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劇《2020秘密森林2》劇情第1集:海灘上的意外


《秘密森林2》都不知道已經出來多久了,我還在緩慢地追…(沒辦法,我看劇很慢,尤其這種燒腦劇~~)。而且看完《秘密森林2》的第一集,我內心無比地想哭,因為《秘密森林2》的劇情內容比《秘密森林1》還要「硬」啊!


目前第一集看起來自己是覺得沒有像《秘密森林1》的第一集那樣緊湊和緊張,反倒有些許無聊了…(希望不是我的錯覺~)


因為第一季我也有紀錄劇情,所以第二季也不例外,而且我發現第二季更需要邊看邊搭配文字劇情才能懂啊~因此,我就決定記錄下來了,也以防我在以後又忘記劇情(←真的金魚腦)


而且這是使用的是一篇文章寫一集劇情,畢竟我發現之前把16集全塞進一篇文章好冗長,要一下子找到集數很不容易,所以這次打算來點不一樣的。


延伸閱讀,沒有看過第一季的我希望你可以先看第一季:
《秘密森林》評價好看嗎?追《秘密森林2》前先熟悉推理思路和手法





一開頭一連串旁白,這是李昌俊的聲音,我想,這一段也將是冠穿第二季的重要引言。


追逐著真理向前邁進,朝著合理的方向前行,這是段無止盡的過程,停下的瞬間便註定失敗。向著變化前進,彷彿指我的腳成為細針,穿著看不見的線,讓我豪不停歇地行走,我相信一絲的希望,勝過無數的絕望,以絕不停下腳步的意志,再次迎戰」。




黃始木在2019年3月7日那天,頂著大霧開車經過已經被封閉的海岸線龍南海岸路(但海岸封鎖線卻壞掉),此時黃使木其實是要去參加廳長為黃始木舉辦的歡送會,但黃始木被濃霧給困住,無法順利準時到達。


李股長此時打電話來,告知始木盡快到達,因為廳長已經集將到達現場,但始木卻請股長給他海洋管理工團的電話,原來是想要通報禁止出入的管制線斷了。地點為龍南海岸路。


終於來到目的地統營觀光飯店(廳長為始木舉辦的歡送會地點)的始木,剛好看到一堆警車和救護車往龍南海岸路去,心生狐疑的始木沒有去參加歡送會,反倒跟著警車和救護車繞回去查看。





跟隨著警車與救護車,竟然是剛剛始木經過的那個海岸邊,現場的觀眾討論著「有年輕人死了(死者是「勝俊」、「元日」)」、「現場明明禁止進入還進去游泳」、「這種天氣還下去游泳」、「設了管制線還硬闖」的話題。


再往前走去的始木先是看到沙灘上留著一雙鞋,鞋子裡還放著手機(我只想到為什麼知道要拖鞋,但沒脫襪子?),辦案的警察卻說,這雙鞋很貴,看來失蹤少年很清醒,知道要先脫下來。


而在始木站著一位失魂落魄的年輕人,像是失蹤少年的朋友,始木對他身上瞄了一下,看他還穿著鞋子,不過鞋子滿是泥沙。正當警察討論著死者是沿著前面衝去海裡的話語時,馬上發現失蹤少年在海裡載浮載沉,不過已經氣絕多時。


比較奇怪的是,在始木身旁的少年朋友卻是一臉驚恐,腳步慢慢往後退,甚至差點撞到始木。始木從頭到尾不發一語看著這位驚恐的少年,聽著他講自己是大一生,自己喝得酩酊大醉不知道他們去哪裡。


始木在腦中模擬年輕人當時可能發生的事情,以及自己經過這段路時停車在此段的情境。在最後警方與觀眾也認為這是年輕人喝酒後亂跑去海邊玩所發生的意外悲劇,始木也看不出任何跟刑事有關的線索,於是也沒有甚麼動作,此時李股長再次打電話來說廳長為了始木辦的歡送會卻大家等他一人非常生氣。



此時,在家中的韓汝珍,滑著手機IG,在自己有追蹤的一名紅人的擋暗中卻突然發現幾張在統營海邊拍的相片,不過重新刷新頁面後就突然消失不見。


此時電視新聞報導突然引起汝珍的注意力:「據悉警察廳的某位高層幹部介入了檢方正在調查的案子,檢方表示很快就會傳喚他前來接受調查,有一位警察廳的高層幹部涉嫌將檢方的調查情報洩漏給外部人士知曉,2018年6月在警察廳擔任高層幹部的金某,其高中後輩朴某找上了他……」





