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劇《沉默的天使2:暗黑天使》第二季劇情1-8集分集+結局


《沉默的天使2:暗黑天使》終於被我等到了,花了幾天的時間把八集都追完,感覺第二季的案件與劇情沒有像第一季來的複雜難懂,不過第二季的重點和高潮起伏卻不輸第一季!


雖然不知道會不會有第三季,但我希望有啊!!!!這是難得的犯罪推理質感好劇!


因為第一季我有紀錄劇情,而這一季當然也不例外紀錄一下劇情囉!有需要的人可以看~另外,如果你沒看過第一季的人,建議你可以先從第一季開始看,因為第一季就超精彩!而且第一季可以知道角色們的內心世界以及背景事怎麼推移變化的,在第二季才能看出不一樣的轉變。






《沉默的天使2》第1集
嬰兒之口



1897年,一位母親在紐約產科醫院中,在夜裡醒來卻發現自己的小孩不見了!在當下這位媽媽(瑪莎)在醫院中到處找自己的孩子,卻怎麼也找不著。院內的護人員卻沒有想要幫她一起找孩子的意思,焦急如焚的瑪莎對馬可醫生說:「我的孩子在哪裡?你知道我清楚所有事情,我會報警!」


為觀眾留下一陣詭譎與疑惑。


然而,事情不是演變成大家找嬰兒的局面,反倒是瑪莎被社會大眾指責甚至集將被判刑!報紙報導著:
怪物母親,殺嬰母親今天執行電椅死刑」。


自己開了一家偵探社的莎拉,急急忙忙趕到自己的工作室找助理們確認事項,原來莎拉要帶著她們去為女性發聲,甚至戴著寫著「婦女參政,停止酷刑」的布條。


在莎拉抵達監獄之前,奎斯勒早已抵達。有趣的是副典獄長說:「來解放你的罪人啊?」,奎斯勒也沒在客氣地說:「根據你的聖經,我們不都是罪人嗎?」(有點反諷奎斯勒對犯人的仁慈,但也反諷副典獄長就是隨著報導跟風認為瑪莎殺死自己的孩子)


奎斯勒與瑪莎做最後的對話,瑪莎說:「他們叫我怪物」,而奎斯勒卻說:「如怪物般醜陋的是這個世界」。瑪莎希望自己死後奎斯勒還是可以找到自己的孩子,這是她最後的希望,當然,奎斯勒也答應了瑪莎。


在此同時,約翰也沒閒著,緊急致電給西奧多看可不可以幫忙對今天處刑的瑪莎有所轉圜可以暫緩行刑。莎拉緊急帶著約翰、米莉、碧西一起來到辛辛監獄,現場已經擠滿許多女性抗議者高喊「解放瑪莎」,而這些抗議者會這麼生氣是因為這起案件根本沒有嬰兒屍體就被定罪。


在他們抵達的同時,拜恩斯前局長則是被典獄長邀請來這裡旁觀,確保過程公正公開,原來以前的絞刑被廢除,現在是換電椅,算是時代的推進,拜恩斯說:「電椅比絞刑更為人道」。



在外面的警察直接對女性抗議者抽打、爆力相對,女人被打到頭破血流,更被認為是煽動份子。


而雖然一開始約翰打給羅斯福的電話是想要暫緩行刑,但羅斯福並沒有從中幫忙,因此瑪莎被行刑已經沒有希望再挽回。看著瑪莎做在電椅上,過程中莎拉看不下去,直接喊「住手!這是暴行」,而奎斯勒轉身對莎拉說:「莎拉,這場仗我們輸了」。


莎拉忍不住情緒直接對在場沉默的旁觀者說:「嬰兒的屍體在哪裡?你們都很可恥」。可是就算莎拉用盡力氣在罵底下這些沒良心的沉默者,也無法阻止行刑。電椅行刑過程中,那畫面的震撼讓莎拉流下眼淚。


當然瑪莎的死讓奎斯勒也處於憂傷,他對約翰說:「我不確定瑪莎不想死,因為在走進死刑室之前,她早就死了,孩子是她唯一的支柱,偷走那孩子的人等於殺了瑪莎」。


晚上在偵探所,奎斯勒來找莎拉,奎斯勒表示今天所發生的事情讓他永生難忘,因為人肉焦味一直殘留在奎斯勒的鼻子,而他知道這不是生理問題。奎斯勒感慨地說:「在這副皮囊下,誰不是怪物呢?」,莎拉也回應:「今天發生的一切的確如怪物般醜陋」。


另一方面,拜恩斯去拜訪赫斯特先生(是約翰未來的岳父),拜恩斯帶來瑪莎的頭髮,說是要讓赫斯特先生可以隨報附贈,拜恩斯說人們對恐怖紀念品有種病態的著迷。(我不得不說這也太變態)


在隔天,伊莎貝拉的先生(里那斯,西班牙大使)出差去,里那斯特別拜託伊莎貝拉這段期間一定要待在家裡。可是里那斯太太還是帶著孩子出去公園(在這一段中,充滿偷看里那斯夫人的鏡頭畫面)。


我想觀眾都在猜誰是下一個受害者?果真很快地,這個里那斯太太的小孩馬失蹤,但詭異的是小孩失蹤地點是在里那斯太太的家中(領事館),而小孩(小安娜)失蹤之餘,在搖籃中取而代之的是一個眼睛、嘴巴都是血的恐怖娃娃。



於是,莎拉的偵探所馬上接到案件通知,也就是里那斯太太小孩(安娜)失蹤案。


因為里那斯太太是西班牙人,所以她不願意報警,這也是在顯示如果里那斯太太像美國警察局報案,那政治當局一定會因為里那斯太太是西班牙人而對自己不利,因此才會找上莎拉。


不過里那斯太太一開始卻覺得是不是可以透過莎拉的關係找奎斯勒醫生幫忙?莎拉知道一般人會對女性有不專業的刻板印象,於是莎拉說:「不要因為性別而阻礙案件調查」,過程中也站在女性的角度給足里那斯太太信心。


