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續上一集,盧教授再次對心語表達心意,他對心語說:「那天算塔羅牌的人就是借你外套的人」,牌面為命運之輪逆位,說明這件事情在你心裡就像是聽定安排的一樣,但是抽到這張牌的人,未來感情一定不會順利。更多時候像是一種,上天注定的劫難。








台劇《天巡者》劇情第5集

盧教授對心語說:「我知道我不是牌面上的人,但我對妳是真心的」,不過還是先被心語給拒絕,盧教授卻是一把抱住心語。鍾馗看見盧教授抱著心語,想到之前心語說過有人跟她表白這件事,明白對心語告白的人就是盧教授,於是手上的蛋糕也送不出去了。


而心語也有看到有人出現在角落,於是快點將盧教授推開。洗完澡的心語想著剛剛的身影,應該就是鍾正南,所以傳了訊息給他,但鍾馗完全沒有讀訊息。


此時的心語想著,人家鍾正南對自己根本沒有意思,說不定就是自己想太多了。在鍾馗這裡,因為蛋糕沒有送出去,心情已經不好,秦廣王還來講令人討厭的抓鬼工作進度落後。



隔天,要去店裡的路上,心語和恩熙遇到一群討債的幫派,是因為恩熙的媽媽欠債,找不到她媽媽,於是找上恩熙要錢。這群討債集團要不到錢便要把恩熙抓走,心語眼看自己也無法做什麼,只好想到叫鍾正南的名字,或許他可以聽得到而來幫忙。


果然,在家裡的鍾馗聽到心語的求救後馬上出門去,如此迅速的鍾馗讓秦廣王心想如果鍾馗連感情都搞不定,案子肯定會拖到,只好由自己出馬了。







而在恩熙這裡,躲在一旁偷看的恩熙媽媽,看著恩熙被欺負到大叫,情急之下跑過去護住女兒,這些討債集團看見媽媽本人,直接抓著恩熙的媽媽走,一轉身就被鍾馗給制止,兩三下就解決了。


事後,她們將恩熙的媽媽請去店裡坐,恩熙剛剛早就看見媽媽生病的藥袋,問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恩熙的媽媽自從爸爸過世之後就開始酗酒賭博,小時候恩熙還看過媽媽被人打過的傷痕,但媽媽都說不是。媽媽自己說是這幾年才開始看醫生的,是因為想要把酒戒掉。



而媽媽今天來找恩熙是要來說再見,因為媽媽下定決心要住進戒斷所。而從媽媽口中,恩熙發現之前媽媽一直來拿錢就是為了還債。知道媽媽有心要改過,所以將提款卡給媽媽,讓她去還一點債,希望媽媽可以就此斷掉以前的賭博喝酒,這樣我們才能好好生活。



與媽媽和好後的恩熙心情也變得好極了,恩熙約心語下次一起去鄉下戒斷所看媽媽,說著說著秦廣王就到了店裡,除了對心語說了一句:「好久不見」之外,還說要來一杯人間滋味的咖啡,還讓恩熙幫她算心語的前世今生。


恩熙一口回絕,本來秦廣王要說出心語的前世的,剛好鍾馗也來到店裡,就此打斷秦廣王的計畫。







秦廣王喝著心語調的好喝咖啡,一邊跟鍾馗調情,兩人曖昧的互動,看在恩熙語心語的眼裡,就是覺得他們是男女朋友關係,卻被在遠方的鍾馗給一口否認。不過心語的重點不是他們的關係,而是秦廣王剛剛說認識自己,所以跑去問,只不過被鍾馗給打斷。


鍾馗趕緊把秦廣王大去外面,秦廣王說這是在幫鍾馗,而且還說為什麼鍾馗明知道孟婆的下落卻知情不報呢?而鍾馗的計畫是為了讓孟婆當誘餌,引出吳青原。不過秦廣王可是突破盲點,孟婆已經跟凡人一樣了,為什麼鍾馗還要讓她刻意保留以前的記憶,在陰間孟婆是暗戀鍾馗的,而且鍾馗也知道。過去都過去了。而鍾馗說到時候就會刪除孟婆這段時間的記憶的。


但秦廣王也叫鍾馗加把勁,畢竟盧教授這個競爭者可是很厲害的,懂得討女孩子歡心,還抱著一大束花送心語,秦廣王說:「要是我是孟婆,一定選盧教授,而且就算到時候不回去當孟婆,有這男人都值得了」。這可是讓鍾馗知道自己是該要出招的時候了。







