貼心提醒
我寫的所有文章一定會爆雷,沒看過的人請自行斟酌要不要繼續讀下去喔!
♥ 如果你想要定期獲得新文章通知,歡迎追蹤按讚【Netflix追劇筆記本臉書專頁










《The Road:1的悲劇/悲劇的誕生》第4集劇情

❖接續上一集(第三集),車徐瑛願意對白秀賢讓步,願意讓白秀賢將崔世拉的影片放在報導上,但代價就是白秀賢要陪她一晚,所以白秀賢為了報導,打算赴約。另一方面,另一間房間則是徐恩秀和吳長浩在一起,吳長浩對眼前的恩秀一直覺得是恩好,於是恩秀想要把吳長浩打醒。後來出了房間,車徐瑛要求恩秀去她的房間,在此同時,白秀賢正前往車徐瑛的房間。

❖進入房間後,白秀賢眼前的就只有徐恩秀,但兩人內心都知道彼此有秘密,卻都心照不宣,雖然白秀賢說自己也是接到車徐瑛的電話才趕來,但白秀賢手上那張房卡已經說明事情不單純,而白秀賢也看到恩秀脖子上有勒痕,猜到恩秀應該是被暴力相向,回到家,恩秀對吳長浩寄來「為了恩好」的劇本太生氣,於是全都剪碎,也讓自己的手受傷,趙文道也馬上申請禁止接近令。

❖車徐瑛則是約了趙汝珍,告訴她自己的深夜新聞今天是最後一次播報,所以要趙汝珍找別人來接任,並且利用趙汝珍已經升官的事情,要求趙汝珍幫她,但事實上這是車徐瑛刻意要設局。

❖朴成煥請人偷來徐基泰的家屬關係證明書,發現當中有勁爆的東西。在徐基泰家裡,關於警察來那間白色小屋的事情警方認為是毒品案件,正在找徐正旭,因此徐基泰打算把徐正旭的行蹤透露給警方,為的就是要嚇唬徐正旭,讓徐正旭自己爬回來找他。





❖車徐瑛與白秀賢上班前見面,車徐瑛要求白秀賢好好準備對車徐瑛的採訪,而且時間在週五,這讓白秀賢猜到車徐瑛另一張牌就是趙汝珍,因為車徐瑛接受了週六的黃金檔追蹤採訪邀約,所以故意把白秀賢的採訪挪到星期五,因此白秀賢也不甘示弱地故意要對崔世拉的毒品案件做報導,這讓車徐瑛氣死,因為現在的狀況是車徐瑛失去的會比白秀賢更嚴重,白秀賢頂多失去恩秀,但車徐瑛則是失去地位和無法得到慾望,因此白秀賢勸車徐瑛找崔世拉出面,才能替車徐瑛保住位置。

❖崔南圭正在辦公室急著銷毀一些文件證據,崔世拉此時找崔南圭請他這次幫幫她,在新聞局這裡,趙汝珍要求白秀賢不要做報導,這讓白秀賢看出車徐瑛似乎抓到她的把柄,並且趙汝珍背後有很硬的靠山,然而,白秀賢沒在怕,哪怕堵上自己被解僱都要報導。

❖白秀賢梳理過疑點,同時沈錫勳說用萬用鑰匙進入白秀賢書房的有神秘的第三人,於是問過警衛隊長才發現是趙汝珍用冒用黃泰燮輔佐官的身份溜進去。同時在醫院,白秀賢遇到朴成煥想要提供情報,卻不被白秀賢領情。

❖白秀賢回到新聞局質問趙汝珍,發現原件不在趙汝珍手上,黃泰燮也沒有拿到原件,停電後趙汝珍也就離開。車徐瑛也用在飯店的視頻威脅趙汝珍。此時,白秀賢的節目開播,他要助理馬上去確認黃泰燮的動向,而車徐瑛為了要解決毒品報導,於是急著要找崔世拉,而她發現崔南圭試圖要幫崔世拉證明清白,於是又和崔南圭大吵一架,崔南圭卻突然脫口而出說那天車徐瑛晚上明明不在家,馬上讓車徐瑛閉上嘴。





