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etflix|日劇|觀後感

6看點討論,Netflix 日劇 《金魚妻》評價與心得,結局櫻和春斗有在一起?



貼心提醒 ⚠
我寫的所有文章一定會爆雷,還沒看過影劇的人請自行斟酌要不要繼續讀下去喔!
♥ 如果你想要定期獲得新文章通知,歡迎追蹤按讚
Netflix追劇筆記本臉書專頁








日劇 《金魚妻》評價好看嗎?


《金魚妻》改編自黑澤R同名系列漫畫,描述在一棟豪宅大廈中,六個婚姻不美滿的女人跨越道德底線,感情出軌。 在網路上大家都在討論這部劇,大家最期待的都是尺度大開,甚至超越《AV帝王》,不過就我自己當觀眾的角度來看,我會比較喜歡《金魚妻》的大尺度是搭配內心世界的脆弱與依靠,看起來畫面就很美,也不那麼粗暴和視覺超載~


《金魚妻》IMDb分數為 7.2 /10(本劇即時評分這邊請),我自己沒有看過漫畫,所以不知道兩者的改編程度有沒有落差,不過這部劇的劇情真的挺不錯,有網友說漫畫是以男性視角的角度把六位人妻們都搞得很美麗,視覺上已經是很高質感的享受,而在《金魚妻》中的畫面照顧的男性也照顧到女性的視角,特別在心境情緒的刻畫、堆砌特別深入~ 總之這是一部很不錯的劇,感覺日本人在這種題材上真的很大膽也很厲害,可以精準抓住婚姻中的痛點和反思


如果你是想要問《金魚妻》這部劇好不好看,值不值得追? 可能對於只喜歡看%%%畫面的觀眾需要比較有耐心去等這些畫面,但如果你是已婚男女,這部劇可能就會適合你看,當中有許多議題的省思,對我來說這部劇就像是帶領觀眾在婚姻、感情中的「換位思考」,對待愛人就像是呵護金魚一樣,需要許多細膩細節與用心,這部劇會讓人有多層次的省思,婚姻不是出現外遇問題就要放掉,而是要回歸到婚姻最初根本問題去解決才能做出最正確的決定和判斷。


但我是不確定是不是應該要和另一半一起觀賞,我自己覺得不太適合,應該分開觀賞會比較合理,因為每個人所感受到的點不一樣,我是覺得這議題有點很容易成為夫妻間的導火線,意見不合又是另一波吵架,搞不好真的有人看完會覺得應該要出去外遇找自由….,這就糗了….。








Netflix 《金魚妻》評價與心得6看點討論

圖/Netflix《金魚妻》


01 / 06
婚姻後幸福變束縛,妻子婚後家庭和社會地位下跌


第一集開始就有著不同對夫妻之間各自有的問題,這是開始本劇的所有婚姻問題,雖然講的都是「出軌、偷情」,但是背後六個妻子的心境和起心動念都是很重要必須探討的議題與問題

  • 平賀先生和有里葉之間的問題:「讓男人最引不起興趣的人就是他的老婆了,他們對別人的老婆最有興趣」,公司裡的人都知道平賀先生和別的女人亂搞,但更令人吃驚的是平賀先生偷吃的對象也是個有夫之婦,櫻其實是知道有里葉就是外遇對象,而有里葉本身在婚姻上也有問題,所以才會外遇。
  • 早矢和老公之間的問題:「我不知道要聊什麼,我們住在不同世界裡」,代表著底層的夫妻抑鬱的煩惱,一直極盡所能讓經濟可以無虞,卻一直壓力很大,不停地往前衝,而忽略彼此。
  • 優香、朔子與老公們之間的問題:無性婚姻,但優香朔子想生小孩,他們都在為想要小孩而在婚姻中努力。
  • 慈子:絕對不能接受丈夫偷情,對於丈夫出軌很恐懼。




