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完第二集,覺得第二集的劇情真的還不錯,尤其是曾菀婷演女鬼真的很到位,而第三集又是全新的故事,主要講的就是冤魂不願離開人世是因為還有未了的罣礙,這一集中鍾馗又再次破例為冤魂伸冤,卻遇上一些困難…


PS :以我的習慣會先寫本集劇情,再寫觀後感心得喔,所以文章會很長。








《天巡者》第3集劇情

接續上一集心語做了一些便當想要請周阿姨拿給阿平,不過自從上次周阿姨看到阿平對著空氣講話,總覺得這個阿平是撞鬼了,於是嚇得不敢再去找阿平。


心語找了時間去買衣服,之前恩熙還要心語自己多買點漂亮衣服給自己穿,不過心語卻是到男裝店買了一件西裝外套。後續來到吳婆婆的店裡,看到鍾正南真的來到吳婆婆這裡上班,看到吳婆婆猛力稱讚鍾正南,心語還覺得有點不可思議。



原來心語去買的男裝外套是要給鍾正南慶祝找到工作的,不過以鍾正南了解孟婆的個性,知道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所以知道心語一定是有事請求。



果然心語帶著鍾正南來到某個地址要去抓鬼,兩人在路上一直鬥嘴,心語說改天領到薪水會請鍾正南吃飯,讓鍾正南開心一下這就是約會。







來到門口,是阿平來應門,不過鍾馗馬上認出這是那天在偷太空棒的小孩,阿平馬上跑回屋內。當然,鍾馗馬上就看到阿平的爸爸靈魂在現場,鍾馗透過感應知道這個阿平爸是開車打瞌睡出車禍,於是鍾馗對阿平爸說:「凡間事已了,不該留在這裡。」


不過看得出來阿平不想要他們碰爸爸,而阿平爸(洪承佑先生)突然在他們面前消失,氣得讓阿平直接把他們轟出門。心語就對鍾正南生氣,因為現在事情會變這樣就是鍾正南臉太臭,心語無計可施就說:「我就找其他鬼幫忙好了」,這可是把鍾馗聽傻眼,這等於是在低估鍾馗的能力。


為了幫到阿平爸,心語去到公園要找那些鬼朋友,不過那些鬼朋友早就已經在第一集的最後被鬼王給逮捕歸案,所以心語在公園等到睡著,鍾馗也在旁邊默默守護著心語不被其他孤魂野鬼干擾。







一早,心語在公園中醒來,眼前鍾正南已經在這裡等著,讓心語想著該不會一整個晚上都在這裡。鍾馗故意問心語你找到那些不會幫倒忙的鬼朋友了嗎?心語生氣的說:「沒有,一定是因為你一副臭臉,誰敢來啊」。


不過心語可沒時間跟鍾正南瞎扯,因為她上班要遲到了,而看著手中的外套,心語拿回去還給鍾正南,不過鍾正南貼心地為心語披回外套,並把心語的手放進自己口袋,這樣突如其來的舉動讓心語突然不知道怎麼反應,只任由鍾正南這樣牽著。


而在路上心語看到平常會看到的小花,猛力地發抖,鍾馗也好奇跟了上去,此時的心語正好轉頭,與鍾馗靠得非常近,兩人的曖昧關係可是越來越濃密啊。心語見狀有點小鹿亂撞,直接說要去上班,自顧自地走了。而鍾馗看著那小花妖,因為是心語喜歡的花,所有沒有將她收走。


在路上,心語遇見阿平在路上閒晃,但因為上班已經快來不及,所以只好快點去咖啡店。而一大早恩熙早就已經在店門口等心語,恩熙眼尖看到這是男人的外套,馬上對心語質問,心語想起早上讓她小鹿亂撞的畫面想到閃神。







不過,這歐陽凱居然找上門,因為上次(第二集)歐陽凱被心語與恩熙在地下停車場大鬧一場。原本以為是歐陽凱要揍她們,卻沒想到歐陽凱只是想要她們兩個去跟前女友解釋清楚,因為女朋友又把歐陽凱甩了,歐陽凱直覺這次女朋友鬧分手一定跟心語與恩熙有關。


等歐陽凱離開之後,心語與恩熙正在討論這件事,正好盧教授來到店裡,心語馬上做特調給盧教授,而恩熙在旁邊嚷嚷著心語只對教授好,而此時盧教授接話:「心語真的很好,是很直讓人喜歡的女孩」。恩熙當然直接問教授喜不不歡心語。不過教授笑而不答,留下曖昧的笑容。


