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etflix|韓劇|觀後感

Netflix 韓劇《少年法庭》第2集劇情:如果父母都不努力,孩子是永遠不會改變的



貼心提醒 ⚠
我寫的所有文章一定會爆雷,還沒看過影劇的人請自行斟酌要不要繼續讀下去喔!
♥ 如果你想要定期獲得新文章通知,歡迎追蹤按讚
Netflix追劇筆記本臉書專頁








少年法庭 第二集劇情


▲接續上一集(第一集),韓睿恩被抓回來法院後,車泰柱和其他同事都在準備資料, 至於韓睿恩並沒有監護人在國內,因此全權託付給輔佐人許贊墨,她來自於厲害的巨步法律事務所。這場深夜審訊相當嚴肅,韓睿恩說自己不認識白成友,但案發前後卻有無數通通話紀錄不可能不認識。韓睿恩從頭到尾都保持緘默不敢回答,但當沈恩錫說出韓睿恩應該早就知道十六歲犯法是可以判重罪的事情當突破點,並且講了白成友在法庭上說了一些事,這讓韓睿恩有點動搖。


▲甚至沈恩錫拿出電梯內與知煦一起搭乘電梯的畫面,韓睿恩仍然說自己只是剛好搭同一部電梯,根本沒犯罪,此時外面來了幾個拘禁人員讓韓睿恩開始緊張起來,最後她被因為有多項處分態度不佳又逗留在網咖而被帶走。面對許贊墨的威脅,沈恩錫一點都不怕,沈恩錫只是在說法官的職責「就算他是未成年人,現在有人被殺害了,一個家庭因此而支離破碎,她只是一個晚上沒有睡好很重要嗎?」。 韓睿恩已經被帶去少年分類審查院,沈恩錫因為昨天手受傷而會晚點到辦公室,知煦的媽媽則是以淚洗面想念著知煦





▲只是當姜源中知道昨晚沈恩錫和車泰柱私自調查的事之後大發雷霆,畢竟他們沒有向部長報告就自己傳喚未成年人,部長氣到對車泰柱出手,此時沈恩錫進門對部長說覺得很慚愧,因為大人竟然被韓睿恩給耍的團團轉,法院至少要揭發真相,也才是職責,不能給他們教訓長大後變本加厲傷害更多人怎麼辦,誰又該負責?法官總要給這群小孩知道法律的可怕,知道傷害別人就要付出應該的代價,因此沈恩錫反問部長她到底做錯什麼?


▲部長無話可說,沈恩錫打算要用法律證明「嚴懲不貸」。之後徐范送來資料說白成友之前和通訊軟體和韓睿恩的對話,裡面相當殘忍,這讓沈恩錫感到毛骨悚然。車泰柱找到白成友的母親告知當時有共犯的可能性,於是請她去說服白成友把韓睿恩給供出來,才對白成友有幫助,車泰柱甚至是介紹媽媽公社輔佐人來幫助白成友辯護。車泰柱對沈恩錫這個人實在太好奇,少年法庭又不是個重要的部門甚至是屎缺,沈恩錫這種厲害的人竟然會想來,不過沈恩錫並沒有回答就離開。其實這問題連沈恩錫自己也說不出什麼原因。



▲隔天案件事態嚴重,因為媒體報導正在說沈恩錫沒有資格審理案件,全是因為沈恩錫為人嚴厲會對小孩威脅,因此社會輿論反倒是在討論沈恩錫。沈恩錫想也知道這是許贊墨搞得鬼,許贊墨也沒有否認,這也是他在研修的時候就會用的骯髒手段。當然部長今天被法院院長叫去說要把這案件換車泰柱審理,沈恩錫把所有的責任扛下來,要車泰柱接下這案件,至少她還可以從旁協助,而不是落到別人手裡,而且沈恩錫也認為新聞所講的她是真實,她不否認,但她考量許多問題後還是要把兇手抓起來。





▲至少現在白成友出庭陳述,開庭中,白成友現在已經不承認自己有殺人,而只是幫助犯,韓睿恩也不承認罪行,但車泰柱開始分析收集到的證據顯示誘拐知煦的不是白成友而是她,並且裡面的對話內容可以知道他們兩人早有預謀,這一切都像是沈恩錫所講的,辯護人各自會主張是偶發性犯罪而非預謀,只是韓睿恩的律師也主張她是有被害妄想症認為別人是要害她,才會有攻擊行為,看來韓睿恩的律師真的做足準備。


▲沈恩錫打算要讓白成友和韓睿恩關係分化,互相揭發對方的罪行,於是法庭上拿出手機充電線兇器要白成友說當時狀況,白成友講著當時韓睿恩是主謀,甚至還說有辦法處理,當許贊墨問到誰提議處理屍體時,韓睿恩開始說是白成友只是她這麼做,但這是她自己的謊言,因為她不想要獨自承擔罪行,他們講的所有罪行聽在知煦媽媽耳裡相當心痛自己的孩子被這樣對待。最後知煦的媽媽在最後陳述,不論是被害妄想症還是思覺失調症,她根本不在乎,她只在乎自己的孩子在陌生人的家裡獨自恐懼著,早一步離開人世,媽媽完全無法理解為什麼無辜的孩子要這麼痛苦地離開,她只求法官可以對兇手嚴懲制裁



沈恩錫覺得不管怎樣,都要判處最重的處分才能讓兇手真正被制裁,還給受害家屬和死者公道。庭後,沈恩錫請事務官轉交便當盒給知煦的媽媽,裡面是她特別做的飯菜,這也給知煦媽媽內心有慰藉。 車泰柱偷偷說著韓睿恩是不是永遠無法改變?把她送進監獄是否為合適的做法? 但沈恩錫認為至少法院發揮作用了,等到韓睿恩出獄之後該怎麼辦?這就是她父母的責任了,如果父母能讓她了解罪行有多嚴重的話





▲但沈恩錫認為韓睿恩不會有以後了,因為她的父母連庭審都可以不在代表根本也不重視韓睿恩這個孩子如果父母都不努力,孩子是永遠不會改變的。白成友的媽媽去找車泰柱理論為什麼還對白成友判重刑,當初車泰柱不是這樣承諾的,此時沈恩錫說白成友面對一個案件不僅沒有當下報警還故意頂罪,成友本來就要付出應有的代價,相較之下知煦的媽媽失去的是一個孩子,這種懲罰跟失去孩子的痛根本無法相抵。


▲知煦的媽媽把知煦的玩具送出去,看著這孩子拿著玩具很感激還想要親自對知煦道謝,聽在知煦媽媽耳裡既是欣慰又是心痛對孩子的不捨。白成友媽媽回的到家也是相當感傷,看到家裡還留有血跡更是內心崩潰,內心反倒是自責自己沒把孩子教好造成知煦失去生命,於是也不對案件提出抗告。



▲「少年案件處理得再多都還是難以適應,它們總讓人心裡不痛快,儘管處分對象明明是少年犯,但有時候把十字架卻背負在毫不相干的人身上,我們今天做出的處分合理嗎?那樣的處分能化解被害人受到的委屈嗎?少年犯會反省嗎?雖然結束了,但並不是真正的結束,這就是我們的工作








以上,觀後感分享給大家,個人一些淺見,歡迎在側邊欄位訂閱免費電子報,或是利用臉書專頁追蹤新文章發布!歡迎來【臉書專頁】聊劇情喔~

 文章中圖片擷取自預告、影音平台及其他相關網站提供之劇照,僅作為影劇推薦與評論所用,如有侵權敬請告知刪除,謝謝。






You may also lik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