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etflix|美劇|觀後感 🕶 Netflix|影劇觀後感

《 怪奇物語4 》第四季評價心得、10劇情解析:格局擴大跨越事件時間線



貼心提醒 ⚠
我寫的所有文章一定會爆雷,還沒看過影劇的人請自行斟酌要不要繼續讀下去喔!
♥ 如果你想要定期獲得新文章通知,歡迎追蹤按讚
Netflix追劇筆記本臉書專頁



過了好久一段時間,《 怪奇物語4 》終於上線!目前先上線的是第四季第一部,共有七集,七月份的時候還會有後面兩集上線。這次的每一集片長都是一個小時多,看得出來是Netflix和編劇給粉絲滿滿的誠意啊!關於《 怪奇物語4 》的介紹我就不多說,我直接開始分享這次的心得文~ 這篇文章有一萬多字,會累的話中途可以休息一下。



怪奇物語第四季評價、10劇情解析





怪奇物語4評價(總評)


首先,我先來記錄個看完《怪奇物語》第四季的總體評價,看得出來《怪奇物語》第四季很盡力在許多細節上和前面三季做呼應,我相信裡面很多台詞都會讓粉絲馬上聯想到前面三季的內容和哏,《怪奇物語》第四季真的做了一個突破,我想這應該是《 怪奇物語 》第一次對自己的故事公式進行了重大更改。《怪奇物語》第四季將其故事擴展到霍金斯以外的多個地點,並將角色組合在一起,在本季的前七集中幾乎角色是彼此分開進行(這也意思角色之間分成幾路故事線)。《怪奇物語》第四季它還增加了更多基於恐怖的元素,為觀眾提供了一個高規格的中心反派,而不是跟前幾季那樣野獸般的單純怪物。《怪奇物語4》實際上感覺像是一部真正的續集,而不僅僅是前作的混合版本,《怪奇物語》第四季真的給觀眾一個滿滿誠意,果然一分錢一分貨,連同運鏡都跟以往不太一樣呢~


怪奇物語》第四季巧妙地平衡了恐怖秀的情節與充滿早戀和青少年焦慮的較小的成年故事。它仍然具有場景,其中角色繪製他們所擁有的噩夢般的粗略畫面,然後以類似拼圖的方式重新排列這些橋段,最終揭示一些可能拯救霍金斯的重要線索,而這線索也突破以往的複雜度和轉折,而我也很喜歡的是這些線索不再只單一時空,還跨時間線事件!讓整個打怪不再只是怪來我就打,而是一種把歷史發生過的事情和現在做結合~ 編劇等於是將前三季的鋪陳做整合了!編劇曾經說過第四季是在為第五季鋪陳,看來第五季會是更厲害的故事和收尾!





我覺得編劇其實很聰明,他們知道不能立即讓所有人重新聚在一起,但又知道如何讓被分開的角色之間仍然保持著化學反應,即使角色沒有同框,但還是能將該湊對的角色做了隔空連結~所以編劇在《怪奇物語》第四季中更分裂這個影集,在這七集中的大部分時間裡,第 4 季都遵循己個不同的故事:

  • 麥克拜訪了加州的伊萊雯、威爾,因為他們都在處理過去的創傷、青春期的掙扎,以及後來尋找伊萊雯的陰暗政府特工。
  • 喬絲和痴迷於陰謀的調查員穆瑞忙著想弄清楚哈普是否還活著故事線,如果是,他到底發生了什麼。
  • 回到霍金斯的其他人正在調查一系列新的殘忍謀殺案,這些謀殺案震驚了居民,可能與該鎮超自然現像有關的歷史事件。
  • 最後伊萊雯發展自己的故事線,她被帶到另一個新的地方去面對她過去的令人震驚的事件,這些事件被她自己封閉在自己的腦海中。


在《怪奇物語》第四季這些故事線中,我覺得最好玩的還是「霍金斯小組」,這在很大程度上是因為它恰好以該劇最有趣的角色為特色。例如史蒂夫一如既往地討人喜歡,像個高貴的傻瓜,有著一顆純真的心。還有第3季新加入的蘿萍表現搶盡風頭(她講話講不停的特色有時很好笑,講話速度我都快來不及看字幕),我覺得《怪奇物語》第四季真的把史蒂夫和蘿萍的存在感延續第三季一樣,很喜歡這兩個角色帶來的笑料,蘿萍搭配保守的南西在第四集精神病院中做一個組合真的很妙,爲本來嚴肅的南西創造出輕鬆、搗蛋的氛圍。



