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etflix|電影觀後感 👻 D+|鬼片,驚悚片

Netflix影評《 蜘蛛頭監獄 》評價心得7討論、結局:克里斯漢斯沃化身性感邪惡科學家!



貼心提醒 ⚠
我寫的所有文章一定會爆雷,還沒看過影劇的人請自行斟酌要不要繼續讀下去喔!
♥ 如果你想要定期獲得新文章通知,歡迎追蹤按讚
Netflix追劇筆記本臉書專頁



蜘蛛頭監獄簡介與預告




Netflix 發布了《 蜘蛛頭監獄 》的新電影,這是一部備受期待的科幻電影,由克里斯漢斯沃主演,飾演邪惡的科學家史帝夫,在名副其實的蜘蛛頭監獄研究中心中進行他的一項實驗,《 蜘蛛頭監獄 》這部電影取材於喬治桑德斯 ( George Saunders ) 撰寫的 2010 年《紐約客》短篇小說,劇情是史蒂夫與被稱為「蜘蛛頭監獄研究中心 」 的高級隱蔽監獄設施中的囚犯一起工作,在那裡他測試各種形式的試驗,包括藥物和精神控制,雖然史帝夫和他的研究團隊希望更好地改變測試對象的情緒和身體行為,但有時這些科學思考完全適得其反,讓所有參與其中的人都不得不進行重大清理。


蜘蛛頭監獄 》IMDb評分: 5.7 / 10(本片即時評分這邊請),老實說這部電影的故事的基礎前提我很喜歡,我本來就很喜歡那種怪誕,人性扭曲的題材,桑德斯的短篇小說《 逃離蜘蛛頭 》是一個滑稽的、古怪的角質、不尋常但又可信的故事,講述了囚犯選擇成為實驗藥物的測試對象,而不是去普通監獄,這是一個充滿電影可能性的概念,然而,電影改編版《 蜘蛛頭監獄 》的美妙之處在於,編劇真的擁抱了桑德斯故事的怪異精髓,在很大程度上堅持了製作最奇怪,最離奇和最令人愉快的電影之一的原始材料。


但《 蜘蛛頭監獄 》這部電影卻又是很可惜在說故事手法上有著令人困惑的方式,尤其劇情的節奏掌握上電影前半段幾乎沒有什麼劇情進展,在《 蜘蛛頭監獄 》結論上也沒有太過強烈的意義,會讓觀眾抓不到想要本片想要表達的重點和訊息,只知道前半段進行了一連串的實驗,劇情上的展現我覺得很可惜的是《 蜘蛛頭監獄 》選擇很輕描淡寫的方式來探討想要講的議題與爭議,對我來說有點雜,沒有聚焦在某個議題上,這是很可惜的點,而且整個實驗的串連也有點奇怪。 因此《 蜘蛛頭監獄 》好看嗎? 我自己覺得沒有到很好看,看完之後也會留下一些解不開的疑惑。但不可否認《 蜘蛛頭監獄 》裡面還是有一些值得討論的東西,雖然電影探討不深,不過觀眾也可以自我延伸作為省思和思辨。





影評蜘蛛頭監獄評價心得7討論



蜘蛛頭監獄 》劇情氛圍掌握


首先,我先說我很喜歡這部電影在畫面的風格很乾淨,沒有過為花俏的場景和人物妝髮,電影的氛圍會讓人覺得好像乾淨明亮,場景畫面呈現也不複雜,但這些簡單的背景下卻透露出很特別、說不出來的「奇怪」,這是一種令人覺得有距離感的畫面手法,可是又可以透過畫面傳達最重點的訊息給觀眾,等於是用最簡潔的方式「放大重點」。


蜘蛛頭監獄 》一開始讓我以為這會是一部格局蠻強大的片,不過看完之後發現這故事的格局很小,但導演讓這個故事出人意料地與世隔絕,場景幾乎都是在蜘蛛頭監獄研究中心的牆壁裡,像這些囚犯一樣,觀眾的視角大多被限制在這些牆壁上,只能偶爾瞥見外面的世界。但這個規模正是《 蜘蛛頭監獄 》所需要的,讓這個故事沉迷於這個概念的固有特點,而不會因為這個故事而變得過於龐大。





同時,《 蜘蛛頭監獄 》這部電影是透過對話來堆砌劇情,並且沒有動作戲娛樂效果(連最後傑夫和莉琪的逃跑都很輕鬆),它的確是為明星克里斯漢斯沃提供了一個超越他真正的動作英雄機會,也為《 蜘蛛頭監獄 》帶來一些卡司噱頭。雖然《 蜘蛛頭監獄 》對我來說有點不如預期,但它的題材仍然是一部有趣的驚悚科幻片,看完之後讓我感覺這很像是一部由一線明星主演的長篇大預算《黑鏡》影集XD。


