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etflix|韓劇|觀後感

韓劇 《 豬玀之王 》第5集劇情與評價心得:他是把我們從地獄中拯救出來的英雄啊



貼心提醒 ⚠
我寫的所有文章一定會爆雷,還沒看過影劇的人請自行斟酌要不要繼續讀下去喔!
♥ 如果你想要定期獲得新文章通知,歡迎追蹤按讚
Netflix追劇筆記本臉書專頁










豬玀之王第五集劇情


✦接續上集(第四集),黃京民利用刺破姜敏汽車輪胎而有機會利用計程車把姜敏載走,姜敏惠這麼快上鉤是因為他急著要毒品。姜敏坐上計程車後發現車子不是往警局去,馬上發現不對勁,果然看向司機,還真認出了黃京民,於是開始在車上攻擊黃京民,於是黃京民掙脫之後威脅姜敏聽話,不然就會公佈他那些吸毒的影片,毀掉姜敏最在意的名譽,最後鄭鐘碩找到黃京民的計程車,黃京民提早溜走,然後打電話給鄭鐘碩,說著鄭鐘碩別像個局外人,應該要跟他們一起才對原來黃京民一直看到的那個少年就是國二同班同學「小哲」,「對人來說,『忘卻』並非神的禮物,而是詛咒」就是小哲說的


✦最後黃京民偷襲鄭鐘碩,在一段暈眩中,黃京民要鄭鐘碩不要像什麼事都沒發生一樣活著,鄭鐘碩回憶到過去被姜敏給揍到差點死掉的回憶,那時鄭鐘碩還咬了姜敏,等鄭鐘碩真正醒來,他的槍也被黃京民給拿走。不過鄭鐘碩看到裡有監視器,調閱監視器後,發現口袋裡被黃京民塞了一張照片,那是他們兩個與小哲的合照,這時鄭鐘碩也漸漸地開始出現恐懼幻覺覺得小哲正往自己而來,原來這是姜真雅。



✦姜真雅一開頭就問鄭鐘碩是不是早就知道姜敏是下一個目標但沒有通報,鄭鐘碩表示自己也不是很確定姜敏會不會是目標,但姜真雅早就覺得鄭鐘碩國二轉學那時一定是發生事情但沒有說鄭鐘碩才坦承自己也成為加害者的目標,鄭鐘碩咬了姜敏的事件後,崔皙奇故意叫姜敏和鄭鐘碩的家長來學校給大家認識,兩人懸殊家庭背景比較下,崔皙奇是故意給鄭鍾碩難看因為姜敏父親有錢可以買遊樂園的票給全班同學,讓全班同學反倒喜歡姜敏,喜歡跟姜敏做朋友,並且看不起鄭鍾碩





✦警局中,鄭鐘碩說著他和黃京民兩人的家庭因為父母職業關係是班上最低階級的首陀羅,那天之後鄭鐘碩也正式成為被霸凌的對象,甚至逼迫玩自殺遊戲做警告。 此時,姜敏已經拍了影片懺悔,但這是黃京民逼他的,甚至逼他也對鄭鐘碩道歉,姜敏竟然求鄭鐘碩救救他。不過警方發現這影片是從telegram傳送給鄭鐘碩,就跟Dogpark教唆別人施暴的方法一樣,都是暗網難以追查的方法,但姜真雅倒是發現影片中的背景很像是露營車,才想到朴成鎮有說南基哲平常喜歡露營。


✦鄭鐘碩對於要不要救姜敏還很掙扎,但姜真雅告訴鄭鐘碩說他們是抓罪犯的人而不是審判者,但對於姜敏,她可以用用吸毒罪名逮捕姜敏,讓他一輩子當不了醫生。另一方面,黃京民還不肯放過姜敏,因為他又不是真心想要道歉,於是他要姜敏自己玩自殺遊戲表現誠意。同時,警方一直在找黃京民露營車的下落,姜真雅也發現鄭鐘碩異常地浮躁。



✦此時,黃京民又傳姜敏的自殺遊戲影片給鄭鐘碩,電話中黃京民說姜敏還沒有真心想要道歉,所以懲罰他一下,雖然時間已經太遲了,但他還是想要安慰一下鄭鐘碩,鄭鐘碩一直要拯救姜敏讓黃京民感到失望,他感到鄭鐘碩好像都把所有事情都忘了,包括小哲。但黃京民也不怪罪鄭鐘碩,因為他也是一年前才看到倉庫裡的照片才想起小哲和一切,此時的鄭鐘碩開始看見小哲的幻影,黃京民叮嚀鄭鐘碩不能忘記小哲:「他是把我們從地獄中拯救出來的英雄啊」。


✦ 在鄭鐘碩被姜敏盯上時,是小哲拯救了鄭鐘碩,不僅教訓姜敏,還威脅他,最後還跟鄭鐘碩、黃京民當朋友。








第5集豬玀之王評價與心得



這幾集一直看著黃京民對待這些過去的加害者,他的殘忍手法真的豪不客氣,這讓我想到一個薩特哲學家講過的話:「對於暴力,我只有一件武器,那就是暴力」,這段話完全完美吻合黃京民現在的狀態, 這兩集一直看到那些加害者說著「當初就只是對黃京民開玩笑」這樣的回覆。