怪奇物語》第四季巧妙地編織了前幾季的鏡頭(觀眾會看到許多前面幾季的畫面穿插),強調了裡面的年輕角色是多麼討人喜歡,以及自從我們作為早熟的中學生第一次見到他們以來他們經歷了多少。而一直是該劇重元素的「 1980 年代氛圍」仍然存在,場景細節(湯姆克魯斯海報設置很妙!剛好現在他有新電影上映,那一幕直接讓觀眾留下歷史的眼淚啊)、角色的妝法、道具等等,劇組在每個細節都很講究!總之《怪奇物語》第四季雖然片長很長,不過可以感受得出劇組並沒有在細節上馬虎,也不是為了增加片長時間而亂做! 《怪奇物語》第四季仍然推薦!👍





怪奇物語第四季:長大有時很痛苦,但傷痛是好的

「我知道你們長大了,沒錯,長大有時很痛苦,但是要記住這種傷痛,傷痛是好的,這代表你們已經走了出去」

____《 怪奇物語 》第三季結局哈普寫給伊萊雯的信

怪奇物語 》第四季裡以孩子在學校的新生活作為開端,在第三季的複習劇情時,發現哈普講的上面這段話,足已成為《 怪奇物語 》第四季裡孩子們的「成長痛」,不管是校園的人際關係,還是與好朋友的疏遠,愛情中的受傷,校園被霸凌等等,哈普第三季結尾寫給伊萊雯的那封信,都講述著孩子要自己自己的力量去面對一切, 所以在第三季裡,哈普對伊萊雯說「妳要用力量保護自己」,這種力量不僅是她的超能力,我更覺得哈普把伊萊雯當成真正的孩子在教育,希望她能用自己內心的堅強去面對成長帶來的傷痛。


《怪奇物語》的主角群就是一群正在長大的孩子,這階段的孩子對許多事情都還不知道如何做選擇反應,所以我覺得《 怪奇物語4 》將角色內心的細節都更仔細呈現出來~編劇將每個角色都設計成各自代表的議題,由這些角色去度過他們在現階段成長中所走不過的坎,因此在本季一開始會覺得故事線開得很多,這是銜接著過去三季留下來的伏筆做探討,我覺得這是《怪奇物語》很用心的地方,因為這讓我們對角色過去的故事更有回憶,也更想知道他們如何在傷痛中成長。



以下我列出我覺得《 怪奇物語4 》裡很有感的「成長痛」故事線,而《怪奇物語》第四季裡,編劇給我們的最佳結論就是「不要說謊、不要隱藏,懂得說出愛」,不論是親情友情還是愛情,都要彼此坦白,就如同朋友間要說出彼此的感受給對方知道才不會疏遠,在《怪奇物語》第四季的角色故事線中都有著「互相怪罪對方沒主動」的橋段,例如強納森與南西,或是威爾與麥克,雙方都在怪罪彼此在隱瞞或是悶不吭聲。但為什麼不敢說出真心話?威爾有提到:「我覺得有時毫無保留很可怕,開口說出真心話,尤其是對我們最在乎的人,因為萬一真心話不中聽怎麼辦?」《 怪奇物語4 》角色之間就是因為彼此在乎,所以才會更不敢講真話,編劇第四季把青春期的孩子內心那種混亂、不知所措刻畫得很棒!





❶友誼裂痕的存在,用「坦白」去修復


第一集一開始盧卡斯有著自己的籃球校隊的生活,希望朋友支持,他說到「你們想繼續跟宅男和怪胎混三年?」這是延續過去他們幾乎都是學校邊緣人的感受(以前麥克還曾經被霸凌過),盧卡斯希望透過自己在校對打好關係而變得受歡迎,這與達斯汀、麥克的想法不同。盧卡斯代表的是一個很努力想要改變過去被霸凌生活的陰霾,想要有不一樣的人生,不能說他是錯的,因為他也努力在成長期中不被討厭和欺負,在成長中,這是他想要擺脫過去的方式


