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tflix韓劇《地獄公使劇情》分集、結局:地獄審判直接搬到人間



▼本篇內容單純是紀錄《地獄公使》的劇情,若是想要閱讀《地獄公使》評價心得的讀者,可以前往以下這篇內容▼



地獄公使第一集


◉2022/11/10一如往常的日子,鄭晉守的youtube影片中對大眾說著天使出現說出預言,天使會先說出預言聽取者的姓名,某個人你會在某天幾點死去,並前往地獄,到那時間,那個預言就會透過地獄的使者來實現,不過這個鄭晉守秀是個宗教團體的領袖,自然會被認為是邪教在危言聳聽。然而,同樣在咖啡廳,有個男人(朱明訓)真的一直在注意時間,就像是知道自己死期一樣緊張,果然,還真的遇到地獄公使來追自己,最後被殘忍殺死,並被燒焦成一具骨骸。


◉這事件爆發後,警方也在調查這案件,沒有相關證據可追查,只有許多目擊者和影片,網路也引發熱烈討論,刑警陳京勳發現鄭晉守這個新真理教的首領,於是他被派去搞清搞清新真理教,這是鄭晉守議員2012創立的宗教研究組織,他的信徒大多是狂熱份子,也大多是懷疑箭鏃(在網路上散播前科犯個資)的一群人,恩表內心有點希望這地獄公使可以是真的,因為警察每次好不容易抓到的犯人卻常因為證據不足或是有精神疾病就被放出來,然而在京勳心中,不管兇手殺的是好人或壞人,警察的職責就是抓到兇手



◉來到案發現場,鑑識組說兇手留下大量唾液,但連足跡都沒有,現場鄭晉秀對大眾說到之前東南亞發生的案件,一個男人被預告死期後死亡,之後就發現這男人是警方一直未能破案的殺人兇手,還有其他都是罪人的人被地獄公使審判,所以神就是要讓人類知道要活得更正直,京勳想要審問鄭晉秀卻發現自己的女兒熙庭也在幫忙鄭晉秀。在電車上,鄭晉守說到自己不是什麼邪教教主,也不是刻意接觸宗教的人,在小時候懂事之後就想死,覺得活著沒意義,所以開始尋找可以結束生命的方法,但又不想讓人看到自己的屍體,直到去西藏後親眼看到那些異形正在審判一個人,所以讓他的生命突然感覺被賦予意義,開始尋找神蹟。



◉京勳並不認同鄭晉秀教義是要人類為了不慘死而有目的性地正直,不過鄭晉秀說到唯有恐懼才能讓人類懺悔,就像是殺害京勳太太的兇手一樣,現在服刑完應該也根本沒在懺悔。回到家,京勳繼續調查鄭晉秀的背景資料,偶然發現閔惠珍律師是新真理教受害者團體的法律代理人,京勳鼓起勇氣重新看太太的案件,以及當初的悲痛衝擊,但兇手卻因為吸毒而讓刑期變少。



◉朴靜子回到家有著幸福的家庭,兩個孩子替她過生日,卻被預告五天後下午三點會死亡前往地獄,箭鏃在網路討論朱明訓的案件宣揚神的旨意金光真小說家對動用私刑的言論也被箭鏃抵制,箭鏃則私自動用私刑。隔日,一堆人打電話問警局朱明訓到底有什麼罪名,同時,閔惠珍隨同金光真來警局做筆錄,閔惠珍律師要求京勳不要將箭鏃這些小孩當成一般未成年案件處理,因為這只是開始,京勳則是很擔心熙庭的狀況,雖然熙庭在笑,但總覺得搞不清楚熙庭的情緒。閔惠珍回到事務所,朴靜子已經來這裡說著她被天使宣告死期的事,稍早有去問新真理教,但他們說會給錢而讓朴靜子答應做直播下地獄瞬間的節目。








地獄公使第二集


◉朴靜子會來找閔惠珍是因為要確保自己死後孩子可以拿到鄭晉守答應的直播費,閔惠珍覺得不是太妥當,但也怕賭錯了,因此同意至少要先通知警方可以一起參與,也保護孩子的安全。閔惠珍回到家跟媽媽說到這件事,媽媽說自己也見過那宣告死期的怪物,就是她的主治醫生,自己很慶幸能夠臨終前還清醒著。


