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etflix|電影觀後感 🕵|警匪,犯罪片

此生必看!《十二宮/索命黃道帶》評價心得與結局、案件內容統整



貼心提醒 ⚠
我寫的所有文章一定會爆雷,還沒看過影劇的人請自行斟酌要不要繼續讀下去喔!
♥ 如果你想要定期獲得新文章通知,歡迎追蹤按讚
Netflix追劇筆記本臉書專頁



《Zodiac/十二宮/索命黃道帶》劇情與預告


《十二宮/索命黃道帶》這部電影是2007大衛芬奇執導的犯罪電影,是基於真實案件「The Zodiac Killer」案件拍成電影,Zodiac也被稱為「十二宮殺手」(也稱為黃道帶十二宮殺手、黃道帶殺手),這是兇手自己自稱的名字,在真實案件中警方根本不知道這兇手的真實身份、樣貌,甚至被兇手玩弄於指掌間,因此至今過了半世紀,有調查團最後也聲稱已經找出真兇,但無法從中去做證明,所以兇手是不是真的有被找出來根本也無從得知。


「十二宮殺手」的出現是1969年開始犯案直到1970年很囂張的兇手
(1966年案件現在還是被排除於十二宮殺手的案件),他對警方的挑釁成為一個很大的轟動,甚至利用三部分的符號密文要給警方破解他的真實身份,也時常寫信給報社警方挑釁,警方因為線索完全無法聚焦兇手特徵,因此一直被十二宮兇手給牽著鼻子走,至今Zodiac Killer還是一個懸案。


《十二宮/索命黃道帶》IMDb評分為:7.7 / 10 (本片即時評分這邊請),本片幾乎是把整個案件的內容和時間軸都跑過一遍給觀眾看,老實講這部電影我多年前看第一次的時候看到前半段在呈現案件和警方查案時覺得很無聊,是最近又開始看第二次並看到最後,這部電影片長很長(約兩小時多),步調推進也很慢,幾乎是卡在案件上(這是必然的,因為現實生活中就是無法破案),電影前一個小時半覺得太沉悶,但電影最後一個小時開始覺得不錯,尤其是當羅伯特開始陷入案件中做調查推理時馬不停蹄的橋段相當不錯,也很精彩,很推薦大家觀看這部片,但要撐過前半段比較好看








《Zodiac/十二宮/索命黃道帶》案件信件統整(真實案件)

