貼心提醒
我寫的所有文章一定會爆雷,沒看過的人請自行斟酌要不要繼續讀下去喔!
♥ 如果你想要定期獲得新文章通知,歡迎追蹤按讚【Netflix追劇筆記本臉書專頁










《斯卡羅》第九集劇情:活下去

▲接續上一集(第七八集),柴城確定往總兵那裡靠,保力在大股頭的協商下說要把統領埔給保力,但卻也沒有對生番表態(畢竟現在總兵說可以和柴城分統領埔),社寮因為在統領埔的交易所、糧食都被總兵燒光,想要去跟林阿九要糧食,卻被拒絕,社寮人為了活下去也變得必須要去偷割稻子,與保力的人械鬥,甚至殺人、被人殺。

▲林阿九為了保全在統領埔僅剩的稻子,因此殺掉社寮的人,此時因為統領埔發生這種搶奪的事讓蝶妹太生氣,與林阿九發生衝突,但林阿九說這是蝶妹的錯,是她把外人帶來,但蝶妹說自己根本不知道會發生這種事,她只希望統領埔不要再被燒。事後,保力已經升旗,水仔因為李仙得的幫助下至少保住一條命。

▲蝶妹希望李仙得快點跟生番談判,不過總兵卻不想,因為他認為一切是生番造成的,是生番要去找他談判才對。此時,十八社卻沒想像中得團結,失去社寮,又沒有保力。軍營中熱病爆發,已經有二十個士兵生病,總兵則是與之前幫助過漢人的生番協議好,要一起上山。在山上,阿勞楚竟然毒了魚,讓糧食越來越少,卓杞篤說不能困於山上,於是對說要召開十八社會議,決定要不要攻擊外人軍隊,當然,部落的人還在在意朱雷哪時要繼承大股頭,提出需要讓朱雷也參加會議,尤其伊沙對卓杞篤很不高興,甚至在草寮發現阿杰的衣物,於是逼問卓杞篤是不是窩藏漢人內賊?卓杞篤則是承認的確有外人,而且還長得像瑪祖卡。





▲總兵把一些兵力調去保力,以免熱病先讓兵力垮掉,李仙得想要加快腳步快點結束這趟任務,因此對總兵說自己可以當生番的人質也可以,要製造與生番談判的機會,不過總兵卻說要開路進山,好讓生番怕到自己來談判,如果失敗,就直接殺進山,李仙得並不同意總兵的做法,總兵反倒威脅自己要收兵,讓李仙得自己去處理,搞得李仙得不得不跟著總兵的腳步開路進山,並要蝶妹告訴水仔帶她進山的路,不過總兵突然對李仙得說蝶妹不老實,李仙得才發現上次蝶妹自己上山找生番。

▲朱雷發現烏米娜要帶阿杰離開,阿杰死也不下山,畢竟山下的漢人與總兵將要打過來,於是朱雷把阿杰帶回去部落,讓伊沙與卓杞篤自己處理,卓杞篤本來要等十八社到齊時再把阿杰趕下山,不過朱雷說了,外人要打進來,家人就該要團結,在阿杰內心中則已經是認定「我不是漢人,我是斯卡羅人」,甚至還把鞋丟了。

▲阿杰去到社寮被其他人冷言冷語,阿杰三兩下就將對方給打暈,甚至準備砍下對方的頭,同時水仔制止阿杰,水仔說到蝶妹害他,阿杰才不管這些,他來只是要來跟水仔要那150支槍,不過阿杰也在此發現社寮也要為漢人開山路,水仔說到社寮已經等生番等到斷糧,這情勢也是生番逼的。此時,李仙得在某個漢人身上發現那把必麒麟給阿杰的刀,才知道生番公主把這刀拿去換東西,也代表阿杰不在統領埔,而是在山上,蝶妹與李仙得、必麒麟剛好來到社寮,李仙得也早就料到水仔不會說出阿杰最近去哪裡,但從阿杰身上的一些蛛絲馬跡就知道,阿杰的確去當了生番。

