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劇《2020秘密森林2》劇情第4集:警察自殺案件內幕曝光



韓劇《2020秘密森林2》劇情第4集:警察自殺案件內幕曝光






監察院,第一場檢警協商會議,地點為302室。


始木是第一個到達辦公室的人,後續警方人馬到場,與始木見到面的張建和汝珍開始話家常起來,讓旁邊的崔邴很不是滋味。


這次的檢警協商會議的幾個核心議題為「調查指揮權、調查終結權、令狀聲請」三部分修正,以及最後高階公務人員貪污犯罪蒐查處(亦即是否開成立公搜處)。


在會議中,一開始搜查局長的簡短開場馬上被金蛇現給打斷,接著禹太夏也開始咄咄逼人。雙方你來我往,禹太夏、金蛇現局長、崔邴四人火藥味。崔邴認為憲法中的調查權分配本來就不合理甚至有瑕疵,而禹太夏則是極力護住現行的規定。



汝珍提出一個以前的案例,有個律師成了扣押搜索的對象,為何他會遭到扣押搜索呢? 因為他跟一家私人徵信社串通好,針對某間非法遊戲公司進行調於取締。那個律師也做了,說會幫忙讓官司了結,還拿走了一大筆和解金。


打從一開始他的目的就不是揭露不法,而是那筆和解金,甚至還是慣犯,而這個律師就是禹太夏和金蛇現的前任直屬長官。


甚至這個律師在之後向警方提出損害賠償訴訟,說是以前在中央地檢服務時,每次只要碰到調查權調整的問題,都是由他代表檢方出面。他認為警方懷恨在心才會只針對他進行調查。


可是當初警方因為搜索令沒有下來,所以不能對這案件搜索證據,聲請好幾次,檢方卻不斷駁回,這就是包庇家人,結果接受的檢察官也是無嫌疑處分,案子就這樣結案了。








這個案例還是讓雙方僵持不下,此時張建提出一個幾天前的案例。


有個受害者女人簽約時遇到假房東,存十年的錢都不見了(原來這就是之前汝珍去警局找大家,大家突然出動的原因,就是去抓那個嫌疑犯)。追到地鐵站卻接到電話需要警方把昨天一個嫌疑犯壓到檢方那裡。


最終雖然張建他們把這個詐騙租金的嫌犯給逮捕到,但居留令狀遲遲沒有下來,現在又必須讓這個嫌疑犯放回去。


甚至崔邴還說曾經有個警察拒絕押解犯人而遭到判刑,已經15年了,警方要聽從檢方的指令已經刪除了。然而,金蛇現對張健說:「應該是你誤會了,現在檢方已經不會請警方幫忙做這件事了。也不會因為警方拒絕協助就小氣不簽令狀,當時的法令就是規定警方有義務要服從檢方,但現在已經不是了」。


在旁遲遲不說話的始木,想到過去有同事跟他說過,有個檢察官在廣播節目上說自己遭到外部施壓結果被降職這件事。


廣播是這樣的,因為議員的律師是高檢長出身,他叫我不要直接跟他通電話,接著還說:「議員對我的作法提出抗議,要我把清單中把一部分的證據拿掉,因此我就表示律師們,早就把證據清單列印出來,外界都看過了,雖然我追問過要是被人發現檢方在中間動手腳,到時誰要負責,但那些證據最後還是被刪掉了」。


始木說:「檢方的權力不只存在於起訴的部分,同時也決定不要對那些案子起訴。如果說令狀是起訴的出發點,那聲請權當然要由能防範弊端發生的那方所擁有,而握有令狀聲請權的機關肯定會遭到施壓,被指示甚麼能做甚麼不行。那警方要如何阻止這種事發生呢」?


始木認為如果聲請權部分要討論,那檢警之間起碼要有一個不同之處。如果第三方也是爛掉的一方怎麼辦?


於是這會議中的雙方開始對峙,金蛇現更是作勢生氣要走人。汝珍這時講話了,「警方要求的不是令狀發布權,是聲請權而已」,不過雙方還是在爭吵中散會,沒有一個結果。








散會後的禹太夏對於不發令狀的的檢察官非常生氣(因為拒絕押解而拒發其他令狀),萬一真的房租詐欺案的嫌犯被放出來就有問題了。


禹太夏知道西檢地檢長的「任彩均」。而金蛇現則勸禹太夏不要插手這件事,否則會惹事。因為只要一發布令狀,就代表自己承認自己在施壓,而禹太夏原本要始木去幫忙,但始木也已經離開西檢兩年,所以突然想到徐東載也是西檢的。


李妍在目前的日子不好過,東部檢察廳對《成文日報》的警告剛出來,她的兄弟李成宰就發來董事會變更通知。李妍在這才知道,作為李成宰派的《成文日報》社長金炳賢從前年開始就在收購韓喬集團分公司股份,目前已是自己和李成宰之後的第三大股東。


