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rt-Up:我的新創時代》劇情/觀後感|第6集:關鍵人物


上一集中,因為三山科技確定進駐沙盒創投,達美開心地抱著南道山,而韓志平則是在這是就溜開,不過韓志平自己想明明自己就沒有做虧心事幹嘛要逃開?韓志平想到達美問的問題:「你為什麼不惜說謊也要幫助我們」?


這個問題,看來韓志平自己也一直在躲避呢!








《Start-Up:我的新創時代》第6集劇情


第六集的劇名為:關鍵人物

在組織進行決策時,具備相當影響力的核心人物。








南道山知道韓志平在煩惱甚麼,關於為什麼韓志平要幫他們的問題,南道山已經代替韓志平回答了。


南道山還算識相與圓場對達美解答:「是我拜託他的,時隔15年終於要和妳見面,我希望妳看見我體面的樣子,所以才會請韓組長來幫我,因為我們很熟,非常要好,幾乎像親兄弟一樣」。


雖然聽起來不合理,不過達美還是相信了,這樣韓志平也就稍微放心。南道山跟達美說:「韓志平給我們的所有幫助,都是因為我的關係,所以妳不用多想,以前是這樣,以後也會這樣」。


韓志平突然發現南道山這個謊圓的很好,也發現南道山其實非常會講話,不會結巴,更不會眼神閃爍呢。但韓志平怎麼想都不對:「怎麼感覺在對我發火」?

南道山說:「現在有資格了」。(原來是在駭客松比賽之前韓志平對南道山說:「等你以後進了沙盒創投,我再給你機會生氣」)


依照韓志平的個性當然會繼續追問下去,難道就因為這樣而對自己發火?正當我以為南道山會因此跟韓志平攤牌時,南道山卻說:「怎麼可能對你生氣呢?我們現在可是親如兄弟呢」。(雖然有點威脅,不過至少不是撕破臉,但可以感覺得到這個韓志平可是謹記在心)







達美尋著姊姊IG上跟媽媽喝下午茶的照片,來到媽媽住的飯店找媽媽,找了許久皆沒有媽媽的蹤影,就打算要放棄的時候,媽媽剛好搭電梯下樓,遇見達美。不過徐達美看到媽媽卻是硬要演成「碰巧遇到」的樣子。


達美趁機告訴媽媽自己已經進入沙盒創投,正在努力收拾當時空口說的話(這正是在
第三集中媽媽對自己講的話「空口說白話,會變成騙子,事後再收拾殘局,就會變得像你爸一樣」做出回應)。


達美搶先姊姊一步告訴媽媽自己進入沙盒創投的消息,讓在遠方也正有打算告訴媽媽的元仁才就此作罷。


在家中的南道山還在對自己的程式做修改,通宵搞了整晚,終於修正自己程式,成功辨認元仁才字型的真偽問題。


南道山高興地要直奔沙盒創投,但南道山一身邋遢樣讓爸爸看不下去這樣要穿這樣去上班?於是送給了南道山一套西裝,原來爸爸誤會了南道山是執行長的身分,當然南道山也沒機會對父母親告知自己根本就不是執行長的身分。


來到沙盒創投,達美與南道山踏著輕鬆的步伐,與容山、哲山見面吃早餐,而南道山也將程式修改好的好消息告訴大家,振奮第一天上班的日子,看到達美開心的樣子,南道山對哲山說:「這就是寫程式的意義了吧」!







