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isney+|美劇

《月光騎士第4集劇情+評價心得+結局+彩蛋》紅色石棺是誰?河馬之神又是誰?



貼心提醒 ⚠
我寫的所有文章一定會爆雷,還沒看過影劇的人請自行斟酌要不要繼續讀下去喔!
♥ 如果你想要定期獲得新文章通知,歡迎追蹤按讚
Netflix追劇筆記本臉書專頁














月光騎士第四集劇情

🌙接續第三集,孔蘇被眾神給囚禁之後,萊拉雖然得到了座標,但史蒂芬也昏了過去,此時一群人正驅車朝他們這裡對他們開槍,在他們找到昏迷於沙漠中的史蒂芬時,萊拉選擇吸引這群人的注意,聲東擊西引爆他們的炸藥之後,史蒂芬也醒了。他們兩人要前往墓穴,畢竟哈羅可能已經進去到墓穴,所以萊拉想要馬克出來,不過被史蒂芬拒絕因為他和孔蘇有約定,只要完成任務就會讓馬克消失,馬克當然不同意,畢竟史蒂芬的能力不是那麼強,不僅會害死他自己,也會害到萊拉。


🌙來到墓穴外圍,看來哈羅他們已經順利進去,萊拉和史蒂芬決定要繞路找到阿米特墓穴,馬克要史蒂芬想保護萊拉就機靈點,尤其是現在沒有孔蘇、沒有戰服、沒有治癒和任何力量的狀態, 不過史蒂芬還是很抗拒依賴馬克,至少現在還有萊拉會陪著他,這讓馬克發現史蒂芬好像愛上了萊拉。儘管史蒂芬想要擺脫馬克,不過面對萊拉,史蒂芬還是說出馬克是在保護萊拉免於孔蘇接近她,所以馬克才會疏遠萊拉的秘密,不過對萊拉來講,萊拉要的不是保護,而是坦承,所以史蒂芬對萊拉也坦承了自己的情感,親上了萊拉(但也被馬克給揍了一拳)。



🌙要進入墓穴的路程中,萊拉講到自己父親是個富有使命可以犧牲自己的考古學家,史蒂芬靠著他天生的善解人意特質要萊拉知道她父親會因為她站在這裡而感到驕傲。之後他們走到一個像是迷宮的地方,史蒂芬發現這建築是荷魯斯之眼也是心靈之眼,代表人類的第六感,所以才有六個點,也代表這迷宮有六個道路),也是皇室符號庇佑逝去的人,她最後的化身是個法老,經過史蒂芬的一連串解釋,她的化身是阿米特發聲的,隨後他們進入一個入口,看到赫卡祭司,這裡應該是他們被埋葬來保護法老的,在史蒂芬找到這裡的出口時,他們聽見哈羅信徒的槍聲,這才知道剛剛石台上是真的在撕裂活人取器官,之後萊拉被發現後,迫使她與史蒂芬分頭逃跑,但萊拉還是不幸地被抓到,萊拉靠著她自己的身手,解決眼前的這個恐怖的祭司。



🌙至於史蒂芬,已經進來法老的墓穴,在眼前的是馬其頓的法老石棺,史蒂芬才驚覺這是亞歷山大大帝失落的墓穴。萊拉遇到哈羅,哈羅仍然在對萊拉對父親的創傷、馬克過去做挖掘,說到馬克可是在承受常人無法忍受的痛苦,萊拉的父親是被雇傭兵謀殺的,馬克就是與那群僱傭兵一起的,所以馬克很痛苦,記得死掉的每個人,但有一個紫紅色圍巾與眾不同的男人,上面是聖甲蟲的圖案,當萊拉聽到這個描述,就知道是父親,因為那圍巾是萊拉為父親親手織的,哈羅要萊拉醒醒,好好想想。史蒂芬打開石棺,但裡面並不是封印阿米特的小雕塑,因此史蒂芬開始推理,亞歷山大為阿米特發聲,所以那小雕塑(巫沙布提俑)就是在亞歷山大的嘴裡。





