貼心提醒
我寫的所有文章一定會爆雷,沒看過的人請自行斟酌要不要繼續讀下去喔!
♥ 如果你想要定期獲得新文章通知,歡迎追蹤按讚【Netflix追劇筆記本臉書專頁












《The Road:1的悲劇》第1集劇情

❖白秀賢拒絕青瓦台代言人之位,主要是因為不想要成為被操縱的人,然而,目前他手上似乎握有徐基泰一些新聞把柄,因此徐基泰用盡方法不想要讓白秀賢釋出新聞,然而,徐基泰不管怎麼威脅,都沒有讓白秀賢動搖,因此,兩人就這麼槓起來。

❖至於徐基泰怕白秀賢爆出的新聞是什麼?也就是他的集團以及與議員黃泰燮之間的非法選舉基金的影本,然而,大家都都在找這個握有正本的舉報者。舉報者為金石弼,就是之前一直接受贊助調查的人,他被認為是想要拉其他高位人士一起下水而丟下的炸彈,但詭異的是金石弼爆料後,馬上和徐基泰接觸,只是白秀賢認為徐基泰不太可能有拿到正本,因此,現在的白秀賢打算要縮小金石弼可以選邊靠的選擇,所以要晚上播出新聞,引誘金石弼主動聯絡。

❖然而,趙局長本來要白秀賢拿到正本再播出,但卻被白秀賢看出有點奇怪。新聞開播後,趙局長當然會生氣,但趙局長語中帶話、緊張的狀態讓白秀賢覺得更可疑,於是決定以後不要對趙局長匯報,同時,金石弼果然主動聯絡,還約了明天去拿原本。

❖朴成煥一如往常給白秀賢威脅信,說要在他復職之前慢慢折磨白秀賢,他曾經是記者,十多年一直無法復職,因為他曾經收了賄賂的錢,讓團隊整個瓦解,甚至有些人的人生還毀了,因此白秀賢非常討厭他,也絕對不會讓他復職。

❖白秀賢回到家,恩秀都看得出來他的眼神很亂,晚些時間,白秀賢收到一寫著「地點」的個訊。隔天,就是誘拐案當天,也是濟剛集團舉辦的慈善基金會當天,這慈善基金會是韓國政財界1%的人才會來參加,白秀賢約定好要去拿原本,不過徐基泰也得知這件事,於是也派人去搶正本。

❖白秀賢到場後,果然找到金錫弼,這個金錫弼就是改過名字隱性埋名的尹東弼,他要求幾十億的金額來買原本,不過白秀賢並沒有這麼多錢,尹東弼說就用白秀賢的兒子做擔保,如果白秀賢亂來,兒子就會死,但白秀賢並沒答應,可是原本尹東弼要給出原本時,徐基泰派的黑衣人到場要抓尹東弼,最後是白秀賢幫助尹東弼逃跑。

❖因為尹東弼再次打電話威脅白秀賢,所以白秀賢怕兒子會有危險,因此事事緊張兮兮。隨後,白秀賢收到一個未知來電簡訊說「慈善晚會之夜究竟該把炸彈丟給誰,就在那裡決定吧」,所以白秀賢也跟著恩秀一起去慈善晚會。

❖慈善晚會中,白秀賢一直找不到尹東弼,反倒遇到黃泰燮說「等著瞧,會有大事發生的」,並就這樣開車離去,徐基泰致詞時說到自己已經立下遺囑,這讓裴晶淑不開心感覺恩秀早就知道遺囑存在,所以想找她詢問內容,所幸白秀賢阻斷恩秀被騷擾,裴晶淑找到遺囑內容,還真的是延宇會繼承,所以她不允許被搶走,誓言要殺掉大家。

❖最後,延宇真的被綁架,可是白秀賢聽出打電話來勒索的並不是尹東弼,為了救孩子,所以白秀賢不得不找上徐基泰幫忙付贖金,只是徐基泰根本不想要幫白秀賢,徐基泰打算用這機會來與白秀賢做交易,除了讓白秀賢放棄後面報導,還會踢掉黃泰燮,之後讓白秀賢參選,然後為這案子全部拋棄,還要支持徐基泰,白秀賢為了救延宇,當然願意這交易。

❖白秀賢急著要去給錢,但卻被人跟蹤,因此對方一直變更交易地點,沒想到去到廢棄之地太陰暗,從樓梯上跌下昏倒,沒有準時救到延宇,從醫院醒來後,沈錫勳帶來孩子的壞消息,路上還接到電話說因為白秀賢最後還是報警,所以對孩子撕票,說這是白秀賢的失誤,然而,悲痛許久之後,白秀賢竟然發現那屍體是俊英不是延宇,反倒是俊英,手機也突然有個訊息。然而,延宇現在人在哪呢?原來就在徐基泰那裏。

