貼心提醒
我寫的所有文章一定會爆雷,沒看過的人請自行斟酌要不要繼續讀下去喔!
♥ 如果你想要定期獲得新文章通知,歡迎追蹤按讚【Netflix追劇筆記本臉書專頁










《The Road:1的悲劇/悲劇的誕生》第3集劇情

❖接續上一集(第二集),死掉的小孩是崔俊英,兇嫌並沒有殺錯人,因為崔俊英真的是白秀賢的親生孩子。白秀賢想到開始會做記者的契機與原因,因為他知道沈默的可怕代價,所以他必須一直不停地追查真相來贖罪,並且不能輕易地停下腳步。一旦自己鬆懈就會鑄成大錯,因為在徐恩秀出車禍失去第一個孩子時,自己卻和車徐瑛發生關係,成為一個名符其實的偽善者。

❖上一集中,警方找到白秀賢的車子,也找到死在車內的尹東弼,只是這裡沒有正本,卻有他的自白書,白秀賢確認這是假遺書,因為尹東弼從不用敬語,因此推論出從一開始試圖最快要掩蓋事實的人就是真兇。首先他去質問的就是徐基泰,只不過依照徐基泰老謀深算、處心積慮,就算他殺了尹東弼、拿到原本,他也不會如此承認。

❖特殊小組這裡的上司已經要把尹東弼案件結案,但沈錫勳要求長官驗屍卻被拒絕,還急著要結案,這讓沈錫勳想到白秀賢說的「最想盡快掩蓋案件的人就是真兇」,同時,白秀賢發現自己被跟蹤,一問之下才知道是特搜組組長要求他跟蹤白秀賢,也就是廳長的人,於是白秀賢懷疑是徐基泰指示,但尹東弼不是徐基泰殺的、徐基泰也沒有原本,為什麼徐基泰要故意要搞出尹東弼自殺?還刻意快點結案?白秀賢認為是徐基泰要讓新聞一直報下去,用新聞掩蓋新聞。

❖白秀賢從尹東弼生前的黑手機通話紀錄中發現當晚的聯絡清單有一個叫李亨哲的人,後來去到去Royal The Hill大門才發現這個人就是保安隊長,並且他還有一堆黑手機以及外接硬碟資料。另一方面,車徐瑛也已經對外演戲公開自己這個悲傷的媽媽,準備好晚上的採訪,為的就是想紅,也是想要主導這次的採訪,但白秀賢也正在做萬全的準備以免車徐瑛暴走。





❖在家裡,延宇和朋友們在一起,朋友們突然講到那天俊英在白色房子的二樓裡,之後不見的事,令延宇想起一些片段。孩子們說在進入這個白色房子前有遇到尹東弼,但他們進去之後就出來,而俊英則是不肯出來。後續白秀賢去到那個房間後,發現有人在這吸毒的痕跡,也遇到一個不明男子來拿走一台錄影機,之後墜樓。

❖徐基泰找來趙汝珍,原來是趙汝珍接澳青瓦台的電話,徐基泰告訴她差不多該從政,並且要她從現在把「沈默」當成武器。

❖崔俊英的死因為交通事故和墜落傷,頸椎骨折是直接死因,並且多處骨折段的方向很雜亂,頭蓋骨破裂還有腦出血,對沈錫勳來說很奇怪,因為這小孩又不是難以制服,而且還急著要辦喪禮,不過白秀賢在李亨哲的電腦資料中找到一些案件的開端,沈錫勳則是要金永信去找朴成煥問問看所有證據。

❖朴成煥說自己是為了追白秀賢的新聞,所以跟上去,並且騙金永信說行車記錄器壞掉在維修,但他肯定是有拍到什麼。同時,黃泰燮正在被毆打,但另一邊卻是崔南圭在拍攝黃泰燮被毆打的影片。另一邊卻是裴晶淑因為前一天把車子報廢,今天來買新車,但楊聖子覺得非常可疑,覺得不是被竊賊偷走,因為竊賊哪知道那一區會停電?





❖晚上,徐正旭正在和崔世拉爭吵某件事,說到絕不能被警察抓到,而警車還真的繞到這裏來,讓崔世拉感到緊張,但警察來這裡是因為那個色空房子要採證,白秀賢說到這個房間是案子的起點,因為這裡的監視器有拍到崔世拉、徐正旭在這一天來這裡開趴吸毒,被誤闖這裡的俊英發現,之後俊英逃跑,徐正旭也追出去,還開了車。因此白秀賢覺得搞不好是徐正旭撞到俊英,因為俊英的解剖報告是車禍,但不管是不是徐正旭,他還是覺得先把徐正旭緊急逮捕再訊問。

