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etflix|美劇|觀後感

Netflix《碎片人生》第4 集劇情回顧與整理:最後一個留下來的奎勒



貼心提醒 ⚠
我寫的所有文章一定會爆雷,還沒看過影劇的人請自行斟酌要不要繼續讀下去喔!
♥ 如果你想要定期獲得新文章通知,歡迎追蹤按讚
Netflix追劇筆記本臉書專頁











接續第三集,《碎片人生》第 4 集以政府大樓外的抗議開始,過去負責這項行動的「尼克」要求他的一位女同事偽裝成經濟學教授接近奎勒先生。所有這一切都是為了殺死一個叫馬丁奎勒(蘿拉的父親)而精心策劃的策略,而這個組織打算用槍擊來做到這一點。


回到現在,小安把自己喬裝成希拉,以律師的身份混進去監獄和寶拉碰頭,只是,在寶拉進來的那一刻,她就知道小安不是希拉。小安也不打算
隱瞞,而是聲稱她是一名記者,提出自己可以幫寶拉在小賣部得到她需要的任何東西,寶拉才願意乖乖聽小安陳述她的情況。


當小安說到蘿拉的名字時,寶拉聲稱她不認識什麼蘿拉的人。然而,當她看到她媽媽過去的舊照片時,這讓她很生氣,然後說出「珍」這個名字
,以及憤怒地說到珍這個人的可惡。當然,最後激動又失控的的寶拉被帶走,最後講出「奎勒」這姓氏。有鑑於寶拉提到了奎肋這個姓,這給了小安她的下一個線索。具體來說,她找到了賈斯帕奎勒,並開始在他的書中尋找線索。


有趣的是,那裡有關於「珍」在她父親去世後消失的段落,還有人提到一個叫安德魯的人突然死去,而賈斯珀是「最後一個留下來的奎勒」





照片讓小安更加確信她的猜測,因為書籍照片中了有一個年輕的蘿拉,可以得知蘿拉大概是過去奎勒家族的一員,因此她下一步應該就是要去找賈斯珀奎勒問問看蘿拉的事情。此時小安發現傑克在跟蹤她,所以她將車開到一條小巷並且靠著智取制伏傑克,在拿起他的槍後,小安才得知他是一名法警(這是高登刻意派去要保護小安的法警),具體來說,他從事證人保護工作。


當他們坐在一家小餐館裡時,小安一邊質疑麥克的故事,一邊仍然拿著槍指著他。麥克隊小安坦承小安
一生都是保護證人計畫中受保護的證人,連同蘿拉也是,於是小安利用這機會與麥克討價還價,要麥克想辦法把她弄進去賈斯珀奎勒的募款活動,麥克無可奈何下利用他的人脈幫小安搞進去。


為了保護小安的安全,麥克必須要和小安在同一個房間裡待上幾小時,他們倆都很謹慎,小安也拒絕敞開心扉,
半夜,麥克給他的聯繫人打電話,表示小安還在睡覺,問他該怎麼辦。當他回來時,一個奇怪的人出現並試圖要把小安悶死,是麥克救了小安,小安因為剛剛心有餘悸的恐懼,隨後吻了麥克。





面臨生命威脅蘿拉與查理坐下來談,查理揭露了殘酷的真相,因為這威脅級別太高,蘿拉將不得不再次重新隱姓埋名過日子,這讓蘿拉很不想再過逃避的日子。當查理提出尼克的威脅時,勞拉對此表示懷疑,美國檢察官辦公室認為尼克還活著,但蘿拉確信尼克早已不在,畢竟,如果尼克還在的話,蘿拉不可能到現在還沒被找到,早就已經被尼克給解決了……對吧


然而,官員們交出了一份不同嫌疑人的名單,這些嫌疑人是最近進入該國的,在這些照片中,查理提到了一張很可能是尼克的照片,蘿拉對此不以為然,甚至決定離開證人保護計劃。蘿拉回憶道過去的回憶,蘿拉
(珍)透過哥哥安德魯的關係設法與尼克會面,蘿拉就這樣深深地被尼克給吸引住


細節仍不清楚,但時序回到現在,蘿拉在她的表格上簽名並從證人保護計畫中解脫出來,她還收到了她的舊身份證,重新回到了「珍」的身份。
在奎勒的簽書活動上,小安出現在賈斯珀的面前,私下小安得知自己的名字其實是以安德魯奎勒的名字命名的。

當兩人重逢時,麥克注意到了昨晚出現在旅館要殺掉小安的男人,並立即跟了過去。不幸的是,麥克沒有追到這男人,更糟糕的是,小安被賈斯帕奎勒帶走了;她的手機甚至還在沙發上,小安被一群人帶走,她似乎對奎勒很信任地一起上了車。









You may also lik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