達斯汀、麥克、盧卡斯這三個角色之間的友誼就像是我們常遇到的,雖然感情很好,但各自也會有不一樣的想法和目標,因而讓彼此好像疏遠。另外搭配到威爾,在第三季的時候因為達斯汀、麥克、盧卡斯各自有自己的女朋友,也因為三人忙著和女朋友濃情蜜意,所以威爾感覺被冷落,也沒有人要跟他玩龍與地下城的遊戲,這也是為什麼威爾在第四季第二集的時候見到麥克時,兩人有點尷尬,這些朋友之間的友誼修復,也是《 怪奇物語4 》的看點。


友情的故事線裡很著重的就是麥克與威爾之間的關係,在第二集中,麥克怪罪威爾「那你說不定該主動一點,為什麼把責任推給我?為什麼都是我的錯?」,關係之間的連結因為距離而疏遠,或許這也是第三季裡最後編劇刻意讓角色們各奔西東的原因~ 為的就是鋪陳角色之間的友情、愛情,在成長過程中這些都很痛苦,但就像哈普信中對伊萊雯講的「只要走過了就是長大了」,所以兩人的破冰就在於彼此都不說而產生的裂縫,但友誼始終可以修補的,只要坦稱對比次關心,和想念對方,這樣就夠了





❷伊萊雯對麥克隱瞞自己的不快樂


怪奇物語4 》中,伊萊雯嘗試做一個平凡的學生,但在學校卻被霸凌,不受歡迎,甚至在學校裡被嘲笑她的經歷和故事,這一點帶到伊萊雯沒有超能力,過去伊萊雯能用超能力保護自己,但現在的她是平凡的女孩,在她內心中很無助,也讓她感受到自己的自卑,這牽涉到青少年對自己的「自我認同」議題,在美劇中的青少年角色常常會跟這種議題搭配,因此在一開始的伊萊雯就是在這種成長的痛苦時期中要突破自己的困境。


而伊萊雯也對麥克說謊自己在這裡過得很好、有很多朋友,這不是麥克想要的,「朋友不說謊」,我太喜歡威爾擔任伊萊雯和麥克之間的橋樑,明明麥克和威爾兩人存在著尷尬,但第一季以來「朋友不說謊」這理論讓威爾為了拯救伊萊雯而對麥克坦承伊萊雯假裝自己過得很好,這開始進一步建立化解了威爾和麥克之間的尷尬和距離。


劇中伊萊雯的消失對麥克來說也是一種後悔莫及,因為在那之前他和伊萊雯大吵一架,在還不熟悉愛情的兩個孩子之間,這愛情故事是成長中的愛情練習題因為彼此都不成熟的心智而說出後悔的話,或來不及說出口的話,都會讓他們學習到對彼此的愛要及時說出口,兩人彼此疙瘩解開了才是成長~ 如果麥克說的「我們大吵了一架,像大人的感覺,感覺吵了就無法回頭一樣」,這段話隱喻著他們這年紀正在嘗試大人會做的事,但過程裡跌跌撞撞,這是伊萊雯和麥克在成長中經歷過的痛,我覺得這一段的鋪陳還不錯,因為他們在愛情中還在摸索,彼此不知道怎麼做才是對的,但成長中就是一直在錯誤中學習,我們都要向麥克那樣最中學習到要把話說出來。

同時,麥克和伊萊雯之間的愛情故事線也是呼應連結到伊萊雯怕沒有人愛的不安全感,第三季她失去了哈普這個父親,而麥克來到加州或是在信上從沒有寫到、說出「我愛妳」,這也是為什麼伊萊雯會說麥克什麼都不懂,因為伊萊雯很怕沒人會愛她。(儘管這是一條愛情故事線,但又發展出伊萊雯自己在實驗室裡的黑暗記憶故事線,因為有過去的恐怖童年,所以讓她對麥克會有這樣的反應,迫使她要去面對過去黑暗的自己,想辦法放下與跨過)





伊萊雯自我認同這部分的鋪陳真的讓我雞皮疙瘩掉滿地!在第七集時哈普有說:「希望伊萊雯現在能成長、邁進、塑造自己的模樣」,這父女故事線冥冥之中還是緊緊相繫著,尤其在伊萊雯加入妮娜計畫之後,這一段是她克服自認是一個怪物的心魔故事線,因為過去那段血案回憶讓伊萊雯認為自己無法成為平凡人而難過,但這段訓練讓伊萊雯看見自己有多獨特,自己是可以成為超級英雄。