晚上下班回家,教授送恩熙與心語回家,恩熙識相地部當電燈泡,盧教授直接對心語表白,這可讓心語不知道怎麼接招,盧教授說不用急著回答,但我希望妳可以認真的考慮一下。但心語居然是充滿疑惑說「他剛剛不是在告白吧?」







在盧教授離開後,心語才意識到今天要送給阿平的麵包忘記送過去,所以自己一個人隻身前往,不過家裡的門都沒有人應門,出來後突然看到阿平與阿平爸(洪承佑)正要走回家,阿平對心語很有敵意,也說不要再看帶那個哥哥(鍾正南)來。


在麵包店這裡,婆婆又再擔心這些麵包賣不出去,而心語在店門口正在猶豫怎麼跟鍾正南說阿平的事。心語先是說自己是來還外套的,但也對鍾正南道歉昨天誤會他了,因為剛剛才知道阿平是討厭自己。而鍾正南知道心語心情不好,所以帶她去一個地方。



鍾正南帶心語來的地方是一個小酒館,心語一開始進門覺得這裡的味道很熟悉,一直想不起來哪裡聞過,鍾正南說這裡是自己常來吃消夜的地方,即便心語說自己減肥,還是大口大口地吃,讓鍾馗突然說:「雖然嘴巴這麼說,身體還是挺老實的,這個性始終沒有變」。當然心語當然也有聽到,馬上問甚麼東西沒有變?



鍾馗突然轉移話題問阿平怎麼了,心語是想要鍾正南可以幫忙處理阿平這件事,因為除了自己之外,就只有鍾正南可以看得到,而且就是直覺鍾正南有辦法解決。鍾馗聽到自己竟然被心語需要,所以不由自主地笑了,心語看到鍾正南笑了,就直接覺得是他答應了,這讓鍾馗新滿是無奈。







在小酒館心語根本已經喝醉,這樣可愛的心語,讓鍾馗直呼好可愛。發酒瘋的心語還要鍾正南抱自己上樓,兩人獨處一室,鍾馗忍不住以前的習慣捏著心語的鼻子,鍾馗忍不住想要親心語時,心語突然醒過來,雖然不是大叫,但對鍾正南說:「居然有人跟我告白,真的有人喜歡我」。但鍾馗都還沒有問到是誰跟心語給白,心語又馬上睡去。


出了心語家門,城隍這個好弟兄已經在門口等著鍾馗,鍾馗心情不好地問城隍:「你說,她會不會真的喜歡上別人」?看來鍾馗是非常擔心孟婆被別人搶走。不過鍾馗也趁機問為什麼城隍會讓孤魂在人世間遊蕩?城隍說:「不然你就再替冤魂伸張正義一次,反正你已經破例過一次了,多一次也沒差,搞不好因為這樣,孟婆真的會喜歡上你」。



事後,鍾馗來到阿平家,不過這次洪承佑並沒有像上次一樣逃跑,因為洪承佑說上次心語有說是來幫他們的,於是把自己想要請求的幫忙跟鍾馗說。



隔天一早醒來,心語發現自己睡在客廳,身上還有鍾正南的外套,內心暖了一下,就連忙把睡在旁邊的恩熙給搖醒,恩熙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也睡在客廳,而且居然還穿著鞋子睡覺。







恩熙去買醒酒飲料回家路上,遇上一個女人(其實那是她媽媽)。而回到家裡,恩熙跟心語說房東說要繳房租,騙心語因為收留她的關係所以要預繳下一期房租。但其實是因為樓下的恩熙母親來跟恩熙要錢,這一幕也被路過的歐陽凱給看見。在學校這裡當然沒有錢繳學費,鬧得學務處的人都知道了,連學生都在竊竊私語恩熙到底有多缺錢。


後續離開學務處,歐陽凱跟著恩熙出去,問了甚麼時候幫忙解決女朋友的事情,但已經夠煩的恩熙一下爆炸,對歐陽凱說那種勢利眼的女生到底哪裡好?是奶大還是屁股大?