▲阿杰混進漢人中要替漢人開山路,事實上他是去當間諜,要在草上做記號,好讓烏米娜他們可以跟去並突襲除掉漢人,蝶妹不同意阿杰這樣的作法,於是與阿杰大吵一架,此時烏米娜帶隊突襲,蝶妹差點被烏米娜給殺掉,阿杰對蝶妹坦承,蝶妹就是部落的叛徒,甚至很想要殺她。

▲十八社會議將召開,伊沙對另外兩個願意跟隨卓杞篤的社說不同意他們跟隨卓杞篤,因為他認為這場仗是由蝶妹這個叛徒帶來,因此部落不可能贏,斯卡羅只會滅亡,所以伊沙認為最好的辦法就是交出巴耶林。








《斯卡羅》第十集劇情:瘟疫

▲總兵的士兵開路五天,遇到種種困難,熱病還讓許多人染病,水仔被總兵要求帶路,但卻因為地勢險峻,於是總兵要找其他路。十八社會議,朱雷擔心因為有蝶妹當叛徒,覺得卓杞篤會下不了手,就像那天要突襲兵營一樣,縮手了,不過卓杞篤承諾自己會親手殺掉蝶妹,然而,只有卓杞篤自己八個部落同意,剩下還要兩個,卓杞篤突然說自己想要死在戰場上,並且會帶著蝶妹一起下黃泉,這樣也才能贖罪,加惹、加別願意加入,只是他們想知道如何分配槍火,卻沒想到引來巴耶林說自己上次沒有槍就可以趕走士兵,這引來伊沙不爽,要卓杞篤直接交出巴耶林就好。

▲因為烏米娜帶隊突襲開路的士兵和百姓,總兵很生氣生番現在要說談判?李仙得打圓場說總兵當初開路就是要生番來談判,已經達到目的,現在用士兵被殺當剿番的藉口,又或者是設隘阻番,讓生番無法接觸文明,那以後再有千千萬萬的船擱淺在這,又會有其他無辜的人再次犧牲,總兵也會永遠處理這種事處理不完,而且美國也會有所動作,要派兵來這裡駐守,掌握這裡的權力,總兵聽完後同意談判,並且談判由李仙得負責。

▲隔日,雙方都準備要去談判,出發前總兵問到如果生番交出兇手,要對兇手做什麼?他自己要求談判給李仙得,但兇手會由他自己根據清廷的法律來處理。只是談判過程中,卓杞篤要在交出兇手後,軍隊都退出琅𤩝,這一點李仙得無法做到,卻沒想到總兵說會對兇手斬首示眾,這讓生番不滿,李仙得也不滿,卓杞篤反倒自己說自己就是兇手,並在這時把位置趁機讓給朱雷,李仙得當然知道大股頭是替人頂罪,不過大股頭說「我是斯卡羅的大股頭,我絕不出賣我部落兄弟」。

▲談判破裂,卓杞篤對蝶妹說雖然瑪祖卡也背叛部落,但她從沒有不承認自己是斯卡羅人,而李仙得也逼問蝶妹關於阿杰與生番到底什麼關係,不過蝶妹並沒有說,反倒讓李仙得更不爽。另一方面,因為卓杞篤願意為犯錯的族人犧牲生命,因而贏得大家的信任,越來越多人願意挺身而戰,包括伊沙。





▲蝶妹感染熱病,又沒有奎寧,士兵數也越來越少。必麒麟要李仙得如果蝶妹可以醒來,就放蝶妹走,是李仙得把蝶妹塑造成一個背叛者,現在蝶妹失去所有一切,連弟弟都沒了。隔日,水仔運來一百多支槍,阿杰去通報給烏米娜知道,只是社寮有三十多個士兵,去搶東西肯定會被知道,果然,社寮運來一堆糧食引來總兵的注意,水仔哭訴這是柴城的糧食,自己社寮完全沒東西吃,至於槍,水仔已經偷偷藏起來沒辦發現。

