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etflix|韓劇|觀後感

韓劇《至上之法/Law School》第12集劇情推理心得|楊格拉底回來了!



貼心提醒
我寫的所有文章一定會爆雷,沒看過的人請自行斟酌要不要繼續讀下去喔!
♥ 如果你想要定期獲得新文章通知,歡迎追蹤按讚【Netflix追劇筆記本臉書專頁










韓劇《Law School》第十二集劇情大綱

➤接續上一集(第11集),因為高亨秀發表了金教授送他的法案,於是李滿浩生氣地跑來廁所掐高亨秀,剛好被楊鍾勳遇見,在李滿浩跑掉後,韓俊輝追上去問李滿浩關於那支裝有針孔攝影機的筆,李滿浩其實有點驚訝。楊鍾勳則是早就拆穿高亨秀的伎倆,是高亨秀故意要醫生證明高英昌無法透過復健來復原的事。可是在法庭中,當全藝率辯護的楊鍾勳一直沒有提出問題來辯護。

➤另一個庭,壞爸媽的案件在開庭中,金教授之前會把畢生心血的法案送給高亨秀其實並不是好心,她可是有用意的,原來就是想要反將高亨秀一軍,好讓高亨秀把這個跟壞爸媽案件有關的宋律師給抽出律師團,並且創造出負面話題。

➤全藝率的案件眼看越來越糟糕,即將要失敗告終,劉勝在找到全藝率收到影片的確切時間了,然而,詭異的是他也給陳亨宇一份他調查過的資料。

➤李滿浩找到另一個人,發現他就是把他置物箱裡的東西交給楊鍾勳。

➤全藝率的案件休庭後再次回來,沒想到高英昌突然被傳喚到場,讓全藝率內心更為恐慌,再加上高英昌故意演戲自己很可憐的樣子,讓陪審團更為相信高英昌更值得同情。楊鍾勳突然說自己不再為全藝率辯護,反倒要全藝率自己為自己辯護。另外,再加上劉勝在手中握有的另一台車行車記錄器拍到案發過程。

➤楊鍾勳說他有姜率B論文是抄襲是有鐵證,其實那鐵證是來自於韓俊輝,因為那論文是韓俊輝與徐秉周一起準備的。另一方面,楊鍾勳給了徐智浩李滿浩打高亨秀的照片,在崔鍾赫的報導下又產生熱議,只是楊鍾勳回到家後,李滿浩竟然去到楊鍾勳家要報復。





韓劇《法學院/Law School》第十二集推理心得



❯❯李滿浩是殺掉徐秉周真兇?


殺掉徐秉周的人該不會就是李滿浩?我自己是這麼懷疑,因為這一集中韓俊輝刻意看了李滿浩的鞋子大小,並且李滿浩看到那個有針孔的筆的時候還非常震驚。


如果接續上一集(第十一集),楊鍾勳根據在獄中攻擊他的人給的電話,最終得到徐秉周案件的犯案工具,上一集的時候聽電話的聲音很像是李滿浩(但這一集揭曉是另一個人,但是受到指示),真的像我上一集所說,李滿浩自己應該不太可能把證據給送出去,所以上一集的推測只有推對一半,也就是說另一個人把那些做案工具送出去楊鍾勳,只是受誰指使目前還不曉得?(會是獄中那個攻擊楊鍾勳的人嗎?)



只是在一開始的集數中已經提到,李滿浩身上是有電子腳鐐,怎麼有辦法可以不被追蹤而去到那裡呢?畢竟當初的集數中已經有先把李滿浩的嫌疑給排除在外,但我並不認為李滿浩沒有嫌疑,因為本集最後,如果楊鍾勳打電話問李滿浩的位置在哪裡,監察中心說李滿浩一直在家,這樣為什麼他還會同時出現在楊鍾勳的家?這樣不就代表如果李滿浩去殺掉徐秉周真的有可能?而且韓俊輝這一集中有告訴陳亨宇真兇是27號半的鞋子而不是27號,前面一開頭韓俊輝看到李滿浩的鞋子就是27號半,那是否代表韓俊輝把李滿浩當成是目標嫌疑犯。



從李滿浩知道作案工具被送給楊鍾勳之後,有著很大的反應,應該可以知道李滿浩就是兇手,他的嫌疑再加深了吧~而且在李滿浩的房間裡還有著完美殺人手法(把鞋底拿掉)的剪報,也更有連結性。








❯❯全藝率案件無數翻轉超精彩!


全藝率的案件,楊鍾勳的手法我著實看不懂,但前半段感覺就是被檢方給佔上風, 不過金教授為什麼會把壞爸媽案件與這個案件綁在一起呢?上一集我是這樣認為的:

  • ❯❯大致上看來就是要讓壞爸媽這個案件有利,不讓受害者變成加害者,也不讓被害者變成刑罰的對象。
  • ❯❯我想還有另外一個用意,也就是讓媒體把所有焦點都放在壞爸媽的案件上,應該是想要保護全藝率不要受到媒體的關注。



不過這一集中原來金教授還有另一個用意
,也就是故意讓高亨秀這一方難堪,因為其中一個有名的律師在聽到壞爸媽案件變成高熱度討論的話題之後,馬上匯了一億韓元贍養費出去,這樣網站上就看不見他的資料。所以這個宋律師等於是害了高亨秀,因為高亨秀支持壞爸媽的立場,但是他卻是任用那個不支付贍養費的律師,這等於是反將高亨秀一軍啊,這樣這個厲害的宋律師就會被踢除律師團。



崔鍾赫也等於是在上一集就被除智浩給收買吧~我記得上一集中徐智浩有出現在崔鍾赫面前,還為他插一根吸管XD 原來就是為了這件事,因為就是要用這個宋律師的大爆料來收買崔鍾赫,讓崔鍾赫不要選擇站在陳亨宇那一邊,再者崔鍾赫也必須選邊站,因為徐智浩吿陳亨宇的案子真的被送到檢察署那邊,代表有希望,崔鍾赫肯定不能再和陳亨宇同一國。





楊鍾勳最後突然說不要再幫全藝率辯護這一段轉折好大好精彩!刑法課上的「楊格拉底」審問法又回來了!他用的方法好棒!等於是讓全藝率為自己辯護,還有楊鍾勳說他在學生時期有人追求他,其實那個對象就是裴檢察官自己啊XD 看她啞口無言的樣子有點好笑,楊鍾勳阻止陳亨宇頂嘴的樣子好好笑「我的課程中不允許有異議」!


我覺得楊鍾勳最後用「上課」的方式來問全藝率是有很大的用意,如果觀眾有注意看以前的全藝率,她完全是因為自己是一個有理說不清的受害者變加害者,她是一直站在「事件格局中」讓自己重複那些痛苦而無法理性思考,最後全藝率說出「如果我是法官的話,我想了無數次,我到底做錯什麼要接受這場審判」我才懂,楊鍾勳事實上用上課的方式來問全藝率是要把全藝率拉出來用第三角度去看整個事件過程,而不是沈浸在悲傷的受害者情緒中!(這一集的審判真的很精彩啊!)







以上,觀後感分享給大家,個人一些淺見。歡迎在側邊欄位訂閱免費電子報,或是利用臉書專頁追蹤新文章發布!最後,感謝你閱讀到最後,如果你想要鼓勵我繼續創作更多追劇文章,可以在底下【拍手5下】,讓我獲得一點收益,請放心,您的註冊與拍手完全是免費的!

 文章中圖片擷取自預告、影音平台及其他相關網站提供之劇照,僅作為影劇推薦與評論所用,如有侵權敬請告知刪除,謝謝。



You may also lik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