本劇因為是日劇,就我自己所理解傳統的社會家庭價值觀是男主外女主內的概念,而且也非常強烈,許多妻子結了婚幾乎就是做一個全職的家庭主婦,對外的社交和形象幾乎是跟著先生一起連帶關係,劇中櫻就像是這樣的婚姻,知道老公對自己沒「性」趣,還是必須要對外說自己找到的老公是完美的真命天子~ 一邊是要保住老公的面子,另一邊也是讓自己不能丟臉。就例如第一集中可以看到,櫻子只能搭配丈夫的節奏和控制去生活,櫻明明和平賀卓彌之間的關係很緊繃,平賀卓彌先生卻是利用他們婚姻和諧假象來宣傳「理想伴侶」為賣點擴大美髮沙龍店,所以櫻的生日會也只能配合平賀先生要宣傳沙龍而舉辦。


而且很可悲的是櫻想要養金魚這件事也不能自己做主,還要先問過平賀卓彌,這樣細小的事也不能自己決定,可見櫻這個妻子的地位卑微到不能自己做決定,過程中我一直在想為什麼櫻沒有辦法離開卓彌? 原來是因為櫻的手無法再回去做美髮業,因此當初平賀卓彌才會跟她一起開沙龍店,對櫻來說自己像是沒有籌碼可以跟平賀卓彌鬥爭一樣,只能任他擺佈。


從櫻的身上觀眾可以看見有些女人在婚姻中就像是失去自我的自由意志一樣,被困在魚缸中生活,只有主人餵你東西你才有得吃,也不能選擇自己想吃的東西,甚至要給你多大的生存空間都是主人決定,因此《金魚妻》劇中所描繪的六個妻子都各自在這魚缸中想要尋找自我的一片自由,不管這自由是不是物理上的自由,但最重要的是「心靈上的自由」,這六個人妻都努力跳出被框架著的魚缸中,在心靈上找到內心的解放就如同有里葉、優香最後的結局,她們就是選擇勇敢去追求自己想要的,雖然還是住在魚缸中,但至少心靈上已經套出魚缸,得到自由)。








02 / 06
這社會中男女出軌的差異,女人總被要求忠貞,男人出軌是常態?


妻子需要有理由才能跟她以外的男人上床嗎?女人也有慾望,對男人來說,出軌被認為是一種本能,我們必須有些悲情故事才能讓它合理化,這很可笑吧?」在妻子的內心中,總是要扮演一個純潔賢慧的老婆角色,不過一開始有里葉說了這段話,其實就在表明女人為什麼不能擁有慾望而偷情出軌?(本劇《金魚妻》指的慾望並不是只有肉體上慾望,而是對心靈也想要有解放、有自由意志的那種慾望


對於這個論點其實我有點喜歡,應該是說男女本該就是要平等,男人出軌被覺得很正常(或許是因為),但女人出軌就被覺得不忠,有里葉覺得女人出軌就一定要悲慘故事才能合理化是件很可笑的事,就好像也只有老公對你很不好、虐待才讓女人的外遇變合理化,她的出發點就我自己看完這部劇的理解就像是女人也應該要有表明自己有慾望的時候(尤其是心靈上解放的渴望),並不是在婚姻後一切就聽從丈夫的控制和決定,女人的慾望也應該被照顧到,外包妻就是個案例。



要傾聽身體的聲音,一旦兩個身體接觸了,就再也分不開了」,女人的身體也是會有感覺的,人類的身體會很誠實,女人對於慾望不是該壓抑,而是該爭取。當中慈子就是一個很經典的角色,她的老公常常出差不在,但她內心中只要聽到外遇就會頭痛,也認為「外遇絕對不可原諒,讓慾望主宰只會失去至今努力間裡起來的一切」,所以慈子這角色是在一直壓抑自已慾望的經典代表,這也是為什麼除毛的服務員會說「像她這種個性的人最容易陷進去」。