▲此時,官糧自己也斷糧,三庄也幾乎沒東西可吃,伊沙也帶隊去山下搶糧和槍,軍隊包圍山下,大股頭認為連祖靈都保護不了部落,只是現在槍還是不夠,在社寮這裏,水仔正在打算要替阿杰擔下通報生番的交易,他可以向總兵說是自己通報生番,但那些槍,必須要用統領埔來換,水仔篤定兩邊一定會打起來,就算社寮沒有自己,只要有一塊地,就能活,到時候沒有生番或自己,其他人都能活。

▲李仙得在人群中找到阿杰,把他抓回軍營讓他見蝶妹,阿杰對蝶妹說「如果妳想要離開,我已經把草寮蓋好,就在部落邊緣,妳可以回部落了」,李仙得跑去瑪祖卡的墓道歉自己帶來的一切,希望瑪祖卡可以保佑蝶妹快好起來,並且現在要走瑪祖卡與蝶妹走過的路去山上,如果有詛咒,就衝著他。








《斯卡羅》第9-10集評價心得討論





EP9-10集劇情與歷史對照


羅妹號事件的歷史大綱,發生「羅妹號事件」後,美國這一方接受到船員的消息,美方這邊不得不動作,第七八集來到第四步驟這裡:

  • 先是美國駐廈門領事李仙得原本有向當時的清廷尋求支援,可是那時候清廷沒當一回事。»»第一、二集內容
  • 1867年4月18日李仙得到台灣希望可以和原住民聯繫,不過被拒絕上岸。»»第三、四第五集內容
  • 1867年6月,美軍派軍遠征,在英國商人必麒麟引路下成功登陸,不過還是失利,美國的態度變得越來越強硬。»»第六集
  • 清廷驚覺事態嚴重,怕得罪美國,因此臺灣鎮總兵劉明燈率500兵勇南下(第七八集),企圖要說服首領卓杞篤讓原住民解散,不過沒有效»»(第九、十集)。
  • 1867年10月10日,李仙得在琅𤩝與斯卡羅王國頭目卓杞篤直接交涉,臺灣第一份國際和平盟約「南岬之盟」,讓事件和平落幕。







①「我恨瑯嶠、恨你們」


首先,我要先來說說蝶妹這個角色在斯卡羅中一直讓我感到很困惑,的確我就像是李仙得一樣對蝶妹覺得「太難捉摸」,在過去的集數中,我一直以為她可能會在這趟任務中找到自我的認同,或是找到自己的歸屬,不過最近這幾集看下來,我著實不太懂蝶妹在這過程中的心境到底為什麼可以如此飄忽不定。


我知道蝶妹認為琅𤩝已經不是她的家,第一集她也很坦誠對萬醫生說自己早就沒有家,所以當時我一直以為蝶妹可能再回到琅𤩝之後會有所不一樣,而且李仙得的這個角色出現更加深我對蝶妹會重新認同琅𤩝的想法,只是演到最後已經開始被搞混,一直覺得蝶妹的內心自我混亂也太久,感覺連她自己想要什麼都不知道,所以搞得我也不知道蝶妹到底在想什麼…。



我大概整理出我覺得蝶妹讓我很混亂的橋段:

  • 最近這幾集的蝶妹,一下子說「我還有家人在山上,還有親人在山上」,還曾經對李仙得說「我現在不再恐懼,現在知道在山上還有我的家人」光是當時那一幕就讓我誤以為蝶妹認同母親的家族以及血脈。

  • 但另一方面我更是不懂為什麼蝶妹要對李仙得說謊?李仙得就是不希望發生戰爭的那個人,這樣蝶妹如果內心不想要發生戰爭,那更應該要對李仙得誠實,好好幫助李仙得不是嗎?尤其是在第八集的時候,蝶妹還無意間讓水仔被誤會去對生番通風報信的人,但蝶妹卻一直沒有承認是自己造成,甚至統領埔被燒掉了,蝶妹還在對李仙得和水仔生氣….




