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劇《2020秘密森林2》劇情第2集:檢察界吃案、檢警對立開始



韓劇《2020秘密森林2》劇情第2集:檢察界吃案、檢警對立開始




接續第一集海灘上溺水意外因為罪證不足後,一天之內馬上被批為「不起訴處分」,讓始木覺得案件感覺像被吃案一樣,於是始木開始仔細推敲案發時間線。


✦案發當時2019.3.7晚上8點左右

✦拍攝時間:2019.3.7.晚上7.47分以及2019.3.7晚上7:53分、55分
✦推測死亡時間8:30


始木來到當初學生們住宿的旅館,想要找尋目擊證人,現場的警察說得知附近的一位老奶奶當時在看八點檔戲劇時有聽到學生們外面興奮地說著要「去海邊吧」!


(從這點就可以了解,既然是八點檔時聽到學生的聲音,代表學生是八點後去海邊的),而情侶則是八點前到達海灘的。電視台也表示3月7日那天電視劇是8點06分開始,而從旅館到海邊走路也要2-3分鐘。


因為這樣種種的疑惑和不合理,所以始木致電去找主任檢察官「柳時英」,卻遇到總機一再推拖。





汝珍晚上在新聞報導看見警察廳情報局長金明漢治安監涉嫌洩漏情報給後輩的新聞因此被逮捕,於是馬上衝到與革新團同一層樓的情報局。


只見搜查局的人員將金明漢給帶走,也拿走一箱相關證據。汝珍看到同樣在場的崔邴團長,並上前跟進去情報局長辦公室了解崔邴會不會連帶有事,並且疑惑為何帶走情報局長的不是檢方而是一樣為警界的搜查局的人?因為剛剛新聞可是說大檢察廳要傳喚他的。


崔邴團長表示情報局長曾經說過,檢警兩界在2011年也很常起衝衝突,甚至對情報局長酸言酸語。現在年輕檢察官雖然比較有禮貌,但也不代表檢方有資格可以帶走他。


現在崔邴必須暫時接管情報局長的職務和事情,所以革新團的大小事將交由汝珍處理,並也要即時跟崔邴報告。


與汝珍對話完畢,崔邴馬上致電給「禹太夏(大檢察廳的部長)」表示情報部長暫時不會去那裡了。





結束與崔邴的對話,離開辦公室的汝珍接到始木來電,得知溺水案已經迅速不起訴處分,汝珍當然覺得訝異,直覺大概就是吳柱善這個人的身分,以前當過高等法院的部長法官,所以才有辦法這麼快處裡的吧,不然案子通常也都要三個月才能結案。


始木從汝珍那得知負責律師是吳柱善,才知道原來這一切是因為「前官禮遇」的關係,所以案件一天就結案。


另一方面,崔邴抓住溺水案似乎可以成為攻擊檢查界的把柄,於是來到死者家屬這裡高調慰問,明明溺水案是不起訴處分,現在崔邴卻被記者追問:「請問你是何時知道這並非單純溺水意外而是有加害人的」?


透過崔邴的發言,她的言論比較頃向於檢方沒有好好調查而草草結案,再加上崔邴從死亡學生的父親那看到一張照片,似乎掌握了甚麼重要證據當作武器。


果然,崔邴利用這照片抨擊檢方沒有考慮到警示牌被拆除以及家屬受到大家指責兒子行為輕率的輿論壓力。崔邴直接表示這次的事態變成這樣是因為檢方完全握有調查終結權的原因,甚至因為前任法官的律師身分前官禮遇,這就是現在檢方的現況