蜘蛛頭監獄 》從頭到尾都壓抑著一種蠻穩定的的恐懼感、詭異感,從發笑的藥物變成了一些真正可怕的「事故」,它在隱藏真實意圖方面也做得很好,例如當傑夫最終將各個部分組合在一起並理解實驗的目的時,這是一個不錯的轉折。但也不幸的是,從那時起,《 蜘蛛頭監獄 》這部電影並不完全知道如何處理自劇情一樣,匆匆地結束,然後幾句話就帶向結局。 《 蜘蛛頭監獄 》在劇情的節奏掌握上是一種緩慢推進的感覺,尤其是電影前半段的一連串實驗太過冗長,卻也很可惜的是前半段實驗的存在到最後根本是一場沒有意義的存在,雖然在本片最後史帝夫有說他是要創造一個服從藥,讓人們可以順服並且做出違背自己內心感受和意願的決策與行為,但這在結尾有點矛盾,因為從頭到尾沒有受試者使用過「服從藥」來證實人類的做決策是因為這個藥劑,所以前面做的實驗意義何在變成一種令人困惑的設置,畢竟這與做實驗的方式根本不符合邏輯


當然《 蜘蛛頭監獄 》劇本內容還是有值得探討的內容,發人深省的材料,探索諸如自由意志和人類控制生活各個方面的願望等思想。 《 蜘蛛頭監獄 》看得出來想要把這議題做大,特別是因為它願意深入研究角色過去的創傷(這是傑夫故事弧線的重要組成部分),個人故事與《 蜘蛛頭監獄 》的故事有關主題並幫助充實劇本。與此同時,編劇顯然有改編這個短篇小說,《 蜘蛛頭監獄 》這個前提雖然引人入勝,但在長篇運行時間中卻顯得讓故事越來越薄,讓故事的力道沒有很大,幾乎是比較輕描淡寫的方式來講重點,而且《 蜘蛛頭監獄 》並不一定深入了解它的目的,不曉得是因為電影篇幅不夠導致劇情需要被精簡,如果它可能作為電視劇集甚至短片會更好。





危險與荒謬結合,呈現特權和選擇的幻想


蜘蛛頭監獄 》會有點看頭是關鍵在於危險和荒謬完美結合的角色存在「史帝夫」,挖別人創傷、沒有同情心、對傑夫的言語控制思想等等舉止,才是讓我覺得最毛骨悚然的表現,《 蜘蛛頭監獄 》中他是劇情的靈魂人物,至少原著作者在這角色上的設計還有點令人著迷之處,會讓人覺得這科學家是帶點精神病態的特質,也因為這樣的反派所以才會讓劇情更有趣(不然如果科學家是個平凡的老頭科學家,我想應該沒人會覺得有趣)。


正是這種危險與荒謬的混合滲透了整個《 蜘蛛頭監獄 》,
將一個被征服的階級視為一種豚鼠的想法在小說中並不是一個新概念,但《 蜘蛛頭監獄 》以其純粹的大膽和刺耳的語調鞭打而與眾不同。這些實驗顯然令人不安,但這一切都隱藏在特權和選擇的幻想之下,囚犯都同意接受每一項實驗是因為別無選擇,大家都不想再回去原本的監獄,這就是一種權力操控,即便好像每個囚犯都有自己的選擇權一樣,但傑夫還是因為被史帝夫的半脅迫,讓傑夫被迫選擇誰應該服用釀鬱,這種每次都詢問「繼續滴」的問題,等於是給予假性發言權、假性選擇權,事實上這裡因為身份關係已有無形的權力壓迫關係


維持《 蜘蛛頭監獄 》這部電影滑稽基調的大部分負擔都落在了史帝夫這角色身上,他這角色結合了首席執行官的反社會冷漠、獄警的隨意施虐,以及擔心自己被拋棄的不安全感。史蒂夫迫切希望傑夫喜歡他,原因沒有很明確,史帝夫似乎不在乎島上的其他人是生是死,他卻以不同的方式對待傑夫,但不清楚他是否更看重這個人是朋友、玩物,還是傑夫只是被史帝夫用來操縱和恐嚇技能的磨刀石(這一點電影劇情並沒有說明這一點,但我覺得他就只是因為傑夫比較好說話,會順從,所以才會特別跟傑夫親近,因為傑夫的特質就是這樣,傑夫是個只要史帝夫說幾句話就會「同意」的人),但可以知道的是在這座監獄研究中心中,史帝夫的確是那個自以為操縱權力的人,這些受試者對他來說,永遠都只是罪犯一樣沒有價值(片中就有很多他在無計可施之下會說出罪犯過去的黑歷史,將他們批的一文不值)