搭配黃京民說「我從沒忘記過你們的長相,為什麼你們都忘記我了呢?」不被記得的受害者才是真正令他們心碎的,畢竟假裝不記得就是代表他們內心沒有悔恨, 雖然黃京民的作法我不能認同,有時候看著他對付那些加害者的確也很解氣,但認真網黃京民的內心去看,其實很難想像到底是有多大的絕望才會讓黃京民或初一切和自己的人生來對這些人復仇



被霸凌經過二十年還能做出這樣的程度就代表當初國二的時候對黃京民來說是有多麼像人間煉獄。 然而,編劇還是有一個對照組出現,那就是鄭鐘碩,在過去鄭鐘碩也是被霸凌過的人,從鄭鐘碩和黃京民兩人面對創傷的差異就可以發現,編劇用鄭鐘碩來阻止黃京民變成怪物是個很有說服力的角色,因為鄭鐘碩也經歷過黃京民的痛苦,但他走過來了,如果透過鄭鐘碩漸漸地將黃京民拉回來,或許還有機會


因此這一集鄭鐘碩和黃京民的第一次交集還不錯,「京民停手吧,如果繼續下去,可能一輩子都會被當成怪物」,這二十年前的好朋友,仍然守護著黃京民,不過黃京民已經不在乎:「怪物嗎?那就是我想要的,也許我們的命運是那天定下來的



這些傷痛對鄭鐘碩來說並不是沒有,也有可能是鄭鐘碩這時候還沒有被激到變成怪物,畢竟黃京民也不是一開始就被刺激馬上變成怪物,而是一直到一年前的那天記憶喚醒,加上安正熙還死不悔改,黃京民才被逼到臨界點。 「鐘碩啊,別說得你好像是局外人一樣,你也要和我們一起才可以」,在上一集我就很喜歡鄭鐘碩這角色的內心掙扎,要不是因為這案件,鄭鐘碩或許也早已經將二十年前的霸凌淡忘,但就是因為黃京民的提起,所以才讓創傷又被割開,但我想信鄭鐘碩面對創傷而言不像是黃京民那樣深,可能這二十年來的家庭和外在讓鄭鐘碩走出來,也不讓霸凌陰影影響自己~面對這些痛苦回憶,鄭鐘碩還有能力可以保有自己。







另外,黃京民一直說「你也要和『我們』一起才可以」,本來我一直以為這個少年是黃京民那段痛苦回憶的代表,原來他是「小哲」,看來上一集我想的沒錯,這個小哲是對黃京民有伸出援手和拯救的人,就像是鄭鐘碩一樣,不過小哲會出現在黃京民眼前,我想應該是國二那件事讓小哲死掉? 霸凌這件事對黃京民、鄭鐘碩會這麼動盪(畢竟連鄭鐘碩一看到照片都覺得小哲回來了很恐懼,代表小哲應該已經不在人世)。





這一集也可以理解黃京民要鄭鐘碩不要當局外人的原因,上一集開始鄭鐘碩的國二生活也很慘,成為霸凌的對象之後是被崔皙奇聯合姜敏來對付鄭鐘碩並且鄭鐘碩的痛苦並不比黃京民少,當然我會很好奇這段時間鄭鐘碩如何挺過來的, 在黃京民心裡是擺脫不了的惡夢,但鄭鐘碩似乎還能與這種痛苦共存,試著忽視(我想是因為金哲對鄭鍾碩的影響?)。


「這麼多同學中,難道都沒有人願意幫你嗎?」正式帶出小哲這個角色,也引導出鄭鐘碩在這個案件中其實也是站在黃京民一樣的霸凌受害者角度, 我很喜歡鄭鐘碩寫實的表現,他沒有刻意偏袒哪一邊,而是自己承受著這種掙扎,所以當他對姜真雅說:「我們真的要就姜敏嗎?那二十年前姜敏犯的罪呢?」這句話,就可以知道對鄭鐘碩來說二十年前犯的罪沒有人負責與承擔,並不代表沒人在乎他們的惡行。



要鄭鐘碩去原諒姜敏是一件很殘忍的事,因為這些人就好像爽完就當沒事一樣,但對別人造成的一輩子傷痛卻沒負責過, 我還蠻喜歡姜真雅有正面回應鄭鐘碩說:「我們可以用吸毒明將他逮捕,我會讓他一輩子當不了醫生」,這懲罰我好像有點滿意。








以上,觀後感分享給大家,個人一些淺見,歡迎在側邊欄位訂閱免費電子報,或是利用臉書專頁追蹤新文章發布!歡迎來【臉書專頁】聊劇情喔~

 文章中圖片擷取自預告、影音平台及其他相關網站提供之劇照,僅作為影劇推薦與評論所用,如有侵權敬請告知刪除,謝謝。






You may also lik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