來到里那斯太太所住的地方,看到搖籃上留著流血的娃娃,莎拉認為這像是精心策畫,刻意呈現像一個藝術品。兇手可能從窗戶前進,不過僕人發誓窗戶都有關好,但莎拉卻認為這是大家自保不想惹麻煩的說法,而且這麼熱的天氣怎麼可能不開窗通風。


馬上,莎拉找到一個遭到破壞的小氣窗,而米莉去到找任何醫院和停屍間都沒有無名嬰的屍體,但當中有一個男嬰,他的頭種得跟哈密瓜一樣大。


另一方面,奎斯勒正在想每個瑪莎說過的證詞與法庭經過,法庭過程中,奎斯勒說:「馬可醫生並不是精神醫生,他說來說去都是在假設瑪莎不懂為母之道,進而導致她殺害自己的孩子」、「我要為這女性發聲、要為瑪莎發聲」,卻被法官制止,直接判以電椅死刑。(看來當時的法官也是很意氣用事)


所以為了替死掉的瑪莎討回公道,奎斯勒一直在研讀馬可醫生的研究,馬可醫生說瑪莎一直有產後憂鬱,但這些症狀在瑪莎身上是看不到的。


於是後續奎斯勒想要直接找馬可醫生,直接來到紐約產科醫院,敲門卻等不到有人來開門,所以奎斯勒請護理長轉教他的名片給馬可,而護理長神色非常緊張,感覺內心有秘密,馬可醫生則用人不舒服的理由拒絕和奎斯勒見面。



某一天,在西格庫珀百貨裡,艾洛絲小女孩在亂晃的同時,卻發現娃娃堆裡有個真正的女嬰屍體!在領事館辦案的莎拉也從搖籃中兇手留下的那個娃娃背後發現,這個娃娃就是從西格庫珀百貨百貨買來的。


而在紐約時報報社工作的約翰,寫了關於瑪莎案件的報導,但上司伯尼認為約翰用太多重話,這會惹怒大老。而約翰反擊:「我也被激怒了好嗎?這世界是怎樣?竟發生這種事?無辜的人鮮血飛濺」。


不過伯尼也沒太生氣,他只覺得要報導這樣的事情就要更多證據,同一時間助理伯尼的助理告訴兩人在百貨公司中發現一名嬰屍,伯尼則示意交油約翰去調查追新聞。


當然,先來驗屍的就是艾薩克森兄弟(馬庫斯、路西亞斯),他們提到嬰兒的嘴巴燒傷灼傷,目前猜是下毒造成,因為有侵蝕現象。


莎拉則很怕這是那個里那斯太太的孩子,因為前一天莎拉已經承諾會找到她的孩子,所以利用與艾薩克森兄弟的幫助,進去百貨看了現場女嬰。


莎拉認為這名嬰屍要讓奎斯勒看過比較好,所以請奎斯勒去實驗室看,原來是因為莎拉也想要讓奎斯勒去認認看這是不是瑪莎的孩子。奎斯勒透過瑪莎曾經跟他說過孩子的特徵「左腋下有良性血管瘤」,確認過,這孩子的確就是瑪莎的孩子


大家回到莎拉的辦公室,莎拉覺得嬰兒眼睛上的圖案很古怪,這就像是死亡象徵,死亡紀念,悲傷的父母為孩子畫上假眼睛,製造孩子還活著的假象。奎斯勒說:「這娃娃是兇手邪惡心靈的寄託,讓兇手得以跳脫那殘暴的行徑,讓兇手得以去愛」。


奎斯勒也提到:「兇手是個極度痛苦的人、自我封閉、孤獨寂寥,以假面示人,以掩蓋自身的黑暗面」。


而目前小安娜還在兇手手中,他一定會再次痛下殺手,所以他們必須要動作快找到小安娜。





《沉默的天使2》第2集
邪惡的事


約翰回到紐約時報辦公室,要求伯尼可以讓自己與莎拉聯手找出兩個嬰兒的案件關聯性,但伯尼認為一個是窮人、一個是外交官孩子,一定沒關聯,不過他還是同意約翰的請求。


莎拉認為可以先從西班牙大使館那些僕人們去調查詢問,或許可以有一些線索可循,最重要的是至少可以先排除他們的罪嫌。


至於奎斯勒嘛~則要去參加馬可醫生公開演講(畢竟奎斯勒認為瑪莎就是馬可給害慘的),要去現場問他幾個問題好挫挫他的銳氣,約翰靈機一動提議不要奎斯勒去問,或許用紐約時報的身分去問,可能會知道這個馬可醫生是不是有在說謊,畢竟臉上的細微表情會出賣謊言,所以這樣就能知道他假裝淡定的功力。


所以現在大家的任務是:

  • 莎拉+奎斯勒去里那斯太太家詢問那些僕人們
  • 約翰則是去參加馬可醫生的演講,準備提問


在馬車上,奎斯勒說:「妳說當天夫人不記得早上發生甚麼事,但我們還是應該再找她來談談」。這樣的要求馬上被莎拉制止,因為這對里那斯太太來說是一個創傷,繼續追問無疑是一種酷刑。


所以奎斯勒說可以利用另一種能進入她潛意識的方法,也就是「催眠方式」。然而,莎拉認為太冒險,於是還是決定先從詢問僕人找線索更為安全。(而且不用問,莎拉很確信里那斯先生一定會強烈反對催眠那套方法)


在詢問僕人的過程中,沒有甚麼收穫,但奎斯勒完全是將重心擺在里那斯太太身上,把里那斯夫人當嫌疑犯的概念,這讓莎拉看不下去。



而在馬可醫師的演講中,約翰先來到現場,奎斯勒隨後也到場。 約翰與奎斯勒把在百貨找到的女嬰告訴馬可,說這已經證明瑪莎並不是兇手,卻被馬可醫生嘲笑。


儘管奎斯勒多用力地證明馬莎不是兇手,卻不受馬可醫生的理會。事後馬可醫師找來拜恩斯,抱怨今天奎斯勒來現場質問的事情。拜恩斯表示:「我會去處理那些鼠輩們」。


約翰與奎斯勒回到莎拉辦公室,約翰也在抱怨奎斯勒不照計畫走。


而艾薩克斯兄弟則是來到莎拉辦公室告知目前已經確認其中一種毒物成分是一種茄科植物,推測是東莨菪,用作鎮靜記,不過劑量太多會致命。而這是在藥師那裡才能取得的藥物,而且兇手知道超過劑量會致命,代表這個凶手有醫療背景。


