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categorized

韓劇《 Blind局中人第7集劇情+推理》我就是13號,鄭允宰



貼心提醒 ⚠
本文會
爆雷劇透,還沒看過影劇的人請自行斟酌是否繼續讀下去喔!
本站使用平台以Netflix、Disney+為主,其他平台為輔,有些影劇不一定是Netflix的!
因為小編每天要打幾萬字,所以文章常有錯字,請見諒
♥ 如果想定期獲得新文章通知,歡迎追蹤
Netflix追劇筆記本臉書專頁





韓劇Blind局中人第7集劇情

在福利院12號幫忙搬食物時跌倒被崔順吉盯上,是11號幫忙解圍才避免他被毆打,然而,福利院的食物本來標示上都是註明牛肉,送來的卻是一箱箱的馬鈴薯,但福利院院長李明新似乎都不知道,司機拿著收來的錢說要給女兒上鋼琴課和上一流大學允宰看著空蕩蕩的車都沒有牛肉,眼神很怨恨。接續上一集(第6集)柳成俊得知安太浩手上有燒傷疤痕,馬上想去抓他,但他忘了崔順吉的手機是他自己從案發現場拿來的,就算抓到安太浩也不能證明什麼,所以柳成勳拜託柳成俊不要再闖禍,讓他去找新證據就好,但柳成勳卻給趙恩琪一個忠告「不要相信任何人,不管是柳成俊還是他」。


▶於是趙恩琪還是故意偷偷讓柳成俊出門,在柳成俊還特地替她蓋上被子時,趙恩琪知道柳成俊或許是可以相信的人。柳成勳來到安太浩工作和居住的地方,此時白文江正派人來抓安太浩,但抓到的是在裡面的柳成勳,好在柳成俊也偷溜來這裡拯救柳成勳,一番打鬥之後,兩人順利逃跑,柳成勳也才知道那是白文江的手下。另一邊因為安太浩不見人影,因此白文江則是認為安太浩是和柳成俊一夥的


▶姜刑警隱瞞國科搜送來廉惠珍指甲報告書的事情被組長知道,因為錫九特別採集崔順吉DNA和廉惠珍指甲上不明DNA做比對發現是一致的,姜刑警不滿地說這是要保護加害者的作法,想要避免崔順吉跟鄭滿春一樣的下場, 他篤定就是柳成俊背後殺掉這些人,卻沒想到此時安太浩來自首殺死崔順吉,也不講殺人動機而要警方直接將他起訴,直到他得知崔順吉還沒死時很震撼,也很生氣,以安太浩批判崔順吉死一百次都不夠的反應來看,廉署長也開始懷疑安太浩真的和允宰是一夥的。

▶柳成俊聽著崔順吉的錄音檔想起一段想不起來的回憶而頭痛欲裂昏倒,醒來後發現錄音檔還在播放,但有著奇怪的聲音,在安太浩攻擊崔順吉之後35分分鐘還有一個人進去再次用酒瓶砸他,柳成勳去醫院問崔順吉有沒有看到第二個人的臉時,在柳成勳聽完之後崔順吉馬上陷入痛苦而死,白文江來到醫院時也看到柳成勳,馬上懷疑柳成勳是不是聯合柳成俊殺了崔順吉,後續白文江直接續質問羅國熙關於允宰的下落,羅國熙裝傻說孩子都是親生的,直到柳一浩出現時羅國熙還很緊張裝作不認識白文江。





▶柳成俊像蘇英確定崔順吉確實是受到兩次攻擊後,柳成勳帶來消息說崔順吉只講到第二個人是13號,可是柳成勳的表情似乎有所保留,因為他頻頻望相柳成俊,似乎後面還有真正的名字沒講出來。廉署長這時寧願放走安太浩,也要拼死拼活把柳成俊抓來當真兇,這連隊長看到都覺得詭異廉署長太執著。安太浩離開警局後馬上被白文江的手下綁走。趙恩琪對柳成俊談心,說到來這裡的孩子都是受傷過的孩子,即便笑得很開心,但心裡應該正在嚎啕大哭,內心一定很孤單,她也看得出來柳成俊根本知道13號是誰但沒有說出來。


▶柳成俊說自己在7歲時發生意外什麼記憶都忘了,但卻一直記得自己記得被領養前的名字鄭允宰和13號,所以做的那些惡夢自己都搞不清是回憶還是夢,即使在夢裡自己都是13號。白文江對安太浩嚴刑拷打逼問允宰的下落,這次安太浩不會再被瘋狗的甜言蜜語欺騙而去背叛有如家人的朋友們,最後瘋狗下令活埋安太浩,卻也沒想到隔天一早安太浩早就逃脫而不見人影,但這似乎是故意的,因為可以利用安太浩的去向去追查到允宰