這樣的媒體大篇幅報導,當然也讓姜元哲大受影響是否包庇同僚。而姜元哲在媒體面前否認「前官禮遇」,認為管制線拆除和死亡沒有因果關係始,只有前後發生關係。


當然,同時始木早就已經針對這案件在統營那裡提出意見書,這件事姜元哲當然也從新聞報導裡知道了,畢竟依照始木的個性,會有這樣的動作並不意外。





始木這一天已經要被調去原州,不過因為崔邴在媒體上的強烈攻擊檢方的動作,當然對檢察界也是一個動盪,於是地檢長姜元哲馬上通電給統營廳長。


果真,李股長馬上請始木先停下來先別去原州了,卻也不是叫他掉頭回統營,而是叫他先在某個休息點休息,廳長的意思就是有進一步消息會告訴始木。


經過許久,始木接受到簡訊,是「大檢察廳刑事法制團長
禹太夏」的名片,這個就是禹太夏自己傳給黃始木,並請他過去大檢察廳一趟見面,因此始木開車回去首爾。


兩小時多後,始木來到大檢察廳,原來禹太夏找始木來是要談
檢警協商會議」,因為自古以來都是檢方指揮警方進行搜查,但警方卻老是對此不滿,每逢政權交替之際,就會開始嚷著不願意接受檢方指揮。


現在警方高喊著要縮減檢方的權限,而禹太夏找始木來就是希望始木參加這個檢警協商會議,只是這讓始木覺得突然這麼好可以直接在大檢察廳上班,這是大家夢寐以求的職位。


而禹太夏則說:「對啊,還有人說絕對不能讓你來呢」。聽到這句話,帶著狐疑出辦公室的黃始木,留意了一下裡面的搜查官是金英植,事務官是金雅賢。


當下始木沒有選擇回家,而是選擇住旅館,旅館中他搜尋了禹太夏的資料,並想著是誰反對自己參加檢警協商會議,那個人推理起來就是姜元哲,所以隔天始木來到姜元哲了解狀況。


姜元哲說始木會被選是因為警方選他來擔任諮詢委員,也就是有修改法案的話始木需要先修改,再送國會,而那個推薦人就是崔邴。所以姜元哲反對黃始木參加就是因為這個重要任務是需要一個可以守住檢察調查權的人,是怕始木被牽著鼻子走。


而這次姜元哲認為跟以前不一樣,不像以往那麼好擺平,這次是警方完全不想要配合檢方調查,等於是在不爽檢方。


結束這話題,黃始木比較想知道的是溺水案姜元哲是不是提供了「前官禮遇」?始木不是在意不起訴這個結果,而是「反正只要結果一樣,不管過程如何都無所謂」這段話,因為始木認為姜元哲明明不是這種人,可是卻這麼快下達處分。


被始木念了一番的姜元哲,則是拿著成文日報的一篇報導說:「現在大眾認為始木和死去的李昌俊合作,將他殺人犯的形象進行完美包裝,並藉此拿到韓喬的資料。罔顧人命的始木就是為了立下大功」。


雖然始木的個性難搞,不過姜元哲對這報導其實也生氣,也就是因為努力爬上這位置,為的就是要打倒韓喬,然後則是成文日報。





此時在韓喬集團也沒閒著,目前正在面臨要找「外部理事」的情況。


李妍在馬上想到被前官禮遇的吳柱善,畢竟吳柱善過去經歷和地位在檢查界會比較有份量,而現在東檢緊咬著韓喬不放,所以要幕僚們一定要找一個能壓制他們檢察長的人才行。


在散會後,朴常務拿一篇報導給李妍在看,裡面提到李妍在之前利用李昌俊來除掉李允範和李成宰。據朴常務可靠消息,李成宰在昨天有和成文日報的社長見面。因此朴常務認為或許可以私下跟成文日報的社長見一面。


而原本李妍在就計畫與東檢的檢察長姜元哲見面,只不過朴常務說又被回絕了。搞得李妍在可以蠟燭多頭燒!