變更通知的目的在於要通過董事會投票選舉新董事長人選,以此罷免李妍在的董事長職位,最終達到把李妍在趕出韓喬集團的目的。


現在國稅廳正催討三千億的欠稅,李妍在根本拿不出錢從市場上購買更多股票。她轉而注意到,李成宰的通知書裡未提及董事長候選人。無需其他董事瞭解背景,又對集團有重大影響力的人,李妍在想來想去只有一個人,那就是在執行緩期的父親李允範,所以李成宰是在計畫讓李允範回歸到董事長的位置。








會後,李妍在來到李允範,但李允範拒絕和李妍在見面。而女傭轉達李允範的話:「 爸已經不把妳當成女兒,這裡本來就是我跟我媽住的地方,而我也沒把妳當成妹妹看待,所以妳最好不要再來了」。


原來現在李允範仍覺得是李妍當初串通李昌俊搞垮他,讓自己上位的。


韓喬集團辦公室剩下獨自奮鬥的李妍在,看到助理稍早留紙條說徐東載來找過自己,不過連看都沒看就丟在一旁,轉而馬上通知朴常務。


李妍在知道自己的身分可能不保,於是找上黃始木。李妍在表示得更正成文日報的報導。可是始木只說可以走法律程序就好,看來始木是不想要淌渾水。而被放下車的始木接到徐東載取消去問資深警察的的電話,匆匆就結束通話(但其實徐東載自己偷偷監獄找人的)。


協商會議後與大家一起吃飯的崔邴,收到朴成旭-驪州警察局長的簡訊,原來是議政府檢察官(徐東載)去詢問某位當過警察的受刑人聯絡方式。這位檢察官需要調查某位因收賄而坐牢的前職警察連絡方式。因為監獄的人不認識,所以直接去問警察局局長。








徐東載會臨時沒時間跟始木一起去是因為他來見李妍在,大概是因為李妍在求始木沒有用,所以轉向徐東載了,這也是徐東載想要的。


徐東載直接問李妍在知不知道崔邴或是朴光秀律師,因為朴光秀可是在之後有意被聘請韓僑集團的外部理事。而這個徐東在也很敢說,直接說韓僑集團可能利用非公開方式讓朴光秀成為一顆活棋。朴光秀之死可疑的不是他死的事,而是他死後的事,因為朴光秀是滴酒不沾的人,可是驗屍結果卻顯示有酒精反應。但這件事卻被案發當地的南揚州警察局長給掩蓋,旁邊的朴常務則搶話說朴光秀可是有在喝酒呢。


結束這話題,徐東載自己提到李妍在找自己來一定有甚麼原因吧,不然不可能見自己。李妍在示意旁邊的朴常務離開,原來李妍在要徐東載去拜訪李允範,把一封信轉交就好,徐東載趁勢推薦自己想要成為李妍在底下的人。


而事實證明李妍在和朴常務是認識崔邴的,朴常務也確認過崔邴在那件事之後就晉升為警察廳的情報部長。李妍在馬上告訴朴常務去警告吳柱善,不准把自己替韓喬工作的是透露出去。


徐東載馬上到李允範的住宅,女傭馬上說他不在,並且拒絕徐東載進去。雖然想要用送禮方式進去,但怕信件落入別人手中,但是徐東載也不是個菜鳥,他沒有馬上離開住宅,而是去翻垃圾桶,找到被私下的藥品標籤,徐東載懷疑那一家人根本沒人生病,這樣努力的徐東載,終於換來李妍在的賞識。








而接收到徐東載去監獄打聽資深員警的事情被崔邴給知道了,崔邴跟汝珍說細谷派出所的案件,讓汝珍仔細想,好像始木說過細谷派出所。而徐東載突然對這個案件有興趣,也讓崔邴起疑,認為檢方應該是要把陳年舊案重新挖出。


入獄的有金守航去年出獄,沒人知道他在哪裡,崔邴要汝珍私下去跟金守航見面。並且去打聽檢方是有何居心。


汝珍動作很快,來到細谷派出所找白仲紀和高昌勇。白紀仲休假,但高昌勇則是出來與汝珍見面。他說事發當天自己休假沒有看到現場,是事後才聽別人說的。

  • 2017.9 是宋起炫死亡時間
  • 2017.12 組員們被發現向酒店收賄是12月


高昌勇看過一次金宇航指示同仁去用熱水燙宋起炫的畫面,所有人都不站在宋起炫這邊,裝做沒看到,不願幫宋起炫。當時高昌勇在休息室也看到金守航對宋起炫言語霸凌。


所以宋起炫是受到集體霸凌而自殺的,屍體是一大早被發現。當初除了其他組員外,沒有其他人在。徐東載要找的金守航,就是第一個發現屍體的人,聽到這消息的崔邴知道非常失望,非常苦惱地說這是她最不想看到的發展,因為這就是把柄。


汝珍對崔邴說:「雖然這個案件是自殺,但同時也是他殺」。








其他人也在閱讀...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