這是三山科技的三人第一次見到這麼美麗的辦公室,甚麼資源都有,開心得要死!但此時的達美正拿著程式要來給元仁才看,卻突然聽到其中一家新創公司正在吵架。


原因是因為股份不和的問題大吵大鬧進而拆夥、拆辦公室、二十年的友情到此為止,讓大家都全看傻眼。(但殊不知這樣的命運也即將發生在三山科技的每個人之中)


容山、哲山回到辦公室則是討論著都已經來到這種辦公室應該要更團結才對,怎麼第一天就鬧翻?而進辦公室第一件事就是分配位置,南道山想要給達美最大的位置,但達美堅決不用,在爭論的過程中,這個鄭思河又回來了,直接選擇南道山為達美選的大位置,而這個鄭思河因為全都不配合達美的規定,讓南道山恨得牙癢癢XD


另一邊,尹善學正在去沙盒創投上班的路上,在橋上看見綁著一朵白色的花,似乎讓尹善學想起甚麼過往。


不久後韓志平與尹善學開會,朴東泉則是努力報告他做的簡報,但韓志平想到今天南道山對自己發脾氣的事情,一整個火都上來,因而對朴東泉也牽怒進去,用了很大的怒氣問一些朴東泉無法第一時間回答出來的問題,也讓朴東泉很洩氣。


不過會後尹善學來與朴東泉聊聊,朴東泉也知道原來韓志平決定繼續成為沙盒創投的導師,所以壓力會那麼大,進而影響情緒。沙盒創投的導師就像天使投資人,要一個做創投的人像天使投資人一樣去當加速器,確實挺崩潰的,這不是等於要一個教授去幫幼稚園的孩子上課嗎?


而尹善學趁勢邀請朴東泉當沙盒創投的管理人,這個朴東泉不知道該哭還是該笑呢XD 眼看已經推不了,只好硬著頭皮上場。







馬上,在在三山科這裡,朴東泉盡責地告訴大家在這裡使用的東西、費用全部免費,以及會有一億元的創業補助金,但需要先請代表先準備盡職調查,沒問題就會馬上撥款。所謂「盡職調查」就是:「投注資金前要先評估目標公司的所有資訊」。


至於公司章程、財務報表和股東名單這些東西,三山科技一樣也沒有,因為他們也聽不懂,所以這讓鄭思河聽不下去直接離開現場。


而下午三點就可以由各個公司去挑選導師,導師的選擇有:

  • 尹善學
  • 全球市價總額排行第七名的跨國集團圖思托韓國分公司新任社長艾力克斯
  • 創投首席組長韓志平
  • 最後是國內排名第43的早晨集團會長元都政。


在電梯中,元仁才剛好遇見元都政,元都政告訴元仁才:「妳應該要好好感謝我之前提議的比賽,這樣妳才有辦法進駐沙盒創投啊」。


但元仁才非常不客氣地說:「原來你是來邀功的啊,你提議的時候我就想到結果了,如果我輸了,你肯定會對我百般嘲諷,說我離開你就甚麼都做不了;如果我贏了,你就會開始邀功說我能進駐這裡都是因為你,你的反應怎麼跟我想得一樣」?


元都政耐不住性子說:「我都特地撥空來當你的導師了」。但元仁才早就已經選好導師,看起來就是她會挑選尹善學。至於元仁才的履歷申請表上會寫到沙盒的來源,是因為元仁才曾經在會場聽到尹善學說沙盒的故事是某一個代表告訴她的(那正是她的爸爸)。


而這個故事也讓元仁才想到自己的親生爸爸,因此在申請表上的動機表格寫下小時候爸爸鋪沙地的故事。


於是選導師的會議中,尹善學當然廢話不多說,直接忽略元都政,元仁才當然也毫不猶豫地選擇尹善學做為導師。







換到徐達美選擇導師時,艾力克斯和韓志平都舉手說要成為三山科技的導師,韓志平看到艾力克斯也舉手,簡直嚇一跳。但徐達美說我們已經決定好導師,就是韓志平組長,這讓艾力克斯簡直大喊為什麼不是我?


