貼心提醒
我寫的所有文章一定會爆雷,沒看過的人請自行斟酌要不要繼續讀下去喔!
♥ 如果你想要定期獲得新文章通知,歡迎追蹤按讚【Netflix追劇筆記本臉書專頁



如果你目前對《斯卡羅》內容還覺得很卡,建議你可以先看以下延伸閱讀,才會對故事容易上手更入戲喔~








《斯卡羅》第五集劇情:百年恩怨

▲接續上一集(第三四集),李仙得一行人脫隊去琅𤩝找船員,雖然找到船失事的地方,大股頭帶隊針對蝶妹,所幸李仙得一行人得以順利逃跑,貝爾將軍突然要找李仙得要了解情況,只是在部落間的氛圍也非常緊張,因為伊沙表示不會幫大股頭打洋人。

▲貝爾將軍決定要軍隊去攻擊琅𤩝,不僅嘲笑李仙得有這個生番模樣的嚮導,還有法國人處事風格,以及對中國軍力很弱,做出一番嘲諷,堅決明天出兵,李仙得反倒要貝爾將軍好好考慮,畢竟對方手上還有十四個人質,李仙得情急下希望蝶妹可以去琅𤩝通報交出兇手,就不會有戰爭,但蝶妹擔心自己不被當族人看,不過為了不讓母親的部落被洋人毀滅,於是蝶妹鼓起勇氣再次踏入琅𤩝。

▲蝶妹找不到必麒麟,因此只好自己去琅𤩝,雖然找到水仔幫忙,但水仔對蝶妹有著不滿,因為會有更多洋人要來毀掉琅𤩝,畢竟他才剛得到統領埔可以維生而已,因此水仔本來要帶蝶妹去找那些生番,但蝶妹怕連累水仔,因此選擇自己去山上。另一方面李仙得在餐桌堅決要用中國軍隊去做談判的後盾,貝爾將軍暫時同意,但他要看的是中國軍隊到底會怎麼鬧笑話。

▲蝶妹進入部落邊緣時,被烏米娜遇到,但蝶妹說自己母親是她的族人,因為沒有家號,蝶妹還是被當作是外人,最後被帶到大股頭那裏,大股頭認識瑪祖卡(那是他的妹妹),也問蝶妹為什麼蝶妹會替洋人領路?大股頭說到幾百年前洋人就是走著瑪祖卡那條下山的路上來,殲滅上百名族人的性命,所以誰才是真正的兇手都不知道,更糟的是麥肯吉得到船員全被殺的消息,馬上被貝爾將軍發現李仙得的謊言,因而更為惱怒。





▲因此,貝爾將軍氣到帶隊攻進琅𤩝,讓蝶妹被誤會帶著洋人進來,所有部落的人都來對戰,蝶妹被李仙得帶離這地方,至於貝爾將軍的軍隊,這場戰爭中各自有傷亡,不僅麥肯吉死掉,大股頭也受傷,部落最後成功驅逐這些軍隊,晚上慶功之時,三股頭亞祿把轎子送給朱雷,恭喜他要當大股頭,不過要統領埔作為轄地給三股頭。

▲大股頭決定停辦五年祭,但被大家反對,於是決定五年祭照辦,但大股頭交接的事暫緩,沒想到會議中沒幾個人願意挺大股頭打洋人,只想著要大股頭把位置讓出來給朱雷,伊沙甚至要朱雷當上大股頭之後把社寮給他當轄地,等朱雷位置坐穩之後就會還他,只是朱雷覺得不妥,畢竟社寮是唯一可以拿到槍的轄地,伊沙趁機幹掉朱雷也是有可能的事,只是朱雷想了之後,覺得伊沙應該不會害自己,因此要伊沙在五年祭那天照計畫叛變。

▲蝶妹與李仙得去到柴城以前父親沙偷牛賊的房子,蝶妹怕這裡有鬼,水仔要蝶妹去社寮休息,蝶妹覺得水仔不會害自己,因此想要去,再加上蝶妹很害怕。不過李仙得說他們只是要利用蝶妹得到早上戰爭的消息而已,李仙得交代什麼都不要說。








