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tflix韓劇《以吾之名》劇情(分集1~8集)結局:若要報仇,就要強得殺得了人



貼心提醒
我寫的所有文章一定會爆雷,還沒追的人請自行斟酌要不要繼續讀下去喔!
♥ 如果你想要定期獲得新文章通知,歡迎追蹤按讚
Netflix追劇筆記本臉書專頁



來源:Netflix Asia





本文只會紀錄韓劇《以吾之名My Name》的分集劇情,如有需要觀看《以吾之名My Name》評價的人請閱讀以下這篇~ 

Netflix韓劇《以吾之名評價、結局》+ 7心得分享:不惜一切報仇代價就是變成怪物


以吾之名劇情大結局(分集1~8集)

My Name以吾之名第1集劇情░


■尹智友的父親是個毒蟲(也是黑道大哥),連警察都要智友去叫父親來自首,而在學校智友也並不是受歡迎,因為父親是毒蟲的關係,讓智友被排擠、霸凌,連同學校都要智友轉學免得讓大家心裡不舒服,回到教室智友又被惡作劇說桌上有毒品,最後和這些欺負她的學生們大打一架,最後智友自己選擇退學。


■儘管今天是智友的17歲生日,父親傳了生日簡訊,也特地送了蛋糕以及花在家門口,但都不被智友接受,智友到家氣得把所有關於小時候與父親的回憶照片和東西都起來,就算尹東訓打電話給智友,智友都不接,但尹東訓又打了第二通,激起智友的怒火為什麼父親要把自己的人生搞成這樣,智友對父親的失望,要父親就這樣不要再回來了,反正自己也不想要等他。尹東訓被女兒這樣一訓,不顧自己不能用手機的原則,還是打開來看智友傳給他數百封的簡訊,最後打算自己開車偷偷回去找女兒,卻沒想到被一個黑衣人給射殺,尹東訓為了不讓智友受到傷害,所以死命抓著門把不讓智友出來,也祈求這黑衣人不要傷害女兒



■尹東訓的喪禮上,完全沒有親友出現,只有一幫黑衣人出現來弔唁,智友馬上知道這是其中的販毒集團的老大,智友想要知道他們到底派父親去做什麼事,被誰殺掉?但對方只說自己和東訓是好兄弟,而且東訓是個好爸爸。在看父親最後一面時,智友抓著父親的手想到以前父親說不想讓時間倒流,因為這樣就不能有智友,甚至還說到要在濟州島蓋房子生活的事。





■警察對於尹東訓被殺的案件已經停止偵辦,因為沒兇器沒目擊者,警察反倒是怪罪智友沒有叫父親自首才會讓他慘死,而且智友想到最後一句對父親講的話就是要父親不要回來,讓智友更自責是自己的錯,智友眼看沒辦法,只好找販毒集團的老大(崔武鎮)幫忙找真兇,自己打算殺了那兇手,不過智友對於殺人根本下不了手,所以被崔武鎮給趕走。


■智友回到家,聽到電鈴聲都會感到害怕,只敢偷偷從貓眼看出去,以為自己看到真兇又回來,終於鼓起勇氣要追出去面對兇手,但已經來不及。之後智友開始貼目擊者協尋單,這也被崔武鎮發現。智友接到有人說知道兇手是誰,結果被一群混混騙還被綁架,最後還是崔武鎮救了,崔武鎮要智友不要輕舉妄動不然會死得快,如果要報仇,就要強得殺得了人,於是把智友帶去拳擊場,這裡原本是老么說只要被認可就可以搬去對面成為組織的一員。



■智友在拳擊場這裏飽受所有人的男性霸凌與欺壓,崔武鎮要智友不該想著怎麼贏過欺負她的人,而是要讓他死,想著你要殺了他那種氣勢來打,而且不要想著用蠻力,因為女生本來天生力氣小,所以要攻擊要害才能讓對方的力氣削弱,崔武鎮甚至還陪智友練習,教她怎麼變強。一天一天過去,智友越來越強,在最後組織全體比賽之時,智友不再是最弱的那個,最後剩下智友和都江才兩人要決鬥。








