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tflix《性愛自修室》第二季評價、心得、結局:人之間只有「坦承」才不會成為混蛋



貼心提醒
我寫的所有文章一定會爆雷,還沒追的人請自行斟酌要不要繼續讀下去喔!
♥ 如果你想要定期獲得新文章通知,歡迎追蹤按讚【Netflix追劇筆記本臉書專頁



《性愛自修室》系列其他延伸閱讀請參考下列的文章:








Netflix《性愛自修室》第二季前言、預告


《性愛自修室》第二季接續第一季的議題,在第二季中更將格局給放大,不僅主角著重在青少年,連同一些大人的角色之間的議題都提出來討論,第一季聚焦在「青少年的自我認同」第二季則是聚焦在「人與人之間的坦承與溝通」,因此在第二季中觀眾可以發現所探討的性這件事上不僅是青少年間的問題,連同大人都該一起檢討與解決。


第二季一樣保有青春與大膽,青少年與大人間開始有著聯繫與交流,青少年不再像第一季一樣自我摸索,第二季有著大人一起煩惱和交流,譜出更不一樣的「性愛自修室」。










《性愛自修室》第二季評價與心得





●性事並非學生的問題,師長都要檢討


在第一集中的披衣箘感染在學校大爆發,這一集用了極大的篇幅和歐莫搞笑的方式來呈現全校師生在性教育上的認知很微薄,尤其連教職員都在戴口罩,這默默地在隱喻連學校都沒有給學生一段正確的性教育及疾病知識與認知(英國真的很敢拍這種極為諷刺的橋段XD)。


第一季著重在自我認同,第二季則是很著重在人與人之間的坦承互動,不僅是在學生們的感情關係,甚至還有師長都是在青少年性教育上很重要的角色。



在第一集時珍突然在家長會中站起來對所有老師和家長衛教,雖然這是在呼籲所有師長要教導給學生正確性教育的橋段,但這也是對本季穿針引線的重要橋段,也就是師長如何和孩子們有著正確的連結與教育,3T:「信任trust、談論talking、真相truth」才能讓孩子們可以敞開心房接受正確的性教育觀念。



現在更嚴重的是對這種疾病的錯誤認知,這種錯誤認知也隱藏在羞恥跟誤解之下,這也是大家會這麼歇斯底里的真正原因」,在第一季學校一直是處於這樣的狀態,並且第一季都是學生們找歐帝斯來解決青春期的煩惱,第二季多加了大人的角色,並且這些大人的角色本身也在自我檢討,而非讓青少年們自己錯誤摸索而變成恐慌。





光是第二集珍對於青少年的性教育就有著很大的障礙,學生如何可以與師長有互動地對談性這件事,其實這在一般的學校或是家庭中都是這樣,畢竟性這件事都是很私密,尤其是兩代要談這件事就非常難,因此這一季非常不錯,著重在溝通的議題上。


我很喜歡在結局時歐帝斯所做的總結,歐帝斯鼓起勇氣承認自己才是給大家建議的那個人,因為珍給的性較觀念早該是學校要給的,但學校從沒有做到,歐帝斯對媽媽是性治療師以及媽媽的角色都給予肯定,甚至還有學生勇敢表示珍的諮詢很專業,也解決許多問題,學生從不知道自己要怎麼得到正確的性觀念,如果連師長都不願意對孩子坦承教導,那孩子只能在懵懂與無知中自己亂摸索。


我記得第一季的歐帝斯對媽媽干涉他的性事非常不開心與排斥,所以一直很排斥和媽媽談,第二季可以把重點聚焦在大人和小孩之間的談話我覺得很棒,尤其是學校學生們開始認為珍可以給自己好建議,這就可以發現學生並不是不想要跟師長談,而是師長把大門都關起來(麥克校長就是把門關上的人)。








●歐帝斯與父母親的關係


我記得第一季的時候母親一直想要關心歐帝斯的性事狀況,但一直被歐帝斯拒絕,第二季的珍一開始就有說到自己從沒有和青少年合作過,所以不知道到哪裏找到意見,事實上這一點也呼應到第一季歐帝斯從不跟媽媽說到性這件事,所以第二季對珍來說,與青少年可以無阻礙地講性這件事就是珍的課題,如果可以突破這個問題,代表與歐帝斯也能談。