雖然韓志平也明示加暗示旁邊的艾力克斯更適合三山科技,但達美更是堅決要選韓志平當導師。韓志平把徐達美拉到頂樓,大罵徐達美一頓,說她簡直浪費大好機會,而且艾力克斯對三山科技是很有興趣,是真心對三山科技好的。但徐達美認為用兩項來比,韓志平更是略勝一籌啊。


原來是韓志平默默地幫三山科技打動達美:

  • 像是韓志平幫達美修改簡報內容
  • 為了幫南道山他們,還借出房子
  • 在派對上義不容辭地幫了南道山解圍


原本達美以為韓志平對自己有意思,不過南道山的解釋已經解開心中的疑惑了。達美希望韓志平未來可以把三山科技當家人一樣照顧。


韓志平說:「你以後可能會後悔選擇了我」。

徐達美:「別擔心,我從來不後悔自己所做的選擇」。


但是選擇韓志平當導師的決定讓三山科技的容山、哲山傻了眼,畢竟艾力克斯是特地來找三山科技的,哲山難過地說:「你不選國際導師,偏要選本土的韓組長」?而韓志平為了給三山科技信心,答應南道山會成為值得依靠的雪巴人。







盡職調查中,韓志平看了。事業計畫書十分、公司章程也是十分,但股份名單是負一百萬分。南道山19%,徐達美、金容山、李哲山、鄭思河、南成煥各16%,南千浩1%(是堂哥)。


雖然看起來股份非常平均,但韓志平卻說:「我敢保證,看了這份股東名單,願意投資的蠢蛋,這世上一個都不會有,為什麼?因為這麼平均分配的股份最終只會成為代表的絆腳石」。(這讓大家聽得是一臉懵,雖然聽不懂,但可以很確定知道這不是好事)。


韓志平問:「徐代表,妳認為一個代表的力量從何而來」?這答案在元仁才於早晨集團被踢掉就是知道原因了,元仁才講到:「就是股份,這麼明顯的答案我之前卻不知道,或者應該說是我太相信我父親了,我以為我父親的股份就是我的。」


尹善學說:「創業初期賦予代表足夠權力是非常重要的」。


不過在達美認知中:「平均分配不是更好?只要大家更團結一致」。

韓志平提出他的專業看法:「直接集中在一個人手上不是比團結更乾脆嗎?否則只要有一個人意見相左就有問題」。


但南道山認為:「不要讓這種事發生就好,我們的友誼是永遠的」。不過韓志平又運用婚禮上的誓詞做為比喻,一開始情投意合兩人同心,離婚的話鼎說監護權扶養權,兩人分一分錢就好,但公司不一樣,你們要是反目,損失的是投資人的錢」。







原本南道山要把自己的股份全釋出,不過也是被致止,因為只要開始擁有資金,投資人就會擁有你們的股份,這35%當然就會被稀釋,這樣不是同事倒戈,就是跟投資人一起控制整間公司,甚至直接賣掉。為了防止這種事發生,一開始你們必須把股份集中在關鍵人物手上,才能讓公司照你們的意思去經營。


關鍵人物就是三山科技最不可或缺的人物,韓志平也建議這個人至少要有90%的股份。


但這樣的建議可是讓哲山大發雷霆,認為這是韓志平與達美串通好要搶走自己的股份。因此就這樣三個男的就這樣吵起來、打起來。韓志平整個看不下去直接走掉,達美馬上追出去找韓志平。韓志平說:「為了一億的補助金就能打成這樣,以後資金進駐百億、千億更是天方夜譚,更糟糕的是連這種股份之爭都無法解決,徐代表,妳才是最大的問題」。


接著容山、哲山決定拆夥,兩人都走了。這樣的糗事也讓元仁才他們團隊看到,此時的達美又再次姊姊面前丟臉,三山科技第一天就玩完。


達美、南道山都不知道怎麼處理這狀況,達美認為或許南道山也有話想說,於是請南道山送自己回家,在路上南道山一樣安慰達美:「他們說的話妳別放在心上,就當是一種雜訊吧」。


