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tflix韓劇《地獄公使 評價心得、結局》10重點整理!這是人的世界應該由人類看著辦



貼心提醒
我寫的所有文章一定會爆雷,還沒追的人請自行斟酌要不要繼續讀下去喔!
♥ 如果你想要定期獲得新文章通知,歡迎追蹤按讚
Netflix追劇筆記本臉書專頁



韓劇地獄公使前言與預告


韓劇《地獄》《地獄公使》(The Hellbound)改編自網路人氣漫畫作品《The Hellbound》,劇情講述著地獄公使會預告人類的死期並且在當天前來演示其在地獄的痛苦,將地獄的審判模樣帶來人間,使得人類的生活漸漸地失控和混亂。《地獄公使》演員有許多熟面孔,角色群們有劉亞仁(影帝:喪屍電影#Alive活著》男主角)、朴正民、金賢珠(《Undercover臥底女主角)、元真兒、梁益準,並由延尚昊執導,目前《地獄公使》的IMDb為7.2 / 10(本劇即時評分這邊請),以韓劇這樣的分數表現算是還可以~ 不過沒有到神作等級


第一季共有六集,每集大約45-55分鐘。


一開始看到這部劇的預告眼睛都亮了,CG特效有人覺得糟糕,不過我自己覺得還能接受!而一開始我對這部劇的劇情大致想像是地獄公使會來審判那些無法被人類法律制裁的壞蛋們,不過整部劇看完卻是有另一種深度和劇情走向,完全和我看預告想像的不一樣呢!這是有讓我驚艷到的~ 因為轉折與內容都不是很普通的套路,也非常著重在人性的探討和呈現,因此這部劇看過之後你會有種wow的感覺,是我沒有料到的劇情走向。



▼《地獄公使》分集劇情可參考以下文章▼










影評 Netflix地獄公使 評價與心得



1.有沒有所謂的地獄公使存在?


一開頭真的很有意思,鄭晉守是個宗教團體的領袖,講出「天使出現說出預言,天使會先說出預言聽取者的姓名,某個人你會在某天幾點死去,並前往地獄,到那時間,那個預言就會透過地獄的使者來實現」,在咖啡廳中的那些學生的反應就可以知道社會中有人對這種事情會相信,但有些人不會相信。尤其是鄭晉守是個「新真理教」的領袖,這在韓國的社會中這很常會被視為是一種「邪教」,因為韓國的新興宗教的蓬勃發展總會讓人這樣想,所以如果觀眾這時候換個角度去想,當你在youtube頻道真的看到地獄公使的影片,會覺得是真的還是假的?


這種超自然的事情總是「信者恆信,不信者恆不信」的極端差別,沒有親眼看過的人總不會相信,有親眼看過的人就會極度相信這種超自然,就像是「鬼」到底存不存在的道理一樣~ 所以劇中的警方一開始就是採取認為這是兇殺案,有命案發生就會認定是人命。



我自己這樣的現象很有趣,在劇中時間是設定在2022,也就是屬於我們這個世代,但現在人是否會真的相信這樣的地獄公視存在,就是我們可以去省思的,不管地獄公使存不存在,事實上我自己感受到,即便這地獄公使可能是假想的,也是在告誡人們在人間不要做壞事,因為法律治不了你的,還有無形的超自然在看著你,等著審判你








2.地獄公使的手法是種懲戒惡人的最好力量


天使會在非特地人選前現身,預言其死期,地獄使者會出現,演示其下地獄將受的痛苦後隨即消失」,也就是說地獄公使是直接在人間執行地獄的審判,不僅是對這個人的審判或是天譴之類的行為,更是給其他人類看,像是一種刻意要給大家知道公使存在的用意,人類就會懼怕。


我挺喜歡地獄公使的概念,在我們東方人的想象中,對於「地獄」這個概念挺瞭解,地獄公使的角色對我來說就像是陰間使者,專門是在抓壞人去地獄的,而在我們的普遍觀念中都會覺得做壞事就會下地獄,因此這樣的世界觀很容易被接受,也非常貼近人心。我記得之前看《忐忑》的時候也有說到所謂的《但丁神曲》裡面的「地獄」,人在死後會經過重重的地獄懲罰與考驗,所以地獄這個概念我想在全世界都有,東西方對於地獄的概念都是在「人死後」才會有的一個領域,但本劇則是「把地獄般到人間」。