🌙萊拉一見到史蒂芬,馬上要跟馬克質問父親之死,馬克說他絕對沒有殺她父親,史蒂芬才坦承他過去的合夥人起了歹念,他殺了挖掘現場的所有人,馬克想要拯救她父親卻沒辦法,最後合夥人也對他開槍,但他沒有死,馬克當然覺得自己該死,他見到萊拉第一面時也很掙扎想要把真相告訴萊拉,但說不出口。此時門口出現哈羅,馬克讓萊拉先走,哈羅開始說著過去當孔蘇離開他時根本是一種解脫,因此開始慫恿馬克選擇現在的自由,但馬克抵死不從,最後被哈羅開了兩槍。


🌙畫面突然跳到在叢林中,史蒂芬帶著一個男孩去尋寶的畫面,男孩會喊著「史蒂芬博士」(這部電影是盜版的《古墓奇兵》電影),但這是在一家醫院裡的電視中播放的畫面。 場境漸漸帶到醫院中,馬克和萊拉都在這裡! 馬克看著玻璃反射裡的自己喊著「史蒂芬」然後手上還有個月光騎士的玩偶,腳也有腳鐐束縛。醫生說著馬克現在很難區分什麼是真實什麼是虛構的,甚至還回馬克帶來的古墓奇兵電影,說著這部電影用月神編了不少故事,馬克在這裡還說過他侍奉過月神。



🌙 眼前的這醫生說我們得世界並非物質的,而是精神的,不過馬克在恍惚之間,看到醫生的拐杖,也穿著涼鞋(哈羅的典型外表),辦公室還有一些希臘神話的裝飾擺設,馬克說著這一切都讓他想起一些東西,醫生馬上就說「你的過去還是史蒂芬?」,最終醫生那句「如果你自暴自棄,我也幫不了你」,讓馬克想起自己被哈羅開槍的記憶,最後馬克奮力掙脫,來到一間小房間竟然看到一個石棺,裡面竟然是史蒂芬!兩人就此相遇,對比過史蒂芬最後記憶也是哈羅開槍時,馬克知道自己沒瘋,而他們計畫逃出這裡,又在一個小房間看到紅色上鎖石棺,之後眼前突然出現一個河馬神








Disney+月光騎士第4集評價心得



月光騎士第四集創意超展開!


月光騎士 》的第 4 集涉獵了更多動作冒險恐怖類型的樂趣,讓史蒂芬再次掌控局面,但隨後發生了一個非常大膽、有趣的轉變,之前我在做前四集無雷心得文中也有提到,第四集會是給觀眾一個強大震撼力的一集就是這個概念,這是「漫威」很常有的一套公式,總會在第四集的時候給觀眾一個震撼轉折以及因起觀眾的最大興趣,吊足胃口!月光騎士 》第四集就算是在讓馬克、史蒂芬沒有戰服、也沒有能力的狀態下進行,但這並沒有影響劇情,反倒是利用史蒂文和(馬克的)妻子萊拉之間的動態,提供一個非常有趣和敘事給觀眾驚喜!


月光騎士 》前三分之二是動作冒險的融合,這一段就像是印第安納瓊斯《古墓奇兵》的橋段一樣,史蒂文和萊拉解決謎題並穿越迷宮中陷阱,尤其是整場幾乎都是史蒂芬對埃及神話的解釋,讓史蒂芬這角色在任務中有著很大的加分~ 以前本來完全狀況外的他,這一集中突然變得如此重要,讓馬克與史蒂芬的存在不失衡,各自有重要的存在感。





月光騎士 》在那些經典風格的冒險電影中,迷宮的滑稽動作真的很有趣,而恐怖的序列真的很令人毛骨悚然(萊拉和祭司打鬥的那一段真的有嚇到我好幾次)。這部劇最聰明的地方也在當中一起編織了嚴肅的話題,比如萊拉父親的死,非常巧妙又快速交代出馬克的過去與萊拉父親之間的關係,漫威永遠都秉持著在笑話、泡沫冒險、嚴肅的討論之間跳躍並不會讓人覺得太刺耳或突兀,有時候嚴肅著還會突然讓人發笑將這些元素巧妙混合與讓觀眾驚艷,這就是漫威的特色。