❖車徐瑛不滿白秀賢要把開趴的影片給放上新聞,因為這會毀損她現在要建立的傷心媽媽形象,白秀賢認為現在抓到兇手才是重要的,因為這件事兩人大吵一架,出了白秀賢家之後,車徐瑛突然看到他們家門外一個黑色盒子(這是第一集時徐恩秀收到一份資料的盒子)。

❖美度懷孕自己去做產檢,吳長浩卻是沒有過多詢問,直接就說自己另外有約,但事實上他見面的對象是徐恩秀,而且還是在飯店裡。白秀賢很晚還選擇出門,這是因為剛剛車徐瑛願意對白秀賢讓步,願意讓白秀賢將崔世拉的吸毒影片放在報導上,但代價就是白秀賢要陪她一晚,所以白秀賢為了報導,打算赴約,進入房間後,映入眼簾的竟然是徐恩秀和吳長浩。








《The Road:1的悲劇/悲劇的誕生》第3集事件關係圖








《The Road:1的悲劇/悲劇的誕生》第3集分析心得





❖白秀賢的罪不只崔俊英,還有第一個孩子、金女高中生


我所有罪始於那天,始於那個地方,沈默的代價是可怕的,再怎麼逃也沒有用,不再沈默,那是我唯一的出路,為了不逃跑而跑,為了不沈默而一直奔跑,目的地什麼的都無所謂,即使到達的地方是懸崖邊,也不管付出什麼代價,我決定心甘情願地接受」。


一開始看到白秀賢年輕的時候目睹了那個金女高中生被殺死的命案現場,以及那個兇手,後來畫面轉跳到成為記者的白秀賢努力追求真相的拼勁,這一段終於讓我懂白秀賢的想要揭開真相的執著與堅持、拼勁(因為畫面中還帶到白秀賢在案件追查中被追殺、被討厭、與人發生衝突)。



上一集中,我看到白秀賢已經知道延宇沒有死,但還是執著對「原本」的追查時,當時呼應到車徐瑛說「你知道嗎?你自己是一個多麼可怕的人」,其實那時候我原以為白秀賢是個只想要查真相而不管兒子的可怕心態。



但看到本集一開頭白秀賢目睹到金女學生命案的現場時,並且後續成為記者為了揭開真相的態度,我終於懂上一集的白秀賢會要找到「原本」的固執有所理解,因為當初他有目睹到兇手和殘忍畫面,但他當時沒有說出去,讓案件陷入膠著,因此選擇猛力追查真相是白秀賢唯一不想要沈默的方式,再者,以白秀賢說「沈默的代價是可怕的」,我在想應該是當初白秀賢看到後選擇沈默,所以讓這個兇手沒有被繩之以法,白秀賢才會說我的罪始於那天、那個地方。





至於白秀賢的罪有哪些?可不止上述那個金女高中生而已,還有:

  • 白秀賢的第一個孩子:

    從本集一開始就可以知道,白秀賢以前因為一直不同去追查真相,本來就會引來一大堆的仇人,白秀賢有說,「所有死亡都是從我開始的」這句話可以知道,徐恩秀與白秀賢第一個孩子就是白秀賢因為追查真相而引來殺機,當時在病房的徐恩秀有說「不是我的錯,那會是誰的錯?」那時畫面特地帶到白秀賢,這就可以知道導演想要告訴觀眾,這錯誤是從白秀賢開始的。


  • 私生子崔俊英

    俊英的死,是因為白秀賢這次對「原本」堅持做報導,引來對自己私生子的殺機,過去的悲劇再次重演,但詭異的是兇手並不是殺掉延宇而是俊英,但很剛好地都是白秀賢的兒子。

    總合以上,這也是為什麼白秀賢會說:「偽裝成面具的自私自利者,把信念穿得像盔甲的偽善者,就是我,所有死亡都是從我開始的,儘管如此我還是要一直奔跑,這是我唯一能做的贖罪」。







❖案件的拼湊、可疑之處、可疑之人


  • 李亨哲Royal The Hill的保安隊長

    本集已經可以解除他的嫌疑,原本我以為他可能是被收買之類的,但其實到最後是因為他被尹東弼握有把柄威脅,李亨哲在當天才讓他進去的。

    李亨哲房間內的那些黑手機以及電腦資料,也是關於年輕人在開趴的影片,但他並沒有被刪掉的監視器畫面,他說到當天停電是被人切斷電線的,要找緊急備用電源所以很忙,那時候監視影像就被刪除,第二天機器就被換掉了。本集看完之後可以將這個人排除於嫌疑之外,因為他沒有被誰收買或是站在誰那一邊。


  • 崔俊英的死因可疑

    俊英的死因為交通事故和墜落傷,頸椎骨折是直接死因,並且多處骨折段的方向很雜亂,頭蓋骨破裂還有腦出血,比較可疑的是車徐瑛他們急著要辦喪禮,再者,我有點不懂崔南圭在拿到俊英的死因報告之後,去到案發現場哭著說「我錯了」?是因為自己沒有盡到父愛責任嗎?