在嬰兒口中除了凝固血,還找到碳粉,可是這就奇怪了,碳粉有時候會被用來當解毒劑,所以嬰兒被注入的毒物劑量只會造成昏迷,最後嬰兒死亡原因是死於窒息


這樣過程很奇怪,有人毒死嬰兒,突然反悔,然後為嬰而吃下碳粉,前半段就像奎斯勒說:「感覺就像反常的慈悲」,但後半段莎拉則是補充:「最後決定悶死孩子」。



答應馬可醫生要處理掉鼠輩的拜恩斯,在莎拉辦公室對面,偷偷看到艾薩克森兄弟去找莎拉的事情。所以在兄弟倆回實驗室時,拜恩斯來找路西亞斯,告訴路西亞斯,「殺雞儆猴」這個成語,最終這個拜恩斯示要路西亞斯成為當中的線人,要提供情報給拜恩斯。



約翰與莎拉來到百貨找史特林海斯勒先生,告訴他又有一個女嬰失蹤,所以需要他幫忙。約翰與莎拉認為可以來到這裡的人都是有錢人,窮人絕對無法進來,因此進來的兇手推測也是有錢人或是有地位的人,絕不是窮人。


史特林說那個娃娃叫做「小紅」,當初總共銷售出5個,四個沒有留下地址資料,只有EH縮寫名字的人買了他們正在找的小紅娃娃。EH之前至少買過四隻小紅娃娃,最後還買了第五隻,時間點是去年7月,留下的地址是「哈德森街」。


於是晚上約翰與莎拉來到哈德森街247號,這是惡名招招對良家婦女危險的地方,卻遇上「達斯特幫」。於是約翰與莎拉偷偷跟著這幫派來到賽勒斯的酒吧,知道他們每週來一次。


賽勒斯說古古是他們的老大,瘦高的叫做肥仔傑克,缺牙的叫做叮咚。雖然他們很壞,但比起古古納克斯,跟本是小屁孩。賽勒斯幫忙牽線讓約翰與叮咚講話,說到嬰兒失蹤事件,但叮咚說他已經好幾個月沒看過古古。不過他們在找的那棟公寓屋主,正是古古。


從路西亞斯那裡得知情報後的拜恩斯來找赫斯特先生,報告現在又有一個嬰兒失蹤,而莎拉與其他人一直隱瞞不讓警方知道,如果傳到警局耳裡,可能會造成大動盪,所以赫斯特先生要求拜恩斯要想出一個好辦法。



在馬可醫生這邊,則是有位理查有錢男人帶著小三「海倫」來到紐約產科醫院這裡,他來找馬可先生拿掉小孩,並私下請醫生替海倫結紮。


隔天,奎斯勒自己來找里那斯太太,原來是想要說服里那斯太太用催眠方式了解嬰兒失蹤那天發生的事情,可是因為奎斯勒騙里那斯太太說可以幫忙找到安娜,沒有事先說到催眠之事,因此里那斯太太認為奎斯勒不誠實在先,於是拒絕催眠的要求。


同一時間,在西側馬頭這裡卻突然打撈到一具被肢解的屍體,拜恩斯示認為這是西班牙人所幹的,因為死者是古巴人,絕對不是達斯特幫幹的。但其實這是達斯特幫對昨天兩個在追查他的人肢解,於是約翰馬上趕到現場,不過卻不准進入,因為拜恩斯在那裡。不過在旁邊看到達斯特幫之外,在角落也看到「喬治」。


喬治說聽說古古和兩個傢伙起衝突, 小子迪倫、木槌莫非。古古找了兩個女人跟他玩,但後來卻被割喉。約翰趁勢收買這個喬治可以幫自己連線古古,希望可以跟古古講話。


但在還沒開始與古古講到話的約翰就差點被殺掉,還好莎拉及時趕到救了約翰。古古表示自己對嬰兒失蹤案完全不知道,表示自己絕不會去抱甚麼嬰兒,而247號那棟房子只是他的房產,裡面住著誰也不知道。



回到辦公室的莎拉,接收到里那斯太太來電說奎斯勒去找她要催眠的事,因此去到餐廳找奎斯勒理論。不過過程中,奎斯勒說他今天去找夫人的時候,裡面有個女人讓他進去,但這是上次訪談中沒有問到的人,所以莎拉馬上拉奎斯勒說現在就去問!


可是在在抵達西班牙領事館時,卻正在看道爾在逮捕里那斯太太,因為里那斯太太涉嫌殺害自己的小孩,所以要對她進行訊問,原來就是因為她發現自己小孩不見卻沒有報警的原因。


莎拉情急下馬上說:「里那斯夫人擁有外交豁免權,如果你逮捕她,代表是在引起兩國戰爭,這會是國際上的案件,你會為我國留下汙名」。 最終道爾不得不放了里那斯夫人。而這也是里那斯夫人不報警的原因,因為會引起兩國戰火。


而在家中,奎斯勒和莎拉要問奎斯勒講到的那個僕人「伊娃」,夫人卻堅持不准問伊娃。夫人則是自己說:「幾個月前我把安娜放在搖籃中自己去洗澡,出來後發現安娜摔在地上,所以自己帶安娜去先生不知道的一家醫院,並且是由伊娃在醫院陪安娜的」。