❖同一時間,黃泰燮卻是滿身是血、鞋子都是泥濘狼狽樣出現在家裡,讓老婆看傻眼。








《The Road:1的悲劇》第1集分析心得、事件關係圖



➤《The Road:1的悲劇》第一集事件人物關係圖





➤綁架案前一天


在綁架案發生前的半個月時,新聞局就收到炸彈,這炸彈是會引爆政商界的大爆料:「濟剛集團秘密基金的影本」、「濟剛集團與黃泰燮議員間非法選舉資金交流影本」,現在檢警、戴胸章的政治人戴胸章的政治人都在找這舉報者,事實上應該是想要找這個「握有正本」的舉報者。


以舉報者來說這很重要,因為可以追查到是他與誰有什麼關係,哪裡拿到這些正本資料,而且舉報者應該只有流出正本的冰山一角,所以檢警、財閥(包含政治人物)雙方都搶著動用關係和資源來找正本(舉報者金錫弼)的下落。



我想一開始在森林中徐基泰所說這報導一定要發出去嗎?指的就是這件事,因為裡面的內容有著財團不能公開的基金動向與證據。然而,對於白秀賢對於這個案件的執著卻漸漸地讓他自己不知不覺走入地獄深淵中,因為以下這一段原因:「白秀賢漸漸越界」。








➤白秀賢漸漸越界


任何秘密都不會透漏出去,任何真相也進不來的地方,就是這樣充滿虛偽和偽善的地方,要是人生也有界線的話,有可能就是某一個地方,一旦越過了那個界線,誰也不能回來,所以,我一直感到恐懼我到底站在哪裡,得回頭看很多次,但是,那時候我不明白,很早之前我已經越界了,我正在不斷墜落中」。


第一集的訊息量就無限爆炸,按照以上這一段旁白來看,就是呼應到整個故事的開端,因為白秀賢執意要追查這個舉報,並且對付的不僅是自己的岳父,更是整個上位人士,所以這一段所講的我想應該就是白秀賢越過這條線,讓自己與家人受到一連串的牽連。



然而,這當中卻是牽扯更深層「要揭發真相」的慾望,因為白秀賢想要尹東弼手中的原本,可是尹東弼需要擔保,看是要用幾十億給他買原本,不然就要用白秀賢的兒子來擔保。



本集的前面三十分鐘一直在包裝白秀賢對於真相的揭發是很執著,例如朴成煥收賄、以及一定要做新聞報導的堅持,都看得出來白秀賢為了真相會不惜一切。


一開始我認真以為白秀賢也不會傻到直接把兒子交出去,畢竟白秀賢並很直白地沒有答應~但看到本集後面好像覺得事情不是這樣,因為一開始他與尹東弼的談話中說到一億+兒子來抵押,不然就要幾十億來換,可是最後白秀賢真的一直想要拿到原本,最後發生悲劇,不然如果真的是想要保護兒子,照理來說應該是連通話都不要吧。








➤綁架案當天


白秀賢依約去指定地點要拿原本,可是話說很奇怪,我不曉得是不是我想太多,為什麼白秀賢與金錫弼好像認識一樣,還知道他的真實名字是尹東弼,從他們的對話中比較像是白秀賢也曾經追查過尹東弼的真相,所以讓他一直躲躲藏藏?(這一點目前我還看不太出來),後來我網路查資料果然他們有過一段孽緣,他們對話內容中尹東弼說都是因為白秀賢,所以才讓他必須要以金錫弼的方式過活,這件事是指多年前尹東弼牽扯入女國中生失蹤案件~之後用金錫弼的名字過活。


這也是為什麼本集中白秀賢想要尹東弼交出原本,說自己會幫助他時,尹東弼不相信白秀賢的關係。不過這個白秀賢資源也是很強大,竟然可以給予尹東弼安全、偽造身份的承諾。



然而,恩秀收到的那一盒是什麼?實在令我好奇,而且她還刻意不讓白秀賢知道,原本我以為是她收到舉報的正本而沒有說,但後續尹東弼又主動聯絡白秀賢、徐基泰要錢來換正本,所以回推的話,盒子裡的資料好像又不是給徐恩秀的正本。



看到後面,我自己心裡有一些假設,後來我又想一想,其實恩秀收到的那個盒子是正本,她選擇不說隱藏起來也是有可能,因為她不想要害爸爸、也不要讓老公爆料而受害。所以或許尹東弼先把正本給恩秀,然後要白秀賢、徐基泰各自準備錢,不然就會對延宇動手。



但是當中一定是有人從中作梗,因為最後並不是尹東弼勒索白秀賢,這就要探討到以下誰有動機要威脅白秀賢,或是誰有動機來利用延宇了↓↓↓↓↓↓↓








➤誰綁架白秀賢兒子?真的是尹東弼?