在第二季中雅各布直接都住在珍的家裡了,事實上除了歐帝斯與珍兩人的關係之外,其實珍的內心也需要人來關心,但歐帝斯並不知道,所以尤其是珍想要雅各布留在身邊陪著自己時,歐帝斯並不知道母親的內心也渴望被愛。我覺得一開始的歐帝斯也只是在乎自己的感受,卻忽略媽媽想要的需求。



歐帝斯的父親真的是個死愛面子的角色,絕不會承認自己的錯誤,例如健行一直不聽歐帝斯的建議,結果自己出糗發脾氣,我覺得雷米就是扮演著那種愛面子,在孩子面前絕不會示弱的那種父親,因此在談話上很難會有對等,我覺得這和艾琳與梅芙的關係很像,艾琳對自己以前拋棄梅芙的事情沒辦法承認自己的過錯,這才是讓孩子無法接受的點,畢竟孩子只想要知道「真相」,就像是珍說的,要和孩子溝通就需要用到3T,當中一個T就是「真相」。


最後珍發現歐帝斯在學校開診所的事,歐帝斯對珍不承認的樣子讓珍覺得歐帝斯沒有誠意想要坦承,歐帝斯甚至認為自己沒有做錯。我挺喜歡這一段套回雷米以前離開的事情,也套回歐帝斯對自己的期望很高,不允許犯錯的個性,所以才會在性事上這麼嚴謹,雷米說到「能了解自己的人很少,如果拋棄他們,他們永遠都不會再回頭,所以遇到這些人時,要保持坦承」,這一段我覺等同於對第二季所發生的所有案件做最後的結論,不管是親情友情還是愛情,都是要對彼此坦承,不要對在乎你的人說謊和隱瞞,不然你會錯過這些人。








●坦承才不會讓自己變混蛋


「披衣菌沒什麼丟臉的,但隱瞞就不對了,每個人都有缺點,我們的身體也會做出一些不受控的事,但我們永遠都可以選擇坦承」,兩人在一起想要過得快樂與長久,不二法則就是「坦承」,我覺得這和珍講的3T也很相像,如果雙方存在著誤會,就會出現問題,「真相才會讓你自由」。


第二集的歐拉與歐帝斯就是如此,兩人對彼此不敢講出自己內心的感受與想法,兩人已經進一步到親熱階段,但歐拉不敢跟歐帝斯說自己的渴望,尤其是歐拉一直被莉莉唸說「你應該要告訴歐帝斯事實」在第二集已經出現好幾次這句話,可是歐拉一直覺得歐帝斯會傷心,我們何嘗不是?因為我們都過於擔心會傷害到對方而有所隱瞞,但就如同雷米說的,只要一旦隱瞞,就要用更大的力氣去欺騙,到最後只是兩敗俱傷罷了。



我一直在看歐帝斯到底會不會找媽媽幫忙,然而,歐帝斯找到一個女同學詢問意見的時候有說「每個橘子都不一樣,你不該來問我,應該去問你的女友,你要去配她的橘子」,這就代表著兩人想要身體合拍必須是問對方的感受,因為在親熱時其實並不是只有身體的感覺,更是一種心裡的合拍和默契。



我覺得這就是像是一開始珍對學校性教育「沒有提到女性感受」的質疑
,在第二集柯本老師的教育大多是如何「避免懷孕」,並沒有著重在雙方的快樂感以及對自己身體的自主權決定,我覺得珍的意思應該是,「除了為了讓對方快樂,其實更應該了解身體想要的,雙方才能有默契為對方付出」,因此要了解對方的需求,要想辦法讓對方對你敞開心房說需求,這才是重要的,而對方的需求並不是字面上的需求罷了,而是心理上的滿足。





「性愛本來就不總是完美,重點是感覺,不是看起來美美的,能看到對方的那一面是種特權,也許妳跟男友可以試著去信賴對方,這樣一來妳就可以把自己完全展示給他看,就算是那些不那麼美觀的部分」,常常我們都在猜對方在想什麼,但從不敢開口問是因為怕自己受傷,因此雙方才會中間有道隔閡,無法信賴,怕對方覺得自己不完美會離開自己。