▶此時權京子又有感應,她夢到在樹林裡看見幾個小孩被帶走,13號臉上還有血,並且用很怨恨的眼神看著權京子,接著就是幾個命案的畫面而將她嚇醒,連喝水都看到裡面是血。 在趙恩琪要去參加姜會長的婚禮時,柳成俊正要去找安太浩問自己的過去,柳成俊聽了趙恩琪的話先致電給柳成勳,不過電話被切掉,於是柳成俊還是照自己意思去找安太浩工作的地方,發現桌上有一份沾有血跡的喜帖,於是直奔婚禮現場。 趙恩琪發現安太浩也有來,但安太浩一直在閃躲,鄭仁成見狀也跟上去,柳成俊告訴趙恩琪說安太浩去婚禮現場肯定不是表示祝賀


▶此時給姜英基敬酒的酒被放了藥(這時間點剛好是趙恩琪出去追安太浩,而鄭仁成說自己要離席一下下的時候,而且鄭仁成也沒有回來座位對姜英基敬酒),致詞完之後喝下酒馬上痛苦而暈倒,柳成俊趕到現場發現了安太浩而追上去,但也發現柳成勳的身影,最後還是跟丟,柳成俊回到新娘房時發現新娘也全身是血,嘴巴也被割破。畫面轉到柳成勳的家,手上全是血(疑似是被刀割傷的傷口蹦開?)並流著眼淚,眼神變得兇狠。





韓劇Blind第7集推理心得

圖/tvN《 Blind》


✦福利院內部

圖/tvN《 Blind》
  • 24號:被兩個警衛給開車撞死,當時7號和他一起逃走,可是被抓回來的屍體臉蛋是24號。 ➜ 出去後最想家庭野餐,和弟弟騎腳踏車,但他在逃跑那天已經死掉。

  • 7號:(第七集大致上已確定為安太浩35歲雖然沒被車撞,但他是去對瘋狗告密大家要逃跑的事而這個孩子明顯特徵為手腕有被「燒傷」過的嚴重傷痕第五集時左手也曾經被崔順吉給踩過而受傷,第六集崔順吉在法庭上看到對方左手放在桌上有燒傷,認出疑似是7號,透過崔順吉看到安太浩的反應說是7號,這一點就可以確定是安太浩 ➜ 出去後什麼都不想做,只想遊手好閒到處玩,一直到死為止。

  • 12號:(疑似為鄭仁成,30歲 / 疑似姜刑警,32歲)年紀和13號的允宰差不多,逃跑時被陷阱鐵夾給夾傷腿第二集中陪審團裡的安太浩有跛腳的情況,但安太浩不是12號,而是7號,因此12號以年紀上推測最可能為鄭仁成,雖然姜刑警也很可疑,只是姜刑警的年紀比較不符合,所以鄭仁成為12號的機率比較大,而且警察常去的餐廳老闆娘就是以兒子的名字命名餐廳,現在老闆娘還在找失蹤21年的兒子,因此鄭仁成疑似為12號) ➜ 想吃媽媽做的飯,在白飯上放上烤肉

  • 11號:(推測為柳成勳,35歲)第二集一開頭呈現11號有逃到警局,卻被警察(現任廉署長)給背叛而送回去「希望福利院」,當時瘋狗因為妻子高齡懷孕好不容易有小孩(智恩),瘋狗不想做不吉利的事,因此放了11號,此時11號知道原來瘋狗即將有小孩;之後11號趁著公務員阿姨來檢查時帶大家逃跑出去,途中回去拯救11號允宰,最後和13號允宰一起躲在木地板夾層裡,與允宰一起被瘋狗找到。 ➜出去想做這個年紀在做的事,上學、做功課、踢足球。

  • 13號:(鄭允宰=柳成俊,30歲),對大人感到心寒,因為送食物司機送來的食物不是牛肉而是便宜馬鈴薯,司機拿著收來的錢說要給女兒上鋼琴課和上一流大學,允宰看著空蕩蕩的車都沒有牛肉,眼神很怨恨。逃跑當天最後和11號躲在木地板下,目睹24號死亡,並且鮮血滴到嘴上,當下臉上相當驚恐,最後被瘋狗發現。 第七集柳成俊對趙恩琪說到「我七歲時出了一場意外而什麼記憶都沒了,神奇的是我一直記得我被領養前的號碼和名字,我就是13號鄭允宰」 ➜我要等我變成大人,變成大人後想做什麼並沒有說,但允宰認為這件事應該會讓11號開心