回到辦公室,莎拉認為這一切是精心策畫,如果古古帶走嬰兒是為了錢,為何把嬰兒扮成娃娃?還要布置嚇人的場面。


奎斯勒說:「兇手是在滿足自己的需求,跟金錢無關的需求」。


路西亞斯說:「兇手用三種毒物,其中兩種找藥師就能取得,第三種卻是止痛藥,不需要藥師就能拿到。施藥不當,足以殺死一個嬰兒,而這止痛藥特別的是用來緩解女人分娩時的疼痛,最有可能出現的地方就是產房」,這讓馬可醫生更為可疑了。





《沉默的天使2》第3集
迷宮


在上一集中,知道第三種毒藥止痛藥有可能是產房來的,所以他們也打算去產科醫院問問找線索。


而為了更了解里那斯夫人當天發生的事情,於是莎拉考慮到或許真的可以讓里那斯夫人接受催眠。因此莎拉決定先讓自己接受催眠實驗,要先知道感受,才能知道可不可以說服里那斯太太。


過程中莎拉看見12歲的自己在老家原本開心奔跑著,最後雙手都是血(這大概是在說當初自己扣下板機幫助爸爸自殺的事)


另一方面,艾薩克森兄弟帶來瑪莎小孩身上的衣服,黑漬是碳粉和血跡,這衣服布料很高檔,感覺是手作的,不是買來的,裙底縫線看起來是用成人女性的裙子作成的,所以就像不是有錢人,是想成為有錢人。


而奎斯勒則是從衣服上的縫線認為手很穩,可能出自於外科醫師之手。(這會不會太神?XD)看來奎斯勒完全就是把目標放在馬可醫師身上。


但約翰說雖然馬可醫生很可疑,不過也可能是別人,因為莎拉認為兇手可能是個女人,想要孩子,準備迎接孩子到來,或失去孩子的女人。而約翰質疑:「就這麼簡單?」奎斯勒說:「越簡單往往越接近真理」。


莎拉說:「她氣憤別的女人可以呵護他們的孩子,自己的孩子卻被奪走,她拼命尋找替代品,但不可能感覺相同」,奎斯勒補充:「她養別人的小孩,一開始她愛著那替代品,後來看著那孩子,彷彿看著陌生人,本來就是陌生人」。



在此同時,碧西找到接近馬可和進入產科醫院的好辦法,碧西想到這個產科醫院是慈善團體,一定會辦聚會向有錢人募款,那就會有名單。其中一個主辦人是約翰的朋友家族,因此找上「小奧吉爾德史利夫」。


莎拉獨自一人來到產科醫院找馬可醫生,莎拉非常直白地說:「瑪莎的孩子是被你們這類醫院才有的藥物毒殺」。而莎拉是想要知道孩子通報失蹤的當天,誰通報的、哪時通報、發生甚麼事情?但馬可醫生卻直接用這些失去孩子的母親和不可靠的醫護人員不能成為證人為藉口打發莎拉。


在瑪莎的房間理,當時瑪莎腸子感染,所以自己一個人隔離,所以當時只有他一個人在房間。但另外有個護士莉比卻說:「這間房間是當時進院時的房間,但之後不是」。莎拉順道問了母嬰研究室的問題,不過莉比說:「當天瑪莎是在產後恢復室附近的病房裡」。



而此時另一個護士柯琳卻被叫去馬可醫生的辦公室,但柯琳不肯,甚至還生氣,感覺這個護士似乎是馬可醫生想要掩蓋的證據。


事後,莉比被莎拉找去餐廳吃午餐,為得是想要找出更多線索,莉比表示應該是有做紀錄的文件,只是不知道被放在哪裡。


不過莎拉的確也問出在小安娜去到醫院時,護理長不准大家接近那個孩子,護理長喜歡自己高人一等,尤其對有權有勢家庭的小孩,但不認為護理長會傷害寶寶。


於是莎拉覺得護理長有點可疑,去到瑪莉護理長的家要找瑪莉,卻得知鄰居說瑪莉沒有小孩,莎拉很聰明,直接問鄰居:「你有聽過孩子哭聲嗎?」 鄰居說:「有時候她會帶小孩回來,但有很一陣子沒有了」。



而在瑪莎的孩子下葬後,胃還在實驗室被研究著,得出的結果是毒物、碳粉,和「母乳」,代表在小孩死之前是被餵養母乳。


而經過生產與手術的海倫見見在病房醒來,發現護理長在試穿著理查情夫送來的禮服,跳著舞。在此同時,莉比去到馬可醫生的辦公室偷拿瑪莎的資料。


莎拉從醫院回來直接去找奎斯勒,告訴他在醫院沒有太大的進展,但有跟其中一個員工私下聊到護理長可疑。


而莎拉也跟里那斯先生談過,同意讓里那斯太太接受催眠。


在催眠過程中里那斯太太看到白色衣服的女孩,黑色頭髮,青綠色牆壁,木乃伊宗色地板。頭髮上別著深紅色花朵,他們好每,原來里那斯太太講的是當天有去大都會美術館,並形容出的一幅畫。


在別的地方,卻回想到當天在公園的恐懼而停止催眠,所以也沒有看到甚麼。在沒有進展的同時,約翰說說不定可以讓里那斯夫人畫出來,於是請到里那斯夫人以前的繪畫老師來幫忙,再次讓里那斯夫人催眠,讓里那斯夫人自己潛意識畫出來。


而大夥得知那是茶園會館,而且當時有人在看里那斯夫人,還是個女性。


莉比拿到瑪莎的資料來給莎拉。裡面資料寫到最後看到瑪莎與嬰兒的是柯琳護士,於是為了要更進一步得到更多線索,莎拉認為應該要派碧西去醫院當臥底。





《沉默的天使2》第4集
鍍金的牢籠


奎斯勒來找卡萊夫人,她是幫死掉孩子拍照的好心人,在照片中,都是死掉的小孩子,但在小孩子眼睛上畫上眼睛(應該是畫在負片上),卡萊夫人只做過兩次。卡萊夫人說:「這些小孩的媽媽都結束自己生命了,在她們的眼神裡可以看出,彷彿她們的靈魂早已遠離,只剩行屍走肉」(這是一開始瑪莎說的)。