❖現在的趙汝珍非常焦急想找黃泰燮,但其實黃泰燮被打個半死失蹤,不過同時也收到自己成為青瓦台代言人的候選人職位,只是趙汝珍也開心不起來,因為白秀賢與車徐瑛都有她的把柄。

❖白秀賢回到家,沒想到恩秀也在,果然恩秀覺得剛剛白秀賢好像變得不一樣。隔天,吳長浩又偷偷傳簡訊給恩秀說「我想你」,恩秀竟然也不排斥。裴晶淑則是知會徐基泰自己需要陪徐正旭去美國治療,不過徐基泰看來早就知道的樣子,也沒有擋,畢竟他早叫人透露徐正旭的行蹤給警方知道,並在機場被逮捕。

❖黃泰燮逮到機會逃出,馬上就開始計畫一堆東西,連楊聖子似乎也跟著計劃。車徐瑛即將要開採訪會,這話題成為熱搜,讓她內心很開心,不過朴成煥突然聯絡她,白秀賢從沈錫勳那裡得知案發當晚朴成煥在Royal The Hill門口外等著,然後一直跟著,於是白秀賢推測他一定是拍到什麼東西。

❖朴成煥直接告訴車徐瑛他的行車記錄器拍到真兇的臉,之後朴成煥換去找徐基泰, 白秀賢覺得徐基泰會想要見朴成煥,一定是因為行車記錄器中有拍到他不想被拍到的東西,所以白秀賢緊急說要和朴成煥見面,卻沒想到朴成煥遲遲沒出現,於是去到房間,發現朴成煥陳屍在家中。








《The Road:1的悲劇/悲劇的誕生》第4集事件關係圖

註:建議使用電腦或平板觀





《The Road:1的悲劇/悲劇的誕生》第3集分析心得





「一切取決於決心」


我的天,雖然知道車徐瑛是想要設局白秀賢,但沒想到上一集我以為白秀賢看到的會是恩秀以及吳長浩!但車徐瑛只是把兩人引到同一間房間,這就已經可以代表很多事,因為從畫面看來,兩人都知道彼此有秘密(白秀賢看到恩秀衣衫不整、恩秀看到白秀賢手上有房卡,但打電話來的明明是車徐瑛),所以心照不宣。


車徐瑛不用明講,其實就已經很明顯告訴恩秀,她與白秀賢兩人有不尋常的關係,我上一集推測,以為車徐瑛是知道恩秀與吳長浩兩人的不尋常關係,一直看到這一集,車徐瑛到底知不知道我還是覺得很謎樣。



這一段的車徐瑛旁白有說到「一切取決於決心」,真的代表車徐瑛是想要搶走白秀賢所擁有的一切,現在利用徐恩秀與白秀賢雙方的懷疑,就可以從中讓他們夫妻倆關係有問題,車徐瑛要得到白秀賢就可以更近一步。





至於車徐瑛對於趙汝珍的請求,為什麼趙汝珍是車徐瑛的第二張牌?因為車徐瑛利用趙汝珍對她的感情,所以用趙汝珍這張牌來要求白秀賢不要做報導,總之趙汝珍就是被車徐瑛用來打算擋掉報導的人,這樣車徐瑛就可以照自己的計畫讓自己爆紅。


然而,當然我也很懷疑,如果車徐瑛只是要趙汝珍阻擋白秀賢做報導,那為何還要在房間裡偷偷錄影?不免讓人覺得車徐瑛好像是在套話,或是在紀錄什麼證據,不是嗎?我覺得這個梗在後面應該會用到,而且我自己是覺得車徐瑛好像在覬覦趙汝珍的位置。



畢竟做新聞的人最注重形象,現在趙汝珍已經是要走上青瓦台的發言人位置了,如果被車徐瑛爆出女女戀的話,那肯定會成為趙汝珍的絆腳石,這樣相反地,車徐瑛此時能如願成為大紅人的話,車徐瑛就會有機會奪走趙汝珍位置(看完本集後,車徐瑛真的用這影片來威脅趙汝珍,果然車徐瑛真的是覬覦更高的位置)。



還有還有,朴成煥所拍的車徐瑛和白秀賢兩人的親密照,竟然就是車徐瑛要求朴成煥這樣做的!車徐瑛到底多久之前就要把白秀賢搞到手?