  • 福利院組織目的?福利院並非孤兒院,而是家境很困苦的小孩被送來這裡,因為聽這些小孩說出去想做什麼時可以知道這些小孩都有自己的原生家庭(也有講到家人),但很顯然地這個地方將小孩來當成工作的奴隸,「你知道世上最會背叛人的是什麼嗎?就是『希望』,以後不要相信什麼希望」。福利院倉庫=福利院刑場,用來虐待和殺掉孩子的地方,透過廉署長的話語可以知道這個福利院已經被燒光,所有資料都已經毀屍滅跡。

保全公司成員:
白文江:瘋狗,極度虐待並且會殺害小孩,曾經想對逃出去的11號殺掉。
崔順吉:曾經虐待過7號,踩過他的手
具重士:白文江身邊的親信(目前疑似是福利院一員)
 
掩護官員:
廉署長(柳成俊上司):將逃出福利院的11號又帶回去福利院地獄,以前曾經對一個別墅公寓裡的允靜染指(?)這小女孩有掉下一條項鍊,這條項鍊和第四集柳成俊脖子上的一樣,所以這小女孩和柳成俊(鄭允宰)有家庭關係,兩人以前是姐弟,資料上顯示「申請從愛的育幼院入住希望福利院」,但鄭允靜很久之前早已過世。

護士:
趙護理師(趙恩琪的媽媽):在這福利院即將要廢棄之前,一直陪著允宰的人是趙護理師,她也認識瘋狗。

相關人士:
福利院院長李明新:沒有發現食物被替換
送食物司機:將牛肉替換成便宜的馬鈴薯,然後利用這價差讓自己中飽私囊,並且要給女兒上鋼琴課、上一流的大學

 





  • 第四集揭曉羅國熙為什麼會知道白文江這個人,第二集羅國熙看到電視上白文江時還很驚訝,第三集羅國熙說到自己不知道把「那個孩子」從「那個地方」帶回來不知道是不是正確的選擇,因為她本身就不能對那個地方忘掉,代表她知道那個地方,以羅國熙本身是保健福祉部長官候選人背景來看,很有可能羅國熙是以前處理福利院案件的人物,因此才會接觸到那邊的孩子,而11號在第四集的時候有說「在來定期檢查的『公務員阿姨』回去之前」因此我自己推斷這個地方可能是羅國熙負責檢查(?)


    但問題就來了,如果那檢查的公務員是羅國熙,她是真的沒有發現福利院的問題,還是假裝視而不見? 因為瘋狗有說曾經有小孩偷塞紙條給公務員求救,但被公務員背叛,雖然我覺得羅國熙不是那種壞蛋公務員,
    但第七集白文江跟羅國熙說「如果妳要裝好人領養小來的話,就好好教他(允宰)做人啊,而不是把他養成一個連續殺人犯」,代表過去的羅國熙基本上也不是本來就這麼清廉爲社會福祉著想的人。


    而且之前集數有提及柳成俊、柳成勳本身都沒有領養紀錄,代表兩個都是羅國熙親生的,但問題是這是刻意改成親生的,之前白文江在調查柳成俊身份的時候就有提到這一點。只是羅國熙和白文江會這麼熟甚至好像都彼此知道二十年前的福利院的事情以及允宰,羅國熙還不讓柳一浩知道白文江這個人物。
▲ 左:李明新 右:羅國熙▲




誰是真兇?


關於誰是真兇我保守一點依照兩個假說來分析我的想法:

假說➊
允宰=現在柳成俊
11號=現在柳成勳?
=背後案件計謀者?
其他孩子=連續殺人兇手共犯=現在某個角色

會有這個想法是因為本來我推測木地板下的允宰很可能就是現在的連續殺人犯。然而,上面這樣推理的話,搭配柳成俊第二集的最後夢到自己是允宰,看著可怕瘋狗攻擊,這樣就會有矛盾點,因為他好像對自己的記憶很模糊,因此我個人覺得柳成俊應該不是真兇,但他的確允宰可是在小時候可能有很大的創傷而忘記自己過去的恐怖經歷(因此在潛意識中夢到允宰看到狗的畫面,甚至還會怕狗),而如果柳成俊不是真兇但卻是允宰本人的話,那唯一可能就是真兇用了柳成俊過去允宰的名字把柳成俊拉近案件裡。這樣的設計有點像是《 豬玀之王 》,當殺人犯和自己有關係,並且還是過去創傷被挖掘出來。