卡萊夫人說:「悲傷有時會是永遠無法癒合的傷口,死亡象徵,莫忘人終有一死」。


隔天回來跟莎拉拿回瑪莎資料的莉比,提到:「無法為自己說話的人,往往得悲哀地替別人擔罪」。而莎拉則是問:「你覺得柯琳有沒有可能綁架或是殺害小孩?」


而碧西的第一天就是跟柯琳在一起工作,來照顧海倫的同時,柯琳卻生氣地說:「他一定比愛我更愛她,理查,我一開始收到盆栽,後來收到鬥魚,他們最愛搞大妳的肚子,向那些有錢朋友證明自己的老二還能用,把你養在公寓、送你漂亮衣服之類的。」(沒想到這個理查除了海倫,還有這個柯琳)。


莎拉認為綁匪是個奶媽,或共犯是奶媽,不管怎樣,綁匪不太想殺人。


而艾薩克森兩兄弟在嬰兒的胃裡發現了解毒劑和毒物。


因為安娜遲遲未被找到,里那斯認為莎拉他們只在找瑪莎的孩子,不是在找安娜,所以覺得不相信他們,但處於國際情勢緊張之下,美國警方只認為里那斯在自導自演,所以這個案件還是必須給交由莎拉他們來調查。


莎拉對里那斯先生報告:「我們已經確認用來毒害孩子的其中關鍵成分只有在醫院才能拿到,而這家醫院就是瑪莎孩子不見的那家醫院,現在已經派臥底在醫院」。



而在醫院,碧西與莎拉偷偷見面,碧西說:「母嬰研究室是安置有錢老頭子懷孕情婦的地方,更怪的是那裡沒半個嬰兒,那裡的產婦全部死產」。


而至於柯琳這個護士,她說她本來是醫院產婦,但現在是打雜小妹(跟馬可醫生說的一樣,那些沒錢的產婦留在這裡工作),而她的情夫是理查。


莎拉要碧西去確認柯琳的小孩是否也死產,以及找出毒死瑪莎孩子小孩的藥物放在哪裡。


而為了得到更多關於理查與柯琳的線所,大夥來參加約翰的訂婚宴會,身為上流人士的理查一定也會出席, 馬可更是會在場,而奎斯勒和莎拉也打算在這時跟馬可攤牌。


奎斯勒找到理查,問到柯琳這個人,理查說:「柯琳當時是在查理家當幫傭被所有高貴的物質欲給沖暈,柯琳這個人血氣方剛,爭強好勝」。不過重點是奎斯勒說:「 你糟蹋她的純真、她的青春、她對上流社會的嚮往,然後奪走她的孩子,天曉得送到哪裡去」?但從理查口中知道:「柯琳的孩子死了」。

 
在宴會中,莎拉可以感覺得到薇奧拉對約翰不好,甚至在宴會上嘲笑約翰。當初約翰曾向莎拉求婚過,但是莎拉拒絕的,現在又說約翰適合像自己這樣愛冒險的人,但約翰可不這樣認為。


另一方面,奎斯勒在宴會上遇到一個同樣是精神醫師的女人「凱倫史崔頓」,是薇奧蕾在學校的教授。



不過整場最令理查傻眼的是,海倫從醫院逃出來宴會這裡找理查,眾人們得知海倫的孩子被帶走,自己還被結紮,過程中馬可醫生趁勢把海倫從中帶走。



就在大家於宴會中沒有收穫時,在莎拉的辦公室突然有里那斯夫人到訪,說當初在醫院裡有人行徑很詭異,她說那個女人很不起眼,但她一直默默觀察著、注視著安娜,沒碰觸她、沒照顧她,而且她離開病房時還看了「我」一眼。


但奎斯勒從中發現:「她回頭看『妳』一眼,不是伊娃?」


奎斯勒發現創傷和痛苦讓里那斯夫人的腦中建構了一個故事,將產科醫院裡的自己換成了伊娃,也就是說從頭到尾在醫院的就是里那斯夫人自己,不是伊娃。也代表里那斯夫人看到有人抱走孩子。所以里那斯夫人說:「對,在茶園會館那天,我再次看到她的臉」。


於是莎拉要里那斯夫人從公園那個攝影師的所有照片中,找到一個她認得的臉,里那斯夫人很快就指認出來,但這個人卻讓莎拉非常驚訝!因為這個人就是「莉比」。

於是大家趕忙趕往醫院。


另一方面醫院中,柯琳對碧西一直問問題而感到生氣,最後發怒地說:「我甚麼都沒做,他們全怪我,我來看小孩,她好好的,然後就聽到她尖叫(因為當天是柯琳值班),我哪知道怎麼回事」?


碧西卻被發火的柯琳追殺而逃到一間房間,卻發現莉比早就在裡面,手上有一根不明的針筒。碧西看到莉比嘴中黑黑的,直接問她:「那是碳粉對吧」?


卻沒想到莉比一針打在碧西的脖子上,這大概是毒物。好在路西亞斯緊急替碧西注射解毒劑,馬上醒了。只不過,莉比跑走不見了。


而逃走後的莉比是來找護理長,有點精神錯亂的莉比對護理長說:「我想要融入,想要放下擔子,想讓疲憊的身心好好休息,想找一個避難所」,原來這個莉比已經受不了這個護理長讓大家喘不過氣的壓力,所以對她掐脖子,最後拿刀把護理長給殺了,並在她眼皮上畫上眼睛。





《沉默的天使2》第5集
巨獸之腹


殺死護理長的莉比,神情還是格外地淡定,用著護理長(瑪莉)家的茶具,悠閒地泡著茶放在死掉的瑪莉面前。


而房間中還有著小安娜,在餵母奶過程中,莉比被咬了奶頭,這讓莉比抓狂:「我的寶寶不會亂咬人」!


