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劇《2020秘密森林2》劇情第3集:警察自殺案件疑點重重








上一集中,徐東載被禹太夏給約到一間餐廳討論徐東載所帶來案件的事。


徐東載說:「當初六名巡邏警察對轄區內聲色場所特別網開一面,代價就是收取賄賂,而且已經好多年了,後來來了宋起炫。他生前最後進行內部調查的對象就是同組的組員,當初為了掌握實際狀況,所以常常獨來獨往。獨來獨往是行賄的老闆說的,在我去調查的時候,也沒有人問過宋起炫的原因,連同警局同仁也沒過問,因為宋起炫本身就有憂鬱症」。



在宋起炫死後幾個月,組員的收賄弊案就遭到爆發,之前的事就無疾而終。針對這案件,始木認為為什麼這案件現在才被爆發出來,又是透過甚麼途徑出來的?徐東載後來說是因為行賄的老闆被毆打,有服務生踢爆出來的。


2017年夏天東豆川細谷派出所夜間巡邏勤務組,一共七人,在隔天回到警局之後長官帶來「宋起炫」要一起加入他們小組。其中有兩位與商家勾結被判徒刑,2人離職,1人調職,揭發之後只有一人保住職位,另外還有一個死者。而這死者就是宋起炫,被發現死在派出所淋遇監,原來禹太夏認為有可能是警察殺的,所以這會是現在這節骨眼重要的把柄。



徐東載一直想要爭取自己調查這個案件的負責人,雖然禹太夏有點猶豫,但還是交給徐東載負責,並且要求始木要跟著徐東載一起行動並監視徐東載,主要是因為徐東載這個人太大嘴巴,一定會讓警方給抓到把柄,這讓徐東載很不是滋味。


徐東載當然絕得自己需要受到始木監督才能調查案件覺得心裡很不是滋味,更發現今天禹太夏約自己來這間餐廳也不是被邀請來吃飯的,自己這副碗筷是要給接下來即將到來的「另一人」。



至於那個「另一人」則是金蛇現部長在後腳抵達包廂的金蛇現,隨即與禹太夏喝起酒來,並隨口對禹太夏說出:「難道你也沒有可以代謝酒精的酵素啊?」 這樣不經意提及朴光秀,讓禹太夏神色些許有變化,金蛇現知道自己好像說錯話,所以馬上閉上嘴。


這頓飯對始木來講,與兩個部長級的長官吃飯氣氛當然非常凝重,更是覺得不自在,從頭到尾都不說話。


在飯局中,金蛇現要始木整理出曾經當過檢察官或法官的議員名單給他,也順便列出有多少警察跑去當國會議員的名單,禹太夏則是要始木警方擬定的自治警察制度新提案,濟州島的資料要分開整理。


趁著兩位部長出去抽菸之時,隨後始木也不管自己是晚輩的身分先行請求離開。始木並不是回家,而是回到辦公室開始整理兩位部長所要求的資料。同時始木也拿出禹太夏所給的細谷派出所警察自殺案件資料觀看了起來。







汝珍提著消夜來給龍山警局的同事們享用,其實真正的目的是要找張建參加檢警協商會議,經過汝珍的舌燦蓮花,張建是答應了,不過組長這裡卻不答應汝珍帶走張建,畢竟走掉汝珍,再讓張建離開,就會讓刑事組給忙翻天了。


說著說著,無線電這邊突然通報:「嫌犯預計會在普光洞仲介所現身,雖然先約了10點,但可能還會有變動」。看著大夥突然緊急放下碗筷全體出動,這讓汝珍瞬間搞不懂發生甚麼事了。


在出動的車上,組長對張健說:「要是你真能在協商會議上取得調查權,那你的名字將能留下青史」,因此還是答應張建去幫忙汝珍開會的事。不過組長也是認為汝珍大概是因為孤獨而來找張建加入的吧,但真的被組長說中,汝珍很想念龍山警察局的,但看來組長更是想念汝珍~







另一方面始木和徐東載正在討論警察自殺這件事。


事件回到2017年,金守航在淋浴間看到宋起炫上吊自殺,當時趕到現場大家手忙腳亂把宋起炫給救下來,白仲紀也是緊急對宋起炫做CPR。當時驗屍時驗屍官看到宋起炫指甲中似乎有東西,於是採樣,而這很明顯是抓了白仲紀的手來的。


而始木提出,死者身上有打鬥痕跡(大量淤青)卻放任不管,當時其他六個警察都說是鬆綁時死者的掙扎而抓傷的,所以沒醫生敢跳出來說要驗屍。


始木更是認為調派更是奇怪,當初宋起炫原本是一位刑警,突然被調派到下轄的派出所,這種人事調動很罕見。可是徐東載卻意外覺得這件案件好像禹太夏非常在意,而且故意留一手。因為徐東載明明給部長兩份報,裡面已經有人事報告,卻沒有給始木。


徐東載繼續回歸正題,宋起炫是調職之後才引發憂鬱症的,當初局長的駕駛兵因為沒好好開車而被局長毒打一頓,這件事被宋起炫發現,於是宋起炫自己去找局長理論,於是連宋起炫就被調走(等於是下放的概念)。



而這件警察自殺的案件被提起,則是被一個行賄的老闆提起的,就因為這個老闆覺得宋起炫有可能是被同事殺害。原因就在於宋起炫當初自己獨來獨往調查聲色場所收賄,不管是店家還是其他派出所的同事都知道宋起炫在背後調查這件事。


所以徐東載才說現在要找的是「誰挖出這件事」。


於是他們馬上去傳喚白仲紀。


在訊問完白仲紀之後,始木來到細谷派出所淋浴間調查現場,拿尺比劃水龍頭高度、並且自己模擬自殺的樣子,這讓始木開始推敲當時救宋起炫的其他人到底是在救他還是在殺他?