這搭配到這一季故事想要強調的青少年議題,伊萊雯這孩子做到了哈普希望的「塑造自己」,也是哈普第三季結尾信中告訴伊萊雯的那樣:「我知道你們長大了,沒錯,長大有時很痛苦,但是要記住這種傷痛,傷痛是好的,這代表你們已經走了出去」,當伊萊雯已經勇敢查明和面對血案的真相,代表她已經走過這段痛苦而且長大,也走出自己的心魔,面對外界不能接受她並常常霸凌她的世界,她也會有勇氣不自卑去面對別人不能接受這麼不一樣的自己。





❸麥克絲走不出失去比利的傷痛,對別人坦承心痛才是最佳解決方法


麥克絲這一季一開始我們能看到她對盧卡斯似乎很反彈,一開始我們並不知道兩人發生什麼事,但可以知道的是麥克絲對比利的死有嚴重的創傷, 這對一個孩子來說失去親人和家庭巨變是最難以承受的成長。「妳過去的遭遇,還有現在的難關,對任何人來說都很沈重,過得不好也不是一種錯,但妳要坦白,我才幫得了妳」,麥克絲的成長故事線中我覺得沈重,因為編劇又安排了她目睹克莉希被殺害(雖然不是真的目睹,但這是她必須要去面對克莉希可能被怪物殺掉的陰霾,並且燃起心中沒有拯救比利的愧疚感)。


這一點讓麥克絲必須要鼓起用氣再次面對比利死掉的陰影,因為越深入接觸下去,麥克絲就要越接近怪物,可想而知內心中的悲傷就會越來越強烈。「妳經歷了創傷,麥克絲,像妳這樣把感情和痛苦封閉起來,很容易就會再次觸動創傷,所以現在只要出示,妳就會加倍反應」,輔導老師說的這一段成為麥克絲心境寫照,因為一連串的事件讓麥克絲的自責感越來越沈重,讓她面對威可那時也想要放棄了。



盧卡斯對麥克絲的關心,那句「麥克絲,我知道妳不太對勁」這句話相當窩心,即便盧卡斯已經不再是麥克絲的男朋友,但他也看得出來麥克絲有問題,我很喜歡盧卡斯和麥克絲這條故事線中隱隱的愛情,雖然他們兩人前半段幾乎沒有同框,但看得出來盧卡斯是第一個看出麥克絲問題的人,這加深兩人在愛情線上的復合機會。怪奇物語4
將青少年的直率和任性搭配得很剛好,在每個故事線中有些角色任性,但也有些角色處於直率和想要解決問題的人,盧卡斯說「我不需要妳寫的信,我不想要妳的信,直接跟我說就好,跟妳的朋友說話,我們就在這裡,我就在這裡」,這一段很溫暖,也點出在朋友之間即便不能成為戀人,但仍然會擔心對方,愛不用說出口,只需要行動證明就夠


我很喜歡第四集結尾麥克絲在被威可那抓走的那一段,她努力奔向現實世界前,想著朋友們帶給她的力量,這一段的鋪陳真的很棒,麥克絲奔向現實世界的那一段路,就如同她選擇奔向朋友關心的懷抱一樣,不再將別人的關心拒絕於外,完美象徵成長中包圍在你身邊的愛是你走過傷痛的支柱





❹南西與喬納森之間的愛情疏遠,坦承才能避免怨恨滋長


南西和強納森這故事線始於因為兩人分隔兩地,兩人各自有人生和事情要忙,強納森對於大學的事很焦慮,第二集裡我們可以一直看到強納森和南西兩人都一直希望彼此可以突然出現給自己驚喜~ 強納森也因為不想要丟下媽媽弟弟跑去別的地方讀書追求別人的夢想,因此他沒有對南西坦承自己只申請社區學院,他怕的是南西知道真相後就會放棄一切來到加州陪他~ 兩人之間雖然都是為彼此著想,但就因為沒有坦承,有秘密,因而讓之間存在著問題