本劇一開始帶領觀眾進入這個世界觀,對我們還活著的人總不會相信,畢竟又沒看過,這也是為什麼我會覺得地獄公使的手法很厲害是因為這就像是對人間的一種審判和警示,直接將地獄的審判搬到「現實」,變成一個「現實地獄」,讓所以人類都親眼看到作惡多端的人會有如何的下場,所以神在告誡人類應該要活得更加正直。



因此恩表說到「管它是不是神,我倒希望地獄公使是真的,我們每次好不容易抓到那些十惡不赦的罪犯,最後他們又因為證據不足或是有精神疾病被放出來」,這一點在韓劇好像常常被提到,我記得之前看韓劇《怪物》的時候有說到韓國的法律如果抓到兇嫌但證據不足的話,兇嫌被放出來後就不能再以同樣的罪名去逮捕制裁這個兇嫌,儘管之後有更有力的證據可以證明其罪行,另外關於精神疾病被放出來的案例我想世界各國都有這樣的案例存在,我記得以前看過韓劇《Law School至上之法》的時候有個案件是講到一個兇手在性侵殺人之後聲稱自己當下酗酒而無法判斷個人行為,刑期卻大幅減少,加害者完全沒有悔恨之心,審判結果也等於是對受害者造成第二次傷害。



所以恩表說的這段話我想有某種程度是在暗諷關於韓國法律的漏洞與制度~ 因此在這樣的情況下,我想一定會有些人會希望地獄公使的存在是真的很必要,尤其是這些受害者都是從法律中僥倖逃出的人,也就是說警方無法抓到的那些罪人,神都看的見,所謂舉頭三尺有神明的概念。








3.地獄使者其實是隨機帶走人命罷了,是鄭晉守把這災難變成神的旨意


本來一開始前三集會覺得地獄使者是在因為人類的罪行以人類的律法無法制裁而存在,但當英宰的孩子也被審判時,這完全顛覆前面所遵守的遊戲規則,天使所挑的死者其實也只是隨機,跟什麼懺不懺悔根本沒有關係,像是英宰的小孩也才剛出生,嬰兒應該要懺悔的罪到底有能是什麼?


所以第一個新生兒罪人出現,就把有罪的人會受到審判的原則給打破,這說穿了就是人類會盲從去堅信大眾所相信的事情,鄭晉守把隨機發生的事情冠上神的旨意,而那些盲目的信徒們則是也跟著一頭熱栽進去,但為什麼人類這麼多年來會覺得神做的都是對的抉擇呢?因為「人本來就有罪」,不管是微小的壞事還是大的犯罪,儘管不是滔天大罪,都是一種罪,



本來我為編劇用到《聖經》裏面「原罪」的梗
,在《聖經》中有所謂人一出生就帶著原罪,而「原罪」的由來是來自人類的祖先,亞當和夏娃,要得到救贖,只有靠耶穌基督,相信耶穌基督為救主和上帝的兒子。因此新真理教的確是邪教沒錯(PS:這裡並不是指耶穌基督是邪教),因為邪教會利用人類相信新世界,只要盲目相信就會得到永生,儘管作法是激烈或是傷天害理的,不過原罪的梗沒有被使用~反倒是用來打破遊戲規則的關鍵。



雖然地獄公使真的是種超自然的存在,但新真理教卻也是帶頭扭曲了這種超自然災害的現象,我自己是把這些地獄使者的存在當成是無形的,但劇中利用有形的怪物來讓人類看見地獄使者的存在,所以如果把這些宣告和使者都變成是透明的,這就像是在這世界上每天會有人死亡一樣,大家會覺得很正常。我很喜歡孔亨峻講的那段話「我們也不確定那到底是不是神,但問題是新真理教有一套完整說法,他們現在才有呼風喚雨的能力,就算那真的是神,而神的旨意也跟新真理教講的一樣,那我們也只能選擇否定祂,因為祂不在乎人類,這就像是災害一樣,是每個人都可能遇到的一種不幸,不是誰要懲罰誰」。



