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tflix《Passing/冒名之膚/白色通行證》評價與心得:想探討色彩主義,就直接把色彩拿掉



⋆ 附註 ⋆

此文為讀者投稿文,若你也想要投稿心得文章,歡迎至【Netflix追劇筆記本】臉書專頁索取「投稿格式」喔



貼心提醒
我寫的所有文章一定會爆雷,還沒追的人請自行斟酌要不要繼續讀下去喔!
♥ 如果你想要定期獲得新文章通知,歡迎追蹤按讚
Netflix追劇筆記本臉書專頁



電影白色通行劇情與預告


近年來,隨著好萊塢和整個文化漸漸地著重在膚色議題上做探討,連同Beyoncé和Solange都發布了流行歌曲和影片來慶祝黑皮膚和黑人女性的多樣化美麗,他們所想要表達的想法很明確:使用積極的表現來提升黑人女性,並改變美麗的標準。然而,儘管這成功引起了人們的興趣,但色彩主義一直是黑人女性生活的一部分,一直有人贊同、譴責或完全反對這種思想,不管她們的職位如何,膚色永遠是黑人女性和白人的差距。


最近Netflix上線一部很有意思的電影《白色通行證》IMDb:6.5
,這是麗貝卡霍爾 (Rebecca Hall) 的導演處女作,《白色通行證》是一部華麗而更深入探討種族、膚色的作品,這部電影改編自Nella Larsen暢銷小說,電影並沒有完全照著小說的內容呈現,而是有著導演自己風格的改編,全程著重在「女性種族和身份」的議題之上。


這是一個以黑白形式呈現給我們的關於「色彩主義」的故事,導演在選角上也用了極大的功夫,明確表示這部電影並不是要直接改編小說。在電影中全程都是黑白的方式呈現,導演表示這樣的手法完全是因為她認為這可以促使觀眾不要太深入地考慮膚色的細節,例如顏色的變化、底色的差異、皮膚的視覺溫暖,而是依靠角色的表演來形成我們的種族認知,也就是說,想要探討色彩主義,就要直接把色彩拿掉的概念。

 










冒名之膚/白色通行證評價、心得


這部電影的背景設定在 1920 年代,講述了性格直率的艾琳和狂野變幻莫測的凱兒在 12 年沒有聯繫後重聚的故事。艾琳留在黑人社區,搬到哈萊姆,與富裕的醫生布萊恩結婚,並育有兩個兒子,她沒有工作,而是將空閒時間用於做慈善事業。她還代表全國有色人種協進會的黑人福利聯盟做志願者。


至於克萊爾,透過跨越種族界限並與種族主義的白人國際銀行家結婚而獲得了財富,她掩飾自己是黑人的身份,靠著許多技巧運用白人的身份得到現有的幸福,事實上她的欺騙非常成功,因為自從她結婚以來,她就沒有與黑人有過任何真正的接觸,在影片的前段,她甚至向艾琳表達了她的欣慰,因為她的女兒瑪格麗膚色沒有變黑,所以沒有顛覆她精心鋪陳的計畫。



在電影中因為是黑白色彩,導演刻意把顏色抽掉沒有讓觀眾把焦點著重在膚色上,但在小說中,作者拉森對色彩的描述非常具體和細緻,艾琳被描述為「橄欖色」;克萊爾的皮膚被稱為「象牙色」(女孩子可能比較懂象牙色的概念,因為粉底就有一種顏色叫做ivory),而她的丈夫傑克則是「面無表情」。相比之下,艾琳的朋友菲莉絲和艾琳的兩個女僕的膚色較深,就用「銅」、「青銅」、「桃花心木」和「茶」色來形容。


小說作者這種手法的確給讀者很大的想像,每種顏色都為大腦提供了一組華麗的圖像,組合在一起形成了無盡的視覺調色板。霍爾的電影沒有做這樣的區分,而是將顏色以及與之相關的對話差調,這給了這部電影一種感覺:拒絕按照小說的規則呈現,我覺得這是導演自己對膚色主義的感受,導演霍爾將色彩主義視為一個概念,而不是現實,對她來說,種族就是戲劇,不管你的膚色到底是多淺還是多深,只要是黑人種族,就是一個跨不過去的檻



雖然這部電影缺乏色彩和皮膚的溫暖,但它卻有著無比的吸引力,4:3的縱橫比例將克萊爾和艾琳推到了畫面中,鼓勵觀眾將注意力集中在這兩個女人對手戲之上,總之,他們的結合是渴望和悲傷的化身,光是她們兩人的對手戲就充滿著情感流露和情緒起伏,尤其是眼神有時就足以交代許多細節和複雜的內心戲,這也難怪導演選擇把顏色抽掉,著重在演員的表演上,這是相當高超的手法!因為她們的心境已經表達出它們的種族想法哪還需要呈現膚色呢





艾琳的女僕是黑皮膚,她對自己的低賤反映了白人婦女的地位,克萊爾立即注意到了這一點,艾琳防禦性地回應:「每個人都需要幫助」,但儘管有這樣的解釋,艾琳還是忍不住要監督她打發時間的方式,當艾琳看到女僕在外面和克萊爾一起放鬆時,艾琳輕蔑地要女僕回去工作。這樣的舉動和克萊爾有著相當大的反差,儘管克萊爾的財富允許她像艾琳那樣斥責女僕,但克萊爾對女僕沒有表現出這種態度,克萊爾與她周圍所有黑人互動的輕鬆,對比艾琳令人窒息的形式形成鮮明對比。


當艾琳的丈夫試圖和他們的兒子談論在阿肯色州的私刑時,艾琳變得憤怒,大喊她不想在家裡討論「種族問題」。很明顯地,艾琳更關心「種族」的外表,而不是真正參與其中要跨越種族的障礙。艾琳唯一真正看起來舒服的時候是和她的白人朋友休在一起,當休問起艾琳「深色皮膚的黑人男性是否有吸引力」時,她拒絕了這個想法,稱對黑暗的迷戀是「異國情調」,他們交流中最有趣的部分發生在克萊爾作為黑人女性向休透露「告訴我,你總能看出區別嗎?」,艾琳因為這個問題而有著自我防備的心。



這是一部關於膚色作為一個概念的電影,無可否認,這是電影與小說最大的重疊,但導演與小說作者所想要傳的思想並不盡相同,儘管電影視覺的統一性和演員令人印象深刻的演技,但角色並沒有以相同的方式結合在一起,這是電影挺不錯的地方,至少導演用她自己的敘述方式講出這故事,Thompson和Negga這兩個演員在這部電影中也有了很棒的表現,總體來說這是一部挺棒的電影,將膚色主義的議題的探討用不一樣的角度與方式說出來。





其他人也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