,開始觀眾無法猜測的劇情開端,「ADAMAS」來源於希臘語詞彙ἀδάμας,是印歐語系各語言「鑽石」的語源,代表著「不被征服」「不會屈服」,這將成為本劇的一個引線,在本劇的企劃設計為:獨自聽到遺言後陷入衝擊的宇信,幾天後收到一封匿名信件徹底動搖了22年前的真相…「死刑犯李昌雨不是真兇。」


河宇信為了確保新證據、申請再審,他決心找到偷走當初消失無蹤、被認定為凶器的鑽石箭鏃「ADAMAS」,宇信以海松集團權會長的回憶錄代筆作家身分進入他的宅邸!真兇會是誰呢?擁有ADAMAS的人是最有力的嫌疑人,可能是權會長,但也可能是權會長身旁的人(但大魔王應該都是權會長吧)
本集畫面很多次帶到海松集團的標誌時,也能解釋到本劇劇名的「獵鑽」那個「鑽」指的是海松集團,也是標誌上的「鑽石箭鏃ADAMAS」,這應該就是河宇信父親死亡案件的兇器,也是河宇信想找的兇器。





河宇信這角色所擔當的故事線就是進去海松集團裡面面對權會長,為的就是要找殺死父親的「兇器」,而他對宋秀玄說自己要去旅行一個月,其實是要去偷偷調查。 《 獵鑽緝兇第一集最主要的角色是著重在河宇信身上,看起來宋秀玄會是河宇信身旁的主要輔助視角角色~ 只是一開始並沒有告訴觀眾為什麼河宇信會懷疑海松集團裡有殺害父親兇手的真兇? 唯一的可能就是從河宇信和宋秀玄的母親遺言而來的,或是媽媽死掉三天後收到的那封「白色信封的信」內容告知兇器是鑽石箭鏃,不然河宇信應該是不是突然想要直接去偷那兇器才對,所以得知兇器的情報來源是那封信。


無論如何,編劇創造了一個非常令人毛骨悚然的家庭,每一步都散發著恐懼和謀殺的氣息一樣(例如權管家還偷聽宇信會東臨兩人在房間的對話,實在有夠詭異,以及吳女士視線一直往地上看),整個權氏家族似乎都很危險,氛圍就像是稍有挑釁就會割斷你的喉嚨XD。老實說,在這種情況下看著河宇信反倒是有種有趣的對比,因為他跟宋秀玄一樣都是一個願意接受威脅、可以與威脅對抗的人。



當然宇信會被權會長給點名去當回憶錄的代筆應該是有目的,這當中一定是有某種目的,我們可以從殷惠秀口中知道權會長是為了公司什麼事情都做得出來的人,所以身為一個只在乎利益的人來說,他所做的每一個決定肯定都會有「目的」,因此會將河宇信找來家裡一定有某種利益考量或是隱藏的目的,尤其是權會長和權管家看到河宇信時的反應都很怪,似乎對河宇信都調查過,也知道他的來歷~



權會長說:「你看起來很正派,你們很相像」

權管家說:「太微妙了,他的笑容莫名地很像那傢伙,真倒人胃口」


權管家講的對象感覺比較像是在講父親宋順浩? 畢竟崔總管是知道河宇信和宋秀玄的關係,而根據權管家說「他的笑容莫名地很像那傢伙」,代表權管家腦海中是浮現確定的臉蛋,而從河宇信臉上找到一份熟悉感,所以我才會把他們談論的對象是宋秀玄給刪去, 覺得是在講宋順浩,畢竟如果想著宋秀玄的臉然後看到河宇信一模一樣的臉蛋,不可能只說笑容像而已。(這一段是目前推理,可以看看就好)





「在這個家知道越多就越危險,你剛才的處境變得更危險了」, 在河宇信著在這個家第一天的氛圍就是這樣,發生的事情很奇怪,並且權管家、殷惠秀都說這個家發生的事都不要多問和說出去。當然殷惠秀的話語中可以預示著河宇信在這個家中如果想要調查某件事,自然會陷入極大的危險。


權會長辦公室外的樓梯感覺有什麼密室或是秘密的機關,這是被交代不能除非有允許才能進去的地盤~



好的,看這部劇的第一印象,池晟這次雖然是一人分飾兩角作為河宇信和宋秀玄的角色,池晟的演技仍然是一流,不過我個人覺得編劇筆下的這兩個角色似乎沒有把雙胞胎差異給做一個鮮明的分嶺,本劇中大多數時候,他們的舉止是相似的,只有非常微妙的怪癖(例如服裝的品味上)才能讓他們看起來不同,雖然宋秀玄看起來像個火爆粗暴的律師,但我認為河宇信是這裡真正的主角,本集的畫面以及故事線也很多。 目前我是不知道編劇為什麼沒有讓兩個雙胞胎角色有點變化,但很有可能在未來的劇情中會有需要,例如可以用交換身份的方式來騙過別人(雙胞胎梗好像都會這樣玩啊XD)








以上,觀後感分享給大家,個人一些淺見。歡迎在側邊欄位訂閱免費電子報,或是利用臉書專頁追蹤新文章發布!

 文章中圖片擷取自預告、影音平台及其他相關網站提供之劇照,僅作為影劇推薦與評論所用,如有侵權敬請告知刪除,謝謝。





You may also lik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