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集第五集重點複習:

  • 沈華對芸香性侵未遂一案經過多次會議中,最終結論為芸香自我的關係妄想精神框框而讓沈華就此脫罪。

  • 而因為芸香發生這件事,讓劉俊賢非常不能接受,在芸香回到家後,劉俊賢(芸香的父親)早就拋下芸香以及媽媽,自己離開。

  • 芸香對於自己發生這種事很自責,她說到:「我只恨我自己」,於是芸香選擇割腕輕生,但卻沒想到芸香不僅沒有死,還醒了過來。








Netflix《返校》影集|第6集劇情


芸香在上一集(第五集割腕自殺,但卻可以醒過來,也就是因為被方芮欣給附身,於是在這集中,芸香的魂滯留於方芮欣那個年代,而方芮欣的魂則附在芸香的身上。


因此在這一集中,兩人是互換的,並且芸香正在經歷著方芮欣過去的回憶。以下的劇情我直接將方芮欣的部分以及芸香的部分直接分開來寫,這樣角色才不會混亂。







➤ 芸香的世界(芸香的身體,方芮欣的魂)


調查會的結果已經出來,並且貼在公布欄,程文亮聽到詩社的同學與沈華的對話,沈華把錯都推在劉芸香身上,還說劉芸香精神上有問題,這讓程文亮聽了很不爽,直接上前揍了沈華。


當然,程文亮直接被送去警局,連同沈華與白教官都在。在程文亮的爸媽來了之後,逼著程文亮道歉,但程文亮就是不要,最後只說了小小聲的對不起。讓白教官直接對程文亮教訓:「你們這些年輕人就是這樣,出了事情就讓老骨頭來善後,你這樣對得起你的父親嗎?



這番話讓沈華也看向白國鋒,感覺這白國鋒也是亦有所指、指桑罵槐的感覺啊!



當程文亮的媽媽說會負責所有沈華的醫藥費時,程文亮也說了,那劉芸香呢?誰負責啊?沒想到爸爸突然在大家的爭吵中下跪對沈華道歉,而沈華則是完全沒有理會。



回家路上,爸爸居然對程文亮說:「阿爸很沒用對吧?我沒有像阿公那麼厲害,但你也要巴結一點,不要以後像我這麼沒用」。







回到家,沈敬對沈華說,程家是地方人物,不要做得太絕。校長希望之後就跟他們和解就好,去警局已經算是給他們教訓了。同時,校長也感謝白教官這陣子的辛苦,後續,白國鋒就回到他自己的辦公室抽煙。


而校長對沈華說,白國鋒他還活在三十年前,並且拿著改變翠華校區的計畫書給沈華看,跟他說這才是翠華的未來,後續應該就是打算讓白國鋒退休的時候了,但校長也料得到白國鋒到時候一定不能理解這樣的計畫的。



而在程文亮這裡,則是已經在打包要要離開金鑾的東西,並且衝去公車站(不過卻沒有等到劉芸香,上一集中程文亮有偷塞紙條給芸香)。



在劉芸香這裡,原本割腕的她,卻又是活了過來,隔天早上,打扮好自己,準備去上學,事實上,此時是學姊附身在劉芸香身上。







晚間,沈華正在跟麗芬(委員的女兒)吃飯,麗芬直接說明了,上次沈華放鴿子,而自己要不是被爸爸逼著出來,根本不會來。


而沈華則是回應:「我很開心,知道妳是被妳爸逼的」。沈華不諱言地說:「我最討厭生在這種家庭,每天被爸爸逼著去見帶著假面具的人,累都累死了,所以安排這場飯局,就有想說該不會又是那種虛情假意的大小姐」。


而沈華發現麗芬不是他想像的假面具的人,所以也沒有那麼排斥。


看來程文亮昨天還是沒有離家出走,不過程文亮隔天早上在廟裏發現白鹿項鍊不見了,於是馬上衝去芸香的家。



在方芮欣這裡,早上媽媽對方芮欣說發生那種事情了還要去上學嗎?方芮欣說:「是你們把芸香逼到這個地步的,妳只把芸香當工具,妳真的有關心過他嗎」?