    之前的集數裡,崔南圭又為什麼要拿一筆錢給黃泰燮?黃泰燮現在已經沒有徐基泰可以靠,如果選議員想要找金援,崔南圭就是一個,但另外一個可能是崔南圭被抓到把柄,所以被黃泰燮勒索,所以才會出現這一集徐基泰被毆打的畫面?(這兩個人的搭配我覺得篇幅非常少,而也又很謎樣,完全沒有什麼線索可以推理)




可疑的人?

  • 徐恩秀

    在延宇說自己沒有恢復記憶時,延宇感覺恩秀好像鬆了一口氣,似乎不想要讓自己恢復記憶,而徐恩秀一直接到未接來電,但似乎已經知道對方是誰而不敢接電話,最後收到的簡訊中還有一句「想見你了」,感覺非常可疑(後續解答電話的部分是吳長浩傳送的,未知來電也是),而第一集中徐恩秀收到某份不敢給白秀賢知道的資料,是用黑色紙盒裝的,這個盒子被車徐瑛發現,為什麼車徐瑛看到這盒子好像覺得很訝異?這不外乎就是車徐瑛認得這個盒子吧?

  • 徐基泰

    雖然沒有原本、沒有殺尹東弼,但他一直要警察廳長幫他把事情做好,還讓趙汝珍升官並要她沈默,如果徐基泰和這件命案沒有關係的話,那麼徐基泰為什麼要讓趙汝珍升官並且要她沈默?以我的推測是徐基泰想要鋪路,在以後如果有關徐基泰的負面新聞,至少有趙汝珍可以用勢力把新聞壓下來。

  • 朴成煥

    為什麼當天要跟蹤白秀賢?雖然我覺得他跟案件沒有關係,但應該跟案外案有關係,尤其是那場車禍,我覺得他會跟蹤白秀賢應該是因為他稍早有和白秀賢起過爭執,所以想要抓白秀賢的把柄,因此一直跟蹤他。至於那場車禍,我更是覺得應該是和裴晶淑換車有關係~因為目前為止,和車子有關的就是裴晶淑把車作廢,那有可能撞到的就是朴成煥的車子,而且當初朴成煥還說明明車主是男生,怎麼來要和解的是女生,這樣回推我在想會不會是徐正旭才是那個開車的人?







❖車徐瑛想要的是什麼?


想要的是安慰,但會不會事實上車徐瑛想要的是被愛,因為車徐瑛有對崔南圭說「我只不過是想要被愛」,如果車徐英與白秀賢兩人發生關係的那一次是在白秀賢失去第一個孩子的時候,當時車徐瑛有說「一個人沒有傷心的地方,就當作是安慰吧」,這樣我總覺得車徐瑛想要的是白秀賢對她的愛,又或者是想要奪走白秀賢。


而且在電梯裡時車徐瑛還有對趙汝珍說「白秀賢可以給我很多,你能給我什麼?」,這也就讓我想到或許在未來有可能白秀賢和車徐瑛的以前的醜聞會曝光,也是白秀賢未來要面對的罪。



而在本集最後車徐瑛把白秀賢的筆還給他,這也代表著車徐瑛在乎的是自己的形象,更也象徵著在這節骨眼車徐瑛可能連與白秀賢之前的情棄之不顧,其實我挺沒有想到車徐瑛對白秀賢提出的交易,依照車徐瑛的慾望野心,她可以為了換到白秀賢一晚而放棄讓自己會大紅的採訪,這就代表車徐瑛真的很愛白秀賢,所以她出白秀賢辦公室的時候還特地問了徐恩秀「你幸福嗎?」真的非常刻意啊!



但反方面來看白秀賢還真的赴約,就已經看得出來他也是為求真相會做出意想不到的事啊,本集的最後讓我最意外的是車徐瑛早就知道徐恩秀和吳長浩的事情?不然為什麼可以知道他們開房間的事,而且還讓白秀賢去!甚至還有房卡,如果不是她替徐恩秀和吳長浩開的房間,車徐瑛應該也不會有房卡吧!



看到最後覺得車徐瑛其實也是狠角色,車徐瑛想要得到白秀賢的手段,又或者是想要讓白秀賢失去一切的手段,這一招真的厲害,完全不用自己來,只要讓對方發現真相就可以。







以上,觀後感分享給大家,個人一些淺見。歡迎在側邊欄位訂閱免費電子報,或是利用臉書專頁追蹤新文章發布!最後,感謝你閱讀到最後,如果你想要鼓勵我繼續創作更多追劇文章,可以在底下【拍手5下】,讓我獲得一點收益,請放心,您的註冊與拍手完全是免費的!

 文章中圖片擷取自預告、影音平台及其他相關網站提供之劇照,僅作為影劇推薦與評論所用,如有侵權敬請告知刪除,謝謝。



You may also lik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