My Name以吾之名第2集劇情░


■都江才和智友的對打,大家都賭都江才會贏,不過智友卻是利用崔武鎮教的打要害方法打中都江才的下巴而讓他暈過去,智友的勝利讓大家一陣沈默,但也相當佩服智友。被智友揍到暈倒的都江才醒過來,智友對他道歉,不過都江才才竟然對智友下藥要迷姦,在慌亂之下尹東訓的骨灰被打破,智友利用碎片反擊自保,最後崔武鎮被帶來解救智友,都江才也被崔武鎮給處罰,毀了都江才的臉


■智友哭著收拾父親的骨灰,崔武鎮身旁的手下(鄭泰州)也目睹都江才被懲罰,於是去找智友要她離開這裏,免得讓這裡的人混亂又或者又有人做傻事被處罰,不過智友拒絕離開。而崔武鎮找智友喝酒,兩人在此時都對於東訓有所思念,然而,崔武鎮卻突然要智友改名,說智友死了,換成吳惠進的身份過活,而在格鬥館這裡也對大家宣布江才因為殺了智友而離開,崔武鎮告訴智友殺死東訓的人是警察,因為他們找到了那把槍是警察的佩槍



■幾年過去,智友成為組織的人,但也成為一個警察。這天,智友跟蹤一個毒販殺人犯(朴昌求)交易,不過也遇到毒搜隊正在進行誘捕行動,全弼道正想要釣出對方的老大,卻沒想到智友中斷了抓老大的可能,毀了全弼道長達六個月的偵查計畫。崔武鎮則是繼續他的販毒事業,也因為裴社長的背叛而解決掉他。智友去到毒搜隊報到,智友申請幾次要進來毒搜隊,這次終於順利通過,第一眼看到車奇浩就馬上聯想到之前去家裡按電鈴的那個黑雨衣男人,晚上智友去跟崔武鎮報告這個消息,崔武鎮對智友說現在真的要開始了,智友終於能有機會查誰是手槍持有者,還有車奇浩跟案件的關係。



■崔武鎮說以前是東訓救了自己一命,所以崔武鎮把自己以前用過的刀送給智友,要她如果找到兇手就殺了他。隔日,全弼道還在對昌求逼問老大是誰,但昌求死都不講,但可以供出其他事情,所以抖出一種最近流行的新毒品糖果,也是最近組裡很頭痛的案件。而此時智友來到毒搜組報到,全弼道一看到智友火都上來了,卻沒想到智友還被分配到自己的夥伴,之後就帶著智友去追查「芒果」這個毒梟,到了賭場,全弼道故意要整智友這個菜鳥,所以要她自己進去把芒果社長帶出來,全弼道萬萬沒想到智友把一堆人都打趴,還真的抓到芒果。



■車奇浩接到裴社長死亡的案件(黑吃黑後被崔武鎮解決掉的人),並且致電某人說崔武鎮開始行動了,而這件事崔武鎮的江律師也會解決。不過智友進入毒搜組似乎也對崔武鎮有好處,因為他後面似乎也在計畫著什麼,想要利用智友成為利刃。








My Name以吾之名第3集劇情░


■全弼道怎麼逼問芒果都問不出他把新藥藏在哪裡,但智友一眼就看出旁邊的酒保不對勁,果然比全弼道更早找到那些毒品,最後芒果被抓走,全弼道雖然對智友講話酸溜溜,但他還是叮嚀智友以後不要沒穿防刺背心就逞強的關心。回到局裡,芒果還是不透露老大,只說老大是很兇狠的人,這個人竟然就是之前被崔武鎮趕走的都江才!這件事智友也回報給崔武鎮知道。後續智友有了警察系統的新帳號,開始查看父親被殺的案件報告。殺了東訓的人是警察(和警察廳所使用的手槍款式一致),隸屬於毒搜組的車奇浩、金泰旭警長。