趙汝珍的升官之路難保?


本集的趙汝珍也是坎坷,除了被車徐瑛給設局錄下影片之外,就算沒有車徐瑛的影片威脅現,在趙汝珍自己也自身難保,因為這一集白秀賢發現趙汝珍夥同黃泰燮去入侵書房,光是這件事就可以直接毀掉趙汝珍。


這樣的狀況非常有趣,因為趙汝珍必須要選邊站,如果不想入侵書房的事被公開,就必須要順著白秀賢的意,但順著白秀賢的意就會抵觸車徐瑛的意,反之亦同,變得選哪邊都不對,這也難怪趙汝珍會這麼生氣這個節骨眼被發現這種事,而且還被設局。



因此這下子趙汝珍到底要怎麼選擇就是個很重要的一步棋。








恩秀收到的黑紙盒內容物是什麼?


之前第一集的時候我還在想徐恩秀收到的黑色盒子會不會是白秀賢一直在找的原本之類的,又或者是徐基泰立好的遺囑,結果都不是,這一集揭曉答案,是吳長浩寄給恩秀的一個劇本,因為他是個紀錄片導演,因此會寫「為了恩好」的劇本也是不奇怪。


只是,更讓我覺得疑惑的是,我覺得車徐瑛有對白秀賢說一段話很耐人尋味,她說「你跟恩秀只是假裝恩愛的樣子,恩秀就只是個花瓶太太而已啊」,這不僅點出他們兩人的婚姻關係非常僵之外,也讓我想到徐恩秀為什麼要去飯店跟吳長浩赴約?而且還在房間中脫衣服。



光是徐恩秀脫衣服這一點就讓我覺得很奇怪
,因為如果恩秀會怕吳長浩,在會怕的人面前脫衣服就很不合理,除非恩秀個人對吳長浩有感情,但如果是恩秀對吳長浩有情,那回家後為什麼看到「為了恩好」的劇本會這麼生氣,還要讓趙文道去申請禁止接近令?



我覺得有兩種可能:

  • 恩秀與吳長浩之間有不尋常的關係(因為吳長浩突然出現在家裡的時候恩秀還很驚訝,而且還不是害怕的表情)
  • 恩秀=恩好,有可能在白秀賢身邊的其實是恩好,取代恩秀的身份過活,所以與吳長浩的關係和互動才會這麼特別,還可以在吳長浩面前脫衣服,這不免讓我想到,這個徐恩秀該不會其實生的延宇也不是白秀賢的種吧?

    再加上吳長浩已經好幾次都傳簡訊給恩秀說「我想你」,而恩秀卻沒有感到反感或恐懼,而是擔心被發現,這也代表兩人之間的確是有情的。

    但是,我很疑惑的是在第三集的時候,為什麼車徐瑛在白秀賢家門外看到這個紙盒會刻意停下來看?這舉動也太奇怪了吧!我想應該是搭配到車徐瑛對白秀賢說的一句話「看來你在懷疑徐恩秀了啊」,這也就是代表車徐瑛應該是知道徐恩秀與吳長浩兩人之間的關係才對,不然不會問到白賢這句話。

    但我覺得比較詭異的是這盒子上面又沒有什麼,車徐瑛怎麼有辦法知道徐恩秀與吳長浩兩人之間的關係?這一段很謎樣。







案件梳理


  • 案發當天,朴成煥在Royal The Hill門口外等著,然後一直跟著
  • 晚上6;30 尹東弼進入Royal The Hill
  • 晚上7:40的時候延宇的朋友看到尹東弼
  • 晚上8;46萬用磁能鑰匙進入白秀賢的書房(趙汝珍拿黃泰燮的萬用鑰匙進入,這也難怪
  • 趙汝珍會一直很確定白秀賢手上沒有原本)
  • 晚上9:15恩秀回家
  • 晚上9:55最後來電(9:55分前尹東弼應該都還活著,因為他們沒有找到原本,不可能會殺掉尹東弼,是在9:55這時間點遇到尹東弼而把他殺掉)
  • 晚上10:00停電


    中間的兩小時就是整個案件的謎團,本集推進一點點進度是知道趙汝珍是和黃泰燮同一陣線,這也難怪她好像都可以很確定白秀賢沒有原本,因為她在白秀賢的書房也找不到,這樣代表他們之前沒有原本,所以才需要去翻,而現在還是沒有原本。







崔南圭與黃泰燮的計畫?