其實看到最後這讓我想到《午夜彌撒》這部影集,都是一個怪物出現,但有人帶頭把祂當成是神蹟,並且膜拜,雖然這些神蹟都是真的,但人類內心中也不能一直在盲目迷信,因為到最後這些被人類稱為的「神」,也只不過是怪物,卻被人類給美化,並盲目追隨,可怕的不是怪物,而是人的內心,比起地獄公使,我覺得箭鏃更可怕…。








4.警察就是抓犯人,不管兇手殺的是好人還是壞人


京勳說:「警察就是抓犯人,不管兇手殺的是好人還是壞人,也不管他們殺人是為了拯救世界還是殺好玩的,我們就得抓到兇手」,老實說這段話給著我很大的衝擊,一開始我會覺得地獄公使存在的必要性,但當京勳說出這段話時有種給我當頭棒喝的衝擊,因為我發現我自己認為地獄公使存在是正義,就是對的行為,但我卻沒有往反方面去想。


京勳的理念有點像是我最近才剛追完的台劇《逆局》中一些理念,「沒有人被賦予剝奪他人生命的權力」,就算這些地獄公使的存在是屬於正義,想要制裁這些罪人們,但他們也是在剝奪生命,這樣的行為已經是一種超越道德的界線,這就好像是說一個超級英雄為了拯救世界卻故意到處殺掉那些罪犯,但這樣的行為反方面來講已經是一種和殺人犯沒有什麼兩樣的行為了,呼應到孔亨峻接近結局的時候說「就算這些真的是神,但我們也選擇反抗,因為這個神根本不在乎人類」。



所以我挺喜歡京勳這個角色站在對立的角度去看這件事,就像是帶領觀眾也要思考到反面一樣,不要被所謂的「正義」完全被拉走思緒和想法。我太愛京勳這部劇很跳的思考,但他的思考卻又是很有道理,因為他說到「因為害怕不得好死才當個好人,這能稱為正直嗎?」,這一點的確是很好的質疑,因為這句話,讓觀眾想到這樣刻意當個好人的目的性不是發自內心的正直,而是怕自己死的太慘,到頭來還是為了自己(自私)








5.地獄公使引起人類對罪人的公憤,也合理化動用私刑的歪風


在本劇中京勳的人設就已經存在著內心衝突,這角色的設定關鍵就在於京勳的太太也是被人所殺,但兇手已經服刑完回歸社會過他的人生,這對京勳來說是一件很不公平的事,因為人類法律的制裁並不能把受害者的傷痛給抹去。


然而,透過京勳自身的痛苦經歷,有點讓我想到《模範計程車》的以暴制暴手段,因為受害者的傷痛是一輩子要去治癒的,但加害者只要服刑完就能重新回歸他的生活,已經處於一個內心不對等的狀態,而地獄公使的存在,就會讓我想到那些受害者是不是會很希望地獄公使把那些壞人的性命都取走,才能消除內心的痛苦?間接地因而增進人類對罪人的憎恨。



箭鏃的出現,已經在私自用自己的思想在解讀和動用私刑,這樣的行為說實在的,也反映出人類隔岸觀火並且愚蠢地堅信自己所認定的正義是對的,搭配到鄭晉守帶著熙庭去燒掉害死熙庭媽媽的人,那一段基本上已經讓我感覺到鄭晉守在合理化自己的私刑行為,所以熙庭會跟著一起動用私刑基本上也是鄭晉守挑起熙庭內心對金昌直的憤怒和憎恨,因此看到第二集的中段已經可以漸漸地感受到鄭晉守的確是邪教沒錯,因為鄭晉守用這極端的手法來告訴大眾神的審判是真的存在,他也是為了達到自己的目的罷了。