第三集裡權京子突然被附身也對柳成俊說「你完全不清楚你是誰」這句話,似乎暗示柳成俊好像不是很清楚自己曾經是鄭允宰,但柳成俊真的不知道自己是鄭允宰嗎? 因為第四集當瘋狗又再次吹著口哨時,柳成俊內心的台詞是:「瘋狗正往這裡來」,他可以認得這個口哨聲音,代表柳成俊沒忘記瘋狗,但看到白文江時卻又震驚了一下,因此柳成俊可能潛意識對這個聲音會有反應,但不知道自己清晰的童年回憶。

再者,真兇利用鄭允宰的名字來設計白智恩這案件、廉惠珍案件,畢竟復仇還用自己本名就很奇怪吧?因此我才會想到11號或其他孩子可能故意用允宰的名字來讓柳成俊涉入案件,包括第三集最後柳成俊車上有惠珍的耳環,感覺就是11號故意要將柳成俊帶入案件中,逼迫他們看到真相(這樣也才符合這部劇的用意,看到真相),而柳成俊手中惠珍的假指甲我推測是兇手故意留給柳成俊找到的),而且讓我覺得柳成俊不會是兇手的原因在於他本身對自己的過去經歷都已經很模糊,如果要用這麼模糊的記憶去報復、揭發真相其實也說不過去








至於柳成俊不是真兇的話,那真兇會是誰? 以下我就分剩下的小孩分開推理可能性:

柳成勳為真兇的可能性?

其實我本身有點在猜測11號是柳成勳,11號有說「出去想做這個年紀在做的事,上學、做功課、踢足球」,感覺就像是很上進的孩子(好啦,我知道這樣聯想有點牽強😂 我只是想提一下),最主要是前陣子有讀者說到柳成勳其實也可能是被領養來的想法,現在想想好像真的有可能性欸,因為他的年紀最符合11號,第三集的時候羅國熙雖然說「當初把『那個孩子』從『那個地方』帶回來不知道是不是正確的選擇」,乍聽之下像是一個孩子,可是現在想想,羅國熙本身可能帶回兩個孩子,但就是柳成俊特別會出包和暴力傾向,因此羅國熙擔心的是不受控的柳成俊,因此會說「那個孩子」的確也合理

真兇把所有當年福利院相關的人物都搞在一起,柳成勳和柳成俊一起涉入這個案件中,並且都和童年創傷有關係的話,那也很符合劇名《 局中人 》的定義,就跟這一集趙恩琪的媽媽照護理師其實是小時候最後陪鄭允宰的人一樣,趙恩琪某種程度上也是「局中人」,因此我也跟讀者一樣覺得柳成勳可能真的也是福利院其中的小孩。

第三集中唯有11號知道白文江妻子有懷孕有孩子,因此如果依照這個線索,那假說➊就比較有可能成立:同時,第三集廉署長的孫子收到來自小丑叔叔的了禮物(養樂多、麵包),那是11號和廉署長之間共同有過的記憶,所以假說➊的可能性再次提高(當然11號經歷過的細節也可能是11號有跟其他孩子講的),因此兇手可能也不是11號,而是其他某個還沒有顯現出來的角色。


而且柳成勳本身一直處於是「照顧弟弟」的特質(跟11號照顧允宰的舉動很像),第五集一開始在福利院中11號對允宰的保護,即便被允宰給討厭不諒解,11號仍舊選擇站出來保護允宰,這種感情就像是柳成勳保護柳成俊一樣,柳成勳說:「我跟允靜約定過要保護你」(看起來11號、允宰、允靜都有一樣的項鍊,允宰的項鍊被瘋狗拿走,11號把他的項鍊給柳成俊)

第四集開頭允宰也說「我要等我變成大人」,變成大人後想做什麼並沒有說,但允宰認為這件事應該會讓11號開心,而且柳成俊每次看到柳成勳都會很開心叫哥哥,也都會想要討哥哥開心,再加上柳成勳很關注弟弟的精神狀況和行為,除了暴力行為,我更覺得柳成勳照理來說應該是有和柳成俊共同經歷過一個打擊才會讓柳成勳一直注意柳成俊的暴行有沒有失控,而那個打擊很可能就是福利院,因此我才會覺得11號會不會其實是柳成勳(而且第七集柳成勳身上也有許多疤痕,看起來像是被虐待毆打過而留下疤痕)