怪奇物語 》第四季的強納森老實說人設一開始讓我覺得突然變得銜接不上,因為強納森突然變得墮落,也一直在利用毒品讓麻痺自己,但後來其實覺得這一段以時有自己代表的成長痛意義,這一對代表的成長痛是對要成為大人的焦慮這很像是我們曾經經歷過的要步入未來的那種不確定感一樣,強納森有說
怨恨糾結會開始滋長,跟癌症一樣,總有一天她會恨我,然後不知不覺間,我們會踏上我爸媽的後塵,循環永無止盡」。


在強納森與南西兩人的年紀,是在適應怎麼當一個成年人的年紀,也是決定未來的第一部關鍵點,更是會面臨彼此目標夢想不同的階段,我們可以看到強納森想要照顧家庭卻又不想要讓南西為了他放棄鋪好的未來道路,我能理解強納森不願意跟南西主動提起的原因,因為他在逃避。我很喜歡阿蓋說的「沒錯,你的噩夢循環,你想要打破,但你打算怎麼做?」這是強納森必須要面對的成長課題~ 而我很喜歡《 怪奇物語 》第四季史帝夫、南西、強納森這個三角戀,編劇這一季終於讓史帝夫加入情敵也是迫使強納森必須要對南西坦白說出口的契機和壓力啊!(編劇真的很會鋪陳!)





伊萊雯找不到歸屬、失去能力的不安全感,連結伊萊雯在實驗室的成長記憶


怪奇物語 》第四季將伊萊雯本身的現在生活和過去被實驗的黑暗記憶做連接,伊萊雯跟麥克說到「我不一樣,我沒有歸屬,到處都沒有」,第四季的伊萊雯就像是一個平凡女孩一樣在這世界受著傷,或許前面幾集的伊萊雯被編劇刻畫得像是太敏感之類的,不過我很喜歡這樣的寫實,以一個失去超能力的伊萊雯來說,過去超能力是她可以證明自己有用處的地方,不管是在現實生活中還是在實驗室裡,我覺得伊萊雯內心中會覺得超能力是她被需要的點,這也是為什麼麥克講了「其他人是無名小卒,妳是超級英雄」,但伊萊雯回答「再也不是了」


現在伊萊雯沒有了超能力,她就像是所有人一樣平凡,甚至一點也不起眼,我想這是身為失去能力的伊萊雯來說會有的合理表現,當她拿著溜冰鞋打安潔拉時,這是伊萊雯知道保護自己的方法,從第一季的1984/10以來到這一季的1986/3,也僅僅過了一年多,她對這實驗室以外的世界完全陌生,也在成長、也在摸索,因此來到加州沒有一個真正能談心的人存在,等於是讓伊萊雯失去所有內心依靠(畢竟過去三季以來,伊萊雯身邊都有著朋友會照顧她,讓她開心)。



這也同時呼應到第三集中,歐文斯說到「很多人認為妳是肇因,但我認為妳是解決辦法」這帶出前兩集裡伊萊雯在學校裡被霸凌和排擠的橋段,伊萊雯的存在是和超能力一起存在的,伊萊雯與超能力在一起才會有自信,在這次對抗邪魔過程裡,她再次感受到麥克口中認為她是超級英雄的肯定。我很喜歡編劇將伊萊雯面臨的青少年自我認同問題和打怪放在一起,伊萊雯失去超能力的沒自信與自卑,再次透過拯救世界而找尋回以前的自信,但在這之前,伊萊雯也必須要面對過去的黑暗記憶,才能突破現在無法融入世界的的自己





伊萊雯不敢面對的記憶,讓我們看見伊萊雯渴望愛


怪奇物語 》第四季劇情中,記憶是伊萊雯能力的關鍵,尤其是她有多強大。在第二季裡,卡莉向伊萊雯解釋說她需要利用自己的憤怒來讓自己變得更強大,據推測她可能是從一號(亨利)那裡學到的,亨利在《 怪奇物語 》第四季的記憶閃回中也給了伊萊雯類似的建議伊萊雯。一號告訴小伊萊雯,她需要利用一種讓她悲傷和憤怒記憶的力量。當時,她使用的記憶是她的母親特里來到霍金斯實驗室救她,但這還不夠。最終,起作用的記憶是她出生時的記憶。