總之,之前蝶妹給我的感覺就是「混亂」,蝶妹對琅𤩝的恨,因為就是這些人不接受自己,因此她在第九集說到「我恨琅𤩝、恨你們」,統領埔是她唯一可以懷念父母親的地方,所以林阿九與水仔兩人在打架時,蝶妹會出來阻止就只是因為她不想要家再被燒掉,並不是想要救水仔。


在我前面幾集混亂之中,第九集的蝶妹導演終於有給她一個明確的立場與心態,看到第九集我大概可以懂蝶妹現在的內心,我自己是覺得她根本不是為了救琅𤩝,她不想要戰爭爆發是因為阿杰還在山上、也不想要統領埔被燒,就這樣罷了,因此三庄的任何什麼談判、鬥爭,蝶妹基本上是沒有什麼作為,也沒打算找李仙得商量來救琅𤩝,這也難怪林阿九會說:「想置身事外,有更壞的事會發生在妳身上」。



也能呼應到第九集最後阿杰要蝶妹快點離開琅𤩝,但蝶妹說「我只想不讓家再被燒,你不走,我也不走」,因此跟我推理的蝶妹沒錯,她的心沒有琅𤩝,只有統領埔的家以及弟弟,才會用一堆理由和謊言留在這個地方,為的就是不要讓弟弟有危險,至於第九集蝶妹會什麼會在水仔被林阿九給毆打時拿槍出來制止,她其實不是要救水仔,而只是要保護統領埔不要再有任何鬥爭危害到自己唯一的家罷了。








②蝶妹失去一切


對於身認同,我反倒更喜歡阿杰這角色內心對血脈的認同與內心歸屬,阿杰的故事線是我覺得本劇唯一最清晰明瞭的一條故事線,在他的心境交代上也非常清楚,在第九集中阿杰把鞋子脫了丟掉,說著「我不是漢人,我是斯卡羅人」這段話時,讓我覺得阿杰這角色在內心中的確比蝶妹更能認同自己的血脈。


我超愛卓杞篤對蝶妹講的那段話:「妳跟妳母親一樣背叛部落,但妳母親跟妳不一樣,她沒否認自己是斯卡羅人,妳痛苦,因為妳身上留著妳母親的血,斯卡羅貴族的血,妳越不承認那血,就像火一樣燒著妳」,這一段就是在講蝶妹內心還是不願意認同部落血脈。



我覺得就因為這樣的內心掙扎,導致蝶妹內心中的混亂,因此她變得做什麼都不對,聽了必麒麟與李仙得講那一段我才了解,蝶妹是有在拯救自己的部落,不想要戰爭,只想要帶阿杰走,因為李仙得的指派,才會一步一步讓蝶妹成為大家口中的背叛者,我覺得這就跟阿杰一樣,在哪裡都沒有容身之處,阿杰去漢人的地方也不被接受,留在山上也有人要殺他。



這一趟下來,蝶妹失去了所有東西,家、統領埔、還有弟弟。








③蝶妹的不老實,被李仙得發現


果然,總兵都看得出來蝶妹不老實,發現上次蝶妹是自己上山,總兵說「她怎麼知道路我不知道,她走的路我不敢走,你最好也別走,我寧願相信社寮那傢伙,人為了生存,什麼事都幹得出來,我都搞不清楚她是什麼人,理番通譯,還是生番?」。


這段話從總兵口中說出來比蝶妹自己講出來的殺傷力更大,就好像你想要相信的人不相信你一樣,我覺得李仙得的內心就像是被背叛一樣,再加上李仙得想要幫蝶妹卻一直被捅刀,這才是讓李仙得不開心的點。



保持三步距離,我寧願妳是那個保持距離的僕人,那時候我還能相信妳」,這句話其實也在隱喻著蝶妹跨過界線自己去干涉這場戰爭,這不僅是蝶妹背叛李仙得對她的信任,還把事情弄得更糟,相反地,這也代表李仙得覺得蝶妹不相信自己。