而真兇手上在黏貼陪審團照片的木雕人偶很直接地會和柳成勳做連結,11號如果是柳成勳,而柳成勳又是真兇,這倒也是不無可能,雖然我覺得反差實在太大,畢竟他是個非常講求法律的人,但這一點也可能成為他會犯案的動機,因為他是個法官,對於真相的挖掘和揭發才是真正的訴求,尤其對當年所發生的事感到最被大人和世界背叛的就是11號。
➜而第六集的柳成勳還真的有點像是在引導辦案
➜尤其柳成勳又是法官,想要用手段把當年福利院有關的相關人物都刻意搞進陪審團似乎也不是不可能。
➜第七集的時候白文江說安太浩可能是和允宰一夥的,這似乎是在暗喻現在發生的命案除了最有嫌疑的柳成勳之外,其他當年的小孩也是共犯,這樣或許就能解釋柳成勳似乎有不在場證明,而且柳成勳第七集面對崔順吉在醫院死掉時反倒很鎮靜也很冷淡(而且畫面看起來就很像是柳成勳故意讓崔順吉死掉的,但這一段不知道是不是導演故意要騙觀眾)。








➋ 7號(疑似安太浩)為真兇?

第五集看到7號被崔順吉給壓在水裡,瞬間讓我有個靈感,會不會真兇就是7號?因為現在連續幾個案件死因都是「窒息而死」,目前唯有體驗到窒息死亡的人就是7號,通常犯罪特徵都會是依照過去的創傷而形成的行為,而元雄的死法也是泡在水裡,很像是要被溺死一樣,因此如果我推理的這個假說成立,那真兇有蠻大的可能就會是7號

然而,第六集的線索顯示,窒息而死雖然是7號歷經過的,如果這要成為犯罪特徵,那手腕上的「燒傷」才應該會成為犯罪特徵才對,因此7號的可能性可能比較小一點,而且安太浩的腳程因為受傷而不能太快,如果他是要犯案的人,能力應該有限,但如果他是命案的指使者「同夥」要一起要復仇,那倒是有可能






12號疑似為鄭仁成,30歲 / 疑似姜刑警,32歲為真兇?


12號年紀和13號的允宰差不多,逃跑時被陷阱鐵夾給夾傷腿,前面我推理是覺得12號為鄭仁成,他的年紀剛好跟柳成俊一樣,都是30歲,同時警察常去的餐廳老闆娘也是用兒子名字取名餐廳名,叫「仁誠」,因此如果鄭仁成其實是12號的話,他的確有動機犯案,而目前編劇導演關於12號小時候的故事和在福利院發生的事情沒有太多。

然而,如果他怨恨的是他的家庭破碎與家人失散,那的確有動機,他可能是主謀,也可能是共犯





假說➋
允宰=連續殺人犯兇手=柳成俊
11號=現在柳成勳?

其他孩子=現在某個角色


這個假說是建立在第二集的推理,允宰會讓人覺得可能是真兇,是因為從動機為出發點來看,尤其允宰目睹24號在自己的正上方流著血,那種震撼對一個小孩來說是一種很大的打擊,而且允宰當時很像是整個愣住一樣,很像是被嚇壞,雖然我自己在懷疑怎麼可能兇手自己會透露自己的本名,但如果柳成俊是鄭允宰並且還是真兇,那他就是想要表達內心中沒人看見案件真相的不滿,故意要引出瘋狗出來面對。

這個假說會讓人想到另一部劇《 Mouse》,刑警自己就是兇手,而為了要保持計畫的順利,他很像是無辜之人,但其實也很像是在引導案件(的確《Blind局中人》的宗旨就是在闡述用激烈的手段揭發被忽略的事實),導演呈現出來兇手的聲音真的很像柳成俊的聲線(電話錄音或是給廉署長的影片),之前覺得假說➋的可能性比較小一點,不過第六集有稍微提升,因為柳成俊手上惠珍的指甲事後才拿去檢驗,而且的確也有干擾調查方向的嫌疑。