《斯卡羅》第六集劇情:叛變

▲大股頭對阿杰說到以前有和妹妹瑪祖卡約定,如果以後有小孩就要帶回山上,不然在山下久了,都變成漢人了,阿杰則是說到以前父親把他們都關起來時,母親會唱部落的歌給他們聽,風祭司聽到大股頭要把阿杰留在山上時,覺得很生氣,因為這等於是接受了外來的血統。

▲蝶妹實在太怕鬼魂,不過李仙得反倒是告訴蝶妹可以轉念,把它想成母親有在保護自己,照顧著自己,這讓蝶妹稍微可以放心,李仙得說自己想要和生番的首領見面,早上醒來,他們馬上上路要去打狗,阿杰在以前部落邊緣的房子休息,這是媽媽以前被族人逼退的落腳處,因此大股頭要阿杰修好部落邊緣的房子,好讓母親的魂魄可以回來,烏米娜也來幫忙,開始教他如何當一個斯卡羅勇士。

▲李仙得和蝶妹回到軍營,必麒麟說自己已經告訴總兵關於貝爾將軍軍隊戰敗的事,這也代表總兵不會再相信美國人,因此李仙得現在必須要想辦法說服總兵不要作戰,只是糟糕的是,貝爾將軍會回去報告上級,並且誓言要再回來消滅這些生番。李仙得知道現在生番也會非常有敵意,不想讓蝶妹陷入危險,因此找藉口讓她離開,但蝶妹不肯,於是李仙得要蝶妹好好保護自己。





▲伊沙正在和加惹、加別準備許多箭,他說只是要去打獵準備五年祭,當然大股頭根本不相信,甚至還堅持五年祭要停辦,伊沙不得不服從,最後也把箭給帶走,惹得伊沙非常不高興,直接叫囂自己就是要在五年祭要他把大股頭位置讓出來,因為卓杞篤一直在讓族人與漢人往來,最後大家都會像瑪祖卡一樣跟漢人跑,然而,卓杞篤說漢人不是敵人,最後卓杞篤為了不要有差錯,於是要烏米娜帶勇士去伊沙家看看守,但目的不是把伊沙當外人,而是來幫伊沙防阿勞楚部落。

▲李仙得這次帶著總兵的軍隊又嘗試想要進去琅𤩝找兇手,來到之前有幫助過必麒麟進去森林裡的部落,這也是之前有幫過一個船員逃進去琅𤩝的人,果然,這個部落得到一些東西做為交易後幫助了李仙得一群人。

▲烏米娜帶著勇士隊堅決進去柴城,並且傳話大股頭同一把統領埔租給水仔,並且和社寮一起,五年內不用交租,然而,大股頭會這樣做是因為要水仔弄150支槍,想要防洋人,以及半年糧食給部落,但問題是短時間內要弄到這麼多槍根本不可能。








《斯卡羅》第5、6集角色、事件關係圖






《斯卡羅》第5、6集心得觀後感討論





①5-6集劇情與歷史對照


羅妹號事件的歷史大綱,發生「羅妹號事件」後,美國這一方接受到船員的消息,美方這邊不得不動作,第五六集來到第三步驟這裡:

  • 先是美國駐廈門領事李仙得原本有向當時的清廷尋求支援,可是那時候清廷沒當一回事。»»(第一、二集內容
  • 1867年4月18日李仙得到台灣希望可以和原住民聯繫,不過被拒絕上岸。»»(第三、四第五集內容
  • 1867年6月,美軍派軍遠征,在英國商人必麒麟引路下成功登陸,不過還是失利,美國的態度變得越來越強硬。(第六集
  • 清廷驚覺事態嚴重,怕得罪美國,因此臺灣鎮總兵劉明燈率500兵勇南下企圖要說服首領卓杞篤讓原住民解散,不過沒有效。
  • 1867年10月10日,李仙得在琅𤩝與斯卡羅王國頭目卓杞篤直接交涉,臺灣第一份國際和平盟約「南岬之盟」,讓事件和平落幕。







②蝶妹不認同自己血統的掙扎來自於不被接受


在一開始李仙得要蝶妹去對琅𤩝通風報信時,蝶妹說「他們不把我當族人看待」,可是事實上也是蝶妹把自己隔絕於外,我自己覺得這是雙方面的對立,也是蝶妹對族人和自己血統的恐懼。