■東川派因為殺掉裴社長而沒辦法供貨,崔武鎮總覺得有新興的組織趁虛而入,江律師另一方面也在和山本先生進行交易,十日後要交貨給山本先生。隔日,因為組裡不再對芒果進行訊問,讓智友沒什麼耐心繼續等,因為這樣她就沒辦法幫崔武鎮問出新藥來源了。然而,組長突然說要出動,而且目標就是崔武鎮,這讓智友不知道要怎麼辦


■到達北港,也別無選擇硬上,智友找到製毒的地方,崔武鎮也在這裡,全弼道逮到機會就一個人隻身去抓崔武鎮,但在智友的小小幫忙下用另一支槍開了一發形成一團混亂讓崔武鎮逃走,組長開始找誰先開槍,智友故意放了那把殺掉尹東訓的手槍放在現場,當車奇浩看見後卻是愣住。崔武鎮氣到炸掉想找誰洩露了情報,泰州反倒是提出智友怎麼沒有事先聯絡崔武鎮,這讓崔武鎮內心一陣,對智友信任有點動搖,任務結束後,智友緊急聯絡崔武鎮卻沒有接電話。



■組裡報告說沒人開槍,車奇浩氣得檢查所有人的槍是否有少子彈,不過並沒有人少子彈。智友趁機問全弼道追捕昌求和芒果只是煙霧彈,全弼道說打從一開始就是要抓小咖的人來讓崔武鎮放鬆警戒,全弼道告訴智友關於崔武鎮11年前已經有多項前科,許多殺人案件都不起訴或是有人頂罪,但當中也有尹東訓的照片,全弼道說沒有找到兇器也沒能找到犯人。



■組長因為這次的任務搞砸被長官責罵,全弼道說組長已經追查崔武鎮至少四年,但智友感到困惑為什麼組長要對崔武鎮窮追不捨,聽說以前毒搜隊的老么2004年的時候死掉。後續智友聯絡崔武鎮,告訴他飯店被裝了監視器,代表組織裡有叛徒,也因為智友對變電箱開槍救了崔武鎮,讓崔武鎮還是信任智友,隔天也把所有監視器都破壞掉,但智友當然開始被車奇浩給懷疑



■智友偷偷跟蹤車奇浩到國科搜,知道車奇浩現在似乎在偷偷調查什麼事,原來是那把槍,最後被還原出來知道上面的編號是GL86575巴西製造,另一方面,都江才此時帶隊去崔武鎮的格鬥館火拼,毀掉東川派機動隊,最後遇到泰州,都江才沒有把他殺掉,但也跟多年前一樣讓他選「手、腳、臉」,之後智友被通知體育館出事,格鬥場內被寫下「我回來了」的字樣,智友以為崔武鎮被殺。








My Name以吾之名第4集劇情░


■智友第一句就問全弼道「崔武鎮被殺了嗎?」讓全弼道有點嚇一跳,因為崔武鎮不在這裡,搞得很像智友早知道崔武鎮會在這裡一樣,而且這體育館和飯店的關係對外並不知道,所以智友這樣一問反倒有點怪。毒搜隊開始查到底是誰來這裡火拼,畢竟泰州他們完全不講是誰回來了。此時崔武鎮也到寺廟為喪命的弟兄弔唁,智友偷偷遠處觀看,也看到車奇浩與全弼道也來弔唁,車奇浩還特地去對崔武鎮嗆聲說要快點了結,但崔武鎮也沒在怕,反倒說車奇浩不論用什麼方法都抓不到他。