目前柳成俊是因為鄭滿春的案件而被通緝,連帶被懷疑到白智恩和廉惠珍案件兇手,然而就算柳成俊是真兇,鄭滿春墜樓和一家被殺的案件的確不是柳成俊幹的,而是白文江,因此可以推測在醫院頂樓上的無人機也不會拍到柳成俊把鄭滿春推下樓。但柳成俊有沒有可能是白智恩、廉惠珍案件兇手,那倒是有可能,因為最近這兩集下來,柳成俊其實知道自己是鄭允宰,夢到那些惡夢說不定不是因為忘記而疑惑,而是內心一直被這些恐怖回憶困擾然後內心一直有憤怒。





白智恩案件+陪審員小丑殺人案繼續發生

白智恩案件紀錄

2022/1/5,父母正在替女兒白智恩準備二十歲的生日,但智恩在路上卻被一個黑衣人(鄭滿春)威脅,表示自己不是兇手,當天他把監視器打壞後尾隨白智恩,但突然一輛車出現,白智恩躲進車內,鄭滿春表示自己看到裡面的司機就是柳成俊。畫面一轉,真正的兇手吹著口哨將白智恩撕票
2022/1/15一個老奶奶在河邊的垃圾堆中,發現白智恩遺體
2022/1/18逮捕殺害白智恩的嫌疑人鄭滿春

✦犯案特徵受害者嘴巴被劃破、頭上插滿蘆葦,並被包在黑色垃圾袋中,但屍體並不是被丟下去低處,而是被兇手給抱下去,因為死者是呈現坐姿(這一幕和允宰躲在草叢裡的畫面很像,11號也曾經和允宰經歷過)。

✦棄屍地點找到一個完全沒有監視器的地方棄屍,如果不是因為狗,屍體根本不會被找到,這是受害者父親白文江所經營的食品公司附近,如果以犯罪動機和人物關係來看,兇手會選擇這個地點應該是和白文江這個瘋狗有關,而如果過去活性存下來的孩子本身就是兇手,那會選擇這個地點就肯定和二十多年前的福利院、瘋狗恩怨有關。

✦殺害手法屍體手腕和膝蓋內側有瘀青,沒有外放性傷口,可能是被綁在光滑的棒子或棍子上,嘴是由內往外劃,也是很鋒利的刀子,死因爲窒息而死。兇手會這樣特別的殘忍殺害第一集並沒有特別提到為什麼,但如果兇手是以前被瘋狗虐待過的小孩,那這或許可以呼應當時那些孩子也曾經被瘋狗這樣對待過。

✦ 動機? 白智恩的父親白文江本身是特種部隊出身,他就是二十多年前抓小孩的那個吹口哨男人,如果兇手是因為要對過去施暴的那些警衛們復仇,那動機就說得通,第一集最後一個畫面也呈現白文江就是當年的瘋狗。


廉惠珍命案

2022/4/14鄭滿春國民參與審判。
2022/4/14 當晚廉惠珍和其他幾位陪審員乘坐崔司機的計程車回家(鄭仁城、權京子、趙恩琪、廉惠珍),已經被綁架(時間為半夜12~2點間)。
2022/4/15 廉惠珍(廉署長女兒)被小丑撕票(時間為半夜12~2點間);趙恩琪人質事件在4/14晚上11:50,因此鄭滿春有不在場證明自己不是殺害惠珍的人
2022/4/19 發現惠珍屍體隔天柳成俊拿著惠珍的假指甲片給法醫鑑識,柳成俊表示這是他找遍整個公園才好不容易找到的,檢驗出來的結果是「身份不詳的DNA」,只是這是柳成俊背著警方委託調查的證據,因此也會被認為可能是擾亂調查。

✦犯案特徵+殺害手法:受害者嘴巴被劃破,手臂和兩腿都有瘀青,全和白智恩一樣,死因是窒息而死,和白智恩一樣沒有性侵的痕跡,但滿身暴力痕跡,看指甲外翻的狀態肯定是有掙扎。

✦棄屍地點:公園,目前我覺得網紅惠珍的死很明顯不是模仿犯, 崔司機本身是白文江二十年前的福利院保全助手,但他沒有理由殺掉惠珍,他有說到當天惠珍要求要在公園那裡下車,所以真兇應該是想要利用這個案件對廉署長復仇,也把白文江、崔順吉之間的關係一起帶出來。

✦ 動機? 廉惠珍是廉署長的女兒,她是第二個被撕票的人,會選擇廉惠珍很大的原因就是他經歷過被廉署長又送回福利院並且還對他講的內容完全視而不見的復仇,又或者是因為廉署長是用公權力袒護罪行的罪魁禍首,這也是動機。