在之前的集數裡,我們可以知道,一開始蝶妹在琅𤩝就已經不被當成一份子,不管是在客人、閩人還是母親的族人,都沒有自己的容身之地,在第一集的時候也有人對阿杰說「你姐被賣去給外國人了」,蝶妹在洋人身上找到自己的棲息之地,她就像是在琅𤩝的那些漢人一樣,也只不過想要有口飯吃,這也能呼應到大股頭問到「為什麼妳要替洋人領路?」事實上蝶妹也像是琅𤩝的代表,她也是需要有口飯吃的人,因此替洋人領路



所以這一趟的琅𤩝任務,有某種程度也是蝶妹在尋找自己的根,尋找自我血緣所代表的意義以及認同。在小說中,事實上這個蝶妹的角色是虛構的,在現實的歷史事件中並不存在,然而,我覺得作者刻意加入這個角色,無非就是想要用這角色來隱喻某些議題與想法。



族人不把蝶妹當自己人看待,也不接納,然而,最後竟然是蝶妹這個關鍵角色來幫助族人,這有著一種暗喻,蝶妹不會因為不被族人拒絕於外就因而退縮,蝶妹內心中還是認為自己是族人的一份子,是因為外在環境讓她不得不保護自我,從不說自己有生番的血統,因此這就很像是一種循環:


琅𤩝族人不接受蝶妹➜蝶妹為了保護自己以及外在環境使然,所以不敢承認自己的血統➜蝶妹內心已經漸漸地與族人疏遠、有恐懼➜族人自然又會對與洋人走得近的蝶妹有敵意



因此在這循環下,我總是認為蝶妹不認同自己血統的掙扎來自於不被接受。





當然,我的意思也不是說族人對蝶妹這樣的態度就是錯,如果將格局拉高一點來看,部落的人不管是直接對蝶妹開槍,又或者是要與洋人對幹,他們的想法就是「保護自己的家與族人」,我可以理解原住民對自己族人和血脈的忠貞與守護(從瑪祖卡離開部落之後就沒資格再用家號一樣,大股頭也和瑪祖卡約定如果有小孩就要帶回部落,因為在山下久了,都變成漢人了),他們所做出的舉動都是一種對種族的保護,而且琅𤩝的族人都知道自己在這個社會背景下一直是被敵對的一群,他們沒有地方去,沒有落腳地,琅𤩝就是他們最後的家園。


山上已經是他們最後的家園,他們當然要守護,因此當蝶妹帶著洋人進來時,我非常能理解大股頭會做這樣的決定。因此第五集就可以看到蝶妹被所有琅𤩝的人排絕於外,是因為大家都認為是她帶來所有洋人,要毀掉琅𤩝,這樣更讓所有人對蝶妹的不諒解,誤會就這樣一直永無止盡地循環下去。



蝶妹長大後再一次進入部落那個畫面,是她小時候的記憶,這就像是走進內心中的恐懼一樣,要想辦法和族人接觸與交涉,並且更認識母親,例如母親的家號,並且從大股頭那裡才知道母親的故事,這時的蝶妹也才漸漸在想母親死前交代的話「帶弟弟離開這裡,但記得回來,一家人不能像山胡椒一樣裂開,合不攏」的意義。








③如果沒有李仙得,瑯嶠命運就會不同


事實上並沒有人質這件事,在前兩集裡面的內容可以知道,船員都已經全被殲滅,這一集的李仙得又突然對貝爾將軍說還有十四個船員被抓去當人質,其實這是軍事策略,李仙得是想要用這一招不要讓貝爾將軍出兵,用這人質可能會被殺掉的威脅來讓貝爾將軍有所退縮,這也是為什麼李仙得一直一直在找藉口不給少校去看人質。


其實綜觀這整個事件,我一直在想,是真的很慶幸有李仙得這個人物一直想要從中協調,如果這個歷史事件中沒有李仙得堅持利用談判的方式,琅𤩝的命運就會有很大的不同,畢竟目前為止能看到清廷總兵也想要剿番,貝爾將軍也堅持要開戰,都是想要消滅生番,這些舉動只會造成更多的對立,只有李仙得想要用文明的方式來解決這件事。