◉隔日,警局收到朱明訓鑑定報告,發現被燒焦的身體並不是有機物質,不存在於世界的物質,京勳也接收到閔惠珍說的殺人預告,於是他們刻意跟著鄭晉秀去拜訪朴靜子講直播費用的事,鄭晉秀發現這兩個孩子沒有父親,朴靜子也刻意迴避這話題,只說未婚懷孕,兩個孩子的父親不同,這讓鄭晉秀更想知道原因他為的就是想要挖出朴靜子下地獄的原因來應證自己說的話沒錯。晚間,恩表偷偷在箭鏃的直播中公開朴靜子是受審判者的人。



◉晚間,熙庭不在家,騙京勳自己在同學家,但事實上她和鄭晉守在一起,並且似乎已經下定決心要接受鄭晉守的計畫,熙庭會這麼堅決是因為覺得她就是害死媽媽死掉的人,就因為自己忘記帶換洗衣物給父親,母親代替自己去送衣服才會被殺害,鄭晉守安慰熙庭人類所制定的法律很沒用,所以現在要和熙庭創造出一個沒有人會犯罪的世界。箭鏃在網路上公開討論與污衊朴靜子,閔惠珍怕朴靜子與小孩有危險,馬上就要帶孩子們去搭飛機。



◉鄭晉守帶著熙庭去看殺害媽媽的罪人,看到他現在並沒有過得不好,熙庭被慫恿去電擊並綁架這男人,最後用火刑私刑去消滅這混蛋,隔日被燒焦的身體被丟棄在廢棄地方草叢中,讓大家又以為這是神的審判,不過京勳看到受害者是金昌直時,臉都綠了,箭鏃當然也在直播上煽動神的審判是有道理的,現在搞得明天會被審判的朴靜子家外面不安寧,一直被群眾抗議出來認罪懺悔,連同所有電視台都要來轉播,箭鏃也帶人來警局大鬧襲警,惠珍收到金正七的包裹,不過還來不及打開就已經開始要審判朴靜子。








地獄公使第三集


◉大家都屏息以待地獄使者的出現,時間一到,地獄使者快速地將朴靜子帶去地獄,大眾們看著這段殘忍的審判全部嚇呆,結束後不禁對神的膜拜。京勳在這任務中受傷,醫院醒來後卻發現周遭完全沒人,女兒也不在家, 更詭異的是隔日路上完全沒車沒人,警局也沒人,原來是因為昨日的直播太過震撼,大家都停下生活腳步陷入困惑,鄭晉守在新聞台中呼籲大家要一起找出朴靜子的本身罪行,並且要檢警機關採取積極措施(把壞人都抓起來)來防止未來還有地獄演示發生,新真理教甚至有分析132件地獄演示案件,同時鄭晉守在挪動鏡頭時讓京勳發現他的房間內有熙庭的外套,和被拍到金昌直是同一件。


◉箭鏃在直播中說到現在箭鏃必須要延續審判,於是針對在演示當日沒有下跪膜拜的惠珍和京勳,惠珍嚇得要逃出國,不過她發現金正七牧師寄來的包裹,裡面是2004年10月採訪鄭晉守聽見天使聲音的報導,這是舉報鄭晉守的線索,說到鄭晉守在20年前就聽過預言,朴英浩則是已經被箭鏃的人打個半死,他要惠珍快點逃,不過已經來不及,因為箭鏃已經到場毆打她們,惠珍失去了媽媽。



京勳氣得去找鄭晉守,卻被外面的大眾無端審判,鄭晉守突然來電說需要與京勳見面,去到指定地點,鄭晉守說自己20年前就聽過預言,並預言他在20年後的晚上10:30會死亡,自己本來不相信,一直想找出例外,自己一直以來善良不哭不鬧,也覺得這樣做媽媽就會回來的想法,不過這些年來一直不理解為什麼這麼詭異的事會發生,二十年來都活在恐懼中,因為自己不知道這是不是真的,也不知道自己犯了何罪。



◉惠珍去找金正七牧師,聽過以前採訪鄭晉守的錄音檔,金正七就將檔案刪掉,因為鄭晉守答應要把新真理教傳位給他,條件就是殺掉惠珍,於是惠珍被箭鏃的人再次毆打。鄭晉守給京勳兩條路選擇,對他的死三緘其口享受新世界,不然就是秉持著人類會自律的原則去逮捕殺掉金昌直的兇手(熙庭),不久後,鄭晉守就被地獄使者帶回地獄,京勳最後選擇對鄭晉守的死三緘其口,還處理掉他燒焦的身體。