已經升官的汝珍,被調派至警察廳擔任警監。


韓汝珍上班途中,聽到車上廣播說昨晚在慶上南道統營禁止出入所有海岸管制區,但有兩名旅客在酒後跑進海裡,因而發生溺死意外。


有人指責這是因為管理工團沒有設置好管制線而發生的意外,因為發生的意外地點在兩年前也因為管制線沒設置好而遺失,這個地區經常發生意外。


來到辦公室,汝珍再次去看昨天那張突然被刪掉的幾張照片,於是開始調查關於統營溺水意外的事件。





當然,始木在隔天上班就因為昨天沒來歡送會的事被廳長給罵到臭頭。回到辦公室,助理們都已經把始木要離開的東西整理好。


始木同時間接到韓汝珍的來電,原來是想要說昨天的溺水意外事件。


汝珍看了管理工團的網站說所有地方都封閉了,覺得「難道有部分地區是開放,像是鄰近島嶼之類的?」,始木說那只是意外事件,所以新聞報得簡單,推測死亡時間是晚上7-8點半,海岸線部分到閑山島為止都是從晚上5點40開始管制封閉的。



始木說:「他們是從首爾來這邊玩的三名同學,父母為了慶祝孩子考上大學送了一輛車,所以他們臨時決定開車去旅行」。汝珍覺得這些學生好勇敢,新手還敢開這麼遠。結果始木說:「就因為新手才能活下來,就是那個駕駛活下來的,因為太緊張,所以在旅館喝個爛醉,連朋友出去都不知道,是遲遲等不到他們回來也沒有接電話所以出去找」。



而電話那頭的汝珍卻說:「你覺得管制線既不是沒有設置好,也不是身亡的學生剪斷的可能性有多大?我有看到一張當時在海邊拍下的照片,我本來就有追蹤那個人的帳號,照片大概是晚上8點左右上傳,但不曉得實際拍攝時間」。


汝珍在照片上是有看到有掛紅字警示的管制線上寫著全面禁止出入,那張照片的情侶是怎麼找到沒有進行管制的海邊?又為什麼要刪掉?但卻在一小時才刪除,甚至一口氣刪了三張。


始木說這是兩個死者一心想要去的海邊,所以私自剪斷也可能,但汝珍點到重點,跨過去也行啊。因此汝珍心想或許是因為那對情侶剪斷的。始木提到:
是那對情侶先弄斷封鎖線,還是那些學生先下水,也是個問題」。


結束與汝珍的通話,始木決定去看海岸線。





另一方面汝珍則是打算直接私訊給昨天上傳照片的人,利用出售公仔的理由想誘騙他出來,但卻被已讀不回。


於是汝珍致電給張建刑警,想要找出那個人照片的線索和資料,在此同時組長也突然出現在張建身邊,汝珍說這可能不是意外,而是案件,這也引發組長的高度興趣。他們一起從照片推理出這男人常出入溫特斯高級健身中心,以及車牌號碼末四碼為0437。


來到健身中心,張建已經到達,但對方看著只是警察而不願配合。透過張建和汝珍的賣力演出,讓健身中心的人員開始緊張是否要惹麻煩了,於是決定配合。總算得知這男人的住處,不過他卻不在家。


不過等待的同時汝珍接到崔邴團長的電話,需要馬上離開。但前腳才剛離開,這個男人「李龍浩」正好回到家,被兩人撞見,當張建與汝珍詢問李龍浩關於當天的照片拍攝時間時,李龍浩的確神色有點緊張,最後張建把他帶回局裡問話。


在局裡,李龍浩堅持他沒有破壞管制線,去的時候管制線就斷了。張建收到一個簡訊後馬上問李龍浩,「看起來你是用打火機燒斷的」,搞得李龍浩愣住,馬上打電話給爸爸說需要一個律師。





同時來到案發現場的始木,正有管理工團的人在解除封鎖線。看著封鎖線一拔就起,根本沒有封鎖效果,始木則在沙灘上接近海邊的地方看到封鎖線是延伸到海裡。


發現在海裡的封鎖線是被燒斷的,始木馬上致電給股長要他確認這件溺死案被分配到哪邊。




汝珍回到團長這裡,先是被團長給酸為什麼遲到。


在這會議中,是在談論著如何維持警界的形象,提及多項警方負面消息的新聞,崔邴團長要求部屬要去搞清楚這些消息來源,另外也提到成文日報有一系列報導,說是在質疑韓喬公司的李妍在會長不可能不曉得老公生前的行蹤,還說她利用老公除掉爸爸跟同父異母的哥哥李成宰,而順利接手公司。