媽媽完全聽不懂方芮欣在說什麼,只看到方芮欣拿著美工刀插進手上的布娃娃,一刀一刀地割開,但看在媽媽眼裡,卻是自己一刀一刀地割著娃娃,然後突然出現一個眼睛被挖出的小女孩說著:「媽媽,妳怎麼這樣對我」?



媽媽突然意識到這個女兒不是芸香,聽著受傷的女孩說著:「妳怎麼這樣子對我」?讓媽媽崩潰地說對不起,方芮欣對媽媽說:「這句話現在才說,太晚了」。



在此同時,程文亮來到芸香的家,只看到劉媽媽一個人在角落哭,並且哭著對程文亮說:「把我的芸香還給我」,程文亮看著地上的美工刀,感覺事情不對勁。







而程文亮緊急把劉媽媽給扶到廟裡,對爸爸說方芮欣附身在劉芸香身上的事情,但爸爸此時卻說不要插手方芮欣的事情,那不關我們的事情。


其實爸爸只知道以前當時出事情的時候,學校有很多人被抓走,有學生和老師,聽說大部分的人都死了,但發生什麼事情,也沒人知道,聽說方芮欣跟其中一個老師談戀愛,後來方芮欣自殺了,魏叔叔也是當時被抓走的人。



目前要知道所有真相的話,程文亮只能去找魏叔叔了,但魏仲廷在問魏仲廷的時候,卻像是引起魏仲廷的陰影,直喊著:「不要打我!不要打我!



等魏仲廷回過神來,程文亮很緊張地對魏叔叔說:
方芮欣自殺之後,這麼多年還不肯走一定有很大的怨念,會不會有很什麼遺憾或是留戀的東西」?


魏仲廷告訴程文亮,當年出獄的時候曾經想要找學姊,但學姊早就自殺了,或許覺得學姊是想要復仇,所以程文亮一直想要拖魏仲廷去學校,看可不可以感化方芮欣,但魏仲廷還是不敢面對,所以到最後只好程文亮自己去。


翠華中學這裡,方學姊則緩緩地走進學校,她的復仇,正式開始了嗎?







➤ 方芮欣的世界(方芮欣的身體,芸香的魂)


芸香的靈魂卻是被鎖在方芮欣那個年代,並且還看見白教官和魏仲廷,而當時魏仲廷在教官抵達之前還匆匆忙忙地藏了一些書,事後白教官還一直叫自己「方芮欣」,這讓芸香覺得奇怪!


不一會兒,同樣的夢境再次上演,教官同樣叫著自己為「方芮欣」,而芸香看到鏡中的自己竟然是「方芮欣」學姊,讓她意識到自己已經變成方芮欣,於是也回答教官「對」。



芸香去到教室,看著大家紛紛入座,於是知道自己的位置應該就是那個沒人坐的位置。這一天,殷老師說要小考,拿到考卷的芸香,在姓名欄中正在疑惑自己到底是要寫誰的名字?此時的殷老師卻對芸香說:「連自己是誰都忘了?妳是誰又有什麼區別?







於是,又回到同樣的一開頭的片段,重複著,並且再次來到寫姓名欄這一幕,劉芸香這次則是直接寫下方芮欣的名字。


後來,芸香跑來她一開始出現的一個儲藏室,看見殷老師拿著一個東西偷偷給魏仲廷。



下課後,魏仲廷來跟芸香道謝之外,還說要帶她回家。在回家的路上,魏仲廷說自己很喜歡學姊校刊上的文章,並且說:「希望有一天我也跟妳一樣」,卻讓芸香不知道怎麼回答,畢竟自己的命運很坎坷呢。



但他們的對話,在現實世界中,居然被中年的魏仲廷在收音機裡聽到。



芸香被魏仲廷給載回家,芸香進到家裡,發現與自己現在住的那個房子一樣,之後並跟著方芮欣的爸爸媽媽吃著飯。之後,回到房間,正在查看房間有什麼東西時,卻聽到方芮欣的父母親在樓下吵架,於是芸香去到樓下偷偷看。