達美認為不如讓南道山當執行長,自己當財務長、行銷長。不過南道山並不肯,南道山說:「我已經選妳當執行長了,我不想後悔我的選擇」。







為了解決這問題,達美可是很努力在找答案,也知道自己目前的能力並不足以當一個合格的執行長,於是通宵整夜自我充實。


哲山則是跑到三山科技頂樓來喝悶酒,容山也剛好來到這裡。兩人在頂樓回憶起剛開始道山開創公司的時候,名字為道山科技,只有南道山一人,後續因為哲山在公司被迫背下主機伺服器被勒索的罪名,就算要辭職,也要拿出一韓圓億元,當時南道山自己也沒有一億元,但南道山運用程式能力破解哲山的問題。


而容山則是為了哲山離職、賣掉東西湊一點錢,不過病毒被南道山給破解了,也因謂這個陰錯陽差,兩人進來這個公司了XD


兩人憶起當初還好因為兩人的加入,把道山科技這個不吉祥公司名稱改為三山科技了。容山與哲山倒是不介意把股份給道山,但哲山講到就是不給達美:「達美與南道山就是在信中認識的,要是徐達美發現南道山不是那個人,她還會繼續在三山科技嗎?她肯定會離開,雖然目前為止她幫我們解決很多問題,但總有一天她會成為那個問題」。



容山與哲山在頂樓所講的話都被在辦公室裡面的道山給聽到了,對於哲山講的,道山認為也沒錯,達美目前所不知道的祕密的確有可能會成為公司隱憂。


一早起床,韓志平一看手機,有461個未讀訊息,裡面全都是關於經營公司的問題,達美希望韓志平可以教自己經營公司的知識,原來達美通宵念書就是因為想要增進自己的能力。


在書店中,達美挑了幾本可能對自己有幫助的書籍。


此時韓志平也來到這裡找達美,韓志平說:「關於第一個問題:怎樣是一個好的執行長?沒有這種東西,這就和政治、企業管理一樣,並不是考試,沒有正確答案,為什麼要追求不存在的東西呢?所以,不要再找答案了,做選擇就好,不管哪一種選擇都會被罵,但如果害怕被罵妳就做不了任何決定,做不出決斷就是失格的代表。妳想成為哪一種人?好人?還是執行長」?







在咖啡廳,達美看到鄭思河沒在辦公室卻正在與一個男人聊天,於是用手機打電話給鄭思河,她還故意不接。


而在辦公室的南道山發現一直曝曬於陽光底下的牛奶快要爆炸了,趕緊拿走要去丟,但因為接到達美的電話,所以把牛奶先放在桌上走出去,卻遇到來上班的哲山,但南道山明明就叫哲山別碰那瓶牛奶,哲山就是不聽,把自己的臉和眼睛炸得痛死。


南道山趕緊背著哲山去醫院檢查,這樣被驚嚇過的哲山滿懷對朋友的歉疚,哲山不希望自己對朋友最後的印象就是他們對自己失望的樣子,於是求醫生:「我一定要重見光明」。


在診間外的道山和容山聽到哲山說還看得見,感動萬分,三個人在醫院裡痛哭流涕、激動擁抱。


而哲山現在可更是相信道山所做的決定,保證自己會無條件相信。南道山說:「如果你相信我,就請你也相信達美吧」。不過哲山則是繼續把話說完:「你搞得好像我很小心眼,我也相信她,就像我相信你一樣,所以我會把股份給她」。