在另一邊,大檢察廳這裡。


徐東載毛遂自薦,自己先說他是帶著有關崔邴把柄的消息而來的。一年多年前崔邴還是一個警察局局長,2018年4月,朴光秀檢察官酒駕過世,死在南揚州的偏遠國道上,但這個檢察官可是滴酒不沾的人,怎麼會突然酒駕?最後驗屍後是因為酒駕猝死於心臟麻痺在國道上。


禹太夏突然對這件事有興趣,直言叫徐東載坐下繼續講,徐東載眼看自己的計畫似乎有效,於是更加把勁把自己知道的消息內幕全抖出來。


徐東載說雖然血液有一點點酒精反映,但他死於心臟麻痺。當初朴光秀的老婆提出異議,當時南州警局對此案草草結案,可是朴光秀的老婆表示自己的老公絕對不會酒駕,因為他本身身體沒有代謝酒精的酵素。


重點來了,原本朴光秀老婆提出異議可以藉此進行捕出調查,但警方卻沒有在警方紀錄中紀錄。這些是之前徐東載去弔唁朴光秀時聽夫人講的,所以他才知道這些內幕,後來也才知道這內幕中是崔邴下達指令給下屬而掩蓋了這件事。


更令徐東載起疑的是,病死在路邊這種常見狀況為什麼要掩蓋呢?而且還是由警察局長處裡檢察長的死亡案件?


所以徐東載現在來到大檢察廳毛遂自薦就是表示自己會負責調查出這件案件的真相,徐東載就是想要用這個案件來打壓崔邴自己也是草草結案的人,但徐東載背後更想要的是可以加入檢警協商會議。


不過禹太夏卻要徐東載別管崔邴的事,反而覺得徐東載會妨礙,而其他兩個案件會再看看。


喜孜孜走出辦公室的徐東載,卻看到黃始木在大檢察廳裡工作嚇了一大跳,看到始木進入大家夢想中的工作覺得不是滋味,而黃始木與徐東載認識的事也被禹太夏看在眼裡。





在警察廳這裡,也正如火如荼地在準備檢警協商會議的事宜與彩排。崔邴說:「法制團的人和革新團的人都不能參加,需要利益迴避」。目前崔邴仍利屬於情報局長的人,因此參加會議沒有問題。


另外,隸屬龍山警察局的韓汝珍也可加以參加,搜查局長也會參加,可是最後一個名額還從缺,於是崔邴要汝珍從他認識中的人去找合適人選。


同時,搜查局長私下與崔邴交談,覺得針對情報局長的案子覺得奇怪,檢方大動作對情報局長搜查,搞不好不是案子本身,而是有私人恩怨。





在檢方這裡,確認出席檢警協商會議的人馬為黃始木和禹太夏,也必須另找一個非法制團的人。


金蛇現
是禹太夏提出的人選,看來禹太夏沒有把徐東載給放在眼裡。但隨後禹太夏則是打電話給徐東載,看徐東載爽成那樣,肯定是自己的計畫有成效,禹太夏有事讓徐東載做了。


而開完會後,禹太夏把始木叫住,問他關於徐東載是否可信任,始木無意間看見禹太夏的桌上有著徐東載給他的案件寫著細谷派出所,始木保守地回覆禹太夏徐東載這個人是要看情況才能信任的。


隨後始木打電話給汝珍約出來吃飯,兩人談到溺水案,始木認為會這麼快結案也有可能是收到和解金了,而當中因為始木在剛剛則是看到禹太夏桌上的案子寫個細谷派出所這幾個字,這也讓始木順道問了汝珍,不過因為沒甚麼頭旭,因此話題沒有延續。


可是汝珍卻發現始木會參加檢警協商會議,原本想要講出口自己也會參加這件事,卻內心掙扎,卻被一通電話給打亂,接到電話的始木又匆匆離開,原來是禹太夏來電。


始木來到一間餐廳,裡面坐著不只禹太夏,更是坐著徐東載,裡面的氣氛看來緊張,禹太夏對徐東載說:「既然你把案子送來大檢察廳,那當然得在這裡解決」(之前徐東載接到禹太夏電話會這麼爽就是因為徐東載被約來這個餐廳,當下他認為自己被禹太夏給重用了!
)。









其他人也在閱讀...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