而箭鏃的存在讓社會大眾不敢檢舉或是對新真理教又意見,因為肯定會被當成目標消滅掉,而他們的行為就會被他們自己說成是神的審判,這就是新真理教自己當審判者的合理化藉口,說穿了新真理教就是用恐嚇和威脅處罰來打造他們所認定的新世界








6.神的旨意人的力量無法釐清VS人類律法無法全然自律


本來我以為本劇的主軸會是要抓這些「地獄公使」,這樣「神的審判」要調查就是一種挑戰和突破,畢竟要抓的主導者是個無形的超自然對象,所以鄭晉秀說「難道你們是要調查神的作為」,這句話就是在說著警方想要抓的兇手看不見也摸不著。


「除了恐懼,還有什麼能讓人類懺悔?」我自己對這話的想法是「這是一種心理作用」,即便地獄公使並不存在,會讓人感到恐懼的話至少能讓人類不會如此肆無忌憚,這一點我也不否認有它的效果,我以前聽過一句話「人類怕死又怕痛」,恐懼是唯一能讓人類可以自我約束行為的被動方法



就我自己理解,這部劇主軸並不是要讓人去相信神的存在,而是重點在人類內心中如何必須要自己有著自律,透過類似殺雞儆猴的審判來看,人類越來越相信神的審判,那些不相信的人也親眼看見這樣超自然現象的存在,而且本劇一直在講「人類無法全然自律」這件事,在這些審判事件過後,人類能做的不是去追隨這個神,而是要省思如何讓人類自己可以自律,包括律法的改善,對加害者的懲罰不能仁慈等等,畢竟就是因為人類的律法無法做到懲罰的效果,才會讓加害者從不真心懺悔。



在朴靜子的案件過後,人類開始緊張何謂正義和正直,說實在的這時的人類開始在緊張什麼是標準答案,但鄭晉守說的其實也沒錯「神就已經賦予人類判斷什麼是正義的能力,只是在選擇善與惡的交叉路口,我們人類很難擺脫惡的誘惑而已」,以我自己的理解,正義與正直很難像考試那樣白紙黑字可以分辨對錯,但人自然會有道德界線,所以鄭晉守講的這一段有點符合金昌直這個罪犯,就因為他受不了惡的誘惑(想要用殺人來解決內心的憤怒或達到快感之類的),所以不是人失去良善,而是被惡拉扯過去,人類本該就有選擇權拒絕惡的誘惑,但就是內心被拉扯過去而犯下罪。








7.鄭晉守的宗教神秘感魅力


說到劉亞仁這個演員,我第一次看他的作品是《活著 Alive》,當中他的演技與形象我覺得還好(當時他就已經是影帝,但卻在那部電影沒有給我太印象深刻的感覺),但在《地獄公使》裡的他給我一種很神秘,憂鬱和「信不信由你」的那種孤獨樣,這部劇他的演技反倒讓我比較喜歡,因為他這角色並不是百分百反派,他其實有著很複雜與令人憐憫的內心與故事,眉宇之間透露著一絲的無奈和恐懼。


鄭晉守是一個把「神的審判」做加以解釋的人,他所宣揚的也不過是帶領人類應該要活得正直的正面思想,但他是因為在二十年前就被宣告的人,在這二十年中一直於恐懼中,觀眾光是用想的就能知道要與恐懼共存二十年是一種精神的折磨,因此他這個角色會創立這個新真理教,我想初衷也是在尋找答案。


總覺得劉亞仁在這部劇的聲音有刻意讓聲音更低沈一些,這種聲線聽起來有種沈著以及令人會想要信服的頻率,反倒不是高亢的音頻,因為高亢的音頻反倒會讓人感覺是在慫恿信徒,但劉亞仁利用這樣比較低頻的語調,我不曉得是不是刻意,但在我聽起來有種「他說的是真的」的信任感湧現。



尤其劉亞仁詮釋的鄭晉守這個角色非常不疾不徐,不會用激進的方式來告誡世人,反倒是用一種很穩的語調和態度來說明自己的想法,所以本來一開始我都覺得很像是邪教的題材變成是我覺得鄭晉秀講的是真的XD (反觀金正七的形象就很能直接地感受到是邪教)








8.你會伸出援手還是隔岸觀火?