而當芸香在房間裡看著方芮欣寫的詩時,媽媽突然衝進來拿了一張紙叫芸香看看那是什麼,芸香不知道怎麼反應,就說是爸爸工作上表現好,事實上是別的女人寫要約父親出去見面的事情,這也是為什麼剛剛方道勤會說要跑出去的原因。


聽到芸香說這只是工作上的紙條,媽媽不太相信,所以有點惆悵,要芸香過幾天陪自己去廟裏一趟(這跟電影裡一樣,都有媽媽篤信宗教的特質)。芸香跟媽媽來到城隍廟,對著城隍爺說自己什麼都想不起來,我到底是誰?



同一時間,媽媽拿著籤詩給芸香看,所求到的籤是:「只要一切小心計畫,就能謀望有成」。


但經過一個公佈欄時,媽媽突然認得字,讀得出檢舉匪諜人人有責,發現不法立即告發。於是媽媽說要帶芸香去派出所,當然芸香拒絕,卻沒想到眼前的媽媽開始說:「妳在反抗些什麼?不管重來幾次,妳天真地以為能改變什麼嗎」?







而芸香被媽媽帶去派出所之後,晚上吃飯時間馬上有憲兵來找方道勤,並且把他逮補,這一幕讓芸香嚇傻,而媽媽則是嚇到跌坐在地上說著:「沒事的,去問一下就回來了」。


回家後的方道勤,似乎經歷了很恐怖的事情,兩手直發抖。


媽媽則是冷靜地拿飯給爸爸,也叫芸香快點坐下吃飯,媽媽說了:「現在最重要的就是在這裡平安吃飯」。但看在芸香眼裡,一切就是媽媽去檢舉的,居然可以這麼冷靜面對爸爸,看著這麼不舒服的爸爸,以及冷豔的媽媽,芸香感到不可思議。



隔天,芸香在白教官的課堂上寫著東西被教官發現,下課後,芸香遇到張老師來關心自己,並說要幫自己請假,而當天殷老師也關心起芸香的成績,並且要芸香如果有事情就要跟老師說。







下課後,劉芸香去找輔導教室的張老師,原因是因為殷老師覺得芸香成績退步很多,一定是遇到什麼事情了,所以請張老師幫忙。


在輔導教室這裡,張老師知道芸香喜歡閱讀,所以張老師給芸香許多書讓她讀。



突然間,張老師說:「方同學,妳應該相信妳自己的,妳握筆如槍,妳的文字可以帶妳離開這裡,去到更寬廣的世界,現在的環境只是一時的,終有夜盡天明的時候」。


而張老師則推薦自己喜歡的一本「湖濱散記」的書給芸香。







Netflix《返校》影集|第6集心得觀後感

  • 看影劇本就很主觀,就是紀錄影劇心得,本站不會寫影評,只會寫心得觀後感。
  • 心得(觀後感):小編的文章只會寫心得觀後感,找內容有共鳴的點作為心得分享,所以每個人的心得一定不同。
  • 影評:用客觀專業的電影賞析方式,講述拍攝手法來告訴觀眾事實,小編幾乎不會寫這種類型文章,因此想要看影評的人建議看專業影評文章喔。

Netflix《返校》影集第6集|劇情+觀後感:學姊的復仇,要開始了嗎?



► ❶ 運用芸香來呈現方芮欣的經歷


在這一集中,方芮欣附身在芸香身上後,芸香的靈魂被困在民國五十八年的時代經歷了方芮欣過去的回憶,而在這一集中芸香所經歷的種種,大致上與自己的現況很相似,尤其是父親外遇的那一段,基本上就是芸香家庭不美滿的寫照。


芸香被困在方芮欣時代的手法我個人是覺得很不錯,不僅將方芮欣的過去給呈現出來,就像電影版本中的方學姊一樣,徘徊在學校的靈魂想要去改變自己過去做錯的決定,更利用方芮欣的媽媽那一句:「妳在反抗些什麼?不管重來幾次,妳天真地以為能改變什麼嗎?」,更點出當時方芮欣對當時決定時的後悔感。