■毒搜組馬上有線索是都江才帶人去砍東川派機動隊,大家都在等組長可以指派行動,但車奇浩說崔武鎮是受不了自尊被摧毀的人,所以崔武鎮肯定會馬上行動去找都江才,這樣警方趁亂去逮埔崔武鎮就好,所以現在組長要先放了芒果,然後直接緝拿崔武鎮,智友趕緊告知崔武鎮,讓崔武鎮不要去找都江才報仇,然而,車奇浩也不是太笨,他刻意在大家面前說「東川派似乎也有人倒戈我們,等等要去見那叛徒」,這讓智友心有點一驚,總覺得組長話中有話。隨後智友跟蹤過去,車奇浩的確就像是在等人(泰州也似乎被引誘到那個地點),不過在這裏智友發現有人在偷拍,去到天橋上遇到全弼道,兩人大打一架。智友趁機逃跑,原來這場戲就是組長刻意要知道組裡是不是有崔武鎮派臥底,現在組長就是在懷疑智友,因此要全弼道注意智友





■智友告訴崔武鎮自己落入陷阱,但泰州卻有出現在那個地點,智友則要崔武鎮不要行動,智友自己會去找都江才,至於泰州收到的訊息是來自於組長故意引誘,為的就是激起更大的漣漪(讓崔武鎮對泰州產生不信任)。隔日,智友從國科搜那裏知道槍枝編號,全弼道也偷偷開始觀察智友,而車奇浩對長官說到崔武鎮在現場留一把槍像是要栽贓車奇浩,崔武鎮似乎誤認為那是警方開的槍。


這把槍是2004年配給宋俊受警長的槍,這個警長是進來毒搜隊不到一個月就死掉,車奇浩說就是東川派把他給殺掉的,但全弼道有說「大秀哥說的那把槍是前輩的槍」,這也代表殺掉智友父親的人應該不是宋俊受而是另有其人。然而,智友晚上找崔武鎮詢問東川派是否真的有殺害警察?崔武鎮說東川派絕不會傷害警察,那是車奇浩的把戲,不要上當



■全弼道偷偷跟蹤智友,這次智友要開始查都江才和芒果的下落,畢竟芒果持有的毒品和都江才留在體育館的毒品一樣,而且組裡都沒人在追查所以只好自己行動,這樣的理由對全弼道來說可以接受,並且還跟著智友一起去追芒果。兩人追查到一個廢棄汽車工廠,此時全弼道問智友這麼認真追查毒蟲是因為父親毒癮後發生車禍的原因,智友還沒回答,同時又有新的一輛車到達跟芒果見面,果然是都江才,不過智友和全弼道覺得不對勁,感覺落入都江才的陷阱,因為都江才直接把東西給芒果又沒有收錢,而且完全沒有小弟跟著,果然小弟已經出現在智友和全弼道背後偷襲,至於崔武鎮那裏,也發現背後有都江才的手下想要幹掉他,最後智友和全弼道被抓起來。








My Name以吾之名第5集劇情░


■智友被都江才抓到後,想要打電話跟小弟確認有沒有抓到崔武鎮,但崔武鎮已經把這些混混擺平,接到都江才的電話說智友在他手上,馬上趕到現場想要救智友,都江才把智友和全弼道靠在車子裡準備送進汽車壓縮機壓扁,所幸崔武鎮開車來到這裡解救智友他們,而自己也趁機逃跑。


■崔武鎮回到組裡,泰州馬上趕來查看崔武鎮,然而崔武鎮因為之前被智友提醒泰州出現在車奇浩等人的地方而對泰州的信任動搖,反倒說智友之前在船上不顧暴露自己身份的風險開槍,泰州卻什麼都沒有做。在醫院這裡,智友正在接受手術治療,車奇浩不管都江才有沒有抓到,反而一直要去追崔武鎮,但全弼道反過來相信智友,說要去抓都江才。於是毒搜隊開始帶隊追查都江才和金澈虎兩人下落,當然連同東川派也一直在找都江才