鄭滿春墜樓案件一家人被殺害

➊ 鄭滿春怕電話中的男人也會來殺他(因為鄭滿春背叛了電話中的兇手,將他指使的事情告訴別人),在醫院與柳成俊講完錄音原始檔位置之後,柳成俊與巡警打招呼而離開,巡警要帶鄭滿春回去病房之後就被攻擊後腦勺,鄭滿春隨即墜樓,現場留有柳成俊外套的鈕扣被認為是兇手,欄杆上也有柳成俊的指紋。

➋ 鄭滿春妻子被捅刀,但柳成俊卻是在現場,手上還握著已經插入鄭滿春妻子腰部的刀子(這也是為什麼柳成俊的指紋會在這上面,讓檢警很肯定柳成俊是兇手),可是在柳成俊被姜刑警找到而掙脫離開旅館時,元雄明明還活著的,因為他有對溺水的元雄做心肺復甦術(這也是為什麼檢方的證據顯示元雄衣服上也有柳成俊的頭髮)。

✦犯案動機:為了不讓鄭滿春所講的原始檔案被找到,至於鄭滿春的妻小也被殺掉,就如同鄭滿春對柳成俊所講的,因為鄭滿春背叛了電話中那個自稱是「允宰」的人,因此他知道自己和妻小會有危險,鄭滿春就是特地把柳成俊找來要拯救妻小的,但最後還是被殺掉。
✦鄭滿春的妻子握有錄音檔:她不是小丑殺人案的受害者,是鄭滿春同居時不滿女人瞧不起自己為由便對她動手。然而鄭滿春妻子本身手上握有錄音檔,這應該是兇手會對她捅刀的目的,畢竟兇手只有對鄭滿春說會殺掉元雄,但最後連鄭滿春的妻子都被捅刀,因此兇手可能是在搶錄音檔的時候對她捅刀。

但這錄音檔原檔在哪裡?第六集中白文江手中有個隨身碟,有可能殺掉元雄的其實是廉署長嗎?而在前一段鄭滿春妻子其實是白文江一行人幹的?這裡我做一些推測:

  • 會覺得這案件可能不是真兇幹的是因為這不像是白智恩、廉惠珍的案件那樣嘴巴有被劃開,雖然元雄也是窒息,但這案件比較像是案外案,元雄或許只是剛好在洗澡而被白文江手下給溺死,而他真正目的是要搶鄭滿春妻子手中的檔案,我想或許其實鄭滿春找柳成俊過來尋求幫助其實是白文江利用鄭滿春引誘柳成俊出現的。
  • 之後鄭滿春已經沒有利用價值,白文江就下令殺掉他;在旅館那裡也是白文江手下去搶檔案並且對元雄一起滅口。
  • 後續元雄明明被救起來但又被用枕頭悶死很可能就是廉署長後續直接下手,因為元雄可能會說出真兇的樣貌威脅到白文江他們,因此只能解決掉元雄。
  • 而之後柳成俊又偷偷去白文江家找檔案時,柳成俊聲稱自己並沒有找到,推測是兇手早先一步偷走,接著畫面就變成真兇把隨身碟給燒掉。

✦鄭元雄(鄭滿春兒子):死因爲窒息而死(法醫鑑定死時原本被泡在水裡,但可能失敗→因為有被柳成俊CPR救回來,所以兇手變成用悶死的→兇手之後又出手滅口)。柳成俊說明自己當天去旅館時鄭滿春的妻子已經被捅刀,看到已經溺水的元雄因而進行心肺復甦術救回元雄,在柳成俊離開旅館時元雄明明還活著的,也就是說在柳成俊離開後還有人進去完成這件命案





崔順吉命案

➊ 崔順吉在知道法聽發現安太浩是7號,然後刻意約了7號見面,安太浩確實是攻擊崔順吉第一次,但在經過35分鐘之後又有第二個人進去攻擊崔順吉,基本上安太浩之後有人第二次被攻擊才會真的致命。 

➋柳成勳去醫院問崔順吉第二個人是誰時,崔順吉說「13號
」,然後崔順吉馬上陷入痛苦而死,經過法醫鑑定死因是因為腦內血塊而造成肺栓塞窒息而死,所以這一段會讓人誤以為是柳成勳下手,但不可否認的是柳成勳聽完之後神情變得冷淡,對於13號這個號碼似乎也是有點保留,也沒有表示驚訝,會讓人覺得柳成勳似乎也知道13號代表的意思,因為後面「鄭允宰」這三個字柳成勳應該沒有坦承說出來,第七集當柳成勳說13號時還一直看向柳成俊,代表柳成勳知道鄭允宰這個名字柳成俊後來對趙恩琪坦承自己是13號鄭允宰,這是在自己被領養前的代號名字