當她出生時,特里告訴伊萊雯很愛她,這是伊萊雯人生中第一次,也許是唯一一次,她感受到了無條件的愛,當麥克在賽季開始時無法說他愛她時,這與她感到受傷和背叛有關。能夠感受到愛使她能夠反擊一號,將他推回去並將他送入另一個維度,當伊萊雯打開霍金斯實驗室的原始大門時,她似乎把他送到了一個單一維度,後來成為了觀眾所知道的上下顛倒世界(霍金斯 1983 年)。



至於身邊沒有哈普,我想也是讓伊萊雯內心這麼不穩定的關係,伊萊雯這孩子在成長過程中是需要愛的,但她在實驗室中以及現在的政府,當讓她感受到大人的背叛與利用,因此伊萊雯失去了哈普時,我想對伊萊雯的打擊很大,也變得孤單,這是因為本來哈普給她渴望的親情,卻一瞬間消失。 如果要說哈普在《 怪奇物語 》第四季的劇情裡表現如何,我自己感覺看到哈普這次的故事線真的好苦!但也有點可惜感覺這故事線拖了稍微久一點才開始發酵,第四集的結局時才真正刺激起來。





威可那是因為人類的罪惡感、痛苦而存在?


怪奇物語 》第四季首先當我們在看克莉希所浮現的那些幻覺時,畫面中有父母親,這的確讓怪物(威可那)的存在成為很大的懸念,威可那在解決掉克莉希的時候也有說到「該是時候讓妳的痛苦了結了」,代表威可那是因為人類內心中的一些罪惡、痛苦、愧疚而入侵他們的內心,因而讓他們與怪物連結。 這搭配到第二集的時候弗雷被一個警察認出來是去年車禍中逃逸沒有報警而讓一個年輕人死掉的人,在弗雷被引發內心中的那些恐懼和罪惡時,他開始看到眼前的警察幻化成怪物的樣子,因此這代表威可那所找尋的人都是那些被創傷或痛苦給包覆的人,使他們的內心中產生更強烈的黑暗。

這裡統整出《怪奇物語》第四季所領便當的角色以及他們內心中的痛苦:

  • 克莉希:本季第一個死去的角色是克莉希,當她在艾迪的拖車裡時,威可那襲擊了她。在攻擊之前,威可那還顯現了關於她父母的畫面。
  • 弗雷:克莉希死後,南西和她的同校記者弗雷德前往克莉希命案現場,警方正在調查此案,而潛逃的艾迪是主要嫌疑人,當南西出去和韋恩談論這個案子時,弗雷走向森林,威可那讓弗雷想起了他曾經犯過的罪並殺死了他。
  • 派翠克:盧卡斯的籃球隊球員之一派翠克也被威可那殺死,他是威可那在第4季設法殺死並且成功的最後一個人,當派翠克和其他男孩出去尋找艾迪時,威可那襲擊了他。
  • 麥克絲:麥克絲從第一集就有一直服用止痛藥的畫面出現,原來這是在鋪陳已經被威可那盯上的暗示,當奪心魔附身/殺死她的哥哥比利時,麥克絲因無能為力挽救而感到內疚,然而,她的朋友們找到了避免被怪物殺死的方法,從而挽救了她的生命。「妳經歷了創傷,麥克絲,像妳這樣把感情和痛苦封閉起來,很容易就會再次觸動創傷,所以現在只要出示,妳就會加倍反應」,這是麥克絲因為無法排解創傷而形成的愧疚,也讓威可那找上麥克絲。


我超喜歡這一季的怪物設計! 在克莉希和弗雷,一直到派翠克,這三段威可那找上他們的方式是循序漸進的一開始我們並無法知道克莉希為什麼會被找上,形成第一層懸念;之後是弗雷因為內心中有對車禍的愧疚感,因而形成幻覺,這是第二層的懸念;接著是派翠克被威可那找到之前,有一段是派翠克家人之間的一些爭吵,這些顯現派翠克對家庭問題的煩惱和痛苦。



怪奇物語 》第四季編劇導演用了蠻有層次的方式來呈現威可那的真面目與手段,也將這個惡魔刻畫成是存在好幾世代的恐怖惡魔,並且會存在這麼久代表根本抓不到牠。歐文斯對牠的描述是「這些邪魔就像病毒一樣,每次回歸就會變得更強,更聰明、更致命,霍金斯要陷入戰爭了」。