人無法控制自己腦袋想法,逼你無意識地服從


蜘蛛頭監獄 》等於是將人類能控制的的自我情緒、意志交給別人去控制,你喜歡的、你愛的都是別人決定,就連你最本能的反應都可以被控制(例如那個戴夫明明吃不下還一直說很餓),這是很令人毛骨悚然的實驗,從傑夫與海瑟素味平生的兩人本來彼此不是喜歡,卻在一針藥劑下就讓兩人乾柴烈火。


傑夫通常順其自然,遵守規則,並傾向於接受史蒂夫的要求,傑夫的任務是嘗試各種改變他意識的新藥,無論是讓他無法控制地大笑的藥物,還是讓他周圍的一切都變得更加美麗的藥物。但是,當傑夫開始質疑他的任務時,他的任務是決定哪個囚犯得到一劑釀鬱,一種會讓人失控想自殺的藥劑,當傑夫被要求開始用這種藥物傷害他人時,他開始質疑他在這個非正統的設施中的服從



儘管《 蜘蛛頭監獄 》有反烏托邦的前提,導演還是給《 蜘蛛頭監獄 》帶來了輕鬆的觸感,色彩繽紛攝影和生動剪輯,與角色悲慘的背景故事和淒涼的生活條件形成鮮明對比,突出了史帝夫實驗中化學誘導的高潮和噩夢般的低谷之間的差異。在《 蜘蛛頭監獄 》中很衝突的畫面就在於對難過的事情會大笑(例如史帝夫對父親拋棄他的回憶大笑、明明傑夫莉琪逃獄的事很嚴重卻又因為藥劑而不自主大笑),這種完全違反內心意志與反應的畫面,的確呈現出導演很有效地挖掘了險惡的底色。


蜘蛛頭監獄 》的實驗讓我想到美國政府著名的 MK-Ultra 實驗的看法(這在《怪奇物語 》中也有用到這個別名),
雖然《 蜘蛛頭監獄 》並不是真人真事改編,但多少也是隱喻著美國過去在囚犯人體試驗上的道德醜陋(有興趣的讀者可以看這篇延伸閱讀,講述的是美國政府用囚犯來時行的一些殘忍實驗,但裡面是英文內容)。


「這地方會讓人胡思亂想,有時會讓人忘了來這裡前的自己」,劇情一直到了海瑟在實驗中意外死掉,然後莉琪也加入實驗之中,她因為被注射藥劑而莫名地害怕一個釘書機,她提出了這個地方並沒有比較好,也說到一個重點「我們幹嘛老是要答應?這些都是為了什麼?你每次答應是為了什麼?」,在這個研究中心的階層很像是一種上對下的存在,如果受試者不服從,那就回去原本的監獄裡,這也讓受試者會想要繼續選擇痛苦又違背自己良心的實驗裡,史帝夫在研究中心裡就是一個權力操縱者,用這種回去更糟糕的生活痛點來逼這些受試者服從。





隱喻人類會希望用科學麻痺自己逃避與享樂


我印象中很深刻,傑夫曾經問過馬克有沒有那種可以忘掉煩惱的藥物,馬克回答「變老就可以了」,這是從人類的自我保護機制而來的,在看《 蜘蛛頭監獄 》時你會覺得人類身體與心理真的很神奇,會有許多自癒的方法與能力,這些都是藥物和科學無法做到的事(這也是為什麼在史帝夫最後的結論是想要讓自己永遠快樂的藥根本不存在,唯有「原諒自己」才是良藥的結論)。


當莉琪點出為什麼他們為什麼都要一直「同意」的論點時,這點出本篇文章最後我想要提的論點「我們會因為自身利益傷害愛的人嗎?」,「選擇」通常是夾帶著目的,史帝夫的實驗目的在於想要掌控人類的基本情感,他的藥物事實上被發明出來其實是在幫助人類身為「人」逃避自我的情感,這就暗中點出不管是在哪個世界角落的人類,都會有著痛苦、寂寞、缺乏愛、失去愛的遭遇,這種藥的存在會讓人類虛假的贖罪與逃避,例如史帝夫在讓海瑟自殺之時,利用藥劑處理這種罪過,史帝夫也利用這種藥劑讓自己處理父親把他送去育幼院的傷痛回憶。