就因為壓抑太久了,所以才會一直不敢誠實面對自己對慾望,才會用這種很極端的方式讓自己拒絕出軌,但這樣的人通常有第一次,就會一直深陷下去。所以外遇不是男人的專利,女人面對自己內心中的慾望也不該只是一輩子遷就別人而犧牲自己可以爭取的人生。








03 / 06
人生都在尋找雙生靈,就是想找能讓自己有慰藉的人


當然出生時,靈魂就一分為二,另一半的靈魂就是「雙生靈」,是命中註定的伴侶,「外遇」就像是尋找雙生靈一樣,就是想要找個能理解和給自己慰藉的人,也是填補婚姻中所缺乏的心靈慰藉和傷痕


當大家探討著妻子也會出軌的話題時,一切的話題就在有里葉突然說出這段話時開啟不一樣的思辨:「妻子需要有理由才能跟她以外的男人上床嗎?女人也有慾望」,她代表的是贊同女人男人可以出軌的行為,一開始會覺得她偷吃平賀先生的行為很討厭,不過看到最後其實覺得她的做法是最寫實,其他的妻子在婚姻中會選擇極力想辦法讓自己幸福的假象,對於丈夫的暴力、冷暴力都不能吭聲,對外還是要表現得像是很幸福美滿一樣~



有里葉這個角色非常明目張膽地要讓櫻知道自己偷情平賀先生,還刻意用了櫻的香水。事實上有里葉這個角色其實是有點在帶動櫻也去找可以讓自己悸動的男人,若不是因為有里葉的囂張,也不會助長櫻在心靈的解放。其實看了其他人妻,她們內心中都渴望被贊同、有自己的成就和價值,而不是被忽略和使喚





以前就有聽過「雙生靈」這個詞,在《金魚妻》中一直被梅大師給提及,另一半的靈魂就是「雙生靈」,是命中註定的伴侶,就我自己的理解和想像,雙生靈有點像是英文講的soul mate,是個會理解你看重你,知道你需求的伴侶,雖然《金魚妻》講的是人的情慾,但其實看到最後會發現人與人的契合是在心靈上的契合才能有著更近一步的肉體契合,《金魚妻》的六個人妻中都有不同的煩惱與哀愁,本劇中不一定會講述著性事需要存在的必要性,反倒是有些「性」的存在是是用來履行一些人生義務的目的,例如優香和朔子想要小孩,可是事實上她們內心的空虛是因為無法被另一半觀察、不被另一方覺得有存在的價值,因此我才會比較喜歡「雙生靈」這個概念,尋找的就是那份「慰藉」


然而,《金魚妻》這部劇並不是全人都在闡述夫妻間並非雙生靈的組合,就像是第四集的「陪跑妻」,颯太很愛早矢,其實颯太只是需要改變自己的做法就還是能讓婚姻回到過去幸福的模樣,「為何你不陪著她跑呢?或許這次該輪到你陪著太太跑,體她加油打氣了,跟著妳太太的步伐,這麼一來,你或許會看見錯失的風景」,雙生靈或許就是你選擇的老公或老婆,陪跑妻這一對讓我們看見他們是彼此的雙生靈沒錯,只是還沒有找到方法罷了


就連同頭痛妻也是,她與丈夫的關係就是雙生靈關係,天生就是這麼契合,只是因為曾經一時的錯誤讓彼此錯過,但該繫在一起的緣分終究會在一起,時間早晚與時機等待罷了。我想這最後也是呼應到櫻和春斗之間的關係,就算彼此間最後還是因為櫻的追夢而分開,但他們還是彼此的雙生靈,心繫著對方。