月光騎士 》第四集劇情走到最後三分之一,發生戲劇性的轉變,這是一個非常巧妙地構建的序列,充滿了復活節彩蛋和狡猾的風格,並將《 月光騎士 》帶到了一個非常有趣的方向與發展,相信觀眾看到最後醫院那一段一定會充滿驚喜和疑惑,但好像又可以從中得到一些資訊。《 月光騎士
第四集是迄今為止最好的一集,也是我最愛的一集,因為《 月光騎士 》設法將節目帶向了不一樣的展開和呈現,不會讓迄今為止發生的一切都變得無關緊要,更延續了前三集中有趣和新鮮的感覺,從超級英雄的框架中,也同時符合理性科學的精神疾病解釋狀態,這是我最愛《 月光騎士 》的地方。


所以說,這一集裡讓我最愛的橋段不外乎是「醫院」的那一段,就我自己來看,醫院這一段可有可能是在馬克精神世界中的想像(或是中槍後彌留時間的一段想像),透過馬克視角的方式來尋找自己腦中的那些細節和碎片,尤其我特別愛當中史蒂芬從石棺中出現的樣子,這樣的鏡頭就如同在告訴觀眾馬克找到史蒂芬這個人格,所以還有一個紅色上鎖石棺可能是第三人格(只是可能)。在這一段中透過實體的畫面來呈現虛幻、摸不著的精神世界是很厲害也很有創意的設計! 太喜歡導演這樣呈現! 但也有可能醫院是真實存在,但醫院裡發生的一切是馬克的腦海想像,編劇導演等於在這一集下足了很多種可能性給觀眾討論,是很聰明的設計!以下有一些「醫院橋段」的猜想,可以參考看看。








🌙月光騎士的「精神病院」是心理結構嗎?


月光騎士 》第四集醫院那一段,馬克打開石棺的蓋子讓史蒂文出來,他們都對他們現在分享的互動感到困惑,雖然《 月光騎士 》過去允許兩個身份透過「鏡子」或是任何反射的交談,但「醫院環境」是他們同時物理存在並能夠在物理意義上進行互動的第一個場景,他們都不知道這是怎麼可能的,但他們一致認為他們最後記憶是亞瑟哈羅在阿米特的墓穴中射殺了他們,所以醫院這一段到底是不是真實的?


史蒂芬和馬克在現實世界中的互動開啟了
醫院」不真實的可能性(可能❶),除非漫威宇宙計劃極大地改變月光騎士的身份,否則這在現實世界中是不可能實現的,這意味著《 月光騎士 》第 4 集確實包含了一段超越真實的故事情節,只是現在假世界正試圖讓馬克相信它是真實的。所以這可能意味著《 月光騎士 》第 4 集的精神病院是「某種心理結構」,以最簡單的形式,馬克現在處於某種心理結構中的想法可以解釋《 月光騎士 》中醫院的奇幻和無法解釋的元素例如最後看見的那個河馬神。


不過,(可能❷)當然也有種可能是醫院是真實的,但裡面發生的一切是馬克想像的一部分。又或者是說,
馬克(和史蒂文)被困在一個看起來像精神病院的心理結構中,(可能❸)說不定也可能是哈羅在馬克中槍之後釋放了阿米特,可能是亞瑟哈羅釋放阿米特的結果,因為審判之神可能已經超過了月光騎士的干擾,並決定將他鎖在其他領域囚禁著馬克的意識,所以在這種情況下,馬克的大腦可能負責盡其所能理解這個新地點,從而產生精神病院環境和熟悉的病人、工作人員面孔。


(可能❹)醫院橋段也可能是孔蘇創建的一種心理結構,好讓他可以與馬克互動,這甚至可能是月光騎士的內心深處,馬克和史蒂文被困在那裡,因為另一個身份將他們與身體隔絕了,漫畫甚至用類似的想法來表現馬克·斯佩克特的墳墓,迫使他奮力回到孔蘇。








🌙亞瑟哈羅真的殺了馬克/史蒂芬嗎?