此時達美傳簡訊給大家緊急召開會議,並私下傳簡訊給南道山:「以後不管做任何決定都希望你可以支持我」。







達美重新擬定的股份名單共有兩份,先講第一份。


容山、哲山、南成煥、達美,一率是8%、南千浩1%。而最大股東則是持有67%股份的南道山,以及以後希望大家都用敬語,不然以後員工增加,會很難有固定溝通方式做管理。


此時的在旁邊的鄭思河舉手提問自己的股份在哪裡?達美再拿出另一個版本的股東名單。所有人包括鄭思河都是7%、南千浩1%、南道山64%。


徐達美趁勢管理這個鄭思河,對於鄭思河一直不配合的態度,直接問鄭思河:「妳還是一樣不想遵從說敬與的規矩嗎」?鄭思河強勢表示:「嗯,不想」。


於是徐達美說那就只好不能與妳共事,不願意配合說敬與,又上班無故不接電話,達美要鄭思河自己選擇到底要不要繼續共事。儘管鄭思河不太開心,但還是選擇繼續共事。


不過韓志平還是不滿意股東名單,直接問徐達美:「我說過這樣會造成投資人的困擾,他們要面對的關鍵人物到底是誰?是妳還是南道山」?


達美:「如果需要應付投資人就由我出面,而技術長南道山都會以持份人的身分同行」。

韓志平:「如果意見分歧呢』?
南道山很有自信地說:「不會有這種事發生的」。


達美對韓志平說:「我聽從你的建議,沒有任何一個答案滿足所有人,所以我做了選擇,勇於承擔被某些人批評的風險,很抱歉,但我終究得做決定,因為我是代表」。







開完會,南道山想要私下跟韓志平說。


南道山說:「我打算今天跟達美說實話,關於那些信的實話。因為我想先把潛在的危機處理掉」(為什麼呢?因為前一天南道山聽到哲山說得沒錯,如果達美突然哪天知道信的真相,或許達美就會帶著股份離開三山科技了,於是南道山必須要先把這問題解決掉)


南道山培達美回家的路上說對於今天開會對達美的表現好像變一個人一樣感到佩服,南道山認為達美應該不會甘願做一個沒有持股的執行長,不過達美卻對南道山說:「我的股份就是你,我堅定的同盟!所以我們必須始終保持同樣的立場」。


而送達美回家,這次南道山決定拜訪奶奶。而奶奶一見到南道山卻是先愣住,原來,今天奶奶去醫院時,正好隔壁間就是哲山在哀哀叫,當時奶奶的症狀是「即將失明」,所以當時哲山聽到的:「這藥沒辦法治療失明,但可以延緩失明的速度」是在講奶奶。


所以當時的奶奶已經在醫院見過南道山,所以奶奶即將失明的症狀也被南道山聽到。也正因為如此,南道山與奶奶見面時,兩人傻眼。


而原本今天南道山是要跟達美說自己不是信中的南道山,但奶奶示意南道山不要說出真相,所以兩人假裝認識。

✦最後彩蛋:

當初在夢想牆上那張「為了報仇」的紙條是誰寫的呢?畫面背影看起來是男人,並且這個男人也在橋上綁上那朵白色的花,這和尹善學又有甚麼關係呢?原來是尹善學曾經在橋上看到過一個年輕人跳橋自殺。









《Start-Up:我的新創時代》第6集觀後感心得

PS:我寫的觀後感一定會提到劇情討論,會怕被劇透的人快點逃跑吧!建議你看完影劇之後再來喔!

這個網站只寫【觀後感】,不寫影評!

  • 觀後感指的是:觀後感是我看完之後的感覺,也寫出影劇中有共鳴的點。所以每個人的觀後感一定都不一樣。
  • 影評是指:用客觀的方式去分析影劇、告訴觀眾影劇事實,不會寫個人感覺。

所以請讀者對書寫者的多一點尊重,也不要在留言區互相攻擊其他人的看法,也請大家多包容不同立場的觀點,才能讓追影劇可以更輕鬆快樂喔!🧡 刻意攻擊者系統會根據關鍵字直接刪留言。




▸哲山翻臉說要拆夥那一段簡直嚇死我


這一整集最大的重點不外乎就是哲山翻臉這一段了,我不得不說我看到哲山有這麼大的反應簡直嚇一大跳!我甚至以為三山科技真的就要第一天玩完了!當然,哲山會有這樣大的反應早在丄一集哲山對達美的能力有所質疑時就能看得出來。


上一集中哲山質疑過達美的學歷、對AI的不懂、不懂如何做簡報、以及這一集中股權又要大把壓在達美身上,哲山想必一觸即發,而且哲山這個人的個性非常激動,激動到這一次都嚇到我欸!


