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categorized

韓劇《 局中人Blind第2集劇情+推理》來到這裡的你們,放棄希望吧



貼心提醒 ⚠
我寫的所有文章一定會爆雷,還沒看過影劇的人請自行斟酌要不要繼續讀下去喔!
♥ 如果你想要定期獲得新文章通知,歡迎追蹤按讚
Netflix追劇筆記本臉書專頁







韓劇Blind第2集劇情

▶接續第一集,11號在警局中告訴警察自己被監禁起來並向奴隸一樣被使喚,警察覺得很不可置信,他要孩子把所有機構的細節和逃出細節全寫出來,卻沒想到11號被警察給背叛,竟然又將他送回那地獄裡,因為局長根本和這裡有私通。時序回到現在,鄭滿春在法庭上喊著自己沒有殺人,白智恩因為被鄭滿春嚇到而坐上一輛休旅車,而車上的男人就是柳成俊,當柳成俊上證人席時說到鄭滿春有逃亡之虞並拿刀攻擊,柳成俊也提出外送員的行車記錄器作為鐵證(不過可疑之處就在於時間過這麼久這行車記錄器還能被保留,像是刻意被留下來一樣),而且還有最重要的犯案特徵,柳成俊找到以前是鄭滿春同居人受害者當證據,以表示鄭滿春有這樣的前科。

▶所有陪審團幾乎都一致決定好審判決定(幾乎一致認為這不是個有爭議的案件,就是覺得鄭滿春就是兇手),大家都只想著要快點回家,只有趙恩琪還在仔細看資料做決定,因為她懂那種被誤會和理所當然冤枉的感受,人看到的事實都會被美化而帶有偏見。 最後陪審團決定以及柳成勳決定,鄭滿春仍被判定為無期徒刑有罪,連辯護律師都覺得鄭滿春在無理取鬧, 最後鄭滿春拿了律師的筆攻擊,在新聞上羅國熙瞥見白文江覺得眼熟。回到家,柳成勳一直在思索為什麼鄭春滿會這麼激動反應,甚至懷疑柳成俊有對白智恩動手。

▶此時鄭春滿在囚車上,手中握著這張紙條(那是被撕走的陪審團通訊地址其中一部分,在法庭大鬧時鄭春滿偷偷撕走),此時一輛機車騎到囚車前面造成車禍,然後鄭滿春順利騎著機車逃跑。 這群陪審員相約聚餐,互相介紹過後安太浩最後才抵達,他對於網紅拿手機拍照非常厭惡甚至生氣,表示自己不喜歡被拍到。警方抵達囚車車禍現場,柳成俊從監視器畫面發現鄭春滿似乎預計要跑去法院,因此緊急告知柳成勳先別去法院,然而柳成勳仍然不聽勸告而去,此時才發現陪審團通訊錄早被鄭春滿撕走一部份

▶柳成俊告知白文江關於鄭春滿正前往延州洞,這是趙恩琪住家的方向,柳成勳刻意傳簡訊給陪審團的大家,一一從回覆訊息中來確認大家是否安全,趙恩琪正好家中的門鎖壞掉還沒修理,讓鄭滿春得以入侵將趙恩琪擄為人質,到早晨警方到達現場,柳成俊實在等不及就自己獨自行動找角度狙擊,在趙恩琪想盡辦法讓自己可逃脱卻沒成功之時,柳成俊硬闖入室內阻止了鄭滿春,柳成俊著實沒料到自己會被鄭滿春拿刀偷襲。

▶在鄭滿春住院期間,白文江和具重士喬裝成醫生混入病房對鄭滿春凌遲並且打算要殺掉他來為女兒復仇,鄭滿春在恐懼之下說自己沒有殺人,他只不過是收了錢照那個人的話去做而已,對方說只要假裝綁架白智恩就可以,剩下的事他會看著辦,,鄭滿春甚至有通話的證據,而那個人就是「鄭允宰」,白文江一聽到馬上回憶都上來了,正在醫院的柳成俊夢中也夢到小時候被瘋狗給咆哮的恐懼畫面。