後來鍾馗回到店裡,第一次見到盧教授,鍾馗非常有敵意,忽略盧教授要伸手跟他問好的善意,直接把錢塞給盧教授,說要付剛剛喝咖啡的錢,之後鍾馗就氣呼呼地走了。路上看到小花妖,想到秦廣王講的送花是基本的,但對鍾馗來說,送花太老套了,不適合自己。


晚上在咖啡店,心語正忙完,想著今天鍾正南會這麼奇怪,是因為那個漂亮姐姐,還是因為自己抱著這束花而生氣?心語想要弄清楚答案,所以想要跑去婆婆的店看他下班了沒,卻沒想到盧教授已經在店門口等心語,說是要接心語下班。儘管心語找理由拒絕,不過盧教授還是執意要送心語回家。



而這一幕都被鍾馗,秦廣王和城隍在家裡的監視畫面給看見,秦廣王和城隍很急著想要幫鍾馗,城隍當然又開始城隍小教室,教鍾馗要欲擒故縱,越是表現不在乎,越是讓女孩子引起注意。


但秦廣王則是覺得城隍的招太爛,所以教鍾馗四大重點:「死皮賴臉,死纏爛打,死心踏地,死不放手,」就是要讓所有競爭者沒有機會,至少就可以贏50%了。


可是在他們講這些著的時候,可緊張了,因為他們看到畫面上的盧博雅已經要達陣了,畢竟剛剛摟肩,現在又要摸頭。此時的心語心裡想著:「要是他可以像你一樣主動就好了」(看來心語喜歡鍾正南,但鍾正南還沒出手)。


這讓秦廣王看不下去,直接把鍾馗給送到心語面前,情急之下鍾馗說是出來買宵夜,但重點是他還傳著一睡袍欸XD然後兩人來了一段尷尬的聊天,在家裡看監視器畫面的城隍也說:「他們兩個是在尬聊嗎?」XD


不過說著說著,心語肚子也開始咕嚕咕嚕叫,於是鍾馗直接把心語約回家。結果心語看到鍾正南家這麼有錢,居然還要去麵包店打工,但心語忘了當初是自己拜託鍾正南的說。鍾馗說:「只要妳說的,我都會去做」。一時心蹦蹦跳的心語突然說我去煮宵夜,之後逃避接話。







心語看著空蕩蕩的冰箱,趁勢套話:「今天那個漂亮姐姐都沒有幫你煮飯喔?」結果鍾馗還是很不會說:「她哪會煮飯啊,不要把我家弄亂就好」,這個鍾馗難道聽不出來心語是想要知道她有沒有來鍾正南家XD


鍾馗其實知道心語的意思,所以緩緩地對心語壁咚,正要親下去的時候,居然有人按門鈴,打斷兩人的好戲。原來,按電鈴的是老秦,送來兩大袋生鮮食材。



鍾馗非常幸福地看著孟婆煮飯,孟婆餵鍾馗,想要他幫忙試味道,結果鍾馗傻笑看著孟婆說:「味道很甜」。(這一集的鍾馗太可愛了啦!),不過這句很甜也被心語給聽出意思,害羞地沒有接話。


喝湯的同時,心語猜想著現在應該是鍾正南要告白的時候了吧,所以一直等著。結果鍾馗一直看著心語,但都沒有說話,搞得心語很緊張,卻突然說出一句:「是不是不合你胃口啊?」,打破兩人的尷尬。而心語本來要幫鍾正南洗碗,但鍾正南突然站起來,接過碗說:「我來洗就好」。在接過碗的同時也碰到心語的手,讓心語心裡小鹿亂撞,湯也喝不下去,只說時間差不多了,要回家了。但鍾馗居然沒有追出去!


回到家的心語,一直不懂鍾正南心裡在想什麼。而恩熙也趁勢問心語為什麼不喜歡盧教授,心語說:「盧教授有種距離感,我好像真的有點怕他」。心語對恩熙說自己心裡很不安定,現在只想知道自己到底是誰,找到我的過去,或許這樣我就會更勇敢一點。







隔天一早,恩熙在學校看著大家對之前在學校跳樓女生的祝福,原來自殺的是之前在學務處看到的高嘉琪,知道高嘉琪本身很不好過,再看看這些卡片,其他同學根本就不懂高嘉琪,人都離開了才在那邊假關心。


而恩熙同時也要找盧教授說昨天心語不接受教授的原因,這些盧教授都知道,但盧教授比較好奇的是恩熙為什麼要幫自己?恩熙一時也說不上來,就只是單純一心覺得心語值得幸福。



在麵包店裡,鍾馗正在教歐陽凱做麵包,但歐陽凱心不在焉的被鍾馗發現,原來是因為歐陽凱覺得老大應該要加把勁,因為不僅盧教授約心語當女伴,上次還看到心語和盧教授一起去買衣服。