地獄公使第四集


◉幾年過後,新真理教仍然在宣揚地獄使者審判的理念,要大家不要掩蓋自己的罪,甚至還製作宣傳片,也要求不要讓觀眾對罪人產生憐憫之心,這樣的理念與刁鑽要求讓裴英宰不高興而發牢騷,畢竟犯罪率根本沒下降,是因為大眾怕檢舉就會被箭鏃給當成目標,而且箭鏃的行為被合理化,說穿了這個新世界是因為恐懼與處罰而創造出來的,但在說這番言論時,濬原突然發飆制止,行為也很怪,還丟下英宰自己收尾工作。


◉英宰的老婆偷偷帶手機進去嬰兒加護病房看小孩想要錄影給英宰看,卻沒想到錄到天使預告小孩的死期三天後會死亡,英宰也聯絡不到昭賢,同時,濬原製作人的太太聯絡不到濬原,急著要找他,也說最近有高利貸的人來討債,這讓英宰想到在前輩桌上看到的那高利貸名片背後寫著釣魚場地址,英宰放心不下於是前往查看,但來到一個鳥不生蛋的地方,雖然找到濬原,但也被濬原祈求當作沒來過,讓他像是人間蒸發就好,因為他怕自己下地獄的名聲影響到家人被唾棄,最後英宰目擊到濬原被地獄公使審判,嚇得英宰不知道怎麼辦,蘇塗的 公司馬上到場收拾殘局,也要英宰把今天的事都忘了,免得著來其他危險。



◉隔日,英宰去醫院找老婆,得知自己孩子也被預告死期,讓英宰相當震驚。俞智跟著警方來釣魚場這卻發現沒有姜濬原被燒焦的身體,總覺得有人在刻意把這些人弄失蹤,之後發現蘇塗借貸的名片。








地獄公使第五集


◉警方找到濬原的車子在別的地方,認為他欠下大筆錢拋家棄子偷渡出去,但俞智覺得不單純,這些像是刻意被製造出來的一樣,同時金永錫新的罪人出現,俞智也馬上趕過去,想要用這案例再次宣揚新真理教,並且要把他帶去指定的演示地方進行直播,俞智在這裡又找到「蘇塗」的名片,英宰愁著不知道怎麼幫孩子被預告的事,想到昨天遇到的那個孔亨峻先生。


金永錫被抓回新真理教的直播演示會場,金正七在乎的只是收視率,而金永錫認為自己犯的又不是滔天大罪,自己不能接受,但他最後還是被地獄使者帶去地獄,同時,俞智要金正七馬上召開會議,因為金永錫死前有說被宣告後馬上有人找上他,是傳說中會幫新真理教更早找到受審判者並幫忙消失匿跡的人,而當中是閔惠珍主動找上他,這也讓俞智知道閔惠珍的存在,聽在金正七耳裡更是生氣,因為現在才知道閔惠珍沒有死,現在還在褻瀆神,於是授權俞智祭司動用任何方法都要把蘇塗一網打盡



◉英宰來到大學找孔亨峻,說到新生兒被宣告的事情,也認為地獄公使的對象不是罪人,而是隨機這一切就像是鄭晉守把超自然災害變成一種神的旨意,而蘇塗的存在就是盡量讓罪人的家人不要被貼標籤,也談到如果金正七被宣告,肯定也會找上蘇塗。孔亨峻安慰英宰,就「我們也不確定那到底是不是神,但問題是新真理教有一套完整說法,他們現在才有呼風喚雨的能力,就算那真的是神,而神的旨意也跟新真理教講的一樣,那我們也只能選擇否定祂,因為祂不在乎人類,這就像是災害一樣,是每個人都可能遇到的一種不幸,不是誰要懲罰誰」所以孩子並沒有罪,所以英宰不能連孩子沒有罪都否認了。



◉英宰隨著孔亨峻去見惠珍,惠珍說到已經處理英宰孩子的消失方式,新真理教也不會刻意對新生兒審判直播,因為這對他們的教義不利,反倒會把夫妻倆變成殺人兇手,會自動把不符合教義的罪人隱藏起來或捏造,因此惠珍為了讓世人知道新真理教的教義有問題,想用英宰的孩子作轉播告知世人,英宰當然不接受,因為這就像是在利用他的小孩來拯救世界,不過惠珍也說到,難道應在就要讓孩子的四這麼沒有意義與幫助嗎? 孔亨峻解釋惠珍的過去,惠珍很自責當初沒有早點發現鄭晉守的計謀,也沒能極力制止朴靜子的轉播,因此她一直在責怪自己讓世界變成這樣,想要把握任何可以贖罪和舊世界的機會。