1966/10/30 河濱郡(疑似)
Cheri Jo Bates 當晚從圖書館離開車子被動過手腳,某人回來假裝幫忙(這手法和1970的Kathleen Johns被綁架案很像,當時在一個月之後就收到一封打字的自白信說「我沒病我瘋了,但這不會中止我的遊戲,這封信應該被刊登讓所有人看到」)六個月後受害者家人收到信件有雙份郵資的信,和十二宮一樣,只是這案件是否為十二宮所為還很難斷定。
1968/12/20 瓦列霍市
一對年輕情侶(David、Betty)第一次約會時,在 Vallejo 外的一輛停放的汽車中被槍殺,均未生還
1969/7/4,瓦列霍市(後來是索拉諾管轄)
Darlene、Mike被謀殺案(Mike倖存活下,但Darlene卻不幸去世),這案件發生時,報案人自稱是兇手自己,「去年那些孩子也是我殺的,再見」,這句話引出兇手本身的詭異行為和自信,甚至道出這是連續殺人犯所犯下,話語中說去年的孩子也是我殺的這句話中就可以知道去年的案件並還沒有抓到兇手成為懸案。
1969/7/31 or 8/1
殺手分別給三個地方信件以及符號密文,當中《舊金山紀事報》也收到,該信僅用簡單的交叉圓圈符號表示,聲稱這段密碼中包含了自己的重要身份信息,並留下一個Zodiac的標誌。此外,殺手還要求媒體把這些信印在報紙的頭版,否則他會繼續在夜晚隨機殺人,直到殺夠12個人為止。
1969/9/27 加州,納帕
Bryan、Cecelia被用刀子行兇,行兇後一樣打電話給警方報警,但男子活了下來。在同一時刻,自稱殺手的神秘人,繼續玩弄著當局,這個神秘的人在當地一個有名望的律師Melvin Belli的一次電視節目中使用電話進行恐嚇,但後來其實不是兇手本身。
1969/10/11 舊金山 貝利亞沙
計程車司機(Paul Stine)被槍殺,受害者錢包鑰匙不見,車上有一雙手套,使用的也是9釐米子彈,報案人說是黑人,但到場後又更改為白人,就因為這個無線電錯誤的報告,所以當時其實有兩名警察在附近街道上攔住了一名可能是兇手的白人男子,之後沒有詢問就讓他離開。
► 從計程車司機右後方開槍不應該是倒向右邊的座位,代表死者已經倒向左邊,但兇手又去前座把受害者往右,但為什麼一定要去前座?
► 據目擊者看到兇手拿著一塊布的東西繞著車子一圈像是在擦什麼(三天後寄到報社帶血的襯衫布料就是兇手故意從計程車外血跡擦拭的目的,也是為什麼要去前座的原因,就是要剪下布料)
1969/10/13
《紀事報》收到一封信,信中包含一條血跡斑斑的 Stine 襯衫,並威脅要射殺校車上的孩子。
1969/11/9
《紀事報》收到來自黃道十二宮的另一封信,其中包含要使用自製炸彈來炸毀校車的詳細計劃。警方不敢大意只能全天24小時派人守護在校車旁邊,後來才發現他們又被兇手耍了。沒多久報社接到十二宮帶有調侃意味的來信,裡面說自己殺人離開時曾與兩名警察擦肩而過,而他們卻視而不見,警察真是一群「蠢豬」。
1970/3/22 加州 莫德斯托市 Kathleen Johns母女綁架案
Kathleen和她剛出生的女兒在132 號高速公路上行駛時,後方車輛一名男子主動提出幫助他們弄好後輪胎,但其實是動手腳,男子假裝好心載她們去加油站,但男子不停地帶著她們轉了幾個小時。Kathleen帶著她的嬰兒跳出門逃走,後來向警方說綁架她的人就是黃道十二宮通緝海報中描繪的那個人。但保羅認為不是殺手幹的卻仍然寫信給報社說是他幹的,代表兇手只是想要曝光被討論。
1970/7/26 收到另一封來自黃道十二宮的信,信中他毫無根據地聲稱殺死了 13 人。
1974/7/8 在他最後一封信中,他居然給恐怖電影做了一次影評,他認為這是目前為止最好的電影,從此之後,「黃道十二宮殺手」徹底銷聲匿跡,再也沒有給報社寫過信,也再沒有殺過人。




電影《Zodiac/十二宮/索命黃道帶》符號密碼信破解?

①密碼信內容


符號密文的開始是舊金山紀事報社收到自稱是兇手的人寄了一封信來,為了增加可信度,兇手也透露自己在去年聖誕節案件使用的子彈是Super-X,共開十槍等等,把兩個案件都描述的很清楚,而且這些資訊只有警方知道。不過這不是重點,兇手自信到要報社把密文(類似密碼的符號圖案)登頭版,兇手的資訊就在這些密碼之中,不然的話就揚言未來會殺人直到滿12人為止,不過這些密文分別送到不同的地方,也就是說有三部分。

根據解出來的密碼內容如下:

Z340內容「我希望你在嘗試追捕我的過程中獲得很多樂趣,話說 Call in 進節目宣稱是十二宮殺手的那人,並不是我。我並不畏懼毒氣室,這會讓我更快進入天堂;我有足夠的奴隸為我工作,而其他人卻什麼都沒有,這也是他們怕死的原因;我並不怕死,我知道我死後在天堂會過上輕鬆的新生活(Life Will be an easy one in paradice death)。」

Z408內容,這是片中被一位歷史老師和他的妻子破解的「我之所以喜歡殺人因為很有趣,比在森林裡打野獸好玩多了,因為人類是獵殺起來最危險的動物,讓我體會到了激情愉悅的感覺,甚至必和女孩子做愛還要爽,最棒的地方在於在我死後我將會在天堂重生 ,而所有我被謀殺的人都將成為我的奴隸,我不會把我的名字告訴你們,因為你們會試圖阻止我收集奴隸的大業」。





②密碼信是兇手對警方操弄


看過電影之後觀眾可以發現這案件的警方一直在破解這個密文,並且一直想要用兇手寄來信件筆跡找到兇手,這個符號密文是整個案件中最謎樣的一環,就我自己看來這也是兇手用來操縱警方的一個方式,因為當中兇手開始寄第一封信來時就有說密碼信中有他的「真實身份線索」、「犯罪動機」、「犯罪手法」,所以警方一直想要破解這個密文,甚至執著利用兇手的手寫信筆跡作為循線找兇手的方式,導致整個案件幾乎都是在利用「字跡」和破解密碼文為重,卻忽略了其他可以被當成線索的可能性。

即便Z340已經在2020被全部破解(案發時隔半世紀才真的解出這一封信件完整訊息),但還有另外兩份還存在著謎,這當中被推測應該是有含兇手的真實姓名,但就是沒人解出來(從第二個youtube影片中可以知道三封信的系統模式不一樣,所以解得出來其中一封信,不一定就能解得出來其他的)。



Z340已經被破解


其他兩個密碼解出來了嗎?