在第 4 集的扭曲結局之前,《 月光騎士 》中的最後一件事也可以說明問題。

亞瑟哈羅兩次朝馬克的胸口開槍,雖然馬克通常會有月亮騎士的聖服來保護他,但孔蘇被埃及眾神放逐讓他變得脆弱。值得注意的是,胸部的兩槍反映了馬克最初是如何在他成為月光騎士的那天晚上死去的。

隨著關於他未來會發生什麼的爭論愈演愈烈,亞瑟哈羅肯定有可能在這一刻殺死了月光騎士,如果這真的發生了,月光騎士的最後兩集肯定會探索孔蘇重獲自由,再次與馬克配對,讓他起死回生,這樣他就可以成為月光騎士並阻止亞瑟哈羅。








🌙盜版《 古墓奇兵 》象徵與致敬


盜版《古墓奇兵》在《 月光騎士 》第 4 集中特別引入,因為馬克在阿米特墓中被致命射擊後,在哈羅經營的一家精神病院醒來,周圍都是他記憶中遇到的瘋狂版本人物。在電影中,一位名叫史蒂文博士的考古學家和他的年輕夥伴調查了一個叢林地點,並發現了一個死去的對手冒險家的骨架。在與據說是醫院的首席治療師的哈羅會面時,據說馬克把磁帶帶到了醫院,是想要暗示「這部電影」引發了關於月神和他是冒險家的錯覺(想要讓馬克以為他一切有關月神的記憶是這部電影引起的)。

 

因為當中哈羅醫生和馬克說,現在馬克的狀態很難區分什麼是真實什麼是虛構的,甚至還說馬克是帶來的古墓奇兵電影的人,說著這部電影用月神編了不少故事,馬克在這裡還說過他侍奉過月神。因此這一段就是一直想要告訴馬克他的記憶是被電影給洗腦出來的。



🌙誰在月光騎士的第三個石棺裡?


月光騎士 》第 4 集結局中呈現的部分謎團是「另一個紅色石棺」,史蒂芬和馬克並沒有去打開這石棺,但裡面分明裝著某人或某物,最終還沒有給出答案。不過,有一些有趣的選擇,由於月光騎士的一個身份已經在石棺中,這個身份可能包括另一個變體,例如「傑克洛克利」,這將有助於強化這樣一種觀點,即醫院環境是某種心理結構。因為第三集已經有一些關於第三人格的暗示,一個甚至可能更卑鄙、更暴力的身份,傑克洛克利是《 月光騎士 》尚未出現的漫畫中最大的改變,傑克洛克利在這個石棺內將是這個想法的延伸,至於他為什麼無法逃脫,這可能與醫院可能是馬克的心理結構以及傑克被鎖定無法控制的跡像有關。


除了傑克洛克利人格之外,紅色石棺中另一個可能的候選人是孔蘇,會有這樣的想法是基於馬克這一連串的醫院想像可能是他的意識被囚禁在來自眾神的監獄裡。
最後一次在影集中看到月神時,九柱神因他的行為而將他囚禁。孔蘇在第三個石棺內可能意味著醫院是由神創造的東西,這意味著馬克現在和孔蘇一起被困在那裡。但是,這也可能為馬克和孔蘇提供了一種重建聯繫的方式,讓月光騎士的力量在現實世界中回歸,所以如果孔蘇在醫院這一段可以和馬克會和,或許現實世界中的中槍馬克也有了力量和治癒能力,就不會死了








🌙月光騎士第4集的河馬神是誰?