說著說著,就指著那是外面那個姚慕青的生日宴會,可是鍾馗一看,發現這個姚慕青就是被一個女鬼給附身影像,直覺讓鍾馗覺得不妙,而且最近還一直跟著歐陽凱。


舞會當天,原本鍾馗也要去邀請心語參加舞會,但看著美麗的心語簡直像仙女一樣,只不過後面跟著盧教授,讓鍾馗一時臉沉,也不好意思再追上去,但在此時,接獲到阿福的耳邊訊息,吳青原現身在麵包店。(搞得現在這個鍾馗也沒辦法去舞會了)







舞會已經開始,盧教授與心語的出場成為全場焦點,當然也引起姚慕青的注意,剛好盧教授遇上一位教授需要私下聊,於是讓心語一個人在舞會裡待著。而心語拿起桌上一杯酒,聞起來覺得好像怪怪的,姚慕青眼看心語一個人落單,準備起身去找心語,但被眼尖的歐陽凱發現,於是提前一步去到心語身邊陪著她。(這歐陽凱真的讓我越來越愛)。


不過姚慕青還是跟了上去,緩緩接近心語,但在心語眼中這個姚慕青似乎身體裡有另一個人的存在,覺得奇怪。而這個姚慕青看來是對心語很有敵意,所以對恩熙說:「窮鬼的朋友也只是窮鬼,我的派對不適合你們」。歐陽凱受不了她對心語恩熙的污辱,想要把他們帶離開。


不過卻被心語制止,心語緩緩走向姚慕青,摸著她的肩膀說:「妳是誰?為什麼要佔用別人的身體」?姚慕青眼看自己像是被識破一樣,一生氣拿著酒往心語身上潑,而這也惹怒歐陽凱,直接忽略姚慕青請求留下來,直接把心語他們帶走。


在走之前,心語發現正在激烈彈鋼琴的那個男人始終停不下彈琴,伴隨著琴聲,現場的大家都在吵架、打架,並且有個男人像是與姚慕青套好要去傷害心語,準備拿酒杯網心語身上砸,原本心語喊得是鍾正南的名字,但及時出現自己眼前保護自己的是盧教授,即時替心語解圍。


心語表示應該是鋼琴聲,於是盧教授像是知道發生什麼事一樣,抓了桌上一把葉子往彈鋼琴的那個人嘴裡塞,裡面的惡靈就這樣飄了出來。在心語這裡則是被給鍾正南解救了。同時,音樂聲停了,大家都突然像從夢中醒來一樣,紛紛離場。







而鍾馗在宴會外面通知阿福剛剛麵包店狀況如何,阿福說小七沒有追到吳青原,鬼氣也消失了,但鍾馗要阿福去找一個他已經鎖定的人。


在歐陽凱與恩熙這裡,因為剛剛歐陽凱猛烈敬了姚慕青一杯酒,現在醉到站不直,而在路上姚慕青也惡狠狠地瞪著他們,並偷偷跟著他們。



盧教授送心語回家,心語直接問盧教授為什麼剛剛他懂得解決這些狀況?不過這盧教授本來在學校就是教一些玄學的東西,所以他知道一些方法。心語也沒有太大的疑惑,就準備上樓,而盧教授還是一樣關心心語:「如果你有任何不舒服隨時告訴我」。


但在心語心裡面想著:「如果他能像你一樣這麼喜歡我,那該有多好」?


在此同時恩熙也終於把歐陽凱帶回家,不過才剛把歐陽凱放下,姚慕青馬上跟著來到家裡。姚慕青一到門口就倒了,原因是高嘉琪的靈魂離開了姚慕青的身體,也被恩熙看見,恩熙也被高嘉琪穿過身體,暈倒了。



看來這高嘉琪的鬼魂是想要接近歐陽凱,她就這樣躺在歐陽凱的胸口上,享受與歐陽凱的片刻。









《天巡者》第5集心得觀後感

  • 看影劇本就很主觀,就是紀錄影劇心得,本站不會寫影評,只會寫心得觀後感。
  • 心得(觀後感):小編的文章只會寫心得觀後感,找內容有共鳴的點作為心得分享,所以每個人的心得一定不同。
  • 影評:用客觀專業的電影賞析方式,講述拍攝手法來告訴觀眾事實,小編幾乎不會寫這種類型文章,因此想要看影評的人建議看專業影評文章喔。





▸ 鍾馗孟婆充滿粉紅泡泡,鍾馗太可愛了!