不過我也能懂哲山的考量,也很意外編劇有好好交代這部分,畢竟我認真以為哲山就是單純不喜歡、不信任達美,所以才不願達美指揮整個公司,而且要把自己的公司拱手壓在一個自己不是很熟的人身上,一般有腦的人都覺得有風險。


所以當哲山說:「達美與南道山就是在信中認識的,要是徐達美發現南道山不是那個人,她還會繼續在三山科技嗎?她肯定會離開,雖然目前為止她幫我們解決很多問題,但總有一天她會成為那個問題」這個原因時,我很能懂哲山所擔心的點,也還好編劇有認真在說明哲山的考量,不然我只會覺得哲山是來鬧事的!


畢竟三山科技還是哲山所屬的公司,如果到時候整碗被端走,一定會很不甘心嘛!







▸韓志平這角色終於展現專業了,但艾力克斯的去向?


前幾集我都還在想這個韓志平既然是個厲害的投資人,怎麼劇組打造他的形象好像就是普通人而已,終於在這一集中有比較多關於專業領域的表現了!


只不過這個韓志平還是不改小時候的個性,說話很直,完全不留情面給別人欸,但也不可否認,他在專業上佔有一定的厲害份量。(也還好達美心理素質夠強,不然換作是我我大概就一巴掌過去你是在兇屁喔XD)


而且我發現在韓志平解釋說明一些投資和創業專業知識的時候眼神都會有一股很堅定與自信的眼神,這和他在對達美的感情很不一樣,充滿膽怯和不確定性,不過這樣的韓志平在我眼裡看起來也是蠻有趣的,我是希望他在劇中至少能有個與達美告白的機會,不然他這樣一直到16集結束,會顯得是一個工具人無誤XD


其實當達美在選導師的時候,我的內心是希望達美可以選擇「艾利克斯」的耶XD 就是覺得艾力克斯有種莫名「有神快拜」的魅力,相較之下韓志平就有點弱掉。但是好在後半段的韓志平在指導的過程中有展現專業魅力啦~


只是我在想,這樣艾力克斯這個角色之後會去哪裡?如果這樣帥氣出場,然後因為沒被三山科技選上導師就消失鏡頭的話,這樣未免也太草率(我希望不要啊,畢竟我很喜歡艾力克斯的個人魅力,我想編劇應該不會就這樣浪費一個厲害角色)







▸南道山的主導權越來越強


自從三山科技進駐沙盒創投之後,南道山對於事情的主導權越來越強,就像是本集中南道山對達美解釋「為什麼韓志平不惜一切要幫助南道山」就最了很好的圓場與解釋。以及這一集的最後南道山與韓志平說自己打算向達美說信件的真相,也是南道山自己的決定。


老實說從上一集以來,我一直很怕南道山為了不讓韓志平趁機告白而故意毀掉韓志平,不過現在看起來這個南道山也是挺尊重韓志平的,雖然兩人的火藥味有點開始燃起,不過在最後南道山決定跟達美講信件真相時,南道山還是有先跟韓志平報備。(至少不是偷偷來陰韓志平)


這個南道山的個性我實在太喜歡,而且我也感受得到南道山夾在達美與容山、哲山之間,尤其這一次股份分配事件,南道山不能選邊站,而是要從中當一個調和的人,在最後韓志平問:「如果意見分歧呢』?


