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etflix|美劇|觀後感

Netflix美劇《末日列車》第3季第1集評價與心得:兩輛列車,兩段不同的故事



貼心提醒 ⚠
我寫的所有文章一定會爆雷,還沒看過影劇的人請自行斟酌要不要繼續讀下去喔!
♥ 如果你想要定期獲得新文章通知,歡迎追蹤按讚
Netflix追劇筆記本臉書專頁



第三季劇情統整


我將《末日列車》第三季分集劇情都集結在以下這邊文章,需要劇情的可以看以下這篇整理。

《末日列車》第3季劇情(分集1-9集)統整





第二季伏筆後:兩輛列車分開重新的世界


第三季開始的新世界

兩輛列車,兩段不同的故事,一輛列車疾速行駛,另一輛列車慢速拖行,威佛鐵腕下的冰封列車,裝甲烏龜在密謀追上野兔,大家都聽命一個人,效力一個執迷的念頭,奪回海盜列車,進行報復,列車是倒退的世界,只有一個階級「工人階級」,忍著酷寒縫紉和修理很痛苦,儘管手指凍傷也不停歇,威佛從未踏進的冰封車廂深處,還有一絲火星「叛民」,是勇敢的勇士協助保護他們,威佛的勞改列車上還有一絲希望,1023節車廂長。


過去兩季《末日列車》中兩列火車都發生了很多事情,經過上述雷頓的這段旁白介紹,建立新的角色和環境,《末日列車》第 3 季第 1 集讓我們再次沉浸在冰封荒原的荒涼和令人不安的未來中,但是在雷頓這段旁白中,也透露著一點人類可以生存的希望,海盜列車現在追逐著地球變暖和人類潛在家園的希望。


每一季的《末日列車》都讓人感覺世界都被重新定義了,讓人物的趣味和活力煥然一新,並提升了敘事的動力。短短一個小時的的篇幅,觀眾已經可以明白,海盜列車必須回去,雷頓和威佛的權力鬥爭還是會繼續,編劇在第二季結尾還是巧妙下了一個這兩輛列車必須要再次碰頭的重大因素:「柔拉&奧黛莉」,這兩個女人分別是雷頓和威佛最重要的人,這就像是兩人都掌握著彼此的命脈和俘虜一樣,彼此威脅著對方,這一集看完後會發現威佛似乎在對柔拉與雷頓的孩子下手,應該是要做什麼詭異的實驗來對雷頓報復,而雷頓要打敗威佛的方式就是找到新的人類居住點(新伊甸),才能讓威佛的獨裁王國瓦解,讓人們可以解脫被威佛的支配。





雷頓所講的在威佛的列車上還存在著希望,那些希望就是「叛民」,是用來可以反威佛的對大力量,也是雷頓可以順利回到大艾莉絲號的最強後盾。


上一季的最後雷頓和大家為了要去救瑪蘭妮,所以偷了威佛的破雪號引擎和幾節車廂(稱為海盜列車),破雪號因為只拖著幾個他們偷走的車廂,所以跑得快,是雷頓口中的「野兔」,而大艾莉絲號的列車因為只有一個引擎可以拖曳所有的車廂,因此比較慢,是雷頓旁白中的「烏龜」。


海盜列車要回來奪回大艾莉絲號,大艾莉絲號也要奪回海盜列車,而在大艾莉絲號上有著支持雷頓的判民們偷偷要叛變,好迎接雷頓他們的到來,在這破雪號的列車中有雷頓、喬西、班、提爾、艾莉珊卓、貝絲這幾個重要人物,還有一個剛好被留在這裡的叛徒奧黛莉、馬丁。(露絲則是在大艾莉絲號中當判民)



