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etflix|美劇|觀後感 🕶 Netflix|影劇觀後感

Netflix《 俄亥俄的魔鬼結局第8集劇情 》結局驚人轉折留下懸念!



貼心提醒 ⚠
我寫的所有文章一定會爆雷,還沒看過影劇的人請自行斟酌要不要繼續讀下去喔!
♥ 如果你想要定期獲得新文章通知,歡迎追蹤按讚
Netflix追劇筆記本臉書專頁









馬拉凱坐在火爐邊,對著他的烏鴉說著「時間到了」接續上一集,梅被沃金斯警長給抓回阿蒙郡,許多紫袍修女正在為梅打理儀容和儀式,梅的媽媽為梅戴上烏鴉頭紗,並且讚揚著梅的犧牲可以拯救族人。同時,馬拉凱不僅要梅,還引誘蘇珊陷入他們的計畫,沃金斯也是對蘇珊在路上發生車禍的精心策劃幕後黑手,他叫諾亞去撞蘇珊的車,但沃金斯發現蘇珊沒有被救護車帶走時,沃金斯開始計劃下一步準備應對蘇珊。


艾力克斯被派克長官給要求不准再查這個案件,預算有限、關係人不願配合,還要跟鄰居的警局保持友好關係,布魯克絲認為搞不好派克警監有收邪教的錢,或是他們有她的把柄之類的,還好艾力克斯沒有讓警監知道他有目擊者的事,不然肯定會洩漏給邪教的人。此時艾力克斯聽了語音留言知道蘇珊去找被抓走的梅,於是還是決定是幫助蘇珊。





所有人都很高興見到梅,相信她的犧牲將是他們的救贖,然而,梅不知道蘇珊娜正在試圖拯救她的路上,外面濕漉漉的泥濘讓蘇珊的腳印被沃金斯發現,梅找到一件黑袍為自己披上以隱蔽自己,正當馬拉凱講著凱勒的《 契約之書 》內容時,說到還有什麼犧牲必獻上我的親生骨肉更讓我痛徹心扉呢?這種話語聽在梅的耳裡很心碎,因為女兒很諷刺地竟然比不上邪教的重要。 蘇珊在外面偷看時被沃金斯看見,她在外面與沃金斯發生扭打,當他試圖與她打架時,向他的臉上噴了辣椒噴霧,所以這讓沃金斯下意識地他伸手去拿他的手銬,但手銬發出的聲觸發了蘇珊最怕的聲音,她把沃金斯推倒並撞倒一個火把,這火把點燃了小屋旁的火柴堆。


蘇珊繼續往前跑,佯裝自己是一名邪教徒混進去人群,看到一個祭台木頭上刻著許願符號,木頭上塗滿了油,很顯然梅將會在這裡被火燒死犧牲,但也幸好剛剛蘇珊與沃金斯扭打的那個意外讓教堂失火,吸引所有人和馬拉凱的注意力,先停止梅犧牲的儀式,因為馬拉凱認為應該要先拯救先知的祭壇與書才行,所以馬拉凱把梅的獻祭儀式單獨留給阿比蓋爾。



所有人趕回教堂救火,這對蘇珊來說是個好消息,她試圖爬上儀式平台,蘇珊試圖要阿比蓋爾知道他們的作法是不對的,一個會虐待人的家根本不算家,梅開始主動選擇她想要的,哭喊著自己根本不想死,她認為這是路西法要她離開的跡象,此時諾亞將台子的梯子拿走,梅先自己跳下平台,然而蘇珊卻躊躇不前,因為原來小時候蘇珊曾經想要逃跑時就爬去樹上過,是父親沃金斯帶著狗一直在追捕她所以過去被沃金斯追的小女孩不是梅,而是蘇珊,這也是為什麼蘇珊很怕高)。雖然蘇珊跳下平台,但被諾亞抓住,並承認剛剛是他撞了蘇珊的車子,梅在諾亞後面冷不防地用鐵鍬把他擊倒,而阿比蓋爾則選擇留在平台上,並決定犧牲自己以確傳統不會破壞。





與此同時,彼得帶著孩子們開車離開他們的房子,因為他們的家也被做上記號,彼得知道家裡不安全,因此緊急將孩子帶去管理的公寓裡暫時躲避。 艾力克斯來到阿蒙郡,先是遇到沃金斯,在沃金斯想要拔槍時,艾力克斯先扣下板機,隨著沃金斯離去和死亡,馬拉凱和一行人回到平台這裡看到是阿比蓋爾,馬拉凱開始聲稱由於阿比蓋爾的犧牲,所以他們得救了。就某種程度來說,她的自我犧牲是釋放梅可以自由的一種方式。(阿比蓋爾的身上又沒有五芒星符號,馬拉凱還堅稱儀式成功,這也象徵馬拉凱這種領袖睜眼說瞎話,其它認為被拯救的人也是盲從)


所有這一切都過去了,蘇珊回到心理諮商治療,接受了她痛苦的過去,向心理醫師發洩所有情緒,她相信她過去的自我一部分仍然想要被拯救她相信如果她能夠克服她的恐懼,那麼梅也將如此,因為她失去了媽媽,也曾經怨恨媽媽、諾亞沒有救她,但更心痛失去媽媽。 艾力克斯因為這案件而升官,彼得過來感謝他的幫助,房子保險理賠也已經通過,情況正在好轉,當彼得離開去買些雜貨時,艾力克斯得到了搜查馬拉凱地產的搜查令。



然而,當艾力克斯和布魯克絲來到阿蒙鎮時,這個地方已經完全廢棄,看來邪教已經轉移到其他地方(艾力克斯知道法官刻意拉長開搜索票的時間), 然而,蘇珊的家庭有些變化,因為她和彼得已經分開(因為彼得還是覺得梅很危險,其他孩子也對梅有點敵意),蘇珊獨自帶著梅,而其他三個女兒是跟著彼得一起生活,但蘇珊仍然希望他們能復合,只是彼得看起來對這個想法不是太急著解決,因為梅還存在著。





艾力克斯打電話給蘇珊,問她關於席爾多哈靈頓三世的事,他就是海倫的前男友泰迪。據報導,泰迪的車在兩週前被偷走,不僅如此,事實證明梅一直在撒謊,在舞會時她把紅玫瑰換成了白玫瑰,藏在垃圾箱後面,她實際上是舞會那天訂購的,甚至梅把花帶到學校調包,不僅如此,她還拿了泰迪的鑰匙,自己開車去了阿蒙鎮(所以她也不是被邪教的人給綁走),所以邪教並沒有安排那束白玫瑰,都是梅精心策劃安排整個事情。


蘇珊在接到這個電話後感到不安,意識到她已經為這個女孩徹底毀了她的家庭,當她坐下來吃飯時,在房子外面梅做的那個祭壇,現在變得更大,而且最中間還放著梅和蘇珊的合照,這是她一直以來的願望(所以梅利用邪教的儀式,向路西法許願成真了)。







You may also lik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