南道山很有自信地說:「不會有這種事發生的」
。也正是說明南道山就是那個中間調和的人。







▸元仁才偷了「達美小時候沙地」的故事


元仁才之前意外聽到尹善學對朴東泉說過沙盒創投的LOGO上的小女孩徐菁明,就是徐菁明給尹善學靈感的,因此元仁才在申請動機上刻意把這一段寫上去,好讓尹善學可以注意到自己,提升自己入選沙盒的機會,但其實沙地的小女孩是「達美」才對。


這一段我內心是覺得元仁才有點卑鄙,不過也不能確認這個是不是元仁才能夠進入沙盒創投的原因,畢竟尹善學是在第一階段後才發現的,只是元仁才在選導師時,尹善學跟元仁才說:「我們終於見面了」!


元仁才沒有誠實告訴尹善學那個小女孩不是她。不過現在看起來目前的狀況也是無傷大雅,元仁才就算不靠這個故事,依照她的實力也是能進沙盒創投。因此我自己是在猜這一段應該是後續會造成一大風波的點。

我也是蠻期待後續的編劇會如何讓真相大白的!


圖片來源:NETFLIX






▸編劇把奶奶這角色搞得好命苦


總覺得編劇把奶奶這個角色搞得好命苦啊!我都在想說當初奶奶為韓志平以及答美付出那麼多了,這個節骨眼應該是要讓奶奶可以好想清福的時候了,卻沒想到奶奶在這一集居然是生病,並且是即將要失明!我不能接受(抱頭)


只是在最後南道山原本是要說出信中的秘密的,卻突然奶奶一個暗示就選擇不說,並且還表示自己跟奶奶15年前認識。只是奶奶生病的事與信件真相說不說好像是兩回事,南道山怎麼會突然選擇繼續圓謊呢?以下是我自己的猜測:

  • 南道山在醫院知道奶奶即將失明的事,所以希望可以幫奶奶做最後的願望,畢竟不要讓達美傷心是奶奶一生中的願望,因此南道山就突然改口了。


不過這是我自己的推理啦,我是覺得這裡會這樣繼續選擇圓謊,大概是編劇在後面還有其他用意以及劇情走向,但我就是希望奶奶之後的劇情發展不要太可憐,不然我又要哭慘!







▸誰是復仇者?


在最後一幕中,為第七集埋下伏筆的就是這個「復仇者」了。話說《我的新創時代》也用蠻多手部特寫鏡頭的說~除了南道山的手是達美最愛的之外,這一集中還有韓志平早上起床伸手去拿手機的手部特寫(那個手有夠白、有夠細!)


而在本集的最後顯示那個「復仇者」也是手部特寫鏡頭。


網路上很多人都在猜是容山,想一想也挺有可能的,畢竟他是個比較少有鏡頭的配角,對於許多事情也都比較少有意見,如果這一集已經被哲山給佔滿畫面,那接下來或許換容山成為主角也說不定。


不過或許也有可能是元仁才公司裡的那對雙胞胎工程師裡的小賢,畢竟他們光是打扮行頭來歷就已經是很吸睛,在劇中就這樣隱沒好像也說不過去。


只不過如果再搭配尹善學在橋上看到跳橋自殺的那個人,跟雙胞胎要聯結在一起可能會比較突兀一些,因此我還是覺得「容山」的可能性比較大。








以上,觀後感分享給大家,個人一些淺見。歡迎有看過的人也可以在底下留言分享你的觀後心得喔!但請記得互相彼此尊重不一樣的觀點,不要互相指責別人的觀點!畢竟每個人觀點都不同,這樣每個人看劇才會快樂~😘

另外,歡迎在側邊欄位訂閱免費電子報,我幾乎每天都會有新文章,只要訂閱就可以收到即時我寫的文章喔!

最後,感謝你閱讀到最後,如果你想要鼓勵我繼續創作更多追劇文章,可以在底下【拍手5下】,讓我獲得一點收益,請放心,您的註冊與拍手完全是免費的!

其他人也在閱讀...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