來車徐瑛還有個疑點就是,崔南圭在跟車徐瑛吵架關於崔世拉的事情時,車徐瑛有說自己在那時候已經在家,可是崔南圭卻很堅定地說「那個時間,妳根本不在家」,這讓我想到該不會是崔南圭之前拿錢給黃泰燮的時候臉很臭,該不會是因為黃泰燮有抓到車徐瑛什麼把柄,所以崔南圭逼不得已用錢堵黃泰燮的嘴?但也有可能是因為黃泰燮有威脅崔南圭要爆料把柄之類的~


在上一集一直讓我看不懂的崔南圭與黃泰燮兩人之間的關係,這一集黃泰燮被崔南圭找人打個半死,我覺得黃泰燮與崔南圭之間應該也很多故事,不曉得他們兩個是否有什麼特別的交易,因為崔南圭這一集裡有想要銷毀一些財務報告證據,但可以確定的是不可告人的秘密。



目前我內心的想法是:

  • 崔南圭之前給黃泰燮一大筆錢有可能是被黃泰燮抓到把柄,而那把柄有可能是與崔南圭公司的一些財務有關,所以黃泰燮用這個威脅崔南圭,要了一筆錢。
  • 這一集崔南圭急著要銷毀非法的財務證據,黃泰燮還被打個半死,這樣有可能是崔南圭不能讓這秘密洩漏出去,於是直接用暴力解決黃泰燮?




不過我應該比較頃向是下面這一說~我又想到有另一種可能,這一切是崔南圭和黃泰燮兩人的計畫:

  • 因為黃泰燮在上一集的時候有說「這兩天不要讓別人聯絡我」的話。
  • 並且黃泰燮被毆打的時候還喊著「不要打我的臉,小心我的臉」,如果是一個真的被毆打的人,有可能會這樣嗎?應該是一直要求饒才對。
  • 而且過程中崔南圭也沒有說什麼話,就只是錄影,一個想要主導暴力的人也不可能自己錄影變成被抓的證據吧,除非這影片是刻意要錄影。
  • 再加上黃泰燮自己可以輕鬆逃出來,連車子都準備好,這也代表這次毆打案件是故意設計的。


而最後車徐瑛知道真兇是誰的時候,為什麼車徐瑛會這麼訝異,目前不知道真兇是誰,但車徐瑛的舉動也很怪,最後恩秀發現的那個藥,那是白賢吃的藥(之前車徐瑛拿出鋼筆那一段,白秀賢有拿出這個藥來吃)。


但在屍檢報告中(畫面中沒辦法判定是崔俊英的還是尹東弼的屍檢報告,但
俊英的死因是車禍以及多處骨折,因此我覺得是尹東弼的屍檢報告比較有可能),裡面與這藥物有關,在車徐瑛的家,那個藥目前不知道是誰的藥,但好像有比較大的可能是車徐瑛的藥,不然車徐瑛幹嘛要把要丟掉?只是車徐瑛和白秀賢兩人吃一樣的藥?







以上,觀後感分享給大家,個人一些淺見。歡迎在側邊欄位訂閱免費電子報,或是利用臉書專頁追蹤新文章發布!最後,感謝你閱讀到最後,如果你想要鼓勵我繼續創作更多追劇文章,可以在底下【拍手5下】,讓我獲得一點收益,請放心,您的註冊與拍手完全是免費的!

 文章中圖片擷取自預告、影音平台及其他相關網站提供之劇照,僅作為影劇推薦與評論所用,如有侵權敬請告知刪除,謝謝。



You may also lik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