姜英基被下藥+姜荷娜命案

  • 第七集一開頭福利院送食物的那個司機如果我沒看錯的話很像是陪審團裡的那個姜英基,就是那個馬上要嫁女兒的那個「食品公司」退休主管,第七集在女兒婚禮上也特地說到自己當時看來他會被搞進陪審團大概就是因為當時這件事,因此他的女兒很顯然應也會出事。(第七集姜英基喝被下藥的酒後馬上吐苦暈倒+女兒倒臥血中嘴巴被割破
姜英基,二十年前福利院的食品公司,也是陪審團一員




兇手藏在陪審員中? 真兇VS模仿犯?

趙恩琪 29 4/14當晚11點多左右乘坐崔司機的計程車回家(鄭仁城、權京子、趙恩琪、廉惠珍),下車順序為倒數第二個,和廉惠珍回家路上有遇到一個騎重機的情侶亂竄,看到崔司機暴怒,還說「這些晚上脫得精光到處跑的女人就該清除掉」,眼神和表情相當恐怖
姜英基 62 前企業高管,4/15凌晨3~4點回家,其實是和裴哲浩他們去續攤(夜店酒吧,但喝醉小睡一下起來就發現裴哲浩不見,時間大約1點左右)。
權京子 47 一個神婆,4/14當晚11點多左右乘坐崔司機的計程車回家(鄭仁城、權京子、趙恩琪、廉惠珍)
裴哲浩 52 教育類電視台製作人,4/15凌晨1點離開和姜英基續攤的酒吧,因為受不了姜英基堅持的招待文化,但之後並沒說1點多離開後去哪。
安太浩 35 (4/15晚上大約12~2點無不在場證明)建築總監,不喜歡被拍照,腳似乎有受傷過(第六集崔順吉認出安太浩應該是當年的7號),走路會跛腳。
廉惠珍 33 廉署長的女兒,離婚狀態有個兒子。

4/14當晚11點多左右乘坐崔司機的計程車回家(鄭仁城、權京子、趙恩琪、廉惠珍),下車順序為最後一個,和趙恩琪回家路上有遇到騎重機的情侶亂竄,看到崔司機暴怒,還說「這些晚上脫得精光到處跑的女人就該清除掉」,眼神和表情相當恐怖

4/15晚上大約11-1點間失蹤,12~2點間被撕票死亡
鄭仁成 30 IT安全公司工程師,4/14當晚11點多左右乘坐崔司機的計程車回家(鄭仁成、權京子、趙恩琪、廉惠珍),回家後表示自己都和朋友待在家,他甚至還大方給刑警朋友的聯絡電話。
崔順吉 49 (4/15晚上大約12~2點無不在場證明)私人出租車司機。

4/14當晚11點多載幾個陪審員們車回家(鄭仁城、權京子、趙恩琪、廉惠珍)。柳成俊檢查了崔司機的後車廂有黑色雨衣,而他的行車記錄器說是被偷走,崔司機喊冤自己沒做什麼,反倒是當天廉惠珍有說要在公園見一個人,於是就把她放在公園下車,柳成俊也發現崔司機手上有個很大的蜘蛛刺青,不過被盤查後神情古怪。

崔順吉和白文江在1986-1995年兩人曾在同個特種部隊,兩人左手上都有蜘蛛圖案刺青,據白文江自己說年輕時經營過一間小小保全公司和員工一起刺青的,第四集崔順吉說看到鄭春滿審判當天有看到其中一個孩子這就代表崔順吉是福利院中其中一個保全。白文江才說到兩人已經二十多年不見,當時崔順吉為了找被他酒醉打跑的妻子而離職,個性也變了,尤其變得暴力致死的個性,也特別對福利院小孩經常暴力相向。
查爾斯/ 李政洙 32 日本高檔餐廳的老闆兼主廚,時常用刀,4/14約11點多左右大家都回去就洗洗睡,有監視器畫面為證。





以上,觀後感分享給大家,個人一些淺見,歡迎在側邊欄位訂閱免費電子報,或是利用臉書專頁追蹤新文章發布!歡迎來【臉書專頁】聊劇情喔~

 文章中圖片擷取自預告、影音平台及其他相關網站提供之劇照,僅作為影劇推薦與評論所用,如有侵權敬請告知刪除,謝謝。




You may also lik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