在醫院醒過來後的碧西,告訴莎拉還有另一張照片可以讓大眾指認莉比這個人。當然,因為碧西的臥底身分曝光,讓馬可醫生也緊張母嬰研究室的消息會被放出去。


在旁邊的拜恩斯可是有點良心,他警告馬可最好這個研究室只是在幫助那些可憐無助的婦女而已。


護理長沒來上班的消息很快就被莎拉絕得可疑,路西亞斯和莎拉來到瑪莉的住處,門沒鎖,發現地上的血跡,並發現護理長的屍體。看過屍體的奎斯勒認為:「這是對死者的懲罰,想要看著她死,看著她的生命慢慢流逝,她的動機跟殺小孩完全不一樣,她在體驗另一種生活」。


而莎拉則是發現在護理長的眼皮上有被畫上眼睛。



同一時間馬庫斯也發現乙硫苯胺,但沒有碳粉,表示她在服毒進而傳給孩子,沒有東西可以解毒。



警方這邊,拜恩斯正在訊問柯莉,主要是想要柯琳可以指認莉比的照片,這樣可以把她的照片發送給巡佐員警,好讓大眾知道。


當中,的確在罪犯報告中有看到莉比的照片,莉比以前有罪犯同夥紀錄,沒有名字只有化名,看來她喜歡跟黑幫鬼混,也就是接近達斯特幫的地盤。


而為了追查莉比的下落,莎拉與約翰來找賽勒斯指認莉比,沒想到賽勒斯認識莉比,還說她就是古古的女人。


約翰與莎拉回到偵探所,莎拉發現有點不太對勁,有人來過這裡,莎拉發現父親的槍不見了,更恐怖的是,在黑板上畫滿了眼睛,看起來莎拉是被莉北給盯上,所以約翰給莎拉一個她奶奶的以前的房子站暫住,但莎拉卻想要回到街上去找古古。


可是賽勒斯不肯幫忙,因為覺得太危險了,於是巧合下是喬安娜私下幫忙跟蹤古古,過程中也找到莉比,而莎拉要喬安娜去召集人馬,找奎斯勒和約翰,莎拉則是自己去跟蹤莉比,原來那間古古的247號公寓就是莉比住的。


莎拉跟蹤莉比來到公寓,偷偷從地下室下去,而約翰也隨後跟到,在樓下剛到達的奎斯勒卻突然被肥仔傑克給撞見,給押進馬車,還好給到達的馬庫斯拯救。


在房間裡,莉比找到莎拉,並用莎拉父親的槍抵著莎拉,雖然又被莉比給逃了,不過終於找到了小安娜。





《沉默的天使2》第6集
終將一死


上一集中,約翰與莎拉兩人越來越對味了,終於對彼此沒有隔閡,享受魚水之歡過後,約翰想要繼續與莎拉的感情,但莎拉卻又說你要結婚了,不要把事情複雜化。約翰似乎是心已決定想要跟莎拉走下去,所以告訴莎拉:「事情可以很簡單」。


這是約翰給莎拉的答案。


在碼頭這裡,正在表演逃脫大師胡迪尼魔術,奎斯勒和保利也到現場看,熱衷於魔術的保利回去後很用心鑽研逃脫術。


雖然小安娜已經找到,但莎拉更疑惑的是莉比是把嬰兒安置在哪裡,因為那房間沒有尿布、奶瓶、沒有嬰兒食品、沒有嬰而睡覺的地方,甚麼都沒有,莎拉直覺這件事絕對還沒結束。


而莎拉破案的事情登上報,是赫斯特故意讓莎拉的名聲搞壞的,報紙說莎拉剛愎自用、離經叛道、未能捉拿莉比海契,兇手仍逍遙法外(莎拉會被這樣寫,完全是因為薇奧蕾這邊,開始難過約翰不願把時間給自己,也對約翰與莎拉越走越近而醋勁大發,讓赫斯特先生決定替女兒發洩一下)。



另一邊,失去小安娜的莉比來找古古,古古說:「不然我們就去找一個更好的嬰兒」。(也就是說還會有下個案件)



奎斯勒回到學院,看著孩子們在玩耍,卻找不到保利的身影,發現他在辦公室中上吊著,還好保利沒有死,這讓奎斯勒非常自責自己疏於照顧保利。


而這件意外卻讓道爾也來到學院這理,硬是要調查這起意外。


在醫院中,奎斯勒對保利說:「這案子讓我捲進去,讓我慌了手腳」。而在病房外,奎斯勒對凱倫說:「我認為魔術能將保利受創前天真快樂的自我還給焦慮不安、年幼的他。我以為這樣的神祕能使他驚奇與引發幻想,而不是導致恐懼。他開始活在幻想裡,忘了甚麼是真實,我為他編織了一個虛幻世界,就跟莉比為自己所編織的沒兩樣」。(可見奎斯勒對保利的事情很自責)


約翰與莎拉再次來到古古的房子,莎拉認為藏嬰兒的房間應該是隱密不會被找到的地方,於是找到旁邊有個被封起來的入口,約翰與莎拉偷溜進去,卻找到一個房間裡面有所有嬰兒的用品,並發現她把寶寶關在籠子裡。


甚至還發現還有其他的受害嬰兒,以及屬於安娜的東西,代表她不是第一次夜間潛行入領事館裡。這樣令人不寒而慄的莉比,莎拉不敢想像接下來莉比又會做出甚麼事情。


而在奎斯勒學院這裡,卻是馬可來調查「治療未成年病患過程可能出現刑事過失」的調查,目前奎斯勒被要求停業,很明顯就是故意要找馬可來調查的。



果然,莉比再次出動偷嬰兒。


而莎拉和約翰找到這個莉比是范德比家族的人,所以得出結論這次要偷的可能是范德比家族的孩子。於是要一個一個刪去可能性。


在公園中,莉比很快速地偷抱走范德比先生的孫子。


這樣又一起嬰兒失蹤案,這個哥尼流找來所有記者要抓嫌犯,雇用所有的偵探社(包含莎拉),為得就是不要消息走漏,更不要紐約警局插手。


而來到范德比的地方,莎拉說莉比對於范德比家族有所企圖,她把首飾盒和梳子保存在密室里,也保留了里那斯的私人物品,透過搜集這些東西,代表她對特定家族不懷好意。



莎拉決定接下范德比這案子,但條件是奎斯勒學院中正遭到暫停營業,現在莎拉要奎斯勒復職以合法身分加入團隊。另外的條件是,由莎拉自己主導這案子,不為拜恩斯辦事,而是拜恩斯為莎拉辦事,並且聽從莎拉的指令。