第六集蝶妹有問到「你喜歡打仗嗎?」,李仙得說「打仗只是過程,我喜歡結果,建立秩序和文明,妳必須為此奮鬥」,這就是李仙得的想法,他並不是喜歡打仗,因為他目的只是想要有著非戰爭的結果,以文明的方式來建立秩序,而不是一直對打,我想李仙得會有這樣的想法就因為他帶過許多重要的戰爭,當見過太多無辜傷亡時,就會知道那些人其實本來都可以不用犧牲的。



「知道出身和感知自己在哪裡很重要,是文明化的第一步」,我很喜歡卓杞篤最後對伊沙說的「漢人不是敵人,只有不相往來才會變成敵人」,這直接呼應到李仙得的理念,需要談判,有別於直接對打無法停下腳步聽對方說的方式,我更是認為在這個歷史事件中,大股頭這個角色也扮演著重要的關鍵,否則就不會在最後有簽訂和平條約,因此,我期待本劇最後卓杞篤的作法。








④為什麼大家執意要大股頭快點讓位?


在這節骨眼,最雪上加霜的是部落間幾乎像一盤散沙,除了一開始大股頭對斯卡羅的統治太過善良而不被伊沙接受之外,那時候就已經埋下動盪的種子,伊沙不願意幫大股頭打洋人,甚至把所有的槍都嘗試壟斷到自己的部落。


事實上這是一連串的奪位橋段,就是與大股頭的觀念不合就對了,最重要的一點就是「大家都在覬覦和人的那些地」,這些地對他們來說都是活命的基礎,因為漢人必須要對部落繳番租,如果沒有這些番租,生番也是會餓肚子,加上第一集有說到獵場的獵物也開始不充足,尤其是三庄的統治太過混亂,還發生械鬥,這也是為什麼伊沙和朱雷站在同一國,一直對漢人的領地有著強烈的支配與覬覦。



因此這一集又更清楚為什麼伊沙、巴耶林、朱雷一直要卓杞篤讓出位置,不能再延遲,伊沙想要一些領地,連同這一集才出現的三股頭也說要統領埔這個轄地。這些地基本上就是部落可以養活部落的基礎,還有資源的支配(尤其是槍),當然另一方面呈現也是人想要掌權的慾望。








⑤族人嘗試接受阿杰?


第六集有很大的重點,也就是阿杰回去部落後,部落和阿杰雙方的衝擊,其實阿杰這個角色比蝶妹更能認同自己有生番血統這件事,跟蝶妹不一樣,阿杰事實上一直謹記著母親的話和回憶,本劇中有許多小細節都呈現阿杰與琅𤩝的連結性更強,例如不願在府城生活,反倒要回來琅𤩝、在家被燒掉的時候第一個保護的就是母親的東西等等橋段,都有在透露阿杰其實內心並不會排斥體內的生番血統。


因此,阿杰真的不能融入族人嗎?「這顆小米種子真的不適合在山上生長嗎?」,我一直在想著之前李仙得問蝶妹關於那首族人的歌後半部是什麼,蝶妹和阿杰都忘記了,那時候李仙得還有問到蝶妹「妳知道歌剩下的部份怎麼唱了嗎?」,看到這一集我突然好像明白李仙得問這句話的意義。



事實上我覺得他的意思應該是「有找到與母親的回憶了沒?」「有認真找到關於母親的事情了沒?」因為李仙得有說蝶妹會忘記母親教的歌,那代表是有恐懼,所以蝶妹、阿杰如果能找到後半段的歌,那就代表他們在部落這裡找到母親的過去,自己也能被族人接受。



因此第六集時李仙得已經知道蝶妹內心不再畏懼,並且蝶妹有說到「以前我不知道母親從哪裡來,現在我知道了,我可能還有親人在山上部落」,也就代表蝶妹不會再害怕回去部落來找到自我以及真相。







以上,觀後感分享給大家,個人一些淺見。歡迎在側邊欄位訂閱免費電子報,或是利用臉書專頁追蹤新文章發布!最後,感謝你閱讀到最後,如果你想要鼓勵我繼續創作更多追劇文章,可以在底下【拍手5下】,讓我獲得一點收益,請放心,您的註冊與拍手完全是免費的!

 文章中圖片擷取自預告、影音平台及其他相關網站提供之劇照,僅作為影劇推薦與評論所用,如有侵權敬請告知刪除,謝謝。



You may also lik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