至於梅芙喜歡歐帝斯卻一直不敢說,艾咪其實都看在眼裡,「她已經有喜歡的男生,只是她不敢告訴他自己真正的心情」,不管是親情、愛情、友情中,我們都是如此,我們常常抱持著悲觀的想法,因此錯過對對方表達自己感受的時機,但從沒有想過事實上「坦承」才是解決問題最重要的方法,梅芙與傑克森在本季中我覺得就是在這議題上圍繞的主要角色,梅芙不敢對歐帝斯說,傑克森不敢對媽媽說自己的感受而傷害自己…。


在本劇的故事線中,傑克森的故事線我覺得鋪陳的還不錯,他完全是很典型地「演戲給媽媽看」的角色,莉莉也說「你每天都在演戲」這句話,就是在說明傑克森每天都活在只讓媽媽開心的監獄裡,卻從沒來有對媽媽坦承自己不想要游泳,因此在最後傑克森可以如此對媽媽說出自己的感受,我覺得傑克森非常勇敢呢!這也可以讓觀眾反思,那我們自己呢?對於自己的父母也能這樣直接說出自己的感受嗎?










●孩子與家長的關係:3T 溝通、信任、真相


第一季所留下來的伏筆有很多是關於孩子與家長雙方的關係,我覺得第一季著重在孩子在家庭中的衝突和不適應,大多數在第一季中會常看到這群青少年幾乎都是處於不敢說出來的態度,例如亞當、傑克森、梅芙。


第二季裡我覺得有一幕很有趣,傑克森看著新社團要招募演員,傑克森有說「這不是我擅長的東西」,莉莉卻對傑克森說「但你總是在演戲啊,而且大概還能拿著劍喔」。這是一個很強的隱喻,大家都看得出來傑克森是在迎合母親的意思過活,假裝自己很喜歡這樣的生活。



再來就是梅芙與艾琳的關係,這一季艾琳再次回到梅芙身邊,不過梅芙並沒有太開心,畢竟自己的童年並沒有得到該有的母愛,被母親拋棄,我還蠻喜歡這次艾琳回來後的轉變,應該是說她一直在嘗試著給梅芙一些家庭的感受,至少梅芙不會感到孤單,這就是家人的力量(雖然她後面還是墮落掉…)。



梅芙一直是覺得自己不夠好,甚至覺得自己搞砸所有事,大家對她也只有刻板印象,所以在內心上我一直覺得第二季得梅芙好孤單,就連傑克森在第二季也是一樣,傑克森到第七集時直接對媽媽們說她們該要離婚,看著這對媽媽從第一季吵到現在,總覺得其實她們如果分開之後或許會比較快樂,但她們就是因為一些生活上的義務而選擇原地踏步。



我其實挺開心傑克森在第二季中可以勇敢說出自己的感受,其實我覺得第二季一直著重在「溝通」,如果都不說就會存在著誤會,溝通是雙向的,關係也是要雙方一起經營的,傑克森說出自己的感受,對媽媽而言也是另一種放下石頭的感覺,如果永遠不開口,那彼此間的疙瘩與誤解永遠在。



莫琳對亞當說「你得讓所愛的人知道你愛他們,就算那會讓你感到非常痛苦」,這段話非常美,不僅是亞當與艾瑞克的關係,也是說明梅芙對艾琳所做的通報舉動,梅芙對於舉報艾琳的事情很心痛沒錯,但是對照到梅芙以前的經歷,再看看現在的艾西,編劇就是想要讓觀眾知道梅芙是不想要讓艾西有著和自己一樣的人生,我並不覺得梅芙恨艾琳,但梅芙愛艾琳與艾西的方式就是讓艾琳可以重歸正常生活,遠離毒品,如果梅芙現在不做這個決定,那也是在害艾琳以及艾西。








●大人間的性事也需要學習


我覺得第二季真的很有趣,第一季完全是著重在青少年間的性教育探討,可是在第二季把格局放大,多加了大人間的性教育學習,這也象徵著性事這件事不僅是孩子需要學習,在人生不同階段都會遇到不一樣的困境