就跟電影版所強調的精髓一樣,方芮欣就因為做了自己無法挽回的事而導致強烈自責感,進而讓自己「想不起來」,也才會有電影中那句「你是忘記了,還是害怕想起來?」。如果大家還記得在
第四五集的事情過後,芸香在委員會議中有一直說:「我想不起來了」,也就跟方芮欣一樣,不是想不起來,其實是害怕想起來。


這樣我也懂為什麼方芮欣會在第三集說「我就是你,你就是我」,因為他們的經歷、心境、感受都是如此的雷同。







► ❷ 程文亮與父親的關係


我覺得程文亮和他父親的關係其實也很妙,程文亮本身看起來就是個與爸爸關係不好的兒子,而程文亮對父親的感覺就是能力不如阿公,卻硬是要接下城隍廟,所以對於程文亮來說,他自己已經決定存夠錢就要離開金鑾,不要留在家裡接下城隍廟。


至於為什麼我會說他們關係很妙,因為程文亮並不覺得父親有能力,但這一集中程文亮發現方芮欣附身在芸香身上時,卻第一時間想到最能解決事情的還是自己父親。這畫面或許看起來對有些人覺得沒什麼,不過看在我眼裡,則是覺得程文亮的爸爸不是沒有能力,而只是程文亮對父親沒有信心而已。


但程文亮的父親知道自己兒子對自己很沒信心,所以在程文亮打了沈華進警局時,爸爸突然在大家的爭吵中下跪對沈華道歉,這一幕看起來挺令我動容,畢竟儘管程文亮的父親常常罵程文亮,可是現在卻願意為程文亮的過錯而屈膝下跪。



回家路上,爸爸對程文亮說:「阿爸很沒用對吧?我沒有像阿公那麼厲害,但你也要巴結一點,不要以後像我這麼沒用」。這句話真的充滿父愛啊!尤其程文亮的父親就是個標準的刀子嘴豆腐心的父親,表面對程文亮不在乎,但卻是對程文亮滿滿的父愛。


說到底,程文亮的父親知道兒子對自己沒有信心,不冀望程文亮可以接受自己,但父親只希望程文亮可以不要像自己一樣被看不起。







► ❸方芮欣讓芸香的媽媽知道芸香的痛苦


一開始芸香的身體被方芮欣附身並出現在房間時,方芮欣對媽媽割著娃娃那一段,我是有點看不懂的。


我不知道我自己理解的對不對,方芮欣拿著美工刀插進手上的布娃娃眼睛、身體,一刀一刀地割開,但看在媽媽眼裡,卻是自己一刀一刀地割著娃娃,然後突然出現一個眼睛被挖出的小女孩說著:
媽媽,妳怎麼這樣對我」?


我覺得這一幕應該是要表示媽媽對芸香的傷害,而那個小女孩應該就是小時候的芸香,方芮欣透過這一段讓芸香的媽媽知道自己平常利用芸香去挽回老公、沒有真正地對芸香關心過,只關心著劉俊賢會不會回來,又或是代表媽媽疏於對芸香的關心,讓芸香在外頭受盡傷痛卻不自知。


於是每一刀都是對芸香每一次的傷害,也或許如此的代表意義,芸香的媽媽才會到最後崩潰地說「對不起」,媽媽才知道芸香受了這麼大的傷害。







► ❹有什麼可以破解方芮欣報復的方法?


不曉得程文亮到最後到底會怎麼樣幫助芸香回來?當中程文亮很緊張地對魏叔叔說:「方芮欣自殺之後,這麼多年還不肯走一定有很大的怨念,會不會有很什麼遺憾或是留戀的東西」?


這一段是讓我覺得應該就是張老師交代魏仲廷轉交給方芮欣的「那封信」,因為之前的集數中,魏仲廷有自己崩潰地說過:「張老師對不起,我沒有把信送出去」,當時我就想說或許這封信會成為到最後讓方芮欣放下的一個關鍵點。








You may also lik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