月光騎士 》第 4 集的最後一幕真的搞笑, 史蒂芬和馬克醫院遇到了河馬神,穿著埃及主題的配飾,包括一些以聖甲蟲為主題的配飾,由於它也是兩條腿走路,會說話, 所以《 月光騎士 》第4集的河馬正是埃及的「保護生育和分娩女神__塔維瑞特(Taweret)」。河馬女神只出現了幾秒鐘,但她確實對馬克和史蒂芬說 「嗨」,讓他們驚慌失措(但塔維瑞特在漫威宇宙中的確是第一次出現的處女作)。


在埃及神話中,她有時扮演眾神之間和平使者的角色,所以塔維瑞特的出現,或許可以幫助修復孔蘇與九柱神之間的關係,甚至是孔蘇與馬克和史蒂芬之間的關係。塔維瑞特在一些神話中也與來世有關,因為她已經淨化了死者,這樣他們就可以進入來世的下一個階段(塔維瑞特與馬克、史蒂芬的相遇確實是在他們即將穿過門口時出現的,所以她也有可能在他們經過來世時在那裡清洗他們,這也能呼應亞瑟哈羅在《 月光騎士 》第 4 集中早些時候殺死了馬克的橋段)。


塔維瑞特
還與埃及太陽神拉( Ra )有關聯,因為在新王國時代(公元前 1550-1069 年)形成的神話使她成為拉的女兒,在漫威漫畫中,拉負責創造一個被稱為太陽王的月光騎士反派。塔維瑞特在《 月光騎士 》第4集中的出現讓劇情更加有趣,但因為塔維瑞特在這裡出現也只是短短幾秒,也只是說一聲嗨,所以她真正在劇情中的用意為何,我想後面兩集中就可以知道了。但這應該會在後面的劇集中出現。








🌙月光騎士第四集醫院裡的人物角色各是誰?(小彩蛋)

馬克:《 月光騎士 》第 4 集花最多篇幅的病人是馬克,在被描繪成一個高技能的前僱傭兵在世界各地為 埃及神奴役後,馬克在這裡被描繪成一個被綁在輪椅上的重度藥物的病人。他手裡拿著一個可動人偶,與馬克穿著的月光騎士服裝非常相似他在醫院最喜歡的地方包括一條金魚的景色,就像史蒂文公寓裡的那條一樣

馬克的腳鐐與倫敦的史蒂芬相呼應,當著一集的馬克試圖離開輪椅,卻被腳踝束縛擋住了,臉朝下跌倒在冰冷的地板上。馬克的克制和墮落的方式都可以追溯到《 月光騎士 》第一集在史蒂芬公寓的早期情節,還記得史蒂分跳下床並馬上撲街的時候嗎?這一鏡頭就是呼應第一集的史蒂芬。





萊拉:《 月光騎士 》第 4 集也讓萊拉成為精神病院裡的病人。當馬克坐在他的輪椅上時,她拿了幾張明信片貼在白板上(萊拉的明信片來自史蒂文的公寓,回到《 月光騎士 》第 1 集中,史蒂文在電話中與他的母親談到收到她的另一張假期明信片,就是這些明信片),並讓馬克知道她改變了電影,因為她厭倦了本週第五次看同一部電影。


孔蘇化身下個候選人萊拉正在吃看起來像棉花糖的東西,萊拉的土耳其棉花糖最早出現在第 3 集中,如果觀眾還記得的話,《 月光騎士 》第三集當來拉在她的假護照被製作出來時,就已經邊吃邊等待 Lagaro 完成她的假護照。而這一集醫院橋段中萊拉
發現馬克的賓果卡是贏家,她把他的賓果卡當作自己的,但告訴馬克這次她會和他分享獎品,表示她以前偷過他的獲獎賓果卡,也代表以前是神偷之類的過去。


萊拉的左手小指上也有一條繃帶,上面的紅色標記像是小聖甲蟲的形狀(我的「小聖甲蟲」也是以前萊拉父親叫她的綽號和暱稱),這也類似於她和馬克之前尋找阿米特墓穴的聖甲蟲。



唐娜:《 月光騎士 》第 4 集中的另一個病人是「唐娜」,她在第一集的時候是史蒂文在博物館的老闆,唐娜不再擔任史蒂文的管理職務,而是與馬克一起成為醫院的病人,當一名醫護人員給她每天的藥時,她拿著一隻藍色甲蟲毛絨玩具。

唐娜拿著的毛絨玩具與她在博物館的工作有關,因為她負責的禮品店有各種各樣的商品,包括許多類型的毛絨玩具。唐娜抓著一個聖甲蟲毛絨玩具感覺就像是一個兩層的參考,呼應史蒂芬在博物館工作,也呼應亞瑟哈羅爭奪聖甲蟲指南針。

【註】注意看唐娜身後時鐘指針,也有月神孔蘇的「新月杖」!