另一方面,叮咚來到店裡找喬安娜,因為前一天莎拉以及警方所有人都來到這裡,甚至帶走嬰兒。


至於保利,保利說他是在模仿胡迪尼,但奎斯勒卻認為保利是在絕望地呼喊關愛。直說:「我讓他失望了」。



莎拉聊起莉比這個人,覺得有某種魅力覺得他們會變成好朋友,她很脆弱,舉止忐忑,動作遲疑不決,卻含有一股聰穎,她想要我認識她。


奎斯勒認為:「厲害的騙子就是有辦法博取信任,他們結合純粹的真相和謊言,他他們自己都深信不疑。莉比說不定也對妳透漏了甚麼真相」。


這讓莎拉想到莉比曾經講到她父親,但她的某種特質,或是表情,我莫名想告訴她我父親的死因。而莉比當時說到父親:「他也是因為一場意外,跟喬上繩索有關的意外」。


約翰認為想要知道莉比是誰,可以先從她爸爸意外身亡的資訊查起,而這些資訊約翰說可能在報紙上曾經有登過,約翰可以去找找有沒有相關消息,找到他父親可能會知道有關莉比這個人。


在約翰離開後,莎拉對奎斯勒說:「跟蹤莉比當晚,還看到別的東西,似乎莉比當時是在對古古餵奶」。奎斯勒說這是戀母乳癖,相當引人好奇的案例。所以奎斯勒找到凱倫討論這個案例。


以凱倫女人的角度,她覺得:「可能吸引目光這不是一種病,或許女人本身很享受這種儀式,成年男人的吸允讓女人有活著的感覺,她不是在利用她的胸部,而是藉此回應對愉悅的需求」。


在此同時,約翰與莎拉找到一個報導:「男子在布魯克林大橋上吊自殺,妻女目睹害人現場,身後留下妻子「瑪羅莉杭特」以及一名女兒「艾斯佩杭特」在布魯克林。


艾斯佩杭特也就是EH,跟百貨的簽名一樣。


而她藏身之處大概就是她認識甚麼人願意藏匿她,就是古古。所以大夥的推論是,他們會往她的老家去。奎斯勒也說:「她的內心會引導她前往下一個熟悉的地方,也就是布魯克林」。





《沉默的天使2》第7集
布魯克林的最後出口


約翰與莎拉來到布魯克林調查莉比父親的那場自殺,得知死者幾乎腦袋要斷了,而當初的妻兒也是有錢人,當初的女孩很有教養,很聽大人的話,艾斯頓杭特在布萊克威爾島精神病院間竟兩年,因為殺人未遂,目標是她母親


而拜恩斯則是找到叮咚問古古在哪裡,利用賄賂的方式要小孩到他的手上,果真如同約翰說的,拜恩斯把這個案件當做是競賽,只要小孩,不管大人。


被收買的叮咚私底下與古古見面,告訴古古警察要用錢買那個小孩,古古卻收下那些錢,但會不會交出小孩就不知道了(我只能說這個叮咚有點衰XD 當時還被古古揍了鼻子一拳)。


莎拉約了奎斯勒以及約翰、拜恩斯去拜訪瑪羅莉杭特,想問她女兒的事。瑪羅莉杭特說她不知道艾斯佩會去哪裡,從她爸爸意外之後竟兩人相依為命。


奎斯勒卻是問:「妳覺得妳先生為什麼會自殺」?奎斯勒認為有可能就是跟著她一起過著這樣的生活,所以不習慣而自殺。


至於艾斯佩攻擊她媽媽,報導中是媽媽說艾斯佩想要殺自己的,一定有某種機發她的因素。


媽媽說:「那個嬰兒是小女孩,兒童援助協會帶走了,艾斯頓沒能力照顧小孩,她情緒不穩定,不適合做一個母親,她拿刀鋪過來,我運氣好才逃過一劫」。


奎斯勒認為這不是事實:「艾斯佩沒有傷害過妳,妳是有錢的女人,除非證明女兒對孩子有威脅,兒童援助協會才會帶走孩子,是妳造成她的創傷,妳遺棄她,遺棄她的孩子,妳創造了一個殺人犯,妳先生死後重返自由,妳不用再照顧任何人了」。


所以奎斯勒要媽媽可以幫忙,告訴之前那小孩在哪裡,從孤兒院紀錄的文件中知道,小孩名叫克萊拉。



至於古古那個白癡,告訴莉比只要交出孩子,就能搭船閃人,他是不知道莉比要的就是小孩嗎?XD


古古最後把小孩抱走,流下傷心的莉比,但另叮咚和拜恩斯疑惑的是,古古卻沒有依照時間出現交出小孩,拜恩斯烙人把叮咚給打了一頓,現在要使出第二招,找出莉比的親生孩子。


所以拜恩斯又回去找瑪羅莉杭特,說范德比先生向她提出提議,要用小孩當誘餌引出莉比。


為了找出莉比可能去向,奎斯特從回憶箱要找莉比可能會去的地方。


第一個回憶箱中,從照片劣化程度能看得出時間最久遠,這是第一個受害者,但照片中的小孩不是受害者,這是她的女兒,莉比的母親把孩子送走,莉比哀悼孩子,就像她死了一樣。


莎拉認為莉比的母親很特別,毫無同情心,就連對自己的女兒也是,既然不想要為了要生小孩?莎拉認為這是外界的壓力,畢竟這是女人的用處。


就在大家以為古古要拿小孩去換錢時,卻沒想到古古再次把小孩抱回去給莉比,古古說自己做不到,所以把孩子再帶回來。但在小孩旁邊還夾著一個關於莉比親生女兒的報導,這就是拜恩斯的方法,想用莉比親身女兒的報導引出莉比。


知道拜恩斯用這惡劣手段要引出莉比,奎斯勒與莎拉去布魯克林找拜恩斯,已經看到所有人都在等莉比前來這個房間,可卻沒想到莉比更厲害,用假的女人去轉告消息給予警告,反倒把所有警察都給引出來。


躲在遠方的莉比看到自己的女兒,不料莉比被其中一個警察看到,形成追逐戰,道爾雖然找到莉比,但卻被殺了!!!(割喉那一段我嚇到欸!!!)