怪奇物語 》第四季威可那起源可不是無名小卒


看不見摸不著的怪物「威可那」太喜歡第四季這個怪物的設計,牠像是一種潛入人類的腦中一樣,讓外人看不見、摸不著,這與前三季可以看見的怪物有所不同,這如同一種詛咒,讓人陷進去。艾迪說:「我想叫醒她,她一動也不動,好像靈魂出竅一樣」「或是被下咒了」。《 怪奇物語 》第四季的威可那更有意識,也更有智慧,威可那是威力強大的不死族怪物,是咒術師、闇黑巫師,攻擊手段是咒語,取的是人類的心神靈魂,因此不必出現在這個世界就能透過一些人內心的內疚感找到他們並且入侵對他們詛咒、施咒,將他們的靈魂帶回來之後,成為更強大的個體。


怪奇物語 》第四季中威可那追蹤陷入困境的青少年,讓他們進入夢境般的恍惚狀態,然後謀殺了他們,威可那比過去幾季魔神、奪心魔、魔狗更高深莫測和有智慧,而且牠的厲害程度編劇導演也利用一些層次來堆疊牠的可怕,並且讓這群孩子們的力量變得弱勢,再加上問題是沒有人能弄清楚牠為什麼或如何在這裡,怪物目標對象又不只有一個人,使人更難捉摸,這比第 3 季中的怪物更吸引人,預示著一個更成熟、更令人毛骨悚然的《怪奇物語》版本。



說到威可那的起源,第四季的威可那來源真的是一個很棒的設計!過去編劇對怪物的設計與包裝並沒有太複雜,就是很直覺式的怪物,但這次威可那的存在橫跨了人類、受實驗小孩以及不同時間點串連起來的格局,編劇將怪物的起源做了很紮實的包裝,而非單純地來自於另一個世界的怪物而已~ 這多少也是呼應了人類想要創造、掌控超能力所引發的悲劇後果,說穿了怪物的創造來自於人類自己~ 我想這也是為什麼威可那會讓人感覺牠就像是個人有智慧、很聰明。





在《 怪奇物語 》第四季第七集「霍金斯實驗室的血案」中,亨利是實驗對象的一號,換言之就是馬丁布羅納博士的第一個實驗對象+以及威可那,當維克多告訴南西和蘿萍他的兒子亨利是一個敏感的男孩時,亨利感覺到了與這棟房子的聯繫,並且似乎在未經試驗的情況下發展了自己的力量,這暗示亨利利用這幢古宅的大鐘內的某些東西來解鎖這些力量(所以威可那找上那些年輕人時都會看到那個大鐘),但這些能力最一開始是如何表現出來的還沒有得到證實。


題外話,至於每次威可那都會用大鐘顯現在目標面前的用意我自己有著這樣的解釋,這可能是威可那用來告訴這些受害者,讓他們知道他們只剩下不到一天的時間了,劇中麥克絲整理了時間線,並指出克莉希和弗雷(以及後來的派翠克)在第一次看到幻覺後的 24 小時內都死了。此外,這也符合亨利對世界秩序的執念和反感,並強調時間中的每秒、每分、每小時等,在某種程度上,時間助長了他對人類的仇恨(一號有說:「他人的秩序對我來說是束縛,一個殘酷壓迫的世界受到人為規則主宰,分、秒、時、日、週、月、年、年、代,每個人都只是帶等待一切結束」)。
也很有趣的設計是,在現實世界裡時鐘出現在夢中的含義,人們認為如果一個大鐘出現在夢裡,這意味著一個人的過去正在追趕他們以及挖掘被遺忘或壓抑的記憶所帶來的擔憂,這也是威克那的一個元素,能夠進入人們的思想並回憶起創傷性記憶


回到亨利這個議題上,時間線方面史帝夫有提到如果沒有大門,那威可那到底怎麼穿越世界的出來殺人的?這一點是在劇情中解密亨利和威可那之間關係能得知:

  • 亨利因為對超自然敏感,因此有著力量和家裡這棟房子連結,在 1959 年謀殺了他的母親和妹妹,並試圖謀殺他的父親維克多,亨利陷入昏迷,一週後死亡,但是維克多不知道的是,布羅納博士實際上是在亨利昏迷時就騙維克多兒子已經死亡,這跟第一季霍金斯實驗室的人製作威爾假屍體的舉動一樣,布羅納利用從亨利那裡學到的知識,以及 MKUltra 計畫的結果,啟動了一個新項目,對小孩進行實驗。