《Zodiac/十二宮/索命黃道帶》全片的密碼文解謎讓羅伯特陷入這個案件中,他自己也喜歡解謎,所以他從符號密文中會拆解一些線索,我很喜歡羅伯特以他自己的角度去拆解這些線索,當中「人類是最危險的動物」和《最危險遊戲》中的不謀而合,因為這電影中講的是一個殺人為樂的Zaroff伯爵,也是以Z為開頭的名字。這搭配到一開始Z408被歷史老師和妻子破解的內容來看,完全可以感受到兇手和電影中以殺人為樂的伯爵一樣都是將殺人的行為當作是一種慾望。


其實這搭配到符號密文解出來的文字中可以發現,這兇手其實根本一點都不怕被警察抓到,他就像是在跟警方玩遊戲一樣,這部電影的導演是「大衛芬奇」,我記得他曾經有講過一句話「我覺得人類很變態」,因此透過大衛方期的口吻來看黃道帶殺手的角度,不難感覺得出導演將這個兇手的行逕描繪的很大膽也很直言不諱,甚至有自己的一套個性,而且當中兇手還說其中某個案件其實可以差點抓到他,但又錯過了,這就代表兇手對於警方的並沒有恐懼,也不會閃躲。



這個兇手在國慶日案件之後開始寄信給報社,這就像是跟大眾的對話一樣,這種行為不僅是自信,事實上也像是對警方的挑戰和挑釁,尤其是計程車司機被殺掉後三天兇手寄了帶血的襯衫布料給報社,也強調自己已也是前幾個案件的兇手,就像是怕警方不知道一樣。觀眾可以發現黃道帶兇手的手法愈來越大膽,並不忌諱被別人看見,甚至利用挑釁的方式透露線索給警方,直接嘲笑警方是豬。





為什麼這一大段的標題我會下「密碼信是兇手對警方操弄」?這裡我也不想要成為事後諸葛,因為我自己也沒資格,但以觀眾第三視角去看整個案件時會發現,就因為這些信件和密碼信讓警方執著的重點很極端,這一點是對照到在本片最後半小時羅伯特馬不停蹄地抽絲剝繭而來,觀眾就可以發現當中羅伯特其實就算沒有破解出密碼文內容,但透過其他的線索收集起來,就可以做推理出兇手


所以警方在整個案件中就像是一直被兇手給操控一樣,一直想要知道密碼文內容是什麼?就警方和羅伯特辦案方式的差異對比下就能知道警方某種程度上是被兇手給牽著鼻子走,這也是為什麼Allen這個最大嫌疑犯一直被遺漏掉,因為整片看完可以知道警方的認定是「字跡顯示不是Allen」,而自己鑑定家的徒弟卻認為「不要僅憑字跡就排除這個嫌疑犯」,所以這個案件其實有可能會有破案的可能性,但就是時間點上錯過以及辦案手法上沒有共識而讓案件懸宕,並且一點一滴地讓這案件重要證據都流逝。


而且這案件到最後其實蠻可惜的是儘管羅伯特有許多線索都指向Allen是最大嫌疑人,不過最後大衛認為這件案件一直覺得根本無法重新調查,因為警方就是只會用字跡去確定Allen是不是兇手,雖然這一段不知道是不是導演加進去的橋段,想要表達過程中這案件不被再理會的原因,但只用字跡去找兇手的議題真的很值得討論他的可行性與準確性。








打破模式的隨機連續殺人犯?