我想這也是為什麼這部劇不僅適合青少年,也很適合為人父為人母,以及相處多年的老夫老妻。我覺得在大人間的性事不僅是性事這件事,其實多了「婚姻」的複雜和現實面,他們所面臨的不是未知,而是想要重新找回青少年般的熱情,還有面對的是已經與你走過大半時間的另一半。



尤其是第二季的珍所面臨到的愛情,雅各布一直在珍的身邊,包括家裡每個角落都是雅各布,這讓珍很難去適應,在這過程中我感覺得珍的慌亂,這是和第一季完全不一樣的形象。我很喜歡第二季在刻畫大人間的故事手法,有種內斂,也有種知性和成熟,例如莫琳找到可以讓自己身體享受的方法,甚至對自己想要的是什麼都有種「愛自己的」豁達感。



我挺喜歡第六集的時候莫琳和珍兩人在酒吧跳舞的那一段,我一直覺得人對於婚姻的事情很難找到一個可以了解自己的人,年輕時可能有大人可以問,但成為大人之後卻是越來越少朋友,再加上長大後大多數都愛面子,自己的悲慘婚姻常常會閉口不談,因此珍這個角色的存在性就非常暖心。



但我也更喜歡這一季中編劇給珍也有自己的問題,我喜歡她也會面對自己的內心,檢討自己的問題,試著要去解決問題,甚至面對自己的過錯。反觀麥克就是用很極端的方式來面對婚姻破裂問題~麥克這個角色是很古板的角色,他利用公開珍的諮詢筆記來踢走珍的手段其實很令我感到意外,他的想法就像是幼稚性的報復一樣,偷偷來,一點也不坦承,但他這樣做卻只是因為他認為珍破壞莫琳與他的婚姻,也從來沒有想過自己的婚姻是被自己搞砸








●女權意識議題,身體是自己的


我挺喜歡第二季帶到的其中一個議題就是女生對自己的身體自主權,我記得在第一集的時候珍就有說過,學校性教育課程中沒有提到「女性的感受」,原來那時珍的話就已經對這個故事線做了相當大的伏筆。


在第七集的時候我才完整看出來二季的氛圍,這個議題包含了女生在性事上的感受,更是涵蓋了青少年女性本身的想法,青少年有很多自己的想法,但並不是被許多長輩來支配與控制(例如奧莉薇亞交往的對象一定被規定要是印度人)。再搭配到艾咪的公車事件,當時公車上沒人要救艾咪,也沒人要為她發聲,只有梅芙告訴艾咪遇到這種事就要去對警察說出來。



我們為什麼要因為他們的行為而改變自己?」女生不該是一群弱勢的族群,在性騷擾上也不該是那個默默忍受的一群,就像是薇薇安小時候遇到漏鳥的男人卻被媽媽規定永遠不可以去游泳,反而不是去教小孩面對這種事時該怎麼反應,「我不想要去依靠一個男人才能保護自己」,這是現代女性都應該要面對以及學習的課題,並且需要懂得勇敢說出自己的感受,不舒服就一定要說。



第七集看到最後一群女生好朋友陪艾咪一起坐公車那一段覺得好窩心,這也告訴我們自己內心受到委屈一定要找人說出來,不要悶在心裡原地打轉,一定會有人願意對你伸出援手。
當然,這議題也延伸到珍被麥克陰的事情,歐帝斯說到「妳不該讓他們欺負妳」這句話,就是最棒的諮詢建議(事實上歐帝斯很會建議,還真的不是唬爛的),也完整說到還是有男生會尊重女性的觀念,但就是不普及







《性愛自修室》系列其他延伸閱讀請參考下列的文章:



以上,觀後感分享給大家,個人一些淺見。歡迎在側邊欄位訂閱免費電子報,或是利用臉書專頁追蹤新文章發布!

 文章中圖片擷取自預告、影音平台及其他相關網站提供之劇照,僅作為影劇推薦與評論所用,如有侵權敬請告知刪除,謝謝。



其他人也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