◉原來孔亨峻的女兒也曾經被宣告,而且是在死前三十秒才知道,女兒那三十秒的表情他永遠忘不了,他認為女兒是遭遇到嚴重的意外,而自己的不幸可以透過時間來撫平傷痛就好,他也很抱歉英宰的孩子也被宣告。箭鏃找到孔亨峻的其中一個手下,供出孔亨峻,半路就被用車衝撞,並且被箭鏃迷暈,最後被燒死,之後則是循著孔亨峻的汽車導航找到惠珍,惠珍靠著近幾年練就的功夫逃走。隔日,孔亨峻和手下的命案引發熱議,箭鏃也公開說要抓惠珍,惠珍偷偷聯絡英宰想知道他的決定如何,但此時昭賢卻是帶著孩子去新真理教。








地獄公使第六集


◉昭賢跟英宰說自己必須去新真理教跟祭司確認爲什麼自己的孩子會被宣告,然而昭賢想當然耳被俞智反鎖在房間內,在會議之中祭司們都知道這宣告影片會毀壞教義,於是打算把孩子和昭賢分開,並且要把擁有影片的人都抓出來。英宰與惠珍來到新真理教,媒體們都想知道箭鏃模仿神的演示,新真理教卻都沒有官方表示,混亂之中,惠珍派人假裝自己接獲宣告,十分鐘後會下地獄,把記者都引開,英宰他們趁機去救昭賢。


◉順利搶到孩子後,俞智則是被議長給拳打腳踢辱罵,把世界末日怪罪在他身上,因為明天就是演示日,大眾知道神會審判無罪的人,對新真理教的信任就會全崩盤。英宰一家人跟著惠珍先暫時躲避,來到一個也接到宣告的人,這個男生也曾經是新真理教的信徒,但在接收到宣告時自己很不解到底哪裡犯了罪所以他說昭賢的孩子會是他什麼都沒有做錯的證據,會帶來很大的力量,然而,這個男人卻是箭鏃以前的人(李東旭)!並且還幫助惠珍上傳昭賢孩子接受宣告的影片,但他卻是打電話給金正七抱怨自己從沒犯錯,而且自己的審判時間是在孩子的審判後五分鐘,他想要知道這是神的什麼旨意,金正七隨便亂掰理由說這是神出錯,所以利用李東旭來向世人彌補自己過錯的演示,因此李東旭就是神彌補過錯的救世主,這樣的言論竟然讓李東旭非常滿意。



◉只是李東旭沒有確切說出所在位置,但說會留線索給他們,因此用了手機讓新真理教可以照位置。晚間,惠珍的幫手已經抵達位置,不過卻被李東旭給攻擊,英宰不放心而去樓下看,卻發現這些幫手都被攻擊,原來李東旭計畫他們一家、惠珍都滅,在嬰兒受審判之後自己先清場,自己再被審判,這樣就沒人知道神的錯誤了,英宰找機會掙脫,昭賢跑到中庭對街坊鄰居說自己的孩子馬上要接受審判,讓大眾開始議論紛紛。



◉到了審判時間,昭賢還是很害怕會失去孩子,於是在地獄公使來時把孩子搶走,惠珍和英宰為了要救孩子跟昭賢,跟公使們打了起來,英宰最後抱著昭賢與孩子,祈求能有奇蹟發生,不過地獄公使仍然將他們燒盡,就在大家以為沒有希望的同時傳來嬰兒哭聲,孩子沒有死,李東旭看著計畫被打亂,想要讓孩子也死去,但被惠珍給制止,最後李東旭則是被地獄公使審判,惠珍帶著孩子離開,這裡所有鄰居都親眼見證新真理教的謊言,於是有個老人反倒轉身反抗趕到現場的俞智祭司,但卻被情緒失控的俞智給打暈,警察看不下去,再也無法忍受新真理教的行徑,於是把俞智祭司逮捕。



◉惠珍搭上一台計程車,司機是認識自己的人,並說到他並不知道神是什麼東西,但這是人的世界就應該由人自己看著辦才對,所以他幫助惠珍逃跑。同時,在演示館的朴靜子遺骸竟然突然恢復肉體之身,回到人間







其他人也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