韓劇Blind第2集推理心得

圖/tvN《 Blind》


圖/tvN《 Blind》

因為第一集的那些孩子有點亂,因此我這裡統整一下孩子們逃跑時各自發生的事:

  • 24號:被兩個警衛給開車撞死,當時7號和他一起逃走,可是被抓回來的屍體臉蛋是24號。
  • 7號:雖然沒被車撞,但下落不明,本來我以為被兩個警衛抓回來的是7號,可是仔細看其實是早已經被車撞死的24號,代表7號下落不明
  • 12號:年紀和13號的允宰差不多,逃跑時被陷阱鐵夾給夾傷腿。 (目前第二集中陪審團裡的安太浩有跛腳的情況,目前推測他可能是12號,但跛腳的安太浩也可能是允宰,因為允宰最後還有被瘋狗發現,如果被打斷腿或是受傷也是有可能,但我覺得可以確定的是安太浩這角色是其中一個小孩
  • 11號:回去拯救11號允宰,最後和13號允宰一起躲在木地板夾層裡,第二集一開頭呈現11號有逃到警局,卻被警察給背叛而送回去「希望福利院」。
  • 13號:最後躲在木地板下,目睹24號死亡,並且鮮血滴到嘴上,最後被瘋狗發現(陪審團中的安太浩雖然可能是12號,不過安太浩也沒有被我排除是允宰的可能性,畢竟允宰被瘋狗發現後很可能也是毒打,若最後造成斷腿也是有可能)。

    組織目的?「你知道世上最會背叛人的是什麼嗎?就是『希望』,以後不要相信什麼希望」,第二集一開頭已經大致上有透露孩子們所待的地方是把小孩當奴隸的地方,雖然招牌寫著「希望福利院」,不過福利院應該只是掩人耳目的地方。




2022/1/5,父母正在替女兒白智恩準備二十歲的生日,但智恩在路上卻被一個黑衣人(鄭滿春)威脅,表示自己不是兇手,當天他把監視器打壞後尾隨白智恩,但突然一輛車出現,白智恩躲進車內,鄭滿春表示自己看到裡面的司機就是柳成俊。畫面一轉,真正的兇手吹著口哨將白智恩撕票
2022/1/15一個老奶奶在河邊的垃圾堆中,發現白智恩遺體
2022/1/18逮捕殺害白智恩的嫌疑人鄭滿春
2022/4/14鄭滿春國民參與審判,說當晚白智恩是坐上柳成俊的車子離開


犯案特徵:受害者嘴巴被劃破、頭上插滿蘆葦,並被包在黑色垃圾袋中,但屍體並不是被丟下去低處,而是被兇手給抱下去,因為死者是呈現坐姿(這一幕和允宰躲在草叢裡的畫面很像)。

棄屍地點:找到一個完全沒有監視器的地方棄屍,如果不是因為狗,屍體根本不會被找到,這是受害者父親白文江所經營的食品公司附近,如果以犯罪動機和人物關係來看,兇手會選擇這個地點應該是和白文江這個瘋狗有關,而如果過去活性存下來的孩子本身就是兇手,那會選擇這個地點就肯定和二十多年前的福利院、瘋狗恩怨有關。

殺害手法:屍體手腕和膝蓋內側有瘀青,沒有外放性傷口,可能是被綁在光滑的棒子或棍子上,嘴是由內往外劃,也是很鋒利的刀子。兇手會這樣特別的殘忍殺害第一集並沒有特別提到為什麼,但如果兇手是以前被瘋狗虐待過的小孩,那這或許可以呼應當時那些孩子也曾經被瘋狗這樣對待過。