蜘蛛頭監獄 》會想要製造這種藥劑是因為邪惡?還是只想要用來慰藉這世界跟他一樣想要逃避痛苦的人們? 史帝夫這角色和傑夫兩者的創傷對比是蠻有道理的,編劇呈現出人類面對自己的痛苦時有些人會努力克服(例如傑夫一直在打電話給死去的艾瑪表達思念,然後慢慢面對與克服),但有些人則是會想盡辦法「逃避」無法面對,例如史帝夫,所以史帝夫想要研發出B6這種藥就是要讓天下的人「服從」,讓有人被愛、去愛人、沒有孤單、沒有痛苦等等,但這些都是逃避自己內心情感的方式罷了。





傑夫的創傷和實驗,世上的愛是不能刻意創造的


史帝夫說出「你很幸運,不是每個人都有機會去愛,寂寞很傷身,相當於一天抽15根菸,我們能拯救數百萬人,每個人都愛人和被愛,有愛的能力」,這是史帝夫這個角色一直在強調自己做的實驗是在幫著數百萬人,導演讓他的觀眾想要探索這個混合監獄的每一個角落和縫隙,尤其是當它充滿瞭如此狂野而迷人的演員陣容時,泰勒以恰到好處的語氣扮演傑夫,他有他的掙扎和創傷,想要安撫他的囚犯並為他的過去贖罪,但也表現出這種情況開始失控時的恐懼和不確定性。


莉琪這角色也是如此,她有著更不為人知的過去,但在傑夫周圍慢慢地敞開心扉,透過傑夫與莉琪兩人走出自己的傷痛與陰霾的過程,我們能看見這世上根本不需要藥物去當人類療傷,愛的確有用,但是發自內心的愛才能彼此療癒,原諒自己,對過去放下,而不是刻意的方式讓人忘卻過去假裝贖罪。因此
蜘蛛頭監獄 》的編劇在角色上的編劇寫得很好,在整個過程中都有很強的角色發展,在這種風格之下,有一個明確的信息,就是「作為人」,我們如何勝過最嚴重的錯誤和悔恨傑夫和莉琪他們都做了他們非常後悔的可怕事情,但人通常可以重生第二次機會,就是「原諒自己」


我其實蠻喜歡《 蜘蛛頭監獄 》當中以傑夫為角色出發點的往外探索,當他是受試者,但也被史帝夫決定要給誰可能會令人想自殺的釀鬱決定權時,這探討了真實的人性,我一直覺得《 蜘蛛頭監獄 》一直在探索顛覆「人」之所以被上帝創造為「人」的初本質, 史帝夫這角色是在扮演上帝的角色,利用科學的方式讓人類可以迷惑自己去得到愛、做決定, 然而,《 蜘蛛頭監獄 》的傑夫內心創傷帶給我的啟示,提醒我們人之所以為人是因為愛過、被愛過,有著這份痛苦才會讓人更珍惜愛,而不是氾濫的愛、盲目的愛。
如果人都能用科學來欺騙自己的痛苦,那就是虛假的贖罪,也只是欺騙自己,所以《 蜘蛛頭監獄 》中很棒的設計是傑夫和莉琪這兩人的火花和相處,莉琪一開始是從沒有接受過試驗的人,所以她對傑夫的感情會被視為是「真誠、真心、真實」的。


雖然《 蜘蛛頭監獄 》結局時說到「愛」完全和實驗根本沒有關係,愛只不過是史帝夫用來騙受試者的幌子,然而,史帝夫的實驗證實,人為創造出來的愛始終不是讓人做出抉擇的關鍵,因為那是虛假的,不是發自內心的,以結局中傑夫必須要抉擇莉琪是否要被注射釀鬱時,還是因為「愛」而有所轉變,因此這證明人類之所以為人,是因為有「愛」,有愛才能有原諒,才能讓人的心靈的到解脫,這就是最好的良藥,也呼應到史帝夫最後會失敗的原因,是因為他忽略了「真正的愛」待來的贖罪力量,但也因為史帝夫從小就在育幼院長大,因此他根本不懂什麼是「愛」,也才會造就出現在沒有同情心的史帝夫。





《 蜘蛛頭監獄 》我們會因為自身利益傷害愛的人嗎?


