貼心提醒
我寫的所有文章一定會爆雷,沒看過的人請自行斟酌要不要繼續讀下去喔!
♥ 如果你想要定期獲得新文章通知,歡迎追蹤按讚【Netflix追劇筆記本臉書專頁



如果你在看第1.2集的時候人物關係與事件有疑惑或是卡住的地方,建議可以透過以下這篇文章來幫助你釐清,不然後面的集數你應該會越來越懵喔~










《斯卡羅》第一集劇情

▲1858年天津條約簽訂後,台灣開港通商,對外打開門戶,台灣位於東亞航線必經之地,因氣候及地理因素,船難頻傳,也多次發生國際糾紛事件,1867年,美國商船「羅妹號」在琅𤩝外海觸礁失事, 羅妹號上的船員以及杭特船長夫婦乘著小船想要上岸,然而,巴耶林帶領著族人阻止這群船員上岸,取了洋人的項上人頭,為祖先報仇。

▲在平埔族聚落社寮這裡,客人阿杰是幫水仔工作的人,但阿杰的出身讓大家拿來譏笑,母親番人、父親客家,姊姊賣給洋人,所以阿杰一直被別人叫生番。而在社寮這裡,一個洋人的屍體隨著漂到這裡來,水仔為了不要惹到琅𤩝的首領,所以必須把屍體處理好。

▲海關醫館,蝶妹告知巴萬德醫生自己會回家一趟,因為家裡那裡很危險,去府城洋行也領了工資後,把錢想要給必麒麟讓他把弟弟阿杰搞來府城當童工,必麒麟對蝶妹說,承認自己的出身並不丟臉。

▲水仔處理洋人屍體時,發現柴城福佬為了搶水而和保力打起來,林老實拒絕參戰,林阿九用兩分地以及給阿杰有房子睡的交易讓他參加,林老實為了讓生活可以活下去,也保全自己身為客家人的尊嚴而去,然而,阿杰說自己可以代替父親去,被林老實阻止,後來阿杰告訴爸爸,有船可以撿。





▲另一方面,伊沙抓到阿勞楚的人越過領地來盜獵,卓杞篤認為對方只是要填飽肚子,不過朱雷認為這樣自己以後接大股頭怎麼領導?同時接到漢人械鬥之事,讓二股頭去處理,但因為林阿九為了得到水,於是和伊沙起衝突,所幸烏米娜及時出現制止。但透過伊沙以及朱雷建議,卓杞篤也決定將統領埔收回,並去警告漢人不能再犯。

▲阿杰帶著父親去撿船,但太晚去,什麼都沒撿到,看著這些屍體,阿杰問是不是被母親的族人殺的,不過父親嚴厲地教訓,在琅𤩝本來就是這麼殘酷,因此父親決定帶阿杰去府城找蝶妹。

▲朱一丙把圳埤封起引發保力挑起械鬥,朱一丙表示是因為乾旱,上游都沒飯吃,本來就不夠給保力,水仔建議保力就直接讓生番收回統領埔,與柴城隔遠遠,就不會有打架,但林阿九為了讓族人有飯吃,堅持不放棄統領埔,此時,伊沙來到這裡,把林阿九的槍全沒收,以免林阿九在他背後開槍,同時也告知要收回統領埔,甚至朱一丙還要求把統領埔的房子都燒掉,以免又回來,所以阿杰他們真的無家可歸要去府城找姊姊,但途中遇到一個受傷的船員。

▲巴耶林對洋人上岸沒通報的事讓卓杞篤知道非常生氣,因為這裡還放著一顆女人的頭,這下大事不妙,因為部落會遭來噩運,命令巴耶林把頭帶回去原本的地方。

▲阿杰與林老實要帶這個船員去府城交差領銀兩,但水仔想要私自留下這船員對生番有交代,於是跟林老實打了起來,而船員逃跑的蹤跡也被巴耶林發現,循線過去找人,阿杰與林老實趁機逃跑,但林老實被水仔的人偷襲中彈,阿杰只好自己一人帶船員去報官。而豬朥束社這裡,突然有百步蛇咬自己族人的情況發生,卓杞篤認為這是女洋人的鬼魂要回來報仇。








《斯卡羅》第二集劇情

▲美國駐廈門領事館,貝爾少將來訪,先是對身為法裔美國籍的李仙得嘲諷一番,認為他身體裡流的法國人之血脈無權對美國人逮捕,但李仙得是遵從美國法律「禁止販賣奴隸」,而德記洋行所違反的就是這一點,所以要罰緩。另外,貝爾少將也帶來羅妹號事故的消息。

▲同時,蝶妹與必麒麟走進山區要找弟弟,沒想到在半路遇到一群人要把弟弟跟船員帶走,所以不僅送禮,還半威脅的方式把弟弟阿杰與船員換回來。在台灣府醫館,阿杰與船員在接受治療,蝶妹在外面正好遇到剛抵達的李仙得要找必麒麟。