透過保羅和羅伯特兩人的角度去拆解這案件其實也蠻有趣的,也是我很喜歡的一部分,羅伯特說應該要從中去找出什麼「模式」,不過無法從中得到什麼犯罪特徵,但就如同大衛所講的:「他打破了模式」。這是個沒有嫌疑犯特徵的案件,在當時還並沒有所謂的「犯罪側寫師」這個領域正式出現,所以在辦案上幾乎都是靠著證據辦案,如果沒有有利證據、也拼湊不起來、沒有目擊者,那案件就是一個膠著,這也是為什麼Dave選擇公佈兇手要針對校車訊息,就是希望可以有個可疑人物可以針對,從案件中我們看感受到警方都只能被動地等待可以和兇手接觸的機會。


這案件的困難是不只是因為沒有目標特徵,連同證據的掌握都很難,各轄區之間的證據資訊並沒有辦法互通有無,甚至還要靠郵件才能送達(就因為幾個轄區警局並沒有傳真機),片中有一段是有些人拿到了筆跡鑑定、但有轄區沒拿到,帕納區有鞋印照片,但舊金山這裡卻沒有,也只能用電話的方式來溝通,才能發現彼此所掌握的線索並不一致。


就例如帕納那邊有翼行者鞋子腳印,這是軍人身份才能買得到的鞋子,以及到幾年後羅伯特告訴大衛關於Darlene案件中有人跟蹤Darlene並且Darlene的親友們在Darlene遇害的90分鐘內都接到只有喘息聲的電話這件事,顯示在當時轄區的案件都幾乎是要用交換情報的方式才能得到,這對想要破案來說是個很大的阻礙,或許這也是兇手想要讓警方很難查案的原因(?)我印象中在片中還有個警局的警察還說「我已經提供我的情報,你也該提供情報」。



十二宮就很像是開膛手傑克一樣一切行蹤和線索都是謎,我覺得十二宮之所以毫無線索是因為他的犯案方式是完全沒有什麼一慣性,無法推理他真正的動機(雖然是說殺人是為了要在天堂有奴隸)但所有犯罪線索幾乎都不能形成一個反罪行為模式。








導演對十二宮殺手的描繪


很有趣的是自稱是殺手的人要求在廣播節目上與律師對話,裡面的對話說到「問題是我不想去毒氣室,因為我有頭痛,殺人就能緩解」,當中講到一半時這個自稱是Sam的人又再次重複自己就是有頭痛,其實這段廣播對談我自己覺得呈現得蠻成功的,尤其是突然傳來一聲尖叫後,讓大家都停下了幾秒,然後接著講出「我的頭很痛,我要殺了那些孩子」(不過這個字生是殺手的Sam事後再去看應該不是十二宮,十二宮的密文中也說不是他,並且片中也說這個人是精神病院的一個人)。


不過這一段的氛圍非常緊繃和詭異,兇手只能利用聲音的方式來呈現他這個人,這是警方第一次能夠這麼近距離去接觸兇手,在電話掛掉的那一瞬間留下更多懸念,並且這一段想必觀眾也會跟著片中的每個角色一樣屏息以待。



我還蠻喜歡大衛芬奇所描繪出的「十二宮殺手」,尤其是殺手的深不可測,以及神出鬼沒無法捉摸的感覺,全片幾乎是呈現出一個假想的兇手形象,觀眾也只能透過文字來想像兇手的樣子和個性、型態,即便我們從頭到尾沒有看到真兇的真面目,但透過台詞上的堆疊以及精準表達,那個冷血的兇手就像是逐漸在我們腦中透過大衛方其導演的手法構築出一個比較具體的形象,尤其是聽到「那些行孝描述僅和殺人時的我裝扮相符,其實時間的我根本是另一個人,我不會告訴你們我殺人時是怎麼偽裝的,但和警方宣稱的相反,至今我沒有遺留過指紋,我戴的是透明手套,我只不過是在指尖塗了兩層航空水泥」。



導演對這兇手的個性是循序漸進地鋪陳,從一開始那些符號密文中像是在挑釁,但後續漸漸地兇手會開始談論到自己殺人的慾望以及更多關於自己的事情和手法,但卻也變得越來越沒有人性,後來又轉變成一種令人捉摸不定的個性,也就是明明不是他幹的案件,他還是寫信給報社說自己幹了那些案件。








保羅調查階段:被兇手盯上,獵物成了獵人


保羅會被兇手盯上的起始是因為他在這四個月以來破解了兇手本身利用手錶的標誌和符號作為密文的靈感,甚至破解出過去好幾個命案是兇手故意要宣稱自己有犯案的渴望。然而,我很喜歡保羅提出的理論說「兇手自己聲稱自己殺了13人,但當中到底有多少是他犯案的我們並不知道」(因為當中有些案件其實在事後都已經找到真凶)。