  • 1979年,亨利在霍金斯實驗室與伊萊雯戰鬥,在這裡他被伊萊雯給放逐到顛倒世界裡(所以伊萊雯記憶中實驗室孩子死掉是亨利的傑作,伊萊雯是跟亨利對抗)




但問題是亨利如何成為威可那的?達斯汀有說到伊萊雯最早打開互通上下世界的門是在威爾失蹤的1983那年,再更早之前應該不會是伊萊雯打開門,但亨利又是怎麼去到地下世界的?這是我推理出來的順序:

  • 當伊萊雯轉向亨利並抵禦亨利的攻擊時,她將亨利送入了另一個世界,就像她在《怪奇物語》第 1 季結束時擊敗了魔神一樣,但是因為上下顛倒世界停留在威爾於 1983 年消失的那一天,和亨利(一號)在 1979 年被放逐的大門一樣(伊萊雯1983年打開的應該是主門),因此反推,最合乎邏輯的解釋是,伊萊雯1979年打開了一個傳送門,把亨利送了過去,他的身體屈服於上下顛倒世界的環境,變成了威可那,但傳送門那時很快就關閉了,因此1979年沒有讓怪物跑出來造成危害,直到1983年伊萊雯在被實驗又不小心打開門,讓怪物跑出來。


威可那在《 怪奇物語 》第 4 季中的計劃其實並不是真的要殺死青少年,而是要利用他們的死亡來彌合上下顛倒世界與現實世界之間的差距,每次威可那殺死一個人,他都會在那個人被謀殺的地方打開一扇通往顛倒的新大門(劇中艾迪家天花板就是這樣裂開),他透過維度與受害者建立強烈的情感連結,就像第 1 季魔神一樣,伊萊雯當時與魔神對抗也就開啟了門,也正好呼應第一季孩子們與他們的老師討論的理論一樣, 每個門都會產生更強的電磁場比地球的自然之一,就會影響了他們的指南針



透過在霍金斯打開越來越多的門,威克那正在創造額外的電磁場,雖然與伊萊雯打開的大門相比,尺寸和規模更小,但仍然大到足以產生影響,尤其是在組合起來時,這磁場也會變大,這最終目標是讓上下顛倒世界和現實世界更靠近,並碰撞兩個維度,可能是要將兩個維度空間融合,至於是威可那自己想要這麼做,還是受到奪心魔指使?達斯汀有解釋
威可那就是利用這種方式一直開門,因此威可那開門就是要佔領世界、奪心魔就是想要掌控世界,魔神也只不過是小兵,威可那就是擁有可以開門的五星大將





《怪奇物語》第四季運鏡有點俏皮,努力呼應前三季


太喜歡《 怪奇物語 》第四季有很多運鏡是利用連續運境的方式,導演和攝影師將同一時空、時間的故事傳連得更為順暢,觀眾會發現《 怪奇物語 》第 4 季裡有很多是角色這一幕演完後,鏡頭沒有任何剪輯又接下去跟著另一個角色的故事,第二集麥克和伊萊雯走出機場後,馬上換到穆雷的角色~而場景的轉換手法,攝影師也用了很不錯的顛倒方式來呈現轉景,看《怪奇物語》第四季的畫面完全是電影等級的手法!鏡頭的帶動任何角度都有~






怪奇物語 》第 4 季真的搭配到前三季的故事鋪陳做了一個很大的謎團包裝,尤其到「霍金斯實驗室血案」那一集,真的是一部史詩般的、充滿曲折的影集,它揭示了這一季的大謎團,在早期感覺就像是一個獨立的事件,但在第四季變成是互相有關聯的,創造自己的宇宙。如果是《怪奇物語》的粉絲們應該會發現自己被第 4 季最激動人心的轉折所吸引。


而《 怪奇物語 》第 4 季不僅角色的台詞和過去前三季有呼應,其實在怪物和實驗室都和前三季做了很強大的連結,以四季中一開頭會用霍金斯國家實驗室裡發生的事情做開頭,為的就是將整個格局拉大,開始要去講怪物起源的故事和來源,只能說《 怪奇物語 》第四季真的很強大啊!







You may also lik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