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categorized

韓劇 《 安娜 / 第二個安娜 》第5集劇情+評價心得:其實我偷來的也是假的



貼心提醒 ⚠
我寫的所有文章一定會爆雷,還沒看過影劇的人請自行斟酌要不要繼續讀下去喔!
♥ 如果你想要定期獲得新文章通知,歡迎追蹤按讚
Netflix追劇筆記本臉書專頁







韓劇安娜第5集劇情

接續上一集(第四集),新聞中自殺的人是李賢珠,然而誘墨回想起前幾天在地下停車場被李賢珠挖苦的回憶,誘墨覺得李賢珠不是自殺,因為李賢珠明明就等著要拿她的三十億。此時崔志勛回到家,不滿由美沒有出席他安排好的場合,由美挑釁地說自己都只是去當花瓶,根本不會影響要談的生意。誘墨不滿崔志勛對她的態度像對金司機,甚至還想要把趙誘墨放在她身邊監視她。前輩對智媛提到學歷可能是用買的,於是又問到李安娜耶魯大學的同學,提及李安娜的本名是李賢珠,智媛其實也沒想到李賢珠本身有請人代寫論文,也就是買學歷的意思。

❄在學院,誘墨的助教拿來停職申請書時,誘墨發現昨晚崔志勛要她辭職的事還真的不是開玩笑,這是崔志勛的操作。趙誘墨整天跟著誘墨,誘墨要她去調查金司機的聯絡方式與地址,並且要調查過去被崔志勛不高興而辭退的人。智媛隔天跑去問了承辦刑警李賢珠自殺案,他講到李賢珠美國生完小孩後就躁鬱症,反倒是賢珠的家人很能接受這樣的結果。 誘墨找到金司機講自己來是要揭開崔志勛和公司的惡行,這種人絕不能當市長,因此想從金司機這裡知道崔志勛一些私事。



❄晚上趙秘書給誘墨稅務資料時,誘墨講到碰觸秘密的痛苦,有時甚至會讓自己迷失自己為什麼會在這裡做這些事。隔天新聞媒體突然爆料出崔志勛過去有段婚姻甚至有個自閉症小孩在美國,這消息傳到崔志勛這裡當然斥責所有秘書,同時安娜學歷代寫論文的醜聞也上了熱門新聞,不過誘墨卻沒有生氣,反倒是高興,但崔志勛為了撫平論文代寫的風波,還特地找到當初代寫的人出來澄清,誘墨突然意識過來,原來崔志勛其實已經知道誘墨是盜用李安娜的身份,而且還是透過李賢珠知道代寫人,因為李賢珠早就主動聯絡過他



❄誘墨似乎感覺得到李賢珠的死根本就和崔志勛有關,這消息對誘墨來說很震驚,也很自責害了一條人命,崔志勛很確信誘墨絕對無法用誘墨的身份在生活下去,所以除掉李賢珠的決定決不後悔。 誘墨在停車場時,李賢珠講著自己不再用安娜這個名字的緣由,誘墨才知道「原來我偷來的也是假的」,賢珠將自己的死怪罪於誘墨,並告訴誘墨,誘墨將會開始身陷地獄的情況。





韓劇安娜第5集評價心得

圖/Coupang Play 


誘墨堅信「凡是自己下定決心的事,她一定要做」的信念,讓她更無法承認自己失敗,因此在第三集後開始遇到李賢珠之後展開的是一連串更多的謊言人生,我覺得這一集的轉折設計的還不錯,因為前面四集中編劇把觀眾的焦點全放在誘墨身上,讓我們全都聚焦在誘墨會這樣做的所有起因、過程等等, 然而,在發生案件之後,編劇把整個焦點放在誘墨面對自己這充滿謊言人生的後勁,那就是遇到比自己更黑暗的人


智媛的調查故事線其實我還蠻喜歡的,這有點像是編劇想要呈現誘墨的謊言似乎不是謊言而是事實的錯覺感, 雖然在浩說到過去誘墨有欺騙的行為讓智媛內心有困惑,但這一集智媛調查李安娜的耶魯大學文憑時卻爆出李賢珠的學歷是買的,這某種程度上延燒到誘墨身上,虛實身份之間創造了模糊的真相,誘墨真的成為了李安娜,但原本的李賢珠學歷本來就是假的,所以誘墨偷的也是假的,那如果偷到的學歷都是假的,那誘墨是否還真的需要背負罪惡?



當然以智媛當記者的敏銳度,她很快地為觀眾釐清所有真相,智媛這角色很像是警察的角色,編劇沒有特別安插警察的角色來讓誘墨的真實身份曝光,或許也在於想要讓誘墨這個角色去思考自己的所為,畢竟她是被自己覺得自在的前輩給調查到,智媛這角色是從大學時就認識誘墨,誘墨所有悲慘的人生也只有智媛能感受到這份悲劇,我覺得這會讓智媛內心陷入掙扎,因為她當記者的使命是想要揭發真相得到正義,而面對誘墨盜用別人身份並詐欺的行為,智媛又會怎麼做?





我很喜歡這一集誘墨和趙秘書在車上的對話。

「碰觸秘密的工作很難吧?只有自己知道,不能告訴別人,當然難了」
「我覺得看透厲害的人的心情最難,這種事情透過我的努力來了解是有局限的」
這些我都知道,看眼色、預測、擔心,我記得我討厭那錫的,但是之後想不起來我是因為什麼在這裡做這些


這集我們看見誘墨本身銜接著李賢珠(真的安娜)的人生過活,從誘墨一點都不快樂的心情來看,這樣的人生會是誘墨想要的嗎? 即便誘墨擁有了地位和錢財,也不再像過去那樣為經濟所逼,然而,無中生有的事情總是有代價的,誘墨利用安娜的身份創造出現在不會被瞧不起的人生,然而,她所遇到的崔志勛卻是在態度上比誘墨更強硬。 編劇這一集再次將誘墨內心裡不甘被瞧不起的憤怒拿出來做延伸,為什麼誘墨會開始對付崔志勛和他的公司? 這一段隱藏在誘墨問崔志勛「你認為我是金司機嗎?」就能知道。



過去誘墨爬到這個位置就是不想要被瞧不起,崔志勛打從要從政以來就一直在利用誘墨, 誘墨也就說她每次出席場合就只是當花瓶罷了, 崔志勛的民調好過感度會好也是因為誘墨的親民形象加分,說穿了,誘墨肯定是感受出崔志勛只不過是在「利用」她,內心其實還是打從心裡瞧不起誘墨。當誘墨這一集開頭意識到崔志勛對待她像是對待一個司機一樣無力和看不起,誘墨那股「自尊心」再次燃起,因而誘墨想要揭開崔志勛的把柄,只要毀掉崔志勛,誘墨也能獲得「自由」,所以誘墨做這一切是想要獲得自由的渴望



上面這些心境,對照到誘墨對秘書講的那段話就像是一種孤獨感在內心裡撞牆的感受,即便誘墨想要對秘書抒發自己的壓力,但終究只能隱晦地講, 在螢幕面前的我都能感受出誘墨有股煩悶梗在喉嚨、心頭的窒息感,本集最後誘墨那句:「當我真正擁有後就能明白,我是否真正迫切想要那些?






以上,觀後感分享給大家,個人一些淺見,歡迎在側邊欄位訂閱免費電子報,或是利用臉書專頁追蹤新文章發布!歡迎來【臉書專頁】聊劇情喔~

 文章中圖片擷取自預告、影音平台及其他相關網站提供之劇照,僅作為影劇推薦與評論所用,如有侵權敬請告知刪除,謝謝。




You may also lik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