雷頓的海盜列車載有他最信任的伙伴們,但同時也載有一名俘虜奧黛莉,以保證威佛會為列車上的市民做正確的事,這有點是制約威佛不會對乘客做出屠殺的事情。我自己覺得比較可悲的是,第2季中我一直以為奧黛莉其實是在對威佛演戲,在整個第 2 季中,我一直堅信她的斯德哥爾摩綜合症是一個非常令人信服的騙局,都一直讓我覺得她為了愚弄威佛再次信任她而進行的演戲,但是當雷頓把她作為俘虜時,我想奧黛莉就真的是反雷頓了


最後的機會:是要和威佛一起回去,或者和雷頓一起挖墳墓。

《末日列車》第2季

我對奧黛莉這角色想法是,奧黛莉對威佛的忠誠應該是與她自己的幸福息息相關,雖然她對威佛可能帶來的危險有著清醒的認識,甚至警告所有人不要與大艾莉絲號合作,但她現在已經轉變了自己的想法,相信如果她仍然忠於永恆的引擎,她的生存機率會更高,這是一個很寫實的選擇,因為人會選擇相信目前所看到的現況,並選擇對自己有利的局勢。


奧黛莉這角色和柔拉的用途是一樣的,威佛手上有雷頓想要的柔拉,而雷頓手上有威佛要的奧黛莉,編劇就這麼巧妙地將這兩列列車設計得密不可分,彼此都必需要找到彼此的強大理由,再加上柔拉是懷有雷頓孩子,雷頓說什麼也會回去找柔拉,即便他不要柔拉,也要孩子。








大艾莉絲號與破雪號各自問題


第三季第一集中利用許多穿插的片段來告訴觀眾這兩輛列車各自有問題,而且編劇還用了很巧妙的對比來描繪這兩個列車的各自世界,就很像是雷頓在一開頭講的,兩輛列車,兩段不同的故事


第三季中已經漸漸地將格局往外面的世界走,但不管是在列車內的壅擠恐懼,還是在外面世界的孤獨無助恐懼,都是第三季編劇導演極力將這些內心壓迫和恐懼放到最大的元素,第三季第一集的緊湊感我覺得營造的其實還不錯,前面說過了,這是一個關於兩列火車的故事,雷頓帶領著更小、更快的海盜火車;威佛則是由於他的狂熱和控制欲而在他的長筒靴統治下展開一連串壓迫。


雷頓的列車食物匱乏,熱氣騰騰,觀眾可以看到這裡的大家的穿著都是短袖,甚至還汗流浹背
威佛的列車運行緩慢,動力不足,還要努力抵禦寒冷,有些車廂已經不管用,所以乘客必須被迫擠在更小的空間中。對比的還不只這些,一輛列車不夠快,一輛列車必須停下來才不會過熱;一列火車向內尋找解決方案,另一列火車向外尋找,
兩者都遵循著個人內心的願景,無論是威佛的願景還是瑪蘭妮的願景,這樣對比的設計形成兩種個不一樣的困境,唯一相同的是兩列列車都在對付一個叛亂分子,兩列火車都在努力維持列車,而且兩列列車也都有彼此碰頭的想法,好了結之間的恩怨和問題。





在威佛的列車上漸漸地處遇弱勢其實有很大的原因也在於威佛本身的獨裁手段,相較於雷頓,雷頓屬於民主,這兩者有好有壞,但雷頓會好的是在於他會在乎人的感受,也會在乎外面的世界有著重新存活的希望,這對照到威佛當初會一直阻擋著瑪蘭妮去外面收集資料,也拼命不讓瑪蘭妮回來除了是因為瑪蘭妮對威佛的勢力是個威脅之外,威佛更怕自己失去自己打造的王國


破雪號和大艾莉絲號對威佛來講就是他的國家,他可以當一個國王,如果外面可以居住人類,那就不需要這輛列車,也不需要威佛這個王~ 這也是為什麼威佛現在少了個引擎就開始混亂,而且很諷刺的是這些混亂對威佛來說並不是混亂,他口口聲聲都在講奧黛莉,頭等艙也要等奧黛莉回來再開放,車廂上的幾百條人命比不上他的奧黛莉值錢,挺喜歡編劇故意用這樣的對比來讓觀眾去思考當中的失衡。