但有第一波代表會有第二波,這是由汝珍負責的,汝珍說:「他們覺得黃始木檢察官當時在電視上提到李昌俊的部分,只不過是為了包庇同僚才演出的戲碼,是在李昌俊死前跟身為他後輩的的黃始木所做的交易,因為李昌俊已經無處可逃,所以就用自己的死罪為條件,拜託黃始木不要動他的老婆。並賦予他英雄形象,然後自殺。而黃始木藉此得到韓喬的資料,並把那個檢察官出身的殺人教唆犯塑造成憂國之士」。


崔邴團長認為這對警界沒壞處,可是汝珍認為自己曾經也是這件事的當事人(因為當初第一季的汝珍也有加入調查,甚至也在李昌俊的自殺現場裡),所以也會損壞警界的名聲。


對於團長的做法,是要用打擊檢察界的名聲來抬舉警界的形象,但汝珍認為用正面的案件報導總比針鋒相對指責對方來的好。





另一方面,李龍浩因為聘請的律師是赫赫有名的吳柱善,是剛從部長法官轉為律師,因為罪證不足,只好放李龍浩回去。


張建對電話那頭的汝珍說:「沒戲唱了,只要有前職相關人士介入,就算是重大罪犯也會荒謬結案」。在旁的組長則說交代張建把這個件事給松坡警察局的人去查。


不過張建還是弄到被李龍浩刪除的那幾張照片,始木也接收到這些照片,要事務官印出這些照片,並在上面做了記號,請他轉告負責的同事自己還有一些要在報告上補充:

  • 死者有沒有抽菸習慣。
  • 如果沒有,身上是否有足以燒斷管制線的打火機。
  • 照片的情侶是否有預定這裡的住宿,他們是本來打算待好幾天,是因為看到有人身亡才打道回府的,還是住一晚就要離開?
  • 這情侶兩人都住首爾,所以委託給首爾處裡
  • 照片裡的男的說他喝個爛醉不記得事情了,記得提醒他們多一條酒駕罪名,因為他是晚上連夜開車回家的。
  • 拆除管制線後拍下的照片其準確拍攝時間,龍山警局回報後我會再轉告他們,請承辦人員推測死亡時間進行比對。


出了警局,李龍浩與女朋友被律師載回家,女朋友提到的確是李龍浩破壞管制線的,律師則提醒,快去跟學生和解,說不定那學生有看到他們破換管制線,趁警方去問那個倖存學生之前,先和解吧。


結果他們迅速地找到這個名叫
金厚政學生,根本是在把錯推在學生身上,不過這個學生坦承的確自己是沒有在海灘上看到這兩人,讓他們鬆了一口氣,連想要和解的錢都沒拿出來,金厚政就生氣地走掉了。


這對情侶令人傻眼的行徑看在吳柱善眼裡,雖然是申為他們的律師,但還是覺得他們的態度很令人討厭。





警察廳搜查局長申材勇」找來崔邴團長講話,提到檢方那邊還是決定要傳喚警察廳情報局長(就是新聞中被踢爆洩漏情報給後輩的那個長官),因為外界已經知道情報局長的確是有把調查機密洩漏給後輩知道。所以不能再這樣周旋下去了。


崔邴團長知道事情無法守住,此事一出一定會損壞警察界的形象,於是對搜查局長提出一個要求:「希望到時候是搜查局長逮捕情報局長,也就是由申材勇逮捕情報局長。並希望搜查局可以對外聲稱有查到情報局長的其他案件,因此警察廳決定要對自己人進行真相調查,用意就是先多加罪名,後續再說明調查後查無此事就好,為的就是要先避免檢方帶走情報局長,並在這段期間另尋方法,這樣的做法就是為了不要交出調查權」。


崔邴團長再提出一個請求,希望搜查局長可以讓廳長答應讓檢警碰面,直接讓雙方見面討論調查權該如何調整,這得由廳長直接向法務部長提案,因為檢方老是覺得警方無能又腐敗,所以用這攻擊警方,而這次協議案崔邴團長要自己主持。





隔天早上,始木接到股長電話說溺水案已經「不起訴處分」,因證據不足很快就結束了。


這讓始木覺得奇怪,莫非是有人從中作梗?始木再次看著不起訴處分書,發現最後批准這個不起訴處放的署名分別是主任檢察官:
柳時英,地檢長為姜元哲」。


這讓始木越看越覺得奇怪,難道姜元哲地檢長跟著一起罔顧人命了嗎?



韓劇《2020秘密森林2》劇情第1集:海灘上的意外

其他人也在閱讀...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