還沒看到後三集時,看到箭鏃對被審判者的品頭論足,讓我疑惑神對人類的審判到底是依據什麼?看到最後我反倒是覺得箭鏃的那些人行為更為糟糕,尤其是洪恩表還刻意公開朴靜子的資料,偽造朴靜子虐待小孩的事實,這樣危言聳聽、污衊一個面臨審判的人卻不會被當成是做壞事、鄭晉守自己用私刑審判殺死熙庭媽媽的人,這樣就是好人嗎?


箭鏃的作為和閔惠珍的方法完全不同,閔惠珍並不是要完全抵制地獄公使的存在,但她對於被審判者不是給予責備她的過去和對她有所憎恨而是用她自己的力量來陪伴受審判者,如果觀眾有自己去比較的話,會發現箭鏃對受審判者的態度屬於非常極端地隔岸觀火,並且煽動所有人在檢討受審判者,但閔惠珍自從認識朴靜子之後,她完全沒有去過問朴靜子過去做了什麼事,我想在她內心中,她並沒有把朴靜子全然當作是壞人,反而還是用理性的角度去陪伴朴靜子。



這樣的差別就像是讓我們去省思,即便這世界真的有地獄公使,但你會用什麼心態去面對這些受審害的人,會不會也拋出自己的情緒去助長這樣的風氣?而且越到最後,可以感覺得到人類真的是很病態的生物,朴靜子要接受審判時還刻意設置貴賓席,花大錢竟然是為了看別人的死亡,而且這些人根本不到朴靜子犯了什麼罪過就已經先入為主地想看到她接受審判,如果真的是正直的人,不該是先搞清楚朴靜子的罪再去支持審判,不是嗎?


所以在最後三集利用英宰與昭賢兩人的孩子被宣告的橋段來做收尾,甚至用來呈現受審判者的那種極度無奈與孤獨徬徨,不論是一直被追殺,在最後一幕時街坊鄰居都看著孩子被審判,但卻也不會伸出手幫忙,還被李東旭出賣,這樣的冷漠已經足以受審判的罪人內心是有多徬徨和無助。








9.人類被盲目地帶起正義歪風,自以為自己是審判者


箭鏃的存在自以為是正義,卻只會帶來更多的報復,第三集的時候看到京勳和惠珍被全民審判,在我眼裡看到的是那些瘋狂又失去理性的人類,我不知道為什麼看第三集越看越氣,總覺得人類就是這樣,別人不接受自己的言論就用極端的方式讓別人接受,輿論的力量在審判別人,卻從沒有檢討過自己的作為,我不得不說鄭晉守的邪教真的強,深植人心,反倒是幫助朴靜子的人變成是壞人,把黑的說成白的。


鄭晉守雖然二十年前就已經聽過預言,知道自己死期,但他著實也是把恐懼帶給這世界的人,為的就是讓所有人都在恐懼之中,被逼迫著要正義正直,鄭晉守說到「我要把世界托付給你所說的自律」,結果事實證明人類沒有辦法自律,因為恐懼不會讓人更正直,只會更失控,這也是為什麼地獄公使出現後,更多人相信,但也開始自己當起審判者,這就是所謂的盲目和被牽著鼻子走。



這整場戲就是鄭晉守的安排,讓世人陷入恐慌,並且讓熙庭成為一個殺人兇手,所以這是對京勳的安排,也是讓京勳選擇要站在哪一邊、選哪個理論的逼迫,是選擇去當一個相信地獄審判的人還是秉持著人會自律的世界? 如果京勳選擇不逮捕女兒,這就代表他認可人類無法自律的理論,最後編劇讓京勳選擇去認可人類無法自律的理論,這也呼應到最後一集的結局,計程車司機說到「這是人的世界,應該由人類看著辦」,就算人類真的是無法自律,但終究會有人類去收拾和平衡(說的就是惠珍這個角色)。








10.人會不會坦承自己的罪行?


