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etflix|韓劇|觀後感

韓劇《至上之法/Law School》第5集劇情推理心得|真兇自己自首殺了徐秉周?



★ 貼心提醒 ★

我追劇的紀錄習慣先記錄「劇情(大綱重點)」再寫「心得觀後感」,所以我寫的所有文章一定會爆雷ϟ,沒看過的人請自行離開本頁!









韓劇《法學院/Law School》第五集劇情大綱

◉接續上一集(第四集),陳亨宇因為把楊鍾勳給起訴,學校方面也對楊鍾勳給撤職(2020/10/26撤職),韓俊輝則是主動提出退學信。最後,楊鍾勳偶然發現自己的郵件被已讀,後來去到副院長辦公室真的有筆電。然而,楊鍾勳並沒有直接戳破,但說到那個會偷筆電的人不外乎就是為了「抄襲意見書」,又或者其實是跟徐秉周之死有關。

◉姜率B的媽媽在宿舍房間裡發飆,以死相逼,所以姜率A被趕出來,不過她也看到全藝率跌跌撞撞地跑進宿舍,說是喝太多酒。

◉跟姜率B跟媽媽回家的時候說到,楊鍾勳知道論文抄襲的事情,並且楊鍾勳不是殺人兇手,因為她有看到砂糖,然而,事實上那個砂糖似乎是姜柱萬從家裡帶去的砂糖,姜率B把砂糖拿走並且當時沒告訴警方不外乎是想要讓姜柱萬不要被懷疑,並且讓楊鍾勳被懷疑。

◉楊鍾勳因為已經等著被撤職,所以目前無法授課,轉而幫金教授處理案件,這次是一個「讓人丟臉以收取錢財的網站」案件,而韓俊輝則是幫楊鍾勳對被害者諮詢的動作,卻也發現這些被害者也等同於加害者的身份。不過看在姜率A眼裡,明明拿不到贍養費最可憐的受害者的就是孩子,因此姜率A更要讓這種妨害名譽的案件變成無罪,為孩子們抗爭。

◉姜率B在家受不了媽媽,搬回宿舍住,關於論文抄襲的真相是,姜率B的媽媽叫姜率B抄襲的,因為姜柱萬沒辦法成為法官,所以把一切寄望都放在姜率B身上,要讓她成為法官,當時姜率B與媽媽(慧景)去見徐秉周時,也是情緒勒索叫徐秉周不要把事情鬧大(當初慧景沒有選擇徐秉周,但兩人有感情)。

◉楊鍾勳把徐秉周謀殺案的案件資料都給學生看,要他們去找出哪些是可以被當證據,哪些不能被當證據。楊鍾勳打算不同意姜柱萬的陳述書,因為他推翻了不在場證明,所以要把它放在證人傳喚第一順位。至於筆電最後是姜柱萬主動還給楊鍾勳!!!!甚至還在楊鍾勳面前用了砂糖包,並坦承自己殺了徐秉周!








韓劇《法學院/Law School》第五集推理心得





❯❯姜率B的動機與嫌疑?


在上一集中,2020.9.7姜率B的論文為抄襲疑慮,而且是楊鍾勳提出的,然而另外的重點是,楊鍾勳看到郵件時,發現已經是已讀。在上一集中看了片段只以為楊鍾勳的筆電是被副院長給拿走,可是這台筆電卻是從姜率B那裡拿來的,也就是說,是姜率B偷拿楊鍾勳的筆電


事件回歸到當時楊鍾勳發現姜率B的論文是翻譯國外論文時候有向徐秉周與姜柱萬提出,當時後徐秉周說他可以去找姜率B談談,我在想,或許是因為徐秉周去跟姜率B談完的時候有發生什麼問題,所以姜率B有動機要殺掉徐秉周?(從姜率B的媽媽口中有說到「徐秉周已經死了,抄襲是告訴乃論」來推斷,徐秉周的確是知道抄襲的事件)



雖然看起來姜率B好像很有可能是嫌疑犯,編劇把姜率B的動機給包裝得非常完整,大致上會被推論是因為論文抄襲事件的關係而下手(畢竟徐秉周有一篇法律評論,是姜率B的媽媽要姜率B抄襲的),不過以韓劇的格局來講,不可能現在就把姜率B給拱出來告訴觀眾她是兇手,肯定是還有後續的發展。而且比較難想通的是姜率B偷了楊鍾勳的筆電時間點以及用意。





姜率B的嫌疑疑點如下,就我不認為姜率B為兇手去推測編劇給姜率B之後可能的解釋:


◉那包砂糖如果是姜率B看到的話,該不會是她把砂糖給拿走的吧?而且姜率B還跟警方說沒看見砂糖包。

→這我覺得有可能被她拿走(本集中段有提到),我覺得或許是因為姜率B想要楊鍾勳被誤認為是兇手、無證據可證明清白,楊鍾勳被抓走對她有好處,這樣自己的抄襲論文就不會再被拿出來討論。姜率B發現的糖包是姜柱萬從家裡帶來的,那這就不外乎是姜率B不想要讓姜柱萬被懷疑,而姜柱萬是否為兇手又是另外要討論的了(本集的最後姜柱萬自己對楊鍾勳自首)。至於姜率B偷偷拿去丟掉的砂糖包,我覺得應該會被偷偷挖出來,果然後面被韓俊輝給撿起來。



◉姜率B的媽媽從姜率B的手機看到他曾經有搜尋冰毒致死量、冰毒哪裡買、服用冰毒後多久會死的搜尋紀錄。


→因為並沒有呈現到姜率B是哪時候搜尋這個關鍵字的,畢竟這有可能是在命案之後才搜尋,如果最後姜柱萬真的是兇手,那姜率B會搜尋這個代表是她要找出這些資訊,看有沒有哪些是可以幫姜柱萬脫罪的線索。


◉姜率B與姜柱萬的不在場證明是串供。

→這一點可以確認,最後楊鍾勳也發現,並且直接懷疑到姜柱萬的身上。





◉砂糖包為什麼在地上?


事情是這樣的,砂糖包為什麼在地上是很重要的問題,因為楊鍾勳是從地上撿起砂糖包倒入咖啡給徐秉周喝的,可是問題是砂糖包照理來說本來就應該是在桌上的東西,楊鍾勳卻是在地上撿到,代表在楊鍾勳之前有人跟徐秉周見面過。這個人很明顯就是姜柱萬掉了這包砂糖了。


2020/10/5 中午12:25 事發經過

徐秉周正打算要使用冰毒,姜柱萬則是去找徐秉周,徐秉周直接說了「如果是為了論文這件事,我很難放過這件事,你應當阻擋你老婆和女兒的錯誤」,徐秉周認為姜率B不能作為法界人士,當下的姜柱萬在徐秉周出去講電話時發現桌上有冰毒,於是把冰毒倒進他的咖啡中,姜柱萬會這樣直接對楊鍾勳自首完全出乎我意料!


然而,當然我也會疑惑,這案件真的有這麼簡單?就單純是姜柱萬自首就是真兇嗎?這樣後面還要演什麼?另外,姜丹發生什麼事感覺編劇已經有在埋伏筆,楊鍾勳為什麼案發當天還有訂機票?這一集他說到因為他在打聽姜丹,而且還是對高亨秀議員說的。那感覺姜丹發生的事情即將會漸漸地被帶出來討論。








❯❯★ 法理情、情理法?何者順序才是對的?


因為韓俊輝幫楊鍾勳去諮詢那些拿不到贍養費的受害者,卻發現這些被害者事實上也是構成妨害名譽的加害者。這樣的一個案例讓我想到,「情理法」順序對,還是「法理情」的順序對?


韓俊輝完全是以法律面去看待這些事,並沒有著重在這些加害者的內心,有時候法律就是這樣,你做出的事情就是違反法律,儘管背後是有多麼可憐的事由,這也是為什麼這個加害者會說:「這只有有小孩的人才懂」。



當然,我覺得韓俊輝也不一定錯,畢竟在法律下,違法就是違法,很多事情是這樣的,我記得之前的集數楊鍾勳也有說過「如果有一個例外,後續就會出現更多例外」(正確的句子我忘了,我記得每個法官如果有個特別的判決,都會變成後續參考的基底,大概是類似這樣的概念)。因此在這段諮詢中,大家會發現韓俊輝是「法理情」,但姜率A則是「情理法」,兩者我覺得沒有對錯,所以楊鍾勳會讓姜率A寫出讓這個案件無罪的方法就是這個原因。










以上,觀後感分享給大家,個人一些淺見。歡迎在側邊欄位訂閱免費電子報,或是利用【臉書專頁追蹤新文章發布!最後,感謝你閱讀到最後,如果你想要鼓勵我繼續創作更多追劇文章,可以在底下【拍手5下】,讓我獲得一點收益,請放心,您的註冊與拍手完全是免費的!

 文章中圖片擷取自預告、影音平台及其他相關網站提供之劇照,僅作為影劇推薦與評論所用,如有侵權敬請告知刪除,謝謝。



You may also lik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