比劃完後的始木出了淋浴間,遇到擦肩而過的正要淋浴的警察以及白仲紀,但那個警察跟錯人跟到白仲紀到頂樓,而正在悄悄講電話的白仲紀在跟某人討論著今天檢方傳喚他的事情。







金民宇代表的法律顧問「吳柱善」來與姜元哲關切溺水案一事,當然當中也講到「前官禮遇」這件事,表明兩人有些不為人知的私下交易和交情。


不過基本上吳善柱這次來找姜元哲是因為成文日報又在炒作李昌俊的事情。吳善柱利用以前姜元哲與李昌俊共事過,明示加暗示姜元哲怎麼會對成文日報沒輒?坐上大位的羌元哲位置還沒坐熱幾年,可不想要因此又惹上麻煩,如果拿成文日報下手,肯定會就此捲入韓喬集團的經營權之爭,要是主動攻擊李成宰,到頭來等於是在幫助李妍在。


妙語如珠的吳柱善繼續搧風點火,身為法界人士的領導者姜元哲應該要做點甚麼的才對。


姜元哲認為如果想要捍衛李昌俊的名聲,就要證明當初不是他們兩夫妻共同策劃這陰謀,這樣一來,李妍在的合法性就會透過檢方獲得證明。吳柱善認為現在韓喬集團下的人都是李允範的人,自然會聽李成宰,李妍在不過是順勢材上位。







與姜元哲結束對話,吳柱善被邀請來李妍在的家,這跟之前他們開會討論的外部理事計畫,就是要可以官禮遇的吳柱善。不過在這次談話後李妍在則是聘請吳柱善為內部顧問。


吳柱善跟李妍在報告剛剛自己去找姜元哲,吳柱善認為姜元哲應該馬上會對成文日報反駁不實報導,也得否認報導內容。也就是說剛剛吳柱善是故意去找姜元哲,也告知李妍在,姜元哲他本人自己不小心說出自己內心想法「合法性」三個字。


不過吳柱善也說,要是李昌俊淪為一個殺人犯的話,而托殺人犯的福進而跳級升為地檢長的姜元哲,等於是姜元哲默默地在讓這些事情發生,姜元哲也跟殺人犯沒兩樣。


之前讓姜元哲坐上地檢長位置的檢察總長已經下台,然後李昌俊的名聲又爛掉的話,姜元哲肯定會受波及。所以基本上姜元哲表面上是在擔心李昌俊名聲,實際上是擔心自己地位不保的問題。


而成文日報會有這些報導完全就是因為李成宰的手段,只是李妍在認為李成宰也不是這樣笨到故意和檢方作對。同時吳柱善也提到黃始木現在進入檢察大廳工作,這讓李妍在非常在意,身邊的朴常務也說他會調查。







警方這裡正在準備「檢警協商會議」演練。


一開場先是簡短報告過去檢警協商的歷史,分別為1998、2005、2011、2019調查的指揮和終結權都在檢方。


搜查部長在會議中突然問張建刑警,身為第一線的刑警,要是轉換成自治警察制,就等同從國家職轉變為地方職,對第一線的人來說應該很敏感吧。張建的回答似乎不讓部長滿意,因為張建說:「如果變成自治警察,警察形象應該可以變得更親民」。


張建又補充,其實現行的第一線搜查警察對於法令有點怕,執法過度和畏畏縮縮都不行,會成為民眾的輿論話題。而每次要搜查都要等發布令狀,但又怕證據被銷毀,所以急著扣押搜索,但每次都要等檢方才能拿到令狀,等的過程就是浪費時間,但令狀明明示法院核發,為何檢方要從中攔截?


還有,應該要制定一套監管制度
要是調查權真的落入我們手中,如果到時有少數高層對大家指使試圖影響調查方向,也沒辦法阻止所以警方也該自己有協商會議。


講到這裡卻被崔邴給打斷文不對題,但其實張建說的都是事實,只是張建站的立場不是崔邴和搜查部長要的,所以直接被打斷,免得搜查部長惱怒。






始木對禹太夏報告訊問完白仲紀之後的結果。


白組長表示自己對組員收賄一事完全不知情,他只因為怠忽職守被降級,職位沒變,所以只有他留下。訊問過程,白組長說他看宋起炫孤零零的樣子,所以我很常拉他一把。


禹太夏則是認為
可以讓警方粉碎的武器就在於他們的組織內部,也就是說最終都取決於這個案件是否破案來得及水落石出,因此第一場協商會議絕不能交出檢方的調查權,畢竟還需要更多時間來調查這案件。


而始木表示自己明天會去問之前派出所其他的組員,會先從最資深並且目前因為賄賂案在服刑的組員開始。





以上,觀後感分享給大家,個人一些淺見。歡迎有看過的人也可以在底下留言分享你的觀後心得喔!但請記得互相彼此尊重不一樣的觀點,不要互相指責別人的觀點!畢竟每個人觀點都不同,這樣每個人看劇才會快樂~😘

另外,歡迎在側邊欄位訂閱免費電子報,我幾乎每天都會有新文章,只要訂閱就可以收到即時我寫的文章喔!

最後,感謝你閱讀到最後,如果你想要鼓勵我繼續創作更多追劇文章,可以在底下【拍手5下】,讓我獲得一點收益,請放心,您的註冊與拍手完全是免費的!



 




其他人也在閱讀...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