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etflix|韓劇|觀後感

《氣象廳的人們》第1集劇情與心得評價:人和天氣一樣都需要時間去了解



貼心提醒 ⚠
我寫的所有文章一定會爆雷,還沒看過影劇的人請自行斟酌要不要繼續讀下去喔!
♥ 如果你想要定期獲得新文章通知,歡迎追蹤按讚
Netflix追劇筆記本臉書專頁














《氣象廳的人們:社內戀愛殘酷史篇》第一集劇情


✿夏京本來和韓氣峻約好去韓服店,不過韓氣峻突然說身體不舒服不能來,姊姊陳泰京認為應該是昨天媽媽拖著韓氣峻到處跑,還一直傷韓氣峻的自尊心,所以在生悶氣,媽媽對夏京這們婚事也不是很同意,因為媽媽也覺得夏京難搞,他們交往十年都沒吵架才有鬼,之後媽媽又帶夏京韓氣峻生辰八字去合,說到夏京這個人凡事的太小心翼翼過頭,人生會過得累,但男方八字就要擔心,兩人姻緣淺薄還帶煞,可能剋妻,夏京才不相信這種怪力亂神,但神婆一個米卦就說「把傘拿走,因為快要下雨了」,但夏京看著外面大太陽,根本覺得不會下雨,於是直接把傘丟下而離開。


✿夏京後來送粥去給韓氣峻,發現他的大門密碼鎖換了,覺得又是自己媽媽跑來騷擾。氣象廳打電話給夏京說今天會有下冰雹的機率,已經接近要發布的機率,夏京本來也找崔鐘洙統籌科長詢問,但又作罷。 李時雨去刻印章打算買車,牽到車馬上就去載女朋友蔡記者吃飯,但在餐廳卻發現宥珍已經來過這裡卻沒有說,時雨一直想要找話題卻講的都是天氣和她覺得最近會有下冰雹的機率讓宥珍覺得無聊,但突然天空真的下起冰雹,時雨又覺得自己的意見沒有被採納。





✿這場冰雹讓各行各業行程重大損害與災害,氣象廳的大家開始忙得焦頭爛額和檢討,崔鐘洙科長馬上被局長給叮得滿頭包,本來夏京要解釋數值但崔科長把所有責任都承擔下來,夏京覺得很愧疚,但她也發現科長身體好像有點異樣。而事後大家要針對這次冰雹事件做事後分析和報告,也就是說大家又要熬夜分析過去的資料了,說著說著,崔科長在大眾面前倒下,發言室又急著要人去做簡報,夏京沒有辦法只能自己取代科長去。


✿路上,夏京看到韓氣峻和一個女生在說話,韓氣峻只是含糊帶過是記者。崔鐘洙已經手術結束,崔科長的老婆也向局長抱怨局長都不讓他調離外縣市,甚至在冰雹沒有預測到就對崔科長施壓,不過局長有苦說不出。這下子局長只好讓夏京暫代科長的位置領導統籌二組,即將要結婚的夏京也只能暫時先拋下與韓氣峻的相處時間。宥珍新聞稿因為用的標題不夠聳動來形容今年夏天的熱,又被上司給唸了一番,又看到時雨傳來一堆她看不懂的雲照片,更覺得時雨很無聊。



✿時雨又去他常去的氣象站,發現溫度有些異常,問了江原的氣象廳說是暫時現象,還被老嚴給打發說這是暫時現象。有同事要老嚴回總聽上班去申請統籌科的科長位置,這樣也可以跟妻小住在一起,不過老嚴覺得那裡太累人,然而此時時雨說江源地區形成的雲層一定會讓首都圈有暴雨,在氣象廳開會的時候時雨直接跟大家報告,剛上任的夏京必須要根據這些數據決定要不要發特報,但暴雨機率只會有20%左右,讓夏京陷入苦惱,最後夏京聽取雙訪不同的意見,決定觀察一小時,並讓江源廳持續收集資料。





✿但李時雨並不放棄,打電話給在統籌科的朋友發布特報,這舉動當然讓局長大怒,不過他也是從中知道冰雹事件夏京沒有報給科長知道也是個錯誤,因緣際會下夏京接過電話罵李時雨,但卻被李時雨給罵個臭頭說夏京忙著結婚都沒有好好判斷氣象。豪雨預報發布,各地都在做好準備,卻沒想到夏京還真的直接跑去找李時雨想要理論,兩人又這樣吵了起來,李時雨要夏京別擔心,因為一定會下雨,果真沒多久天空就下起雨,夏京想起神婆預測說「就快要下雨了」。