■智友在睡夢中夢到父親頭也不回地一直走,就像是自己沒有救到父親一樣,之後驚醒後發現全弼道在身邊,全弼道說自己會這麼努力是要幫妹妹報仇,因為以前妹妹為了慶祝而去夜店,卻被人下藥而死亡,但全弼道根本不知道對方是誰,只知道自己把毒蟲全都抓到總會是其中一個,所以全弼道很凍智友的內心,也決定要幫智友。


■智友出院後,看到全弼道手上的疤,全弼道說可能因為自己膽小,以前剛加入毒搜隊看到人拿刀就習慣用手去擋,隨後,同事請智友吃肉,同事的關心讓智友感到溫暖。此時崔武鎮要江律師想辦法讓智友出國,因為只要都江才被逮捕,智友也會有危險,不過智友還有事情要確認,拒絕離開,車奇浩則是找人分析智友未來電話通聯紀錄。



■隔日,智友在警局看到她熟悉的面孔讓她很緊張,因為他知道智友的真名和來歷,他就是以前在追捕尹東訓的刑警(趙辰世),不過趙辰世並沒有戳破智友。原來這刑警被車奇浩請來是要找尹東訓的女兒下落,然而對於那把槍,趙辰世似乎也知道,趙辰世沒有戳破智友的原因是覺得現在有有趣的事正在發生,當初對尹東訓案件吃案的人就是車奇浩,事實上趙辰世本身就是和崔武鎮同一國,晚上趙辰世還跑去與崔武鎮見面崔武鎮為的就是讓趙辰世乖乖閉嘴,最後竟然把趙辰世給殺掉。



■智友直接去威脅芒果講出都江才的下落,得知都江才即將要偷渡離國,這消息智友也有告知崔武鎮。不過都江才直接聯絡車奇浩說自己可以幫忙抓到崔武鎮,條件是車奇浩要幫自己偷渡離開才行,崔武鎮則是選擇自己一個人去對付都江才,最後警方、崔武鎮、都江才都在港口這裡, 崔武鎮和都江才兩方人馬開始鬥毆,警方則是伺機而動要逮捕雙方人馬。智友是最後一個趕到的人,她看到崔武鎮和都江才所以也趕了過去,不過崔武鎮被都江才偷襲,智友直接對都江才開一槍而讓崔武鎮逃跑,然而,都江才反倒來威脅智友說自己會告訴警方關於她的背景,最後智友為了不讓都江才說出口,還是開槍了,至於崔武鎮則是在泰州的幫忙下順利逃跑。








My Name以吾之名第6集劇情░


■身負重傷的崔武鎮雖然被泰州載走,但他要求泰州在半路讓自己下車,自己跑去一間寺廟找他熟識的人治療身上的傷。智友因為對都江才開槍而內心有很大的衝擊,一直有著都江才的幻影纏著自己說「殺人的感覺怎樣?」驚醒過後全弼道提著酒來找智友,也因為正好下初雪所以全弼道有機會進去智友的家,全弼道一直問智友平常有什麼興趣、生活的樂趣是什麼,智友什麼都不回答,只說自己喜歡坐在海邊,全弼道還約智友下次一起去海邊。


■然而,本來智友想要拒絕全弼道的安慰,但全弼道知道智友內心很有事,智友才說都江才以前曾經想要強暴自己的故事,這讓全弼道誤以為智友想抓的就是都江才,智友並沒多接話。崔武鎮在寺廟中醒來,師父對他說「因為你不願意認輸和屈服,人生才會是場戰爭」,只是對崔武鎮來說,自己也不知道怎麼過不一樣的人生。在毒搜隊這裏,車奇浩下令去找所有醫院看有沒有崔武鎮接受治療的可能,智友在家中突然收到一張都江才寄來的2004/3/30父親是警察的照片,而父親的名字竟然是宋俊受!但宋俊受明明近了毒搜隊就已經死掉,智友突然想到都江才死掉之前有說「妳什麼都不知道」。





■智友去山上找崔武鎮,崔武鎮說尹東訓以前的確是警察,是車奇浩派去組織內要打垮東川派,但東訓背叛警方轉向去組織,就是崔武鎮說尹東訓救自己一命那一次,智友才知道原來父親有兩個身份,這也是為什麼他會站在懸崖一樣活著,崔武鎮說現在的智友也是一樣的狀況,至於崔武鎮沒有告訴智友這件事是因為「殺一個人是需要確信的」,所以他不希望智友動搖。不過事件線索越來越讓智友猶疑,現在不知道車奇浩說得是對的,還是崔武鎮說的是真實?