在羅伯特開始正式展開調查之前其實保羅有一段是掌握了蠻多線索的關鍵人物,當中其實他查出一些警方根本不知道的Zodiac手錶,並且分析出有些案件根本不是十二宮殺手所為但他還是承認那是自己犯下的案件,所以保羅當時的結論覺得黃道帶殺手根本就是想要出名罷了(這一點其實在最後面的羅伯特調查階段也不謀而合,羅伯特一連串的分析也有說到殺手有段時間瘋狂寄信是為了要讓大眾討論他)。


而他這樣的舉動當然就引起了殺手的注意,尤其保羅在報導上還寫殺手是單純「想要成名的同性戀」,這段時間保羅的種種線索調查和推理都有寫成報導,甚至羅伯特還有刻意集結成冊,在這階段其實保羅是最接近真相的人,但卻因為外在環境的因素讓保羅沒有繼續調查這案件。老實講我覺得後面不管是大衛還是羅伯特都是這樣,一切都是因為大環境、程序的限制、派別的對立讓原本很接近兇手與真相的他們又再次抽離。





保羅很可惜的是因為他寫了篇報導說兇手是想成名的同性戀後,讓殺手主動針對保羅,因此也寄了匿名性和血布給保羅:「我從骨子裡感到你渴望知道我的名字,所以我給你一點提示」光是這樣的威脅信就已經可以讓人感到恐慌,我覺得保羅這個角色有點痞痞的,但又有種成熟的魅力,當兇手的焦點轉換到保羅身上時,這又拉回觀眾對這案件的融入感,因為這更貼近重要的角色,能讓觀眾再次感受到兇手給人的一種無形威脅感,甚至透過這樣的牽線把銷聲匿跡四個月的兇手再次拉回那個無情冷血感。


老實說本來我以為保羅可能會被兇手幹掉,卻沒想到「獵物竟成了獵人」,因為接獲了匿名的情報者提供線索去到加州南部河濱郡,但也發現1966年發生未解的謀殺案,保羅認為這是十二宮兇手犯下的第一起謀殺案,但大衛卻認為不是,而保羅認為Allen不是兇手,大衛又覺得Allen才是兇手,就因為這個關鍵讓保羅與大衛本來是朋友的關係變得對立起來,最後保羅失業、酗酒、不得志、被威脅的恐懼,因而又漸漸地從獵人變成逃避這一切


這角色發展其實讓我覺得有點特別,著實沒有想到一個殺手對他的操控也能夠這麼有張力,兇手只不過是帶保羅去看一個1966年的未解案件而已,就已經讓保羅身陷其中並和大環境對立,並且讓保羅的精神狀態變得如此憔悴和軟爛。其實看到結局保羅就算聽了羅伯特的求情把所有線索集結起來寫書時,保羅仍然對這案件嗤之以鼻,我想此時保羅的心境應該是「我幹嘛要去關心一個把我人生害到爛的混蛋呢?」而且老實說保羅也有講到一個很實在的點,那也就是在那時的人們早就已經對這案件根本無在乎了,「That’s yesterday’s news」,所以保羅自然不會想要再去捧這案件,讓自己又陷入恐懼中。








大衛調查階段:十二宮真兇是他?


可是要說保羅對調查線索完全沒有任何幫助嗎? 我認為保羅的那些資料和線索收集扮演著重要的關鍵,就因為保羅有把關於黃道帶兇手的所有線索刊登在報紙上,也才能讓大衛和大眾有概念、知道身邊哪些人比較可疑,例如大衛在訊問Allen的時候還有特地看他的Zodiac手錶,這也是保羅一開始查出來的線索,再加上也因為有保羅在報紙上寫的那些線索,才會讓大眾一直觀察身邊某些可疑的人,提供線報給警方,因此Allen這個最大嫌疑人就是這樣來的,是透過線報而得到的嫌疑人。


在當時要抓到沒有嫌犯特徵的兇手真的非常辛苦,觀眾可以看到當時的比爾和大衛幾乎都是一個一個過濾可疑的人(我還記得有一幕大衛有說「我們大概還有2500個人要過濾
」),最終在快要將近一年的時間找到「可疑」的對象Leigh Allen,這個嫌疑犯的確有太多和十二宮相吻合之處,但如果這個Allen是十二宮,那從他面對被警方訊問的表現來看真的有種莫名的自信,不僅是翹腳,在對答的語氣與內容上都不閃躲,這對一般做過壞事的人可以如此從容是真的很不可思議。