04 / 06
《金魚妻》戳中婚姻中的女人痛點,引發洋蔥共鳴「金魚很堅強的」,人妻們是不同金魚


我記得金魚被卓彌摔到地上後掉了幾片鱗,但最後經過照顧還是美麗地活著,我自己覺得金魚就是在比喻著這些妻子的角色她們內心都遍體鱗傷(包括第一集中的櫻一直在受傷),但被好好照顧後又是漂亮的一隻金魚,春斗說「金魚很堅強的,就算跳出魚缸,也有力量能夠游泳」,這段話暗喻著在婚姻中受委屈的妻子們就如同金的天性,可以跳出被困住的魚缸,就算跳出後還是有力量可以讓自己活下去,這無疑就是在比喻妻子們不需要被困在魚缸中的金魚一樣,而是可以選擇跳出,這就像是櫻把自己形容成金魚一樣「我會堅強起來的,就像金魚一樣」,因為她不能拿剪刀也不能生小孩,像個瑕疵品,平賀卓彌就是踩著這一點才會覺得櫻沒有本錢離開他。

  • 櫻養了「櫻花琉金」:這是個有受過傷的金魚,象徵著櫻這個角色內心也受傷,並且渴望跳出魚缸的特性,即使跳出魚缸也會堅強地游泳。

  • 優香養了「閃亮金魚」:優香這個角色與老公的問題就在於無性婚姻,過程中優香一直在困惑和檢討自己是不是因為身體不夠有魅力,所以在與潤歡愉的時候她有說「我是來確定還有沒有人可以被我的身體挑逗」,因此優香會挑中閃亮金魚就是因為牠擁有閃亮亮的外表吸引著人,就跟優香一樣,身材還是具有挑逗性的。

  • 慈子生病的金魚/該團聚的金魚,她就像是被疏於照顧受到驚嚇的金魚一樣,一直生病著,如果沒有把這生存環境給弄清楚,就會永遠在這個魚缸中痛苦著,所以最後馬場對慈子的坦白其實也是在讓生病的慈子能夠解開內心中的心結,「就算金魚受傷了,也會恢復健康,只要你真心照顧牠就行了」。「瑞士法律規定不能只養一隻金魚,他們說金魚是社會生物,當人們無法思索幸福,就會給金魚帶來不幸」,這讓馬場先生有一些勇氣想要韓慈子團聚,也讓金魚團聚感到幸福,「這三條金魚也是一家人」。







05 / 06
婚姻像養金魚一樣,用對方法可以讓金魚活得漂亮,而不是直接丟棄


看到第四集的陪跑妻的結局真的有點感動,《金魚妻》的劇情也在這一集轉換成一段段的暖流,婚姻就像是養金魚一樣,不一樣的方法可以讓金魚再次活得漂亮,而不是直接把金魚丟棄,包含後續的頭痛妻和金魚妻一樣,《金魚妻》的劇情書地四集開始將重點聚焦在婚姻中的修復,而不是直接外遇並棄之不顧,因此看到最後會覺得越來越心暖。


早矢說「我變了,你也變了」,這是她與颯太的婚姻關係,颯太跟一般的日本傳統男人一樣,有著大男人主義,結婚後颯太就要早矢辭掉工作當個家庭主婦就好,並且甚至在某天早矢跑不動了,颯太要早矢一個人回家,自己就自顧自地繼續往前跑,感覺與早矢的距離變得很遠。我自己覺得早矢這個人厭倦追逐,不滿颯太自己只管自己的自私,尤其她對自己和那些貴婦們的距離有著一股自卑,就像是追不上的感覺。「有人能一起陪跑,很鼓舞人心」,但颯太一直忘記也要照顧妻子,我很喜歡美麻那句「為何不陪著她跑呢?」



我很喜歡第四集早矢和颯太兩人最後的結局,這就像是告訴我們,婚姻會出現問題不是用出軌來報復和逃避,而是要正視雙方的問題,換個方法才能讓金魚活下來,否則魚缸只會變成一缸死水,婚姻就像是養金魚,夫妻間都要把對方當成金魚般來呵護與看待、觀察、照顧,如果有一方失衡就等於有一方缺於照顧,就會生病離去。就如同早矢最後也說自己不需要太多金錢、不需要著大廈都沒關係,只要可以跟颯太多相處就好。