而凱文也很特別地提到要減少耗能的方式就是淘汰乘客,這是一種相當可怕和獨裁但卻是很現實的想法,我記得在電影版的《末日列車》中也有這個理論存在,在糧食無法負荷的時候減少人口就能撐下去,這種「沒有食物吃」的議題特別在末日題材中很常被探討到,沒有食物的下個狀況就會是大混亂,大家搶食物、互相才殺等等,就像是雷頓一開始在末節車廂的叛變之始。


本來我以前是很不喜歡雷頓這個角色的,但這一季開始他秉持著要找到伊甸園的決心和信念很強大,對其他已經是抱持絕望的人來說是很重要的一件事,當中一段對話讓我印象很深刻:


喬西:「班本來就不該下車,他在找瑪蘭妮的鬼魂」
雷頓:「她的理論,我們都同意找到新伊甸,回去找其他人」
喬西:「如果根本就沒有伊甸園呢?她錯了怎麼辦?」


在大艾莉絲號發生的事等於同於外面世界值得信任存在的對比,當中一個叛民因為得到可以洗熱水澡的機會被凱文抓到,結果被潑糞,這女孩說到「沒關係的,這是值得的」,能說出這樣一句話就代表洗澡、熱水對他們是一件奢侈的事,下個畫面就接續到威佛吃著高級的餐點,這樣的階級不公的狀態下,都是在埋藏著人們對威佛的反叛因子








《末日列車》第 3 季第 1 集結局:穿紅衣的女生是誰?外面世界是否存在生命?


班的受傷真的是因禍得福,這個「福」是雷頓救出班之後,雷頓在基地內發現反應堆仍在運行,所以覺得這裡應該還是有人,後來他被一個穿著紅色設備服的人襲擊。這一集的結尾鏡頭顯示這個人是一名女性,目前推測她可能是一名科學家,知道如何利用反應堆讓自己在冰凍中倖存的方法,本來我還覺得這個女生可能是瑪蘭妮,但看起來又不像,而且這地方也不太像是瑪蘭妮以前待的基地。


這個女生是出現在一個被冰蓋住的孤立地下設施中,證實在列車外的世界有生命存在,這與瑪蘭妮的理論也不謀而合,確實為雷頓、班和其他人打開大門,讓他們調查「新伊甸」的可能性。雷頓與這個陌生女子的相遇,可能會改變對冰凍後生活的理解,如果這個女子也正好是個科學家,那就真的太方便了XD 根本可以來取代瑪蘭妮的!但她到底是不是什麼科學家還很難說,說不定只是路人XD


當然觀眾肯定也有疑問這個女子到底是什麼時候存活在這裡的?畢竟列車丟人出去收集氣候數據也是近一年的事,這女子著實不可能從列車出去的,唯一的可能就是從一開始的冰凍就一直住在這裡,這樣算一算也至少有7~8年,也就是說她在這裡住了這麼長的時間,這對雷頓他們來講是一個很振奮的消息,因為代表外面可以存活。








威佛對雷頓和柔拉的孩子做了什麼?


把柔拉留在威佛的大艾莉絲號是雷頓為了去救瑪蘭妮而做出的最艱難的決定之一,但也還好為了防止威佛傷害柔拉,雷頓有奧黛莉小姐扣為人質,但雷頓的行為確實引起了威佛的反應,儘管是間接的復仇,威佛他沒有直接傷害柔拉或他們未出生的孩子,而是依靠他的醫學專家來照顧他們的孩子,看到本集最後醫生對胎兒做了一種像是「注射」的動作,威佛會做這種這麼陰險並且非立即被發現的舉動,可見就是要對雷頓的報復。



《末日列車》影集第三季延伸閱讀:

《末日列車》影集第二季延伸閱讀:


《末日列車》電影版延伸閱讀
,特別推薦:


《末日列車》影集第一季延伸閱讀
,很久以前寫的不成材觀後感,有興趣或是想要複習第一季的人可以參考:





You may also lik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