■ 車奇浩找全弼道喝酒,說到如果找到殺掉他妹妹的兇手卻沒有證據怎麼辦?全弼道想起車奇浩以前對他講的話「緝毒像堆沙雕,會被浪給摧毀,但等到退潮之時就是抓犯人的時機」,所以全弼道鼓勵車奇浩一定會抓到崔武鎮的一天。此時,崔武鎮下令泰州去除掉車奇浩,因為崔武鎮知道自己剛剛沒有說服智友相信父親是被車奇浩殺掉的,所以認為智友不會下手。



■然而智友的確是有決定要找車奇浩,不過卻被別人搶先一步,後腳才進入房子的智友被車奇浩開一槍,智友想要逼問出奇浩五年前到底對尹東訓做了什麼,但智友得到的答案卻是讓自己很震驚,因為車奇浩認識自己,甚至很疼愛尹東訓,還很傷心智友成為崔武鎮的人,最後車奇浩給智友一些資料證據和最後車奇浩留下的東西,在寺廟的崔武鎮想著過去尹東訓送給自己的打火機根本就是要背叛自己的禮物,所以尹東訓從來不是組織的一員,而是一直在組織裡當臥底。當智友看到尹東訓那些情報報告才真正知道自己被崔武鎮給騙了。



■所以在2016/11/30那天尹東訓的確有出任務,但在自己對父親最後說的那句話之後讓父親回來家裡,一切就是崔武鎮計畫將尹東訓給殺掉的,這一切的真相讓智友非常痛心,不僅被利用,甚至還讓車奇浩給陷入危險。智友振作起來,轉移目標,現在要復仇的人已經確定是崔武鎮,智友也把胸口的組織刺青給燙掉。








My Name以吾之名第7集劇情░


■車奇浩送醫院之後手術順利保住一命,泰州也因為在現場有看到智友,因此相信智友一定是知道真相了,現在崔武鎮也不得不要決定是否要殺掉智友,當然全弼道也開始要調查誰對車奇浩動手。果然泰州馬上帶人來除掉智友,泰州也親自現身,不過泰州說了自己也想要殺尹東訓,但依照崔武鎮的個性,他一定會親自解決叛徒,因此真正的兇手就是崔武鎮


■同時,崔武鎮竟然自己到毒搜隊說要自首,說到這世上的人只有吃或者被吃的差別而已,但崔武鎮認為全弼道並沒有辦法動他,江律師也到場。智友趕到警察廳之後,選擇進去審問室,崔武鎮竟然說自己是來證明自己的清白,既是沒有捅都江才,也沒有教唆人去殺車奇浩,智友則是故意問崔武鎮是否還真的相信那個被安插到毒搜隊的人呢?這樣的言論讓崔武鎮非常不開心,就像是被自己的狗給咬回來一樣,然而全弼道聽出剛剛智友說有間諜的事,還特意去問智友,但智友說只是試探。



■隨後,有員警送來智友的通聯紀錄,全弼道發現當中不對勁,而其他組員也發現車奇浩出事當時馬上離開的車就是智友的車,現在所有的線索都指向智友是首要嫌犯。然而,智友卻是去證物室替崔武鎮消滅都江才案件的證據,讓崔武鎮就這樣大喇喇地走出警察廳。現在對全弼道是最生氣的人,因為他已經不清楚智友是不是從頭到尾都是再騙自己。至於崔武鎮為什麼要自首?因為他要測試智友對組織的忠誠,這一切都是靠崔武鎮對智友的謊言才能拉攏智友。