再來就是頭痛妻的案例,她的案例是讓我覺得很反轉的一個,也是讓我很喜歡、覺得最有意思的其中一則,慈子因為丈夫的一時外遇而讓這悲愴的記憶給解離出來形成失憶,如果以「雙生靈」的角度來看的話,他們兩人是彼此的雙生靈沒錯,而就如同前面陪跑妻案例一樣,婚姻就像是養金魚,不是養錯了就直接丟棄,很多事情都可以像馬場先生家的金魚一樣起死回生,只要「治療過,生病變好了」,又是隻美麗的金魚


因此馬場先生家的金魚會有一動也不動的橋段,就是在影射這樣的概念,也象徵著過去馬場先生疏於照顧慈子並且沒有觀察而讓慈子(金魚)生病,如果解開了,治療好了,婚姻也就回來了,金魚也健康了。「瑞士法律規定不能只養一隻金魚,他們說金魚是社會生物,當人們無法思索幸福,就會給金魚帶來不幸」馬場先生自己有一隻金魚,慈子家中有兩隻,透過春斗這樣說,就像是在暗示著馬場先生和單獨一直金魚必須要回去找慈子,才能為這三隻金魚帶來幸福


我想越到後面的集數,編劇作者是想要讓我們知道面對婚姻不是靠著外遇逃避就能解決問題,婚姻也不是單向的呵護,而是雙向的照料,所以到最後會覺得很有意思,因為編劇作者讓我們看見他們在婚姻中想要修復的那股決心,婚姻會吵架和摩擦也不是因為不適合,而是沒有傾聽雙方的聲音與嘗試解決,所以看到陪跑妻、頭痛妻兩對可以有著美滿的結局,這是個很有正能量的故事,也包含櫻最後和老公離婚,平賀卓彌並不是怨恨櫻,而是有著自我成長,這對婚姻中的雙方都有幫助才像是養金魚的大目的,我呵護你,你也療癒我~








06 / 06
《金魚妻》利用金魚和婚姻中的妻子做隱喻,她們都找到願意照顧她們的主人


《金魚妻》的劇情非常細緻,尤其第一集就讓我雞皮疙瘩掉滿地,劇情完全不拖泥帶水地直接戳中女人婚姻中的內心痛點,那些不敢說出口只能一直隱忍的委屈,想要被呵護的渴望,這六位人妻基本上各自代表著這世界女人在婚姻裡背負的一些莫名其妙責任和委屈,女人對婚姻並不貪心,但只求可以找到呵護、關心自己的人就無憾了。


這部劇相當會刻畫人妻們的內心戲,運用一些比擬的台詞讓觀眾腦中畫面更清晰,也更能深入他們內心世界,第一集中櫻說「我好羨慕金魚,好想要被別人這樣呵護」,能說出真話的對象是一個婚姻外的人,這著實諷刺。然而這也代表著這些妻子們所壓抑的委屈往往都是在臨界點的時候爆發,但在爆發的那個階段她們也努力在挽回婚姻的那一方。



因此她們面對婚姻的問題,第一個念頭是想要「養金魚」,梅大師也建議金魚,所以這是妻子們第一步想要改善婚姻和自己心境的最無害方式,在婚姻中,《金魚妻》中女人所扮演的角色都是在想盡辦法想要修復的角色,不僅試圖修復婚姻,也想要修復內心,只是這過程中總是讓她們被困在魚缸裡,我很喜歡這作品用「金魚」和這些人妻們有連結,總會覺得她們是陷於婚姻中的被禁錮者,能生活、能決定、能做自己的界線就在別人給的魚缸中而已。因此才會一直想要跳脫心靈的魚缸~讓自己快樂。