▲海關醫館這裡,萬醫生認為阿杰的處境比較危險,但李仙得以威脅方式讓萬醫生先救船員,最後阿杰醒過來,也與姊姊相認,船員雖然也醒了,但卻虛弱說不出話來。蝶妹帶阿杰去安戶口,並找工作。必麒麟帶李仙得去台灣道台府,原本想要請求清廷支援去琅𤩝搜救,但卻不被理會,只說琅𤩝不在清廷的管轄範圍內,但一聽到李仙得要去北京美國大使館稟報,劉明燈只好意思意思派鳳山縣的巡檢去搜找,但李仙得早感受到這些人不能相信。

▲李仙得透過必麒麟的關係找英國駐台領事賈祿,他建議直接找道台府的上級報告這件事,賈祿也會背書,在給總督的信中會說到讓劉明燈總兵來負責,這樣至少可以讓當局來施壓,但因為必麒麟的老闆對必麒麟現在的行為不爽,所以決定把洋行關閉,這也代表蝶妹會沒有工作。





▲於琅𤩝,統領埔整個廢墟,水仔感慨漢人多到田地不夠吃的處境,現在又面臨大股頭要換人,所以要去送禮打照面,不過路上遇到朱一丙,認為水仔是要去租下這個統領埔,但他也不反對,因為他以堵圳埤的方式來威脅水仔,要轉租一半給他,自己也會交一半的番租,只是沒想到朱雷收了番租後,反倒要水仔自己去跟伊沙徵求是否同意,因為統領埔地理位置在伊沙的部落邊緣。

▲伊沙也和卓杞篤鬧得不愉快,因為卓杞篤堅決洋人即將要來,槍枝要統一分配,但伊沙覺得自己的族人拿到太少,於是反倒質疑斯卡羅到底怎麼打下天下的,不過卓杞篤認為伊沙只是逞口舌之快的人而已,

▲阿杰跟著石場的人一起去撿船,說要賺外快,蝶妹給了錢這些人,要求他們不要再帶阿杰去撿船,蝶妹也告誡阿杰,在府城的人,不認識的不要來往,認識的要小心,離開琅𤩝,我們什麼都不是。回到醫館,李仙得頭痛舊疾再犯,蝶妹趁機了解到原來李仙得也是有兩種身份的人,但同時也是無法成為任何一方的人。








《斯卡羅》角色、事件關係圖






《斯卡羅》第1、2集劇情+心得





①大股頭說不能亂殺漢人


一開始看到這個「即將要五年祭」畫面,就呈現到對祖靈的尊敬,以及一些巫術的元素,我不太確定是不是巫術,但也類似與祖靈和山神溝通和和平儀式(而這個儀式事實上看完第一集之後,我覺得也是一種要求雨或是祈求祖靈可以讓族人有飯吃的儀式,因為劇中一直講到乾旱無雨,讓農作物無法收成,大家生活都過不下去)。


我很喜歡裡面一句話「我們不可為獵物爭吵,要互相贈與獵物」,看得出來在這裡原住民對自然不過度取用的心,以及他們尊重這塊土地的心,相對地,我更覺得這是不互相侵擾的心,因此可以看得出原住民並不是本身就排外,而是秉持著想要保護好自己的土地。


再加上第一集中的卓杞篤面對阿勞楚的人越線來狩獵這件事,站在對方角度覺得對方也只是想要填飽肚子,對照朱雷面對阿勞楚的態度,卓杞篤說「你當大股頭之後想跟阿勞楚打仗?」,這句話道出卓杞篤這個人的對於族群的平衡和這個地方的秩序。


烏米娜也說「大股頭說不能亂殺漢人」,樹和藤蔓相互需要,因為漢人對於他們的生活,也是有著用處,例如鹽、槍等等用品,這也呼應到一開頭我所提到的「平衡」,一旦這平衡被破壞,就會是一連串的骨牌效應,這也不難想像原來在歷史事件中最後李仙得與卓杞篤可以簽下條約,因為卓杞篤這個角色的想法實在令人敬佩。





②巴耶林想為祖先報仇


「我為祖先飲下敵人血,為祖先報仇」,為什麼要為祖先報仇?因為在這裡是以前曾經被洋人滅社的排灣族地盤,因此巴耶林會對洋人自然充滿敵意,想當然耳也要為祖先報仇,所以那些登岸的船員,幾乎都被殺掉,最後剩一個倖存者,這就是「羅妹號事件」,因此這畫面是這樣來的。


然而,雖然巴耶林是後續事件的開端沒錯,但事實上我在看這一段的時候覺得,站在巴耶林當下的心態去看,我能理解他對洋人的反感與討厭,大家可以試想,如果自己的家人曾經被殺掉,你當然會有想要復仇的心態,再者,在原住民的心態中,我認為出草這舉動是原住民的本能和自古以來的想法,以巴耶林這個角色來說,他就是一個很經典的原住民。