至於白秀賢的兒子是不是真的被尹東弼給綁架走,這就是一個謎樣,我覺得也是編劇想要拿來擾亂觀眾,讓觀眾以為他是誘拐白秀賢兒子的人吧~因為韓劇都這樣,前面鋪陳得很像讓觀眾很確定,但之後又有意想不到的翻轉,因此我自己是不會太快就認定尹東弼是綁匪(再者,白秀賢又沒有拿到正本)


而且說到誰有動機綁白秀賢的兒子,我想應該也有很多人,以下我自己整理出來:

  • 黃泰燮:對白秀賢說到「等著瞧,會有大事發生」,雖然我不認為他是有可能會去綁架還殺掉小孩的人,但他在本集最後一幕滿身是血,而且鞋子都是泥濘的樣子就很可疑。然而,我覺得他會這副狼狽樣,應該是被徐基泰找人幹掉,因為徐基泰有說跳趁這時候清除掉黃泰燮,因此搞不好是他與人打了一架,好不容易逃回家,所以他會跟延宇的綁架案有關可能機率比較小。
  • 朴成煥:他與白秀賢關係非常不好,還常常給白秀賢威脅信,雖然他動機不大,但也是有動機。
  • 裴晶淑,裴晶淑找到遺囑內容,還真的是延宇會繼承,所以她不能被搶走,誓言想要殺掉大家。
  • 尹東弼:用錢或是兒子來交換正本。




  • 徐基泰自導自演

    他的動機我認為有,看完第一集認為他有最大嫌疑,因為他是知道尹東弼會綁架的人,如果他要將計就計也不無可能,而且如果他不幫忙處理,這樣白秀賢就拿不到正本,對徐基泰是好事。


    然後詭異的是白秀賢去找徐基泰幫忙時,徐基泰不僅特別冷靜,他的手下趙文道還拿著畫進來,我就想說會不會是其實他們已經把尹東弼給抓起來(因為剛剛趙文道還在帶隊抓尹東弼,如果沒有抓到,趙文道有可能會回來還悠閒地拿著畫出現嗎?)。

    所以徐基泰將計就計給白秀賢懲罰,讓他知難而退不再對爆料這件事追究,因為要讓白秀賢知道繼續追查下去會讓家庭毀滅,又或者要用延宇來操控白秀賢。


    果然,到最後延宇還真的是被徐基泰藏匿起來,這樣以上這些片段就可以解釋為什麼徐基泰這麼冷靜,然而,這樣就牽扯到尹東弼人呢?是真的倒戈到徐基泰陣營了嗎?還是說其實是被趙文道給解決掉了呢?因為白秀賢之後接到的電話有說到一句「這不是尹東弼」,因此代表有人假冒尹東弼。

    然而最後死掉的是俊英,他到底是誰殺的?難道是徐基泰要用來假冒延宇死掉的事嗎?(這應該要由後面集數來揭曉)







➤《The Road:1的悲劇》三個上流家庭糾葛


第一集觀眾大致上可以看得出本劇有三個上流社會的家庭,我就分別為以下說說我對這三個家庭的感覺:

徐基泰、裴晶淑

首先,對於徐基泰的態度我非常不喜歡,尤其是在家庭上的態度一點當父親當丈夫該有的表現完全沒有,在家裡還是在當王的概念,而徐正旭非常怕徐基泰,尤其吃飯的時候徐基泰如果沒有問問題,徐正旭基本上都不敢說話。

然而,裴晶淑這個角色就有趣了,表面上雖然對徐基泰畢恭畢敬,但事實上她的內心肯定有在盤算什麼,因為她對徐正旭說到「這些東西都是你的」,因此這角色如果想要哪一天背叛或是出賣徐基泰,其實一點也不意外。這一集徐基泰突然宣佈說已經立好遺囑,裴晶淑馬上看相徐恩秀並且變臉,就可以知道裴晶淑想要的是徐基泰的錢啊~

白秀賢、徐恩秀

這一對算是最正常的家庭,恩秀對延宇的愛讓崔俊英非常羨慕,因為白秀賢對於揭開真相的執著,幾乎是槓上自己的岳父徐基泰,這個家庭可說是被鬧得分崩離析的一家。然而,看完第一集我還是很在意徐恩秀收到那一盒東西是什麼?到底是不是正本呢?

崔南圭、車徐瑛

這一對的家庭關係氛圍還真的不輸徐基泰他們家,光是這夫妻倆的關係讓我覺得有點扭曲,沒有愛,第一集的某個片段崔南圭親了車徐瑛的腳,這一幕可想而知崔南圭宇車徐瑛的關係並不對等,而小孩就像是各過各的一樣,崔俊英和崔世拉過著沒有愛的童年。

至於車徐瑛,她的角色會讓我覺得一直很想打敗白秀賢,讓世界的鎂光燈都為她閃亮,因此她忙於讓自己可以往上爬,壓過所有人。









以上,觀後感分享給大家,個人一些淺見。歡迎在側邊欄位訂閱免費電子報,或是利用臉書專頁追蹤新文章發布!最後,感謝你閱讀到最後,如果你想要鼓勵我繼續創作更多追劇文章,可以在底下【拍手5下】,讓我獲得一點收益,請放心,您的註冊與拍手完全是免費的!

 文章中圖片擷取自預告、影音平台及其他相關網站提供之劇照,僅作為影劇推薦與評論所用,如有侵權敬請告知刪除,謝謝。



You may also lik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