而金魚是需要一直被呼護著的寵物,男人們對待妻子們就像是養金魚一樣,不能禁錮,要每天給她新鮮的水(新鮮的感受),並且呵護她們,如同櫻渴望被呵護一樣~ 這也是為什麼春斗極力會保護櫻,不讓櫻再回去地獄,因為他已經把櫻當成是金魚在呵護、照顧,「金魚只能在魚缸允許的範圍內長大,我不能讓妳回到一個會把妳關起來、束縛妳的人身邊」。


而第二集中櫻提到「養金魚最重要的就是『觀察』,如果已經發現一種病症出現,通常都已經太晚了 」,這一點用在婚姻中也是在暗示著男人們對於妻子就是要「觀察」,對照到阿實根本沒發現優香的需求,把專注力全都放在工作和遊戲上,而優香雖然遇到的是她以前覺得最惡劣的前男友,但前男友卻是「記得她要買金魚」,甚至說要取名自己喜愛女人的名字優香,在潤牽起優香的手那一瞬間有點帥,因為優香臉上有幸福的笑容,而潤又懂得「觀察」優香的需求,所以潤把金魚叫優香代表的就是要把優香當成金魚一樣呵護著



春斗說:「金魚沒辦法自己逃跑」,這句話象徵著在婚姻中後害的妻子們很多時候都還是被許多因素給綁住,如果當初不是春斗的出現,或許櫻還沒有勇氣可以逃跑,這也是為什麼在櫻被平賀卓彌壓在地上家暴時,櫻會握著金魚水晶逃跑,這一幕即是象徵自己有了春斗給予的力量而有辦法逃跑,而這些女人的外遇對象就是幫助她們心靈或是身體逃跑的契機與助手,這也是為什麼外遇對象總能將人妻們帶出危險的魚缸~





上面這畫面真的很有趣,導演刻意用魚眼鏡頭就像是要表達一條金魚在魚缸中看著其他魚群相處的樣子,而這鏡頭也就像是觀眾自己也是金魚一樣,在這魚缸中看著他們各個人妻金魚的生態與愛恨情仇。


在第三集櫻回去家裡遇到平賀卓彌時,平賀卓彌想要接近櫻,櫻藉故要幫金魚換水時說著一大串「金魚最需要乾淨的水了,如果你要把牠養在小魚缸裡,請每天換水,不要為太多飼料,溫度保持恆溫,務必要清掉魚缸裡的髒污,如果你不這麼做,金魚很快會生病的,無論如何,請仔細觀察你的金魚」,這段話雖然是在講金魚,但事實上也在隱喻著平賀卓彌這個人對金魚(妻子)的照顧很隨便,就只有把金魚放在一個魚缸裡完全不管,甚至也沒有觀察,久而久之讓妻子(金魚)生病



這段橋段真的很有趣,而且那時平賀卓彌還嚷嚷著說「每天換水,我那有那時間?」隱喻著平賀卓彌對照顧妻子觀察妻子都時間都覺得浪費,但卻很諷刺地可以去外面找其他女人歡愉,櫻說 「以你這樣的方式下去,金魚最後會在髒水中痛苦地死去」,這就是櫻自己的心聲,最後拔下結婚戒指,說著自己再也不會回來了,我想這就是櫻自己跳出魚缸的堅強,她也能自己奮力游走,不需要在魚缸中痛苦死亡。








《金魚妻》結局,為第二季鋪陳?