然而,我很喜歡在大衛、比爾兩人調查十二宮案件這麼長的時間以來的鋪陳,這當中大衛與保羅兩人因此形成對立,因為
保羅認為這個Allen並不是十二宮,連筆跡驗證的人也確定不是;但大衛一直很想要進一步證明Allen就是十二宮,不僅找了不同學派的筆跡鑑定家,比爾也想要找心理醫生來法庭上解釋十二宮這種人格變化的人會有不同字跡的傾象,而就因為這一段的對比,漸漸地鋪陳大衛內心對懸案的心力交瘁、無力感。其實大衛調查階段的篇幅蠻長的,在這一段有種會讓人覺得無聊是因為案件完全沒有所謂的突破,可是後來看完之後又覺得這一段超、級、重、要!





觀眾會發現這部片的案件中大衛一直會想要用字跡的方式來定罪,這是蠻特別的一個手法,本來會覺得他的想法是不是太過執著,為什麼一定要從字跡方面來證明嫌疑犯?但後來想想也是挺有道理,因為這是警方唯一從兇手那裡得到最接近兇手的證據,因此這是個很重要也是最直接蛛絲馬跡。


在大衛調查這階段我挺喜歡一個大衛和夥伴們對懸案的絕望與失望,大衛和比爾是這案件的主要負責警察,在Allen被確定不吻合現場的指紋彈道字跡證據時,大衛有說「我不知道自己咬定Allen是因為我打從心底認為就是他,還是因為我太希望此案就此了結」,大衛芬奇在這時候著重刻畫大衛這角色的心境,這是我自己都沒有看見與察覺的細節,因為我太著重於想要知道警方對這兇手的查案進度,所以都忽略到站在警方的立場去看他們的內心,甚至當中有一幕很諷刺的是在Dirty Harry(1971)警匪片片中的反派「天蠍」(Scorpio)的原型即是來自索命黃道帶殺手,當時大衛也去看這部電影,結果被其中一個觀眾酸說電視裡的警探比大衛還會辦案



因此羅伯特對大衛講的那句「你一定會抓到他的」等於是想要給大衛一點正能量和不要放棄的動力,只是大衛已經被憔悴給淹沒。經過這麼多年,只剩大衛一個人在堅持著這個案件(其他的夥伴都已經申請調職或是不再管這案件,反倒去查別的案件),也因為在那時還有山姆之子這個連環殺手出現,因此謀殺案仍然很多,大衛對這案件就算是很在乎,已沒有太多的心力可以去偵辦。


另外,這邊要提的是,因為《索命黃道帶/十二宮》終究是一部電影,因此總要有個重要的最大嫌疑人做最後的追查,因此Allen就是那個真實案件中的最大嫌疑人,但電影的結局雖然像是把所有線索都重新指向Allen,甚至Michael受害者也有指認Allen,但最後並沒有呈現一個確切被捕的畫面,這是因為Allen能不能被定罪也不一定,這對照到現實的案件中也是一個未結案件的交代,因為Allen還是沒有被認定是兇手。








羅伯特調查階段:踏入案件使用推理手法


我還蠻喜歡最後羅伯特承接大衛在案件上的調查,羅伯特用一種跳脫框架的方式來調查這案件,不再是利用一些筆跡的方式要找兇手,而是利用「推理」的方式找兇手,這次羅伯特透過Darlene遇害那個案件知道Darlene被跟蹤,詳細情形大家可以看電影內容知道,最後總結是Mike是唯一一個看過十二宮沒有戴面具的人,但現在他卻失蹤,而十二宮肯定認識Darlene,所以才會打電話給Darlene的家人,這手法和馬文律師接到電話一樣。


羅伯特的辦案手法對我來講比較喜歡,因為是透過線索的方式去推理,像是在拼湊整件事情一樣,把所有大家都遺漏的細節給補足而不只是著重在信件上的字跡是誰的。但也透過羅伯特重新對這案件的調查,帶出當初辦過這案件的人已經不再對這案件有興趣,又或者是說想要劃清界線,這是一種很諷刺的態度,就像是保羅講的「that’s yesterday’s new」,已經沒有人在乎過去的案件,也在諷刺執法單位對懸案的放棄,因為在1974年收到最後一封案件之後十二宮已經沒有再犯案和寫信,在大家心中都已經覺得這兇手消聲匿跡。



