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etflix|韓劇|觀後感

Netflix 韓劇《少年法庭》第4集劇情:世上不存在童話般的人生



貼心提醒 ⚠
我寫的所有文章一定會爆雷,還沒看過影劇的人請自行斟酌要不要繼續讀下去喔!
♥ 如果你想要定期獲得新文章通知,歡迎追蹤按讚
Netflix追劇筆記本臉書專頁








韓劇 少年法庭 第四集劇情


▲接續第三集,沈恩錫最後對有悧的案件判決其父親該有的懲罰,車泰柱停後也去找沈恩錫問說為什麼之前不跟他講讓有悧關起來的用意是要做這審判,但沈恩錫並沒有解釋,只說這是獨立審判案件,不需要對他報告細節。「世上不存在童話般的人生,我以我走過的人生向妳保證,差別只在於人們是否能克服自身侷限,所以我們周圍才有法院和警察局」,沈恩錫對有悧好好地教導她該導正的行為,以及要好好面對人生,有悧面對沈恩錫對自己這麼好,感到更討厭了,但她承諾自己會好好生活,不會再做壞事。


泰柱微醺地跟沈恩錫說自己會一心想當上少年法庭法官是因為不想要讓那些孩子跟自己一樣,過去車泰柱曾以殺害親屬未遂罪受處分所以他很討厭自己的過去,但過去有位法官幫助了他走回正途,那個法官要車泰柱想想獨自過活的母親,這才讓泰柱轉念,但司法錄取後想聯絡也失聯了,可是事實上那個法官就是姜源中,只是他不知道。沈恩錫說這次的審判車泰柱幫了很大的忙,就因為車泰柱對沈恩錫的話,才讓沈恩錫知道用不一樣的方法來動搖有悧奶奶的心。





姜源中為了改變少年犯法律,於是決定站出來去參選議員。隔一週又是上班日,泰柱買了飲料請沈恩錫喝,但沈恩錫說這樣讓她很不自在,她對別人私生活沒興趣,也不希望別人瞭解她,所以又把飲料給退回去。姜源中又遇到已經來過法院的俞賢枝少年,這次他的裁決變更,徐范對剛剛姜源中說「裁定六號處分毫無意義」很好奇是什麼意思,原來是因為姜源中知道賢枝是要面對一個喝酒又不工作的父親,也需要錢過活,所以才覺得重懲沒用,換到蔚藍青少年恢復中心才有意義,蔚藍則是姜源中部長第一個合作的機構。


部長決定之後開始進行機構實地訪查,確認是否妥善管理少年,畢竟這是少年庭法官監督職責,於是就決定明天一起去蔚藍青少年中心訪查,當中有三個來自他們的法院(崔瑛娜_性交易、吳妍知_暴力行為、禹敏敬_竊盜),這個機構並沒有領政府補助而是私人營運,沈恩錫覺得吳宣慈還真是了不起,可以面對這麼多孩子。此時庭務官卻接到檢舉電話說有中心虐待兒童和挪用捐助金,但那中心卻是蔚藍青少年恢復中心,車泰柱獨自接到這消息時開始很謹慎地觀察吳宣慈。



▲部長認為不需要理會檢舉電話,因為有太多家長都是這剪舉中心才能讓法院懷疑中心,把孩子放出來,但車泰柱認為為求謹慎還是確認比較好,也是法院的義務,最後部長留下沈恩錫和車泰柱兩人去例行訪查,泰柱被沈恩錫提醒對中心的調查會是一項很嚴重的事情,所以不要亂來,最後孩子們有些被叫進去問話,讓吳宣慈緊張起來,原來這裡的孩子還真的有被虐待,吃壞掉的食物、使喚做一堆工作,還要去別人家做事,甚至一個孩子被打到住院。





▲吳宣慈對沈恩錫和泰柱喊冤自己多麼用心照顧這些少年們,這群少年根本就是在聯合起來對付她,因為平常她們很難管教,甚至還會摔碗報復,態度惡劣,吳宣慈有苦說不出,自己經營這個地方奮鬥了四年的時間,她努力要改變外人對這群少年的印象也吃了很多苦頭,無論用什麼理由辯解,也無法改變孩子們犯錯的事實,面對深根蒂固的偏見只有一個辦法就是面對,於是才會安爬她們去志工服務融入社區和鄰里們互動改變形象,最後沈恩錫也知道那三個孩子在騙人,因為他們對陶裕慶霸凌讓她大腿骨折。


▲只是吳宣慈還是有挪用補助款的證據,儘管她說只是借用,但挪用補助款也是犯罪事實,因此沈恩錫無法通融,然而沈恩錫還是覺得應該要去問陶裕慶,才知道那筆費用是給她用的手術費,因為加害者家屬拒絕負擔醫藥費甚至說她沒證據,所以中心主任才會這麼做,這是她第一次吃到像樣的飯、感受到愛,所以也告訴自己離開後要好好生活,想報答中心主人的恩惠,此時沈恩錫才知道自己又錯怪中心主任。卻沒想到沈恩錫回去中心之後發現現場的恐怖景象,中心主任也因為昏倒而緊急送醫,聽著中心主任大女兒對這些少年犯的怨恨和毀掉她的家庭話語中,才知道中心主任的付出多偉大,所以女兒發瘋在毀家裡要這群少年犯都滾出家裡。



▲這群少年犯逃跑時,沈恩錫後來理解到其實打電話去檢舉中心的人是吳宣慈的女兒,因為她才是最希望中心倒掉的人,而此時也有個男人正在找沈恩錫的下落。







You may also lik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