在《金魚妻》最後一集中,櫻決定要保護好自己,並且和平賀卓彌離婚,櫻終於跳出魚缸奮力游走獲得自由,平賀卓彌死命要抓住櫻只是為了要讓他的髮廊可以賺錢,其實看到他最後的下場越來越慘有點爽,當初他對櫻說「沒有我,你只是個垃圾」,但現在看起來比較像是沒有櫻,他比較像垃圾。


「人們或許以為那只是金魚罷了,但以我的工作,我能替人們帶來安慰,那些在工作或家庭中遇到困難的人、那些每天都在努力的人,我為我的工作感到驕傲。」最後春斗還是決定不回公司,但風間先生聽完轉身後其實有露出笑容,我想這是他想要聽到的答案,孩子終究是孩子,但在父親心中最重要的是孩子有所成長,那就夠了,所以最後連同風間先生也開始養金魚,體驗春斗講的那種使命感,而春斗也常回去家裡幫父親照顧金魚。另一方面,我也覺得風間先生會養金魚或許也是因為可以從金魚中得到內心的安慰~ 



其實我蠻喜歡最後的結局安排,我講的不是結果,而是過程,一開始我還覺得櫻這個人對平賀卓彌太過心軟也太過大愛,但最後櫻會和春斗分開放心去追夢(甚至幫平賀卓彌開回髮廊),春斗和櫻這樣也是一種雙生靈的概念,這或許也是在告訴我們,即便是雙生靈找到彼此,也不一定是一定要時時刻刻黏在一起,每個人中就是一個個體,會有自己的思想,雙生靈是懂你的人,所以春斗也懂櫻會決定去開髮廊的夢想的內心,所以願意讓櫻去追夢





然而,雙生靈最後還是會時時刻刻想念著對方,在時機到的時候,就會再次重逢(雖然本劇最後給了一個開放式的結局,但能看著同樣的天空,履行與彼此共同看煙火的承諾,就已經是相當美)~ 我只能說最後這結局真的美,也相當有意義,這部劇所講的雖然是婚姻,但也講到自己的個體意志,可以自己決定事情才是真正的幸福,婚姻和感情應該要相輔相成,而不是全然控制


其實就我自己來看,這樣的結局或許也呼應著櫻已經完全跳脫魚缸,還有力氣去游泳,這過程我們看見櫻就像是金魚一樣的堅強。撋我自己是覺得這樣的結局是要預留第二季做鋪陳,像是給了開放式結局,但有可能是為第二季做準備,畢竟第一季《金魚妻》春斗和櫻沒有選擇在一起的結局是一個挺沒有聚焦的結尾,感覺有收尾但又有點模糊。


因為我自己還是不能完全理解櫻如果要去幫平賀卓彌開店,這跟春斗在一起到底有什麼衝突?即便他們分開前已經有講了那一大串在道別的話,當中春斗有說「我知道你不會放著平賀卓彌自己一個人追求幸福,你就是這樣的人,所以我才愛妳」,如果是因為櫻覺得自己拋下平賀卓彌一個人,而自家又是一個人擁有幸福會有罪惡感,但這樣的心理其實有點怪,如果櫻愛著春斗,那跟她想要去追夢,想要去幫忙平賀卓彌並沒有衝突才對,為什麼一定要分開? 就只是不能一起經營金魚店罷了,不是嗎?XD (不然就是我慧根不夠,真的無法理解他們這樣壯烈的愛情….)


但我還是有努力要去理解這樣的結局,我在想有可能是因為櫻對平賀卓彌還有著愛戀,畢竟在調解庭中櫻聽到平賀卓彌講的那些話非常震驚平賀卓彌有這樣的轉變,也才知道平賀卓彌是病態的愛櫻,所以我自己感覺到櫻可能對平賀卓彌的情感類似「斯德哥爾摩症」,也就是對傷害自己的人有愛慕之情,因此在櫻心中可能是覺得對春斗不公平,也覺得這樣對春斗有愧疚,因此選擇離開春斗吧。







以上,觀後感分享給大家,個人一些淺見。歡迎在側邊欄位訂閱免費電子報,或是利用臉書專頁追蹤新文章發布!

 文章中圖片擷取自預告、影音平台及其他相關網站提供之劇照,僅作為影劇推薦與評論所用,如有侵權敬請告知刪除,謝謝。





You may also lik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