然而,必麒麟也說得沒錯,蝶妹又不是李仙得的士兵,為什麼要這樣逼她呢?這或許也難怪蝶妹會說出「我也不知道事情會變成這樣」。








④一連串的選擇都是想要活下去


從上週的兩集看到現在,很多選擇都的確建立於「想要活下去」的念頭之上,尤其是上週兩集一直著重在三庄是否要轉換投靠總兵那一段,用了很大的篇幅來講這個「想活下去」的議題,到這週的兩集,其實也能看到這問題不只存在於山下的三庄漢人中,在山上的生番們也是存在著沒有東西吃的問題。


不管是哪個族群,做選擇都是因為想要活下去,第九集林阿九的媽媽有說「有快沒飯吃了,秤該往哪邊應該很清楚了」,這也代表他們所做的選擇都是想要有口飯吃。



其中社寮是最悲劇的一庄,其實水仔他這個幾色我覺得比任何角色演得更用力,所散發出「想要活下去」的那種信念與無奈最對我的胃,當他被林阿九給歐打到地上,他還是堅持要吃下那沒有熟的米,所以李仙得說了「連蟲子都不會吃沒有熟的米」,這就已經道盡沒有飯吃的那種走投無路,光是這角色就已經令人掬一把同情淚。我不曉得史實是否真的如此,但這導演能夠透過這角色來傳達身處沒有地位之人的悲哀與艱辛真的很有情緒張力!










⑤為什麼卓杞篤選擇開戰而不是把巴耶林交出去?


伊沙認為把巴耶林交給總兵就能解決一切,但為什麼卓杞篤一直要保全巴耶林,並且一定要跟漢人開戰呢?這是我一直存在的問題,我自己是想大概是因為原住民對自己部落的人不會背叛,我覺得在卓杞篤的內心中,大概是秉持著這一點,因為第九集中卓杞篤有對巴耶林說「我們都應該因為不遵守規則而受到懲罰」,因此「遵守規則」這一點來說是斯卡羅人的天性,部落也是這樣才可以有秩序。


因此,我自己是覺得「族人不能背叛族人」這個信念就一直深植在卓杞篤心中,這也是為什麼大家對蝶妹一家人這麼不能認同,所以卓杞篤會這樣寧願開戰也不願把巴耶林交出去應該就是因為「不背叛族人」,
這也是為什麼卓杞篤在談判時會自己站出來說「我就是兇手,我是斯卡羅的大股頭,我絕不出賣我部落兄弟,族人犯錯我來承受」。


在談判之時覺得卓杞篤是真男人啊!這種魅力我不信朱雷或是伊沙做得出來,那種保護部落的決心非常強烈,不要覺得卓杞篤害了整個部落犧牲無數,其實在原住民的部落中他們是很注重族人間的義氣與血脈,我看到網路上有人討論說第十集把卓杞篤刻畫得太過想戰爭而不符合史實,但我自己是覺得這必須要站在生番的內心世界去了解卓杞篤的內心,我也相信導演是想要呈現出卓杞篤對族人的不背叛。



哪一方被消滅,讓祖靈來決定吧」,我挺喜歡這句話,我挺喜歡原住民的生活會隨著自然以及祖靈的指示去做決定,很多事情就是聽天由命,如果是上天安排,那就是接受,另外我更覺得這是卓杞篤內心中知道「雙方都有錯」,因此如果要爭論的話,就由祖靈去決定誰對誰錯。然而,我覺得這就像是一種上天給予的平衡,對於山下熱病蔓延就像是祖靈在保護著部落一樣,默默地削弱總兵的勢力。







以上,觀後感分享給大家,個人一些淺見。歡迎在側邊欄位訂閱免費電子報,或是利用臉書專頁追蹤新文章發布!最後,感謝你閱讀到最後,如果你想要鼓勵我繼續創作更多追劇文章,可以在底下【拍手5下】,讓我獲得一點收益,請放心,您的註冊與拍手完全是免費的!

 文章中圖片擷取自預告、影音平台及其他相關網站提供之劇照,僅作為影劇推薦與評論所用,如有侵權敬請告知刪除,謝謝。



You may also lik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