克勞利:《 月光騎士 》第 4 集中最健談的病人是賓果遊戲主持人,他之前在《 月光騎士 》早期以克勞利的街頭表演者身份出現,作為史蒂芬斯下談論生活的對象,儘管克勞利都不會回應史蒂芬,只有默默地聽史蒂芬說心事,在醫院中相反的形象是,克勞利的在醫院中充斥著他的聲音做為反差。

隨著克勞利的聲音,馬上畫面帶到一位患者解決「魔方」這個彩蛋是呼應到參考《 月光騎士 》第 1 集,當時史蒂芬拼命讓自己保持清醒的方法。





亞瑟哈羅:除了在早期的《 月光騎士 》劇集中出現的四位熟悉的病人 之外,精神病院還包括在該設施工作的知名角色。這包括亞瑟哈羅成為一名幫馬克治療的醫生。在醫院這一段用了大量的鏡頭來呈現小細節,將伊桑霍克的精神科醫生角色與《 月光騎士 》的亞瑟哈羅聯繫起來。


他的外表發生了明顯的變化,因為他的頭髮更短且向後梳,而且他還留著小鬍子(我臉盲症還一度沒認出來)。亞瑟哈羅的鞋是鱷魚涼鞋,而他強大的法杖現在只是一根簡單的拐杖,他甚至評論說他喜歡馬克 《古墓奇兵》電影中的反派,由於哈羅博士是負責馬克治療的人,因此哈羅也將成為「現實世界」中的惡棍是有道理的,因為他也刻意說到:「一棵樹若想沐浴天堂之光就必先紮根到地獄深處」,代表他認同這樣的邪惡理論(這就是哈羅如何用他的手杖來判斷一個人的靈魂的類比)。


與此同時,他辦公室裡的山水畫與《 月光騎士 》第 1 集中首次出現的山城哈羅相同 ,亞瑟對馬克的《古墓奇兵》電影反派的喜愛也承認了他自己的壞人身份。最後,透過許多大量古埃及裝飾在辦公室每個角落中,直接連結這醫生是哈羅。





比利:比利之前曾在《 月光騎士 》中飾演一名與亞瑟哈羅結盟的警察。由於 《 月光騎士 》第 4 集的扭曲結局,成了哈羅精神病院的僱員,這一集中,比利負責將馬克帶到醫院裡他最喜歡的地方,並試圖阻止他在與哈羅會面時開始驚慌失措,他在醫院工作的職位使他成為馬克追求自由的障礙,並解釋了他之前為什麼是一名警察。


波比
:加入比利成為《 月光騎士 》第 4 集醫院員工的是波比,她在醫院是向患者分發藥丸的角色,並且還負責阻止馬克逃跑。波比之前是比利阻止犯罪和為哈羅工作的搭檔,之後她擔任了這個角色,這就是她有一次抓住史蒂芬/馬克的原因。她在「現實世界」和醫院中的角色是反對馬克目標的人。


貝克
:另一位醫院工作人員是貝克,他是《 月光騎士 》第 3 集中安東莫加特的保鏢,在那裡他與萊拉戰鬥並可能因此而死。貝克在這裡向醫院的病人發送甜點,其中包括停下來看一張病人話的畫。在這個場景中,他沒有與馬克萊拉互動,但他在醫院中的角色表明他們相處得併不融洽。











以上,觀後感分享給大家,個人一些淺見,歡迎在側邊欄位訂閱免費電子報,或是利用臉書專頁追蹤新文章發布!歡迎來【臉書專頁】聊劇情喔~

 文章中圖片擷取自預告、影音平台及其他相關網站提供之劇照,僅作為影劇推薦與評論所用,如有侵權敬請告知刪除,謝謝。






You may also lik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