■然而,崔武鎮回到東川體育館才懂,智友把崔武鎮放出來就是為了親手殺死崔武鎮,而且還是用崔武鎮自己用過的刀殺掉他,現在崔武鎮要做的就是等智友自己找上門,因為智友的最終目標就是崔武鎮。智友來到媽媽的墓碑這裡,也把父親的骨灰給放上,說到自己當初要是知道父親過這種日子就會多擁抱父親了。



■全弼道在智友家中發現骨灰不見,所以知道智友會去的地方,果然找到智友,全弼道自逮捕智友,不過崔武鎮要江律師一定要把智友給弄出來。智友對於全弼道的質問完全不理會,只說自己沒有對車奇浩動手,說再多全弼道也不會相信。








My Name以吾之名第8集結局劇情░


■崔武鎮交代江律師去告訴智友,絕對不會讓她進監獄,要智友回去組織。智友最後以需要做治療為由被帶出去,崔武鎮也同時派出手下去醫院攔截智友,智友發現護士是之前出現在毒品交易的女生,她也有認出智友,並且給智友自己的車鑰匙,要智友快點離開。此時車奇浩已經醒過來,他告訴全弼道關於智友是尹東訓的女兒,以及是鄭泰州砍他的事,組長講出智友被崔武鎮騙了,這一切才讓全弼道自己相信智友是對的,智友也有說實話。


智友趁機逃走,不過被全弼道給阻擋,因為全弼到不想讓智友去把自己的人生毀掉,甚至還用手銬將智友跟自己銬在一起,但此時崔武鎮派來的手下也找到智友,全弼道開著車帶智友逃離,最後兩人來到海邊,這是全弼道答應過智友的承諾。在這裏,全弼道替智友治療傷口,邊說著自己自從妹妹死後就會隨身帶刀子,等到遇到殺掉妹妹的兇手就可以殺掉他,但後來發現自己對兇手的憎恨讓自己都變了,所以全弼道希望智友不要毀掉自己,這番話有點讓智友感到難過與感動,全弼東希望智友不要再讓自己獨自痛苦,智友隨時都可以依靠他。



智友終於知道全弼道選擇了跟自己不一樣的路,全弼道要智友跟自己一起抓崔武鎮,一起讓他落網,也是尹東訓生前最希望的事,現在由智友來完成。江律師收到警方已經申請搜查令要來抓崔武鎮,但崔武鎮並不想要逃跑,因為他太生氣這一生自己從沒背叛過人,但自己卻一直受到背叛,所以他憤怒智友沒有選擇回到組織。



■隔日,全弼道起床沒看到智友,以為她自己偷跑走,不過智友還是有等全弼道一起走,智友選擇回去警局面對一切,卻沒想到半路上崔武鎮竟然對全弼道開槍,內心雖然極度驚嚇但智友又再次燃起想要對崔武鎮報仇的心,獨自去找崔武鎮。



■智友一路殺到崔武鎮的辦公室,崔武鎮不滿尹東訓之前太懦弱沒有殺他,搞得崔武鎮自己要忍痛自己動手殺掉尹東訓,連智友要殺掉崔武鎮也猶豫,但她對崔武鎮說「對,我猶豫了,因為我想活得像個人」,不過因為這樣的猶豫,讓智友又失去一個珍惜自己的人,現在智友終於懂以前崔武鎮說不惜任何代價都要報仇的意義就是要成為一個怪物。最後儘管智友被刺了好幾刀,智友永遠沒有忘記要針對崔武鎮的要害,崔武鎮原本要用智友帶來的槍殺掉智友,但剛剛智友早就已經把子彈都清空,於是智友趁這時候偷襲崔武鎮的下巴要害。





Netflix韓劇《以吾之名評價、結局》+ 7心得分享:不惜一切報仇代價就是變成怪物




其他人也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