雖然覺得每次鍾馗和孟婆正要有進一步發展的時候都有一堆干擾出現,不過看著這樣吃醋的鬼王其實也挺有趣的,而我最喜歡看這一集鬼王對心語傻呼呼地笑的畫面,尤其是鬼王喝完湯說:「很甜」的時候,根本內心融化!


比起盧教授,鍾馗的追求方式我反倒覺得比較動心吧,畢竟我不知道為什麼之前覺得盧教授很帥,感覺等級應該是很高的,但最近這兩集
第四集第五集)以來覺得盧教授的追求方式太過猛烈,讓我覺得有點反感(我沒有不喜歡這個人設和角色,只是拿他跟鍾馗比起來就是這樣的感覺)。


或許也難怪心語覺得盧教授會有距離感,畢竟鍾馗給心語的感覺是那種「親近」的感覺,也就是讓對方習慣有自己的存在,而盧教授反倒是很制式化的追求方式。嗯,鍾馗大勝!


在這一集中已經比較明白心語自己的對盧教授沒有感覺,還好這一集沒有瘋狂用慢動作特寫兩人鏡頭(之前
第三集用到我覺得好膩 XD),我反倒很喜歡這一集鍾馗與心語的互動,是不會讓心語有壓力的那種互動。







▸ 盧教授有另外的身份嗎?


本集令我比較好奇的是盧教授除了是教授之外還有另外的身份嗎?雖然在本集最後心語有問盧教授為什麼知道如何處理今晚的這些事情時,盧教授說是因為他本身在大學就是教授這種領域的知識。


不過我總覺得盧教授的身份並不是那麼簡單,如果這角色只是用來跟鍾馗搶心語好像有點大材小用,或許他以前的故事還是他在未來可能會有不一樣的身份與鍾馗越來越有交集也說不定(不過也是有可能我自己腦補過頭了,搞不好就是來跟鍾馗搶心語的作用而已XD)。


喔對,說到盧教授和心語的關係,我不得不說心語一直在製造機會給盧教授覺得有希望,如果心語真的對盧教授沒有感覺,那我總覺得心語應該就要刻意拒絕,不要給盧教授太大的期望,不是嗎?這樣看起來也是覺得盧教授攻勢猛烈是應該的,因為心語給了盧教授很大的曖昧希望。







▸ 恩熙的媽媽討債事件收尾好像有點草率


在上一集第四集我實在不是很喜歡恩熙她媽媽,尤其在上一集她搶了恩熙的錢,還來跟恩熙一直要錢,已經讓我覺得傻眼,這一集的開頭還讓討債集團搞到恩熙這邊來。


再加上我覺得編劇對媽媽躲債這件事收尾得有點草率跟不合邏輯,總讓我心中有種不能相信恩熙媽媽是真的要改過的感覺。而且最後恩熙給媽媽一張提款卡說幾存了一筆錢,那為什麼之前恩熙還會繳不出學費?還要騙心語說房東說要預繳房租?而且恩熙帳戶裡面的錢應該也沒辦法解決高利貸的錢,怎樣想都無法把來討債的事情給圓滿落幕啊。


算了,最後想想還是簡單相信就好,總之就是相信編劇已經讓恩熙的媽媽事件給圓滿落幕。我是希望恩熙不要再為錢而煩惱了XD







▸ 吳青原太久沒出來,讓我都快忘了他XD


這一集的最後突然出現吳青原的消息,反倒突然提醒我吳青原還要有戲份欸!編劇沒有忘記,我已經忘記了~而在這一集的故事中,我還滿喜歡最後在日宴會中的那一段鬼故事呈現。


除了姚慕青被附身的詭異之外,還有鋼琴彈個不停的鋼琴手惡靈,將整場的生日宴會像是高嘉琪鬼魂所策劃的一樣,甚至我還覺得那個鋼琴手的惡靈也是高嘉琪可以指使的,目前故事才剛開始,感覺這一段鬼故事會很不錯(我期待)。









以上,觀後感分享給大家,個人一些淺見。歡迎在側邊欄位訂閱免費電子報,或是利用【臉書專頁追蹤新文章發布!最後,感謝你閱讀到最後,如果你想要鼓勵我繼續創作更多追劇文章,可以在底下【拍手5下】,讓我獲得一點收益,請放心,您的註冊與拍手完全是免費的!

 文章中圖片擷取自預告、影音平台及其他相關網站提供之劇照,僅作為影劇推薦與評論所用,如有侵權敬請告知刪除,謝謝。



You may also lik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