本來一開始我自己內心覺得地獄公使有存在的必要性,因為可以懲罰那些逃過法律制裁的人,所以很直覺地認為這樣的「演示」可以帶有殺雞儆猴的方式讓大眾把自己的行為端中,卻沒想到編劇給我更不一樣的觀點,人類在生命與羞恥心中竟然選擇犧牲生命,這樣的現象非常有趣,在朴靜子的事件過後幾年,人類接受地獄使者的審判,但卻不會去主動坦承自己的罪行所以人類變成可以接受自己被審判,但希望是在沒有人能看到的地方被審判,這樣的想法非常諷刺,因為寧願失去生命卻也不要拋下認罪的恐懼與羞恥心,甚至有些人被預告死期之後還先結束自己性命。


這些會害怕自己被看見審判的人變成是一種詭異心態,我在想是因為很在意別人對他的看法與言論,寧願自己是默默地人間蒸發就好,這就好像是自己不怕被審判,卻怕自己的罪行被揭發一樣人性果然到死之前都還是沒有辦法懺悔自己的罪行啊,因為世人對他的看法就會是異樣的眼光,連同周圍的家人朋友也會跟著被這罪名給污化,所以就算收到宣告,也沒人敢把這種事告訴大眾。



我覺得惠珍會用這種蘇塗借貸公司的方式來幫那些被審判者消失的舉動就像是一種與新真理教的鬥智,因為少了這些人的真實案例流傳,就不會讓新真理教拿來做大力宣傳,這是個很厲害的鬥智方式,也是在用方法削弱新真理教的存在。








韓劇 地獄公使結局、地獄公使第二季?


惠珍想要聯合英宰揭示新真理教的扭曲以及邪教真相,因為新真理教的教義是沒有原罪或是代贖的,因此一個嬰兒被審判就是打破新真理教的教義,就能知道新真理教一直以來都是謊言,這是個很特別的。


昭賢會接受讓公開孩子的演示,儘管自己可能會被貼標籤,但她還是選擇當一個揭開邪教真相的人,儘管她仍然沒有辦法避免孩子被審判,最後昭賢與英宰兩人保護了孩子,沒有讓孩子被帶走,當孩子傳出哭聲的那一瞬間,我想這就像是象徵著一種希望,「孩子」在末日中都是被當作希望的象徵,而昭賢、英宰用盡全力的愛保護孩子,不僅是打破新真理教所秉持的無原罪,更打破無法代償的教義,最終一下子破解那麼多啊~



PS: 李東旭最後看到孩子沒有被審判的反應有點好笑「這訊息太複雜了我不懂,祢這傢伙想說的到底是什麼?」XD



最後那計程車司機我想應該是京勳?他在第三集結尾之後就沒有出來了,所以我想應該是他才對,而且他也認識惠珍,更是知道她是律師,還會想要幫她,這樣的緣分設計得很妙,「我不懂神是什麼東西,也沒興趣知道,我只清楚知道這是屬於人的世界,人的世界就跟由人自己看著辦」。


至於朴靜子的復活,我想就是第二季的鋪陳,這一復活完全就讓人猜不透編劇想要下的梗,是從地獄回來嗎?回來後會變得如何呢,繼續過著快樂的日子還是有著任務?畢竟本劇始終沒有交代這三個地獄公使的由來與宣告的選擇規則,並且人類也應該要終止地獄公使帶來的恐懼,所以朴靜子復活的梗感覺會是用來終結地獄公使的梗。至於會不會有第二季?劇組已經放話如果第一季的反應良好,就會籌備第二季囉~





▼延伸閱讀《地獄公使》分集劇情紀錄▼

Netflix韓劇《地獄公使劇情》分集、結局:地獄審判直接搬到人間


以上,觀後感分享給大家,個人一些淺見。歡迎在側邊欄位訂閱免費電子報,或是利用臉書專頁追蹤新文章發布!

 文章中圖片擷取自預告、影音平台及其他相關網站提供之劇照,僅作為影劇推薦與評論所用,如有侵權敬請告知刪除,謝謝。





其他人也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