兇手?這案件兇手吹的口哨旋律和一開始那個抓小孩的瘋狗不一樣,如果我猜得沒錯,那個兇手很大的機會就會是本集一開始躺在木板下目睹瘋狗處理小孩的那個允宰,長大後因為人格障礙或是扭曲成一個殺人魔(以犯罪心理學上來看,人格的養成通常是在小時候3-6歲左右),從畫面上來看,旁邊那個嚇得要死而閉眼的小孩是正常的反應,但允宰會如此冷靜很可能內心有極大的衝擊和動盪,將心理那種冷血也釋放出來,因此目前我自己是推測木地板下的允宰很可能就是現在的連續殺人犯。(但鄭滿春並不是兇手,連同在食品公司坐在車上的兩個男人也不是兇手,但坐在車上看鄭滿春被帶走的是二十多年前開車撞小孩的兩個警衛

動機? 白智恩的父親白文江本身是特種部隊出身,他就是二十多年前抓小孩的那個吹口哨男人,如果兇手是因為要對過去施暴的那些警衛們復仇,那動機就說得通,第一集最後一個畫面也呈現白文江就是當年的瘋狗。





線索是否刻意被設計出來的

  • 外送員行車記錄器:外送員拍到鄭滿春抵住白智恩的畫面(但這檔案的疑點是這種行車記錄器通常很快就會被蓋過記憶體,距離白智恩被殺害到被發現至少也有一個禮拜以上,這種證據就像是刻意被留下來一樣)
  • 鄭滿春兇器:刀上沾有被害人的血跡
  • 鄭滿春綁架白智恩的影片
  • 不只白智恩一個受害者:工廠證人說到鄭滿春的犯案特徵是撕爛嘴巴,代表不只白智恩這個受害者,鄭滿春同居人就是這樣的受害者。


事實的真相是什麼?《 Blind》這部劇最主要的目的是要讓觀眾去思辨什麼事眼前看到的,以及什麼是真的事實?在很多角度去看,加害者、被害者、警察、高層、法官、律師、檢察官、民眾、陪審團都是以自己的角度去看待一件事,但這些事實都是靠每個人嘴上說出來的版本,對於真相是不是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在過去,11號一開始就是選擇相信能夠幫助他的警察,但又被送回去,當年的警察就是現在的所長,而過去虐待小孩的瘋狗白文江在二十年後重新面對過去的回憶,又打算要視而不見或是假裝沒看見,以這個例子來看,就是《Blind》正想要表達的加害者對真相的隱藏和外人對真相的漠視。 然而,這反過來看現在的真兇,如果他對事實也故意誘導、設計讓別人看到不同方向的事實,這樣何嘗不是和過去的加害者一樣,這就是本劇的看點,我想真兇是想要讓人們知道他們眼前所看見的都是被騙的,陪審團就像是社會大眾眼睛的代表,在法庭上相信那些不實的真相,但卻不願去挖掘被隱藏起來的事實



在陪審團在決定判決時,導演就刻意呈現出這些陪審員並不是那麼把這種事情當成一回事,有人不耐煩不想看案件資料、有人打瞌睡、有人不敢看、有人一直很緊張、有人在發呆,這樣的畫面看起來給人的感覺就是「這不關我的事,我只想快點回家」,只有趙恩琪這個角色真的認真在看待這個案件的癥結點(例如在法庭中她也是唯一一個有思考到行車記錄器影片的車主是誰?我想她是有考量到車主是不是也是共犯之一的論點)。





透過趙恩琪的解釋就更能了解,「小時候我家貧窮,班上只要有人丟了錢就會理所當然直接認為我是小偷,他們的父母也覺得理所當然,我們覺得理所當然的事情,有很多時候都是被美化為理所當然的偏見」。


因此白智恩這個案件中,我自己是覺得真兇很像是刻意創造了這些可以定罪的證據,看起來就像是鐵證(這也是為什麼鄭滿春會這麼崩潰和著自己真的不是兇手),但鄭滿春可以很確定不是殺掉白智恩的兇手,而是真兇故意設計鄭滿春(鄭滿春表示自己收錢照做假裝綁架白智恩而已)並且透過他的法庭案件來表達自己想要表達的訴求,讓大家看到他們都會被話語給帶風向而忽略被隱藏的真相。