③不敢承認的血統


第一集算是把所有的角色都run過一遍,讓觀眾知道這些角色的關係和個人的心境,在角色的台詞中,有著許多可以了解在當時恆春南方一帶的不同族群的不融合與衝突。


「生番」一詞其實是一個帶有歧視的味道,如果懂台語的人應該都懂生番的意思,也就是聽不懂人話的意思,因此劇中的角色們對於具有這血統的人常常會講到「生番」,這就代表著不同族群之間並不和諧。


本劇中蝶妹與阿杰一家人是一直遭到歧視與排擠的一家人,不管是在任何族群眼中都是如此,就因為與生番有血緣關係,讓蝶妹一家人不管在哪一邊都不被接受,我相信在未來的集數中會對蝶妹與阿杰兩個角色聚焦在他們尋找自己身份與歸屬的故事線,因為第二集的最後萬醫生有對蝶妹說「妳沒有家可以回了」。

  • 蝶妹:必麒麟對蝶妹說:「對,妳不生番,不是不文明的,你是客家人,妳媽媽聽妳這樣說會很難過的,如果她知道妳不承認她的血統,承認自己的出身並不丟臉」,蝶妹的的父親是客家人,媽媽是原住民,她跟阿杰一樣都跟大家說自己是客家人,而劇中大家也可以看到蝶妹被叫「三文番」、「生番」。
  • 阿杰:阿杰的情形也是一樣,因為身份關係常拿來被欺負的主因,在阿杰去到府城時,蝶妹特別交代弟弟「在府城不要說番話,人家叫你生番也不要承認」,我看完兩集之後覺得,他們不是不認同自己的血統,而是覺得這是他們無可奈何的自保方式,所以蝶妹才會說「離開琅𤩝,我們什麼都不是」。




④《斯卡羅》劇中表現出艱困生活


從劇中可以看得出大家的生活都非常辛苦,因為乾旱無雨沒有水就無法耕作,沒有東西吃,本來都是各自互不侵犯的情況下,變成大家會為了要生活而有了衝突與鬥爭。


有一幕我非常印象深刻,就是阿杰帶著父親去撿船這一幕,對於這種想要活下去的渴望,這艘船就像是一個微小的希望,讓大家都要去搶,然後父親與阿杰因為太晚去完全沒撿到任何東西,父親說「希望你姊姊在府城過得很好」,這一方面是希望蝶妹可以不用在這裡窮成這樣之外,更是象徵著父親在吐露他心中的絕望。


這樣的景象完全是對照到水仔對阿杰說的「死在府城總比活在琅𤩝好啊」!這是個多麼艱辛,因為大家都不知道下一餐在哪,「你欠米、他欠糖,大家互通有無」要不是因為大家生存都綁在一起,不然早就更多械鬥,水仔才會說「會來這裡討生活,都是跟閻羅王借命,跟天借膽」,因為有時為了吃飯,連命都會不見(我不得不說吳慷仁在這部劇講的每句話都是金句啊,非常有畫面)。


統領埔的處境是目前最可憐的狀態,大家都可以知道漢人這裡是水仔、朱一丙、林阿九三人為首的爭奪,大家都是為了讓自己的族人可以有口飯吃,所以第一集中發現水仔為了保自己,當然也會選邊站,儘管會讓自己的地位變卑微,水仔就是一個典型的例子「社寮繳番租,靠生番保護」。


尤其第二集水仔蹲在地上吃生米的那一幕,說著「漢人多到田地不夠吃,蕃薯只能填飽肚子,白米才能把人養活,養活一個庄」,面對不會說話的米,但米卻是扛起所有人的命,完全道盡水仔這個角色想要養活庄裡的人,尊嚴有時候都可以不要。





⑤李仙得的身份受到排外


萬醫生有說到「李仙得跟蝶妹一樣,有兩種身份,但兩邊都無法得到歸屬」,第二集一開始,先是貝爾少將對李仙得說「我們美國對法國也真是慷慨」,儘管李仙得早就入美國籍,但血液裡流的血也不被認同,這一點就跟蝶妹一家人一樣。


這角色特別能了解被不被尊重的心,所以他說「中國人雖然不文明,但也是人」,因此從他對待身旁的阿清,可以知道他不會把階級或是不同種族的人當成異己,甚至還找阿清一起吃早餐、穿他送的西裝,教他文明。


這個角色從第二集中就可以看到與蝶妹開始有點眼神的火花存在,我相信在未來的集數中,蝶妹以及李仙得兩個角色會從對方身上找到自我,我想這也是為什麼萬醫生會說「一艘羅妹號把所有受傷的人聚在一起,包括蝶妹」,我想,這也代表著他們彼此間會有機會彼此療傷。





以上,觀後感分享給大家,個人一些淺見。歡迎在側邊欄位訂閱免費電子報,或是利用臉書專頁追蹤新文章發布!最後,感謝你閱讀到最後,如果你想要鼓勵我繼續創作更多追劇文章,可以在底下【拍手5下】,讓我獲得一點收益,請放心,您的註冊與拍手完全是免費的!

 文章中圖片擷取自預告、影音平台及其他相關網站提供之劇照,僅作為影劇推薦與評論所用,如有侵權敬請告知刪除,謝謝。



You may also lik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