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etflix|韓劇|觀後感

Apple tv+ 《 柏青哥 》第4集劇情:我們的種族認同比一切都重要



貼心提醒 ⚠
我寫的所有文章一定會爆雷,還沒看過影劇的人請自行斟酌要不要繼續讀下去喔!
♥ 如果你想要定期獲得新文章通知,歡迎追蹤按讚
Netflix追劇筆記本臉書專頁








柏青哥前三集回顧


在《 柏青哥 》的前三集中,導演和編劇帶著觀眾看著善慈和索羅門在1930年代與1989年之間的回憶,我們看到善慈與在日韓國商人高漢水經歷了一場旋風般的浪漫,之後善慈發現自己陷入了黑暗的境地知道漢水是已婚男人,也不會娶她。另外,在1989年,所羅門為了一樁生意需要買入一個房地產,在他陷入困境時,所羅門請善慈來幫助他,善慈與地主奶奶淚眼婆娑的談話促使地主奶奶同意將她的房子賣給所羅門的公司,除此之外,善慈與地主奶奶一起吃韓國米飯並回憶她的日本之旅,讓善慈內心更想念家鄉,因為那是(韓國)她的心所在


《 柏青哥 》第 3 集的結尾是一位患上肺結核的牧師白以撒的來,他由善慈和她的母親養進照料後恢復健康,白以撒無意中聽到善慈因未婚懷孕而並且對方還不願娶善慈的事情,於是,他向善慈提出他可以娶善慈並定居日本的想法。








第4集 柏青哥劇情



❶日本與韓國兩地的善慈


《 柏青哥 》第 4 集於 1931 年在釜山開幕,高漢水在那裡第一次遇到白以撒。早些時候,漢水早就已經見過以撒和順善慈走在一起,但漢水出於明顯的原因沒有刻意接近以撒。這一次,漢水在裁縫店技術性地接近以撒,並巧妙地質問他的健康和貧窮,因為漢水早已經知道以撒將娶善慈為妻。在裁縫店裡,漢水試圖透過命令裁縫師為以撒製作一套西裝,漢水還表示願意出錢這也是漢水在瞧不起以撒貧窮的舉動)。


以撒禮貌地拒絕了這個提議,說他可以自己買一套西裝,接著他就讓裁縫師幫他做西裝,同時還要求裁縫師縫製他哥哥的西裝。緊接著是善慈和以撒在養進面前舉行的婚禮,燈火輝煌。


為了告別善慈,養進去市場買了一些米飯,以便在她離開之前為她煮一些(據透露,大米在韓國是被禁止的,只有日本人可以買到,當然是出於法西斯的原因。養進懇求店主,並解釋這可能是善慈最後一次吃韓國米飯,店家聽了養進的要求變仁慈地答應了,養進為善慈做菜,善慈因為即將離開母親而不知所措,內心充滿不捨。這一幕確實證明了編劇導演的設計,搭配演員的演繹,他們設法在不發聲的情況下傳達瞭如此混亂的情緒很多話他們都對這些動作的潛台詞以及觀眾解讀它們的能力充滿信心,即便沒有台詞,透過畫面都有滿滿的張力)。


在那之後,觀眾也能看到善慈的朋友們因為沒有名字、沒有嫁妝而永遠不會結婚的事實發生爭執,所以,他們可能不得不嫁給一個什麼也沒有的男人。然後觀眾可以看到雅各布克雷克羅夫特的剪輯,他在所羅門用新內衣替換舊內衣、養進為善慈的衣服打包和重新打包(同時仍然接受這是她最後一次會看到順子),善慈1989年收拾行李去韓國這三個不同時間和地點的畫面,再一次,這是一個很棒的視覺敘事的例子,將三個世代以及一直保持的做法和隨著時間的推移被丟棄的做法區分開來








❷善慈和所羅門各自的人生賭注


在地主奶奶簽訂賣房合約之前,所羅門會見了娜歐蜜,他說他知道娜歐密(直美)出於某種原因不喜歡他,直美說:「你為什麼在乎誰喜歡你、誰不喜歡?交易一完成你就會走」。所羅門說,他實際上並不在乎誰嫉妒他、誰不嫉妒,他只是想簽下這筆交易。他們的談話被有本打斷,這激發了直美向所羅門講述他的故事以及他是如何來到希富利公司的,直美教育所羅門,公司對於一個受薪男人來說是一個家庭,被它拒絕比被他們的骨肉拒絕更糟糕