而且司法部的尼爾回答更諷刺「我給你個建議,你找錯地方了,筆跡指紋這些才是問題所在,把精力放在這些物證上」,這也顯示執法單位本身在乎自己的面子並不接受其他的辦案方式,因此羅伯特所使用的推理反倒不被接受。





我自己認為本片最好看的篇幅就在羅伯特最後調查階段,然而,這也並不是說前面兩個保羅、大衛調查階段都沒有貢獻,他們兩人前面所調查出來的線索堆疊出羅伯特調查階段可以精彩的關鍵點,因為羅伯特是個統整所有線索的人,梳理出來整個案件就更為清晰和有道理。


然而,在羅伯特調查階段導演仍然不忘呈現出對這案件陷入之後的後遺症,也就是「會不願意放手」,並且還會招來危險,所以羅伯特的老婆一路以來的反應就是在呈現這些很寫實的態度。我很喜歡羅伯特踏入這案件收集線索的時候個種細膩反應,尤其是把所有線索都拼湊起來可以確定是Liegh Allen的時候是多麼興奮和激動,但其實如果觀眾有注意看的話,
最後羅伯特跟大衛一樣只對他認為的嫌疑犯有著執著,當琳達說不是Rick的時候,羅伯特還不是很能接受甚至有點生氣,因為這代表所有線索都斷了,但最後講出是Liegh時,讓這一瞬間與過去的努力變得有意義,連我隔著螢幕都覺得超感動


我想這也是為什麼他會極力想要說服大衛對這案件重啟調查,因為這一切的線索都能確定Allen是兇手,只是最後很諷刺的是
明明有線索大衛卻都放棄了,這一段簡直是將觀眾興奮的心再次帶往谷底,我很喜歡大衛和羅伯特這一段的辯論與思辨,羅伯特所並持的理論是「兇手一定會犯錯」,也回扣到這案件一直堅持字跡任犯人的理論,字跡鑑識專家的徒弟說了「不要僅憑字跡就排除這個嫌疑犯」,羅伯特這角色最後把大衛身為警察的思想帶出來框框外,「丟掉警察身份的限制思考,你沒辦法證明不代表不是真的」


我們不必去責怪大衛對這案件的放棄,其實他比任何人都想要翻案,但就是因為案件必須要推翻「
字跡」的認定,所以即便羅伯特有很多間接證據可以證明Allen就是兇手,大衛也無可奈何,因此這案件又因此延宕了好多年。而我最喜歡的結局是最後出現一個轉折,是真的有人因為羅伯特的書對這案件著手,那個人就是瓦列霍警局中當初看到羅伯特去警局查看一堆紙本資料的那個警察,當時他還說「他很棒」!他找到當初羅伯特找不到的那個看過兇手長相的受害者Michael來指認,但現在這警察找到了!並且Michael也指認就是Allen。








《十二宮/索命黃道帶》真實案件現況


十二宮殺手/黃道帶殺手案件最大嫌疑犯的Allen即便是被指認(1991年),但Allen卻在警察進一步調查他之前的1992年去世,2002年的一次DNA檢驗中,他的DNA和從那段神秘密碼信件中提取出來的殺手DNA樣本並不符合,但是警方認為信件的DNA不能確認是兇手留下(搞不好是當時不小心被傳閱的時候碰到的啊XD),總之就算DNA不符合,這也不能否定警方多年偵查的諸多線索,比較難的是因為許多直接證據都隨著時間。

然而這一切只能爭論,事實究竟如何,兇手又到底有沒有另有其人?一直到了近幾年有調查團(The Case Breakers)堅稱他們找到的真兇,來源是因為有個男子在整理祖父遺物的時候發現一些東西(還有帶血的刀),才發現原來祖父(Gary Francis Poste)是黃道帶殺手 ,然而這個Gary Francis Poste在2018年已經過世,所以他是不是真的十二宮兇手其實也很難確定,有關Gary Francis Poste的資訊可以閱讀以下這篇文章。





以上,觀後感分享給大家,個人一些淺見。歡迎在側邊欄位訂閱免費電子報,或是利用臉書專頁追蹤新文章發布!

 文章中圖片擷取自預告、影音平台及其他相關網站提供之劇照,僅作為影劇推薦與評論所用,如有侵權敬請告知刪除,謝謝。



You may also lik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