✿對這個特報已經放心了過後,夏京發現一堆未接來電和訊息說著韓氣峻都沒有付錢婚禮預定的東西,打電話也沒接,她傷心地去韓氣峻家,發現令她心碎的畫面,韓氣峻與今天看到的那個女記者在家搞了起來。宥珍回到家,時雨很認真準備要出去玩的東西,宥珍狠心地提了分手。


✿兩個月後,崔科長已經康復,夏京向科長道歉當初下冰雹那個禮拜沒有堅持提出自己的疑慮,是自己自作主張不讓科長在擔心,科長並不怪夏京,而科長也提早退休,夏京就這樣成了新科長,但大家也知道韓氣峻悔婚的事,都替夏京感到尷尬,畢竟這樣就要一直看到韓氣峻,所以局長要藉機讓夏京趁這時候去接受國際訓練。夏京回到之前準備的新婚房,發現韓氣峻把一些家電都搬走,後來韓氣峻還當面說這房子漲價不少,韓氣峻在對房子的事動歪腦筋,所以房子的所有權兩人又要有很長的一段時間要糾纏了。








《氣象廳的人們:社內戀愛殘酷史篇》第一集評價與心得

圖/《氣象廳的人們:社內戀愛殘酷史篇》》JTBC


看不見、感受不到的信號


信號總是很簡單,有時是聲音,有時是色彩,和震動,他們時時刻刻在向我發送信號,告訴我這個世界什麼都不安全」,一開始就很有趣,夏京本身是在氣象廳裡工作的人,凡事相信數據和任何信號、跡象呈現出來的結果,但對照到神婆卜卦的橋段,這就要一個相信科學的人難以接受,但是這並不是編劇要去讓神學、科學做對立,而是要柔和。

在本集一開始裴女士(夏京的媽媽)就有說「就是因為交往十年都沒吵架我才在擔心」,呼應到一開始夏京說的「信號很簡單,可以有許多形式來告訴她」,然而,在神學來講,有些現象和信號都是我們感受不到的,這也是為什麼神婆會說「凡事太小心翼翼,人生會過得很累,但緣分這種東西不是謹慎就避得掉的」,代表著夏京這個角色一直都是靠著信號來避掉一些事情,但有些「看不見、感受不到的信號」也會悄悄發生。

如果觀眾有注意看一開始夏京和媽媽、姊姊要去找神婆的路上廣播是說「雖然會有多雲的現象,但今天應該是個標準好天氣」,然後買上就對應到神婆卜了米卦說「等等會下雨」,這也就代表氣象廳的數據是靠著許多訊號整合出來的結果,所收集到的都是可以量化的信號,但神婆只透過米卦就算得到會下雨,代表這當中有些信號是人們感受不到、看不到的。

而那些信號也不一定會被注意到或是重視,就如同時雨看到的那個冰雹信號完全沒有被氣象廳給採納,而夏京明明在得知有可能會下冰雹的過程中其實就有許多「信號」出現,應該是說這是提點或是暗中提醒,例如神婆的米卦、同事想要加以分析的要求、夏京明明已經要撥電話給統籌科長討論冰雹的舉動,這些信號都一一被略過。








夏京與韓氣峻戀情出現裂痕的信號?時雨和宥珍會分手?


第一集中有許多一些徵兆感覺到韓氣峻似乎對夏京不是太想要結婚,當中似乎也有許多信號在默默地暗示著,就如同時雨和宥珍一樣,宥珍對於時雨應該是沒有很想要在一起(宥珍的倦怠期訊號),從夏京看到韓氣峻與一個女記者聊天的畫面,就會讓人想到那是宥珍和韓氣峻(而且衣服褲子顏色和宥珍打扮都是一樣的)再加上時雨帶宥珍去的那個餐廳,宥珍說已經去過很多次了,儘管說是和朋友一起去的,但那個人應該就是韓氣峻。


編劇在這兩對情侶之中藏著無數的「信號」在告訴觀眾韓氣峻和夏京不會有結果
而時雨會被宥珍甩掉~ 有趣的是夏京的命運就像是神婆講的那樣「韓氣峻與夏京的婚姻緣份淺薄」,在夏京內心中一向是依照數據和信號作為判斷依據的個性,漸漸地在錯過這些微小的信號。這呼應到時雨與宥珍,他們的分手不是突然,是早就有過信號:



「為什麼這麼突然要分手?」

「不是突然,很久以前就想要提分手了」(只是時雨沒有看到宥珍的倦態期訊號)





而神婆那個米卦「就快要下雨了」的隱喻真的好美,我想她所預測的不是要說會下雨這件事,而是「緣分」這件事想要避開也避不了的意思,這場雨就是夏京與時雨兩人的緣分,夏京會遇到她該有的緣分。

人和天氣一樣都需要時間去了解,這世上不可能只有壞天氣,有時晴空萬里,有時刮起暴風雨,而那背後都有成因」,我想這句話就像是在描述夏京的辦公室戀情,與韓氣峻的戀情告吹,對夏京來說長跑十年的感情此時此刻就是壞天氣,不過有時還是會有好天氣出現,或許這段戀情的告吹就是為下一段戀情的準備,來形成好天氣,所以壞天氣過後總會有好天氣



圖/《氣象廳的人們:社內戀愛殘酷史篇》》JTBC







如果都看機率那幹嘛還要預報員?用電腦算就好了啊


就因為有這種安逸的想法才會錯過這麼明顯的信號,你們的工作不是氣象轉播,是氣象預報」,身為氣象廳的一員所背負的責任也很重大,他們就像是神婆一樣需要做「預測」,但這些我們所想的預測好像聽起來沒什麼,可是我記得當中有職員說一句話「就算只有1%的機率也要加以分析」,也就代表他們對於「精準」這件事相當在乎,也是掌握每個人日常生活中的安全的把關者。在崔鐘洙倒下之後,當中統籌組的其中一個職員有說「今年都幾個人出事了啊?」這也代表他們每天都是沒日沒夜地在分析數據和信號,為了得到更精準的預報。總之,劇中能感受的出來他們身上背負著沈重的壓力和責任。


從崔鐘洙的老婆也向局長抱怨「我老公從好幾年前就申請調任外縣市了吧?你每次都叫他再待一年,就是不願讓他離開,結果就因為沒預測到冰雹把他逼到這個地步嗎?」我想局長的確也是有苦說不出,這部劇帶領觀眾氣象廳在天氣上的掌握總想要有個準確,即便只有1%都不想要亂馬虎。說實在的,「天氣」這種自然現象是變化莫測的,氣象常常會出錯並不是因為氣象廳的不準確,而是大自然的現象永遠無法捉摸不定,但看在大眾眼裡就是氣象廳常常在出錯罷了。



中間一段時雨對老嚴說的話很有意思,也是我一直沒有發現的點,從本集一開篇開始,夏京也是個看「機率」決定要不要發布特報的習慣,而時雨說到「你們都是靠機率來判斷,結果呢?這樣還要預報員幹嘛?用電腦算出機率就好了啊!」,我很喜歡看這種新舊世代在職場上的想法撞擊,每個職場上都一樣,資深的人可能有些會喜歡賣弄資深和經驗,而新世代的人喜歡挑戰這種舊觀念,這次宋江飾演的時雨其實讓我有點喜歡,感覺演技比較好一點了,之前的《無法抗拒的他》覺得他太單一的演技,這次反倒有種「小霸氣」的感覺,是希望後面走到感情故事線的時候不要又是單一的演技XD



新世代的職員對於使命感有很強烈的表現,劇中不僅是李時雨,連同在統籌科的李時雨以前的同事也是,大家可以發現局長說「要是每個人都這樣隨心所欲還需要前輩跟這個體系做什麼?」,其實也是編劇在隱喻職場中一些重要決定都是前輩不願聽取新秀而造成的遺憾,不過這並不是編劇在刻意暗諷,只是把職場上的新舊兩代的人們的思想衝擊寫實地表現出來罷了(畢竟時雨直接要人跳過職權發佈特報的行為也是不妥)。







以上,觀後感分享給大家,個人一些淺見。歡迎在側邊欄位訂閱免費電子報,或是利用臉書專頁追蹤新文章發布!

 文章中圖片擷取自預告、影音平台及其他相關網站提供之劇照,僅作為影劇推薦與評論所用,如有侵權敬請告知刪除,謝謝。



You may also lik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