簡而言之,這種簡短的互動表明,所羅門仍然將收購金慈的房子視為一項商業交易,他沒有將 希富利的員工視為人類,而是將其視為可以為他賺錢輪軸上的齒輪,他基本上沒有人性。所以,對他來說,關鍵是這筆交易,而實際上,這筆交易也是所羅門的試金石。



隨後鏡頭轉到善慈身上,我們看到善慈最後一次穿過魚市,這是她長大的地方,隨後與漢水發生了激烈的爭吵,漢水有點詛咒善慈與白以撒過悲慘的生活,因爲善慈沒有選擇漢水,漢水他強加善慈可以與他共享一個孩子的想法,但是善慈這次堅決孩子是她的,不是漢水的。在離開韓國的路上,善慈告別了她的朋友、房客,當然還有她的母親。從表面上看,這似乎就是她即將失去的東西,但更重要的是,她即將失去自己的身份(畢竟是去異國生活)在自己國家至少可以有一種安全感和保證感,但當一個人搬到一個新地方時,這種感覺就完全消失了,這種孤立的感覺與頭上沒有屋頂或肚子裡沒有食物一樣糟糕或更糟。








❸《 柏青哥 》第四集結尾:所羅門、善慈將種族身份看得比所有事情都重要


《 柏青哥 》的最後二十分鐘,劇情隨著所羅門和善慈與他們現在時代的真實身份合而為一,而善慈過去的掙扎在空間和時間中迴響。1989 年,地主奶奶和她的律師一起進入了 希富利公司,會見了公司的董事會和所羅門。除了金慈奶奶之外,其他每個人都非常興奮交易可以完成,金慈告訴大家跳過手續,直接做生意。1931 年,善慈痛心地告別了她的母親,她的母親送給善慈她祖傳的裝飾品,不過善慈拒絕,並表示說如果她沒錢,她還有漢水給的手錶可以賣。在登船之前,善慈與一位著名歌手進行了短暫的互動,善慈將她掉下的圍巾交還給她。


善慈和白以撒在擁擠的船上掙扎,而這位歌手在面臨日本官僚的性騷擾後走上舞台,她從一首日本歌曲開始,但經過片刻清醒後,她轉而使用韓語,從而提升了船上韓國難民的士氣並激怒了日本人。



我們看到金慈奶奶認真地看著合約,當她的律師告訴她這是他們之前看到的同一份合同時,她問他如何不檢查就確定(這感受得出來金慈奶奶對她要賣掉的地產還有著眷戀和不捨,也表現是金慈奶奶對地方的謹慎與用心)。金慈面臨著危機時刻,當她被包括所羅門在內的所有人哄著接受這個提議時,金慈問所羅門,如果坐在這裡掙扎的是他的祖母善慈的話,他會這麼急迫地要求她簽字嗎?正如所羅門所思考時,聲音設計和剪輯讓所羅門看起來像是在聽善慈的船上唱歌和吟唱,所羅門告訴金慈不要簽字。





金慈感受到所羅門還有一些同情心,對此感到滿意,但沒有簽署合約就離開了,所羅門面對所有希富利公司所有人的憤怒,他不慌不忙地離開辦公室,脫下領帶,然後脫下西裝,同時走進雨中,遇到街上正在演奏的樂隊,與此同時,直美發現所羅門自由地跟著那支樂隊跳舞,但也沒有特別靠近所羅門就離開了。


此時善慈和她的兒子白摩西到達被雨水浸濕的釜山,善慈走進雨中,摩西拼命想要阻止她,摩西
跟隨情緒激動的善慈走上海灘,慶祝她回到家鄉。第四集在厲害的剪輯和畫面編排中,《 柏青哥 》確立了所羅門以及善慈的重大變化,因為他們重新認同了他們的韓國傳統比其他的一切都重要。







以上,觀後感分享給大家,個人一些淺見。歡迎在側邊欄位訂閱免費電子報,或是利用臉書專頁追蹤新文章發布!

 文章中圖片擷取自預告、影音平台及其他相關網站提供之劇照,僅作為影劇推薦與評論所用,如有侵權敬請告知刪除,謝謝。



You may also lik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