不過歐陽凱也提到需不需要自己幫恩熙學費的問題,但恩熙直接拒絕說:「我是窮,但我也有尊嚴,不要再講這件事,不然連朋友都沒得做」。卻沒想到歐陽凱搞錯重點,聽到恩熙把自己當「朋友」非常開心。而盧教授在學務處也知道恩熙繳不出學費的事情,說會負責到底。



恩熙來到咖啡店裡,整個人魂不守舍,恩熙並沒有跟心語直說,而心語為了打破尷尬,就請恩熙幫自己算塔羅牌,恩熙直接幫心語算愛情。



心語抽到一張「命運之輪逆位」,恩熙說這張不算,重抽,不過心語並不瞭解為什麼要重抽,被進門的盧教授說:「說明這件事情在你心裡就像是上天註定的劫難」。不過恩熙馬上補充,塔羅牌只是只當下狀況,也會因為妳不同的決定而有不同結果。



而盧教授趁勢對恩熙說可以來到店裡算塔羅牌,這樣算額外服務,等於是盧教授偷偷給恩熙一份工作,畢竟盧教授在學校已經知道恩熙繳不出學費的事情。







後續心語與恩熙來到阿平家,當然還是被阿平給轟出來,心語馬上衝進去對洪承佑說這樣下去對阿平會有不好的影響,畢竟阿平的臉色已經很蒼白。而洪承佑對心語說:「我比你更在乎我兒子,我知道該怎麼做。但有些事情我必須做,只要爭取到我兒子該有的權益,我就會離開」。洪承佑提到上次跟著心語來的先生(鍾正南)會幫忙出頭。


在咖啡店裡,恩熙問起心語那個阿平的事情,心語並不想要嚇到恩熙,所以帶起相不相信鬼的話題?而盧教授說人會怕鬼,鬼也有怕的人,那就是鬼王鍾馗。恩熙說小時候聽過的故事,知道鍾馗長得很醜,可是沒想到心語完全不知道鍾馗是誰,這讓恩熙覺得訝異這種很像常識的故事心語並不知道,不過這倒是讓心語好像感到非常好奇。



恩熙見狀氣氛尷尬,趕快示意教授說點甚麼,教授想要約心語星期天去看電影,不過心語聽了剛剛鍾馗的故事,想像想到要做甚麼,於是拒絕教授的約會邀請。



晚上恩熙對於心語拒絕教授約會邀請的事情感到錯愕,所以打算在星期天偷偷跟著心語看他到底是要幹嘛。







鍾馗這裡,正在幫洪承佑調查資料,來到他以前工作的地方找證據,雖然有找到證據,卻被城隍給提醒:「人間的事情不是你可以插手的」。但鍾馗說自己已經答應冤魂要幫忙,所以城隍又偷偷指示:「幫忙有很多種不一定要親自出馬阿!人間的事情就讓人間來解決,而且你不是還有自己人嗎」?


隔天一早,恩熙偷偷跟著心語,卻沒想到半路被毆陽凱給攔住,歐陽凱說我們現在不僅是朋友關係,還是債主關係喔!(因為歐陽凱邦恩熙繳學費了),這讓恩熙很不爽,因為明明已經跟歐陽凱說不要多管閒事的,不過也因為這樣,歐陽凱才有機會賴著恩熙。



原來心語是來婆婆的店,鍾馗也正要找心語,鍾馗讓心語知道當初洪承佑當時死掉的狀況,是因為他自己過勞而出車禍。而過去的幻象中,心語腳邊飄來一張紙,那就是員工值班表,可以證明洪先生是被公司操到過勞的意思。



所以洪承佑說離開前一定要做的是證明自己的過勞,並且拿到保險金給孩子,這樣他才可以放心。所以現在要弄清楚真相,於是鍾馗直接牽著心語的手說要去他的公司。這樣一牽,直接讓心語說:「你現在越牽越順手囉」!







這一幕被追上來的恩熙給看見,直接把鍾馗的手打掉,還對心語說:「一個大學教授追妳妳不要,跑來跟一個麵包店學徒在一起」,可是鍾馗才不是省油的燈,馬上運用法力讓恩熙給瘋狂打噴嚏,鍾馗趁機將心語牽走,而恩熙則是派出歐陽凱去跟蹤他們。


來到洪承佑公司這裡,老闆拒絕提供班表,甚至還理直氣壯說是洪承佑自己要賺錢要求排班。而跟蹤上來的歐陽凱居然出來有點貢獻,要求老闆拿出「員工保險」,這陽間有的東西是冥界不知道的,所以歐陽凱很聰明地用這招來讓老闆屈服。


不過這老闆卻將把他們三個給轟出門,而心語要求鍾正南可以用「看到過去」這一招來看這老闆有留下甚麼把柄。













《天巡者》第3集心得觀後感

  • 看影劇本就很主觀,就是紀錄影劇心得,本站不會寫影評,只會寫心得觀後感。
  • 心得(觀後感):小編的文章只會寫心得觀後感,找內容有共鳴的點作為心得分享,所以每個人的心得一定不同。
  • 影評:用客觀專業的電影賞析方式,講述拍攝手法來告訴觀眾事實,小編幾乎不會寫這種類型文章,因此想要看影評的人建議看專業影評文章喔。