奎斯勒先把克萊拉帶回家裡,請凱倫先暫時照顧她。


而回到辦公室的莎拉,接到約翰的電話,也跟約翰說出她的感覺,那一晚是兩人沒有想清楚,但約翰一直想要用這一次用力地追回莎拉,約翰直接說:「我受不了了,我一直兜圈子,我快瘋了,有必要我會為我兩做出決定」。


一個人在辦公室心煩意亂的的莎拉,突然看到莉比在辦公室,莉比拿槍指著莎拉,還好約翰及時趕到,但卻演變成莉比要割約翰喉嚨的恐怖局面,而為了要救約翰,莎拉也只好說出克萊拉在哪裡。





《沉默的天使2》第8集
良善天使


這一集一開場,就是道爾的屍體被發現,拜恩斯當然會覺得生氣。


而上一集的最後,約翰、莎拉經歷差點天人永隔的局面,這讓莎拉以為自己會失去約翰,不過莎拉還是很理性地說:「我怕你愛的沙拉霍華德,你的朋友,你喜歡我這朋友的所有特質,你不會想在老婆身上看到,無法坦率的愛不是愛,只是激情」。(看來莎拉還是在拒絕約翰啊!)


而雖然抓到莉比,不過最重要的是還不知道嬰兒的下落,所以莎拉要去訊問莉比。可是拜恩斯卻提早一步對莉比行刑,凌遲逼問小孩下落,但莉比卻死都不說。而對犯人做酷刑這件事,讓莎拉非常生氣,畢竟不管對方做出甚麼事,都不贊成慘無人道的酷刑。


在警局的莎拉,想要訊問莉比,可是她無法有自信可以面對莉比問出甚麼,因為她也不是個專業的醫生,但奎斯勒說:「他們對這個可憐的女人施加暴力,她不會信任不熟悉的人」。因此奎斯勒認為莎拉認識她、熟悉她、了解她,知道她是怎樣的人。


最後莎拉用可以和克萊拉見面的謊言,換到寶寶的地點。不過當警察們出動時,卻不見古古的下落,原來古古和手下是要來警局攻堅,救莉比。


經過一番廝殺,莎拉和奎斯勒雖然逃過一劫,莉比卻和古古他們逃走,但現在重點是古古他們要去找克萊拉,以就是說照顧克萊拉的艾薩克森兄弟有危險了。



來到家裡的古古,艾薩克森兄弟根本就不是古古的對手,路西亞斯嚇壞了沒能及時扣下板跡,而後腳趕到的馬庫斯被古古用槍打中肚子失血過多死掉,路西亞斯很自責自己當時沒有扣下板機先殺死古古。


局面很糟糕的是連克萊拉也被帶走。


事件目前正告一段落,因為沒人知道古古、莉比、克萊拉去了哪裡。


而在沙拉辦公室,奎斯勒對莎拉講到凱倫即將去維也納的事情,我很喜歡莎拉說的那段話:「不管你做了甚麼決定,一定要把自己的幸福放在第一位」。不過莎拉對自己愛約翰的心則是:「約翰對我意義重大,但我擔心我們想要的是不同的東西,我內心很掙扎」。


所以奎斯勒提醒莎拉:「妳應該聽聽妳剛剛給我的建議」。

為了找到被帶走的克萊拉,大家又重啟調查。


莎拉想到在獄中莉比對某一段時間是感到幸福的,這段時間讓她眼睛為之一亮,她想當一為淑女。揆斯勒說:「如果不是她母親的謊言,這些不會只是渴望,那是他們曾經擁有的生活,她失去的天堂是因為父親過世而失去的。她躲在她的回憶裡,在那裏父母沒讓她失望透頂,現在遭受越多狂風暴雨,她的心就越向過去尋求庇護,她會退回曾經幸福的時刻,縮回童年的美好時光」。


約翰說:「可能她會回去她以前的房子」。瑪羅莉杭特家裡牆上掛了這幅畫,如果這是她以前的家,如今與女兒重逢,她的家終於完整。


於是的確是在莉比的老家找到莉比,最終拿下古古、找到克萊拉,也逮捕莉比。莉比最後對莎拉說的一段話是:「唯一愛妳的是這個純潔的小傢伙,妳心想:『 或許』痛苦能因此停止,也的確停了一段時間」。


在最後,莉比說出「對不起」,我想這是莉比最終發現自己做錯事的瞬間,過去她讓愛的渴求給沖昏自己的理性。



在案件都已經結案後,接下來的就是處理這三個主角的為來去向了。


約翰在最終終於知道自己想要甚麼,約翰還是決定留在現在的報社工作,他對伯尼說:「我不想要偽善,這裡是我的歸屬」。至於感情嘛,他想要莎拉,於是他想要做出一些決定,可是卻在要對薇奧蕾坦承時,卻發現薇奧蕾懷孕了!


莎拉的反應是「很難過,也很開心」,因為約翰如願以償當一個爸爸了。


另一方面奎斯勒決定和凱倫去維也納生活。


最終剩下莎拉。


但莎拉的偵探事務所事業做得越來越成功,甚至還聘請一位新的女助理,莎拉對大家說:「女人的身份讓我們飽受批評,但一定要記住我們是偵探,穿裙子或褲子無關我們的專業。只要是人都會犯錯,我們可以失敗,但不能讓失敗決定我們是誰。」




其他人也在閱讀...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