但是關於《 蜘蛛頭監獄 》的一件事與現實世界不符,而且嘮叨的矛盾幾乎破壞了這部電影。在電影中,傑夫一再被要求對其他囚犯進行釀鬱注射,即使如果他不合作會導致嚴重的個人後果受到威脅,他也會拒絕這一請求。最終,事實證明他參與了一項更大的實驗,以了解「受試者是否可以克服人性來傷害他們所愛的人」,這很好,只是《 蜘蛛頭監獄 》電影中忽略了人類一直在傷害他們所愛的人,而不需要科幻小說中的未來藥物作為藉口。


這就例如馬克這個角色,儘管他沒有做任何實驗,但人身為「人」,本身就會有憐憫和道德的情感,即便他沒有一開始被注射過什麼藥劑去愛上這些人,但他還是對傑夫這角色有著一些憐憫和關懷,也會感受到傑夫內心中「想要忘掉煩惱的努力」,但為了要做實驗目的,馬克還是選擇讓實驗繼續,即便會傷害到這些受試者。《 蜘蛛頭監獄 》的最後理論下的沒有很有張力和說服力,畢竟實驗中應該是那種受試者這樣做是出於他們幾乎不理解的原因,所以《 蜘蛛頭監獄 》並沒有真正解釋人類心理的一個方面。



對於一部在其他領域如此逼真的電影,《 蜘蛛頭監獄 》似乎故意繞開了一個事實,那就是大多數人不需要被如此「實驗」用力地推動來傷害他人(就像是最後那些罪犯為了不想回去原本的監獄而開始要去傷害傑夫與莉琪一樣)。就我看完《 蜘蛛頭監獄 》的實驗後,會覺得這實驗的存在有很多困惑點,因為一個人要不要選擇去傷害別人可以有很多種原因,不一定是愛對方而選擇保護對方,有時候只是單純的人性善良;而人決定替別人注射釀鬱也不一定是因為不喜歡對方,也可能是單純人性上的惡劣。就好比史帝夫一直要傑夫可以同意讓海瑟注射釀鬱用了極大的時間來說服傑夫,甚至說出海瑟過去黑歷史可能會讓傑夫動搖讓海瑟注射釀鬱是短暫的懲罰和理性,又或者傑夫選擇海瑟注射也只是在保全自己在這優渥監獄的利益,那這就和一開始之前的「愛意濃」完全沒有關係了(所以傑夫 體內根本沒有殘餘愛意),完全是人性上的道德和利益考量罷了。



後來我又認真去思考《 蜘蛛頭監獄 》的實驗到底有沒有邏輯性,我理解出這實驗的用意的確就是在證明「B6服從藥有沒有效」,因此最後史帝夫所測試的對象是傑夫喜歡的莉琪,史帝夫想要知道傑夫是會選擇讓自己不回原本監獄而服從莉琪注射,還是會因為愛而放棄自己的自由利益。史帝夫會這樣操作傑夫在實驗中要先去愛人,然後讓傑夫決定要不要傷害愛的人,如果受試者愛著對方並且還是服從了注射釀鬱的藥物給對方,那就可以顯示「B6服從藥」有效,只是《 蜘蛛頭監獄 》敘述這實驗的過程讓人覺得太多困惑和不足,一直到最後才講出是在試驗B6的有效性,會讓觀眾在電影前半段很難融入與清楚這個實驗的目的。





蜘蛛頭監獄 》結局:原諒自己才是良藥


蜘蛛頭監獄 》的結局告訴我們,這世上沒有任何一種藥是可以讓人永遠快樂,也沒有要是可以永遠擺脫孤單、寂寞、創傷,唯有「內心原諒自己」才是真正的良藥,就跟傑夫與莉琪一樣,兩人內心裡的悔恨、陰霾、自責,都是靠著自我內心的調節和時間帶領內心成長才得以放下這些痛苦,也才是讓自己永遠快樂,重生第二次機會的方式,因此B6這種藥是失敗的。


蜘蛛頭監獄 》儘管有高調的演員人才,但《 蜘蛛頭監獄 》在上線 Netflix 時還是有點低調,幾乎是沒有大量的宣傳,《 蜘蛛頭監獄 》可能會找到特定觀眾喜歡,因為它值得該類型的粉絲或相關演員觀看,但從講故事或電影製作的角度來看,它可能沒有做任何特別創新的事情,但《 蜘蛛頭監獄 》證明,當有才華的人將故事變為現實時,仍然可以從眾所周知的地方挖掘材料,然而,《 蜘蛛頭監獄 》主要堅持那種荒謬的語氣和令人愉快的趣味美學,同時也探索了一個關於監獄系統、自我寬恕以及做正確的事情。



PureVPN官網 👉 點我可以打八折

以上,觀後感分享給大家,個人一些淺見。歡迎在側邊欄位訂閱免費電子報,或是利用臉書專頁追蹤新文章發布!

 文章中圖片擷取自預告、影音平台及其他相關網站提供之劇照,僅作為影劇推薦與評論所用,如有侵權敬請告知刪除,謝謝。





You may also lik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