台劇《天巡者》劇情/觀後感|第3集:所有不公的背後,都有亟待伸張的委屈需要被發掘






▸覺得本集故事比較單薄一些


說實在這一集的劇情內容我覺得沒有太好的驚喜與深度,大致上來講這一集的故事也圍繞在一個父親疲勞駕駛車禍死亡的故事所延伸出來的劇情,老實說我是覺得與上一集(第2集)的故事相比,這一集是比較單薄一些,老實說我看得覺得有點無聊,甚至一些配角的演員都讓人覺得不純熟,有頗尷尬的氛圍。


其實我原本以為洪承佑的案子會有甚麼特別的因素在才讓他流連於人間,可是看到最後是發現他就是單純的過勞死(因為班表就是個重要關鍵點),只不過這樣可以安排一個阿平一直拖戲我也是覺得太過浪費時間。


硬要說這一集到底是著重甚麼的話,我會說這一集就是鍾馗不斷對心語追求的招,畢竟城隍小教室都出來了,可是城隍這傢伙教鍾馗怎麼追心語的耶!有時候我覺得他應該不是城隍應該是月老了。但是等等,老實說原本我覺得很奇怪,為什麼這個城隍對人間愛情這麼熟,後來我去google才知道,原來求姻緣不只要拜月老,還要去拜城隍欸(而且城隍廟裡都會有月老)!這也難怪城隍在劇中一直在搞鍾馗的愛情。







▸盧教授對心語表白了!

 


盧教授一開始就這麼快對心語有感覺我也是覺得有點莫名其妙,從應徵到現在不也才經過沒多久?就直接告白?(好吧,我相信一見鍾情,就這麼解釋吧),畢竟盧教授會喜歡心語這件事無法說服我是因為從頭到尾我沒有看過兩人沒有甚麼特別的交集,所以突然盧教授會告白我也是嚇一大跳!


但我後來想想這個角色大概就是用來與鍾馗做情敵的作用,不然沒有情敵,愛情劇方面大概會枯燥乏味,鍾馗與孟婆的曖昧也會時間拉太久而僵掉吧(畢竟這一集真的瘋狂出現心語與鍾馗臉貼很近的畫面啊!完全是把這一招用好用滿!多到我覺得太OVER)


說到心語的感情,老實說我對這一集恩熙這個角色不是覺得太討喜,當恩熙看到鍾馗牽起心語的手,直接把鍾馗的手打掉,還對心語說:「一個大學教授追妳妳不要,跑來跟一個麵包店學徒在一起」,當時我內心OS只有:「心語的感情,干卿底事…」,雖然以恩熙的角度來看應該是怕心語被騙所以才會這麼兇,只不過恩熙講這一段話讓我感覺有點在鄙視鍾馗做麵包…如果她只是強調盧教授是個很棒條件的對象我可以接受,但直接批評鍾馗做麵包的好像真的不大合適。(但這一段大概就是我太入戲了,所以才會為鍾馗覺得忿忿不平吧)







▸這一集把「鍾馗孟婆近距離」互看畫面用好用滿


如果觀眾仔細看這一集,會發現導演把「鍾馗孟婆近距離」互看的畫面用得很頻繁,老實說這手法看得有點膩,我知道這一集是想要呈現鍾馗開始在對心語展開溫暖追求(像是公園陪睡、咖啡那招、手放口袋那幾招我都覺得不錯),不過如果是想要透過兩人這樣近距離看著看著就看出感情實在說不過去。我是希望下一集不要再有這樣的畫面出現了XD 


盧教授直接對心語表白,這可讓心語不知道怎麼接招,盧教授說不用急著回答,但我希望你可以認真的考慮一下。但心語居然是疑惑說:「他剛剛不是在告白吧?」,但心語下一秒喝醉酒又對鍾正南說:「居然有人跟我告白,真的有人喜歡我」


上一秒還在不確定,下一秒酒醉馬上可以確認自己被告白,這一點是突然讓我有點意會不過來這個心語當下對盧教授表白的時候到底內心是在想甚麼?XD













以上,觀後感分享給大家,個人一些淺見。歡迎在側邊欄位訂閱免費電子報,或是利用【臉書專頁追蹤新文章發布!最後,感謝你閱讀到最後,如果你想要鼓勵我繼續創作更多追劇文章,可以在底下【拍手5下】,讓我獲得一點收益,請放心,您的註冊與拍手完全是免費的!

 文章中圖片擷取自預告、影音平台及其他相關網站提供之劇照,僅作為影劇推薦與評論所用,如有侵權敬請告知刪除,謝謝。




You may also lik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