因為白智恩命案的真兇正在看陪審團以及所有人對案件的判決,陪審團一致決定鄭滿春是兇手,這對真兇內心猜測的一樣,所有人都只看事情的表面而不看隱藏的的真相,因此之後九個陪審員會陷入被兇手殺掉就是這個原因,因為這社會永遠沒有改變,鄭滿春大喊:「法官,還有你們這些陪審員,你們給我記住這一天,你們之所以會死,是因為今天你們所做的事,知道了吧?」這句話看起來像是在預告陪審團的死期快到,不過我覺得這也是藉由鄭滿春的口來表達同樣被冤枉和沒有看清真相而被判罪的人的冤屈吶喊,同樣在表示那些對不實真相沒有看清處的陪審團們的怒吼,也同時編劇是在串連鄭滿春收了允宰的錢做這些事。





所以有趣的就來了,兇手會不會是柳成俊?畢竟鄭滿春也不會無緣無故說車上的柳成俊吧? 他會說這種話一定是有原因的,而且他信誓旦旦的堅定又讓人覺得可疑,畢竟這一定是真的有看到才會說出柳成俊的名字,不然他說一個更有嫌疑的名字來脫罪不是更有利嗎? 這一點根據鄭滿春最後說是他收了鄭允宰的錢而這樣做,所以在法庭上我自己覺得真兇是故意要讓柳成俊涉入這個案件~


我覺得在探討這個論點之前可以先分不一樣的方式去分析,最主要的兩個小孩角色是11號和13號(允宰),但這兩個角色長大後誰是誰目前其實無法推測,但可以確定的是其中一個會是柳成俊,大致上整理出我兩個思路:

假說➊
允宰=連續殺人犯=現在柳成俊

11號=某個角色
假說➋
允宰=連續殺人犯兇手=現在某個角色

11號=柳成俊


允宰會讓我覺得是真兇是因為我從動機出發,尤其允宰目睹24號在自己的正上方流著血,那種震撼對一個小孩來說是一種很大的打擊,而且允宰當時很像是整個愣住一樣,很像是被嚇壞(透過鄭滿春說是鄭允宰付錢要他這樣做的,因此這部分可也可以確定背後是允宰在操縱)。



這案件兇手吹的口哨旋律和一開始那個抓小孩的瘋狗不一樣,會吹口哨,代表兇手經歷過白文江的恐怖凌虐,將這成為犯罪特徵,如果我猜得沒錯,那個兇手很大的機會就會是本集一開始躺在木板下目睹瘋狗處理小孩的那個允宰,長大後因為人格障礙或是扭曲成一個殺人魔(以犯罪心理學上來看,人格的養成通常是在小時候3-6歲左右),從畫面上來看,旁邊那個嚇得要死而閉眼的小孩是正常的反應,但允宰會如此冷靜很可能內心有極大的衝擊和動盪,將心理那種冷血也釋放出來,因此目前我自己是推測木地板下的允宰很可能就是現在的連續殺人犯。


然而,上面這樣推理的話,搭配柳成俊第二集的最後夢到自己是允宰,看著可怕瘋狗攻擊,這樣就會有矛盾點,因此我個人覺得柳成俊應該不是真兇,但他是允宰,而如果柳成俊不是真兇但卻是允宰本人的話,那唯一可能就是真兇用了柳成俊過去允宰的名字把柳成俊拉近案件裡,這樣思路就會變成以下:

假說➊
允宰=現在柳成俊

11號=連續殺人兇手=現在某個角色(利用允宰的名字來設計白智恩這案件,畢竟復仇還用自己本名就很奇怪,對吧?因此才會想到11號可能故意用允宰的名字來讓柳成俊涉入案件
假說➋
允宰=連續殺人犯兇手=柳成俊

11號=現在某個角色





以上,觀後感分享給大家,個人一些淺見,歡迎在側邊欄位訂閱免費電子報,或是利用臉書專頁追蹤新文章發布!歡迎來【臉書專頁】聊劇情喔~

 文章中圖片擷取自預告、影音平台及其他相關網站提供之劇照,僅作為影劇推薦與評論所用,如有侵權敬請告知刪除,謝謝。




You may also lik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