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tflix《比悲傷更悲傷的故事影集版》評價與心得、結局:Cream最後消失是…?



貼心提醒
我寫的所有文章一定會爆雷,還沒追的人請自行斟酌要不要繼續讀下去喔!
♥ 如果你想要定期獲得新文章通知,歡迎追蹤按讚
Netflix追劇筆記本臉書專頁



本篇為《比悲傷更悲傷的故事影集版》評價與心得、結局,如果你是想要找《比悲傷更悲傷的故事影集版》劇情的人可以參考以下這篇:

《比悲傷更悲傷的故事影集版劇情》:真正的悲傷就像一首歌,不會在一開始就讓人感到難過





比悲傷更悲傷的故事影集版劇情大綱與預告


《比悲傷更悲傷的故事》最一開始台版電影是從韓國電影改編而來,而《比悲傷更悲傷的故事影集版》又是從電影版改編而來,我自己沒有看過電影版《比悲傷更悲傷的故事》,因此無從比較,我相信其他還有許多人有分享電影版的心得,我就沒有再看電影版了。本劇劇情大綱為:唱片業高階主管柏翰與助理安以琪為了幫天后歌姬尋找主打歌〈最悲傷的事〉的原作曲與作詞人的下落,在樂壇前輩吉哥與小貓女的神秘幫助下,揭開K張哲凱與Cream 宋媛媛這對戀人的悲傷愛情故事,以及過程中被牽連的暖男牙醫楊祐賢和攝影師Cindy 的相愛相殺(本段來自Netflix預告劇情大綱描述)


我大致上有爬文,據網友說《比悲傷更悲傷的故事影集版》是《比悲傷更悲傷的故事電影版》的劇情深入+延伸,電影版大致上是著重在愛情故事線,而《比悲傷更悲傷的故事影集版》在我看來不只是愛情故事線,還有關於「人生課題」的探討,主軸方向與議題和電影版有差異。當然我沒有看過韓版的電影,但據說韓版電影更是經典,我想各有不一樣的風格和核心概念想要表達。


整體的表現對我來說步調比較慢,大多數的篇幅是著重在哲凱與宋媛媛兩人的故事線,然後以安以琪、柏瀚、可樂三人的故事線作為輔助與豐富、畫龍點睛,帶出另一層意涵。看完全劇之後我會覺得全劇圍繞著一句話「被留下的人怎麼辦」?這是一句非常有張力的疑問句,不管是在任何的情感中,愛情、親情、友情都是如此,電視劇雖然也是有講到愛情故事線,但我覺得「生死議題故事線」比愛情故事線更為搶眼,我想應該是比電影版更有餘韻和深入探討的議題~



前面六集我自己感受到都是在對故事線的鋪陳,本來覺得已經看一半沒有像網友說很好哭的感覺,但第七集過後就是大淚崩的開始,才讓我感覺到前面的鋪陳早已經在我心中留有濃濃的餘韻,就是為了最後這三集的後勁~ 如果問我《比悲傷更悲傷的故事影集版》好不好看,我自己覺得很好看,大概是因為我個人比較喜歡人生課題的題材,因此會覺得這部影集非常有意思,所帶的思考點也都很深入,所以我會推薦這部影集。










比悲傷更悲傷的故事影集版評價與心得


「有些東西就算是壞了、消失了,但會用另外一種形式存在,就在心裡會永遠記得」


「所以他們是情侶?」
「好像也不是,但這我就不太清楚了」


光是這兩句對話就開啟哲凱和宋媛媛兩人愛情故事線的交纏,他們像是情侶,但又不像是情侶,一切的故事細節就要觀眾繼續看下去才會知道。



一開始用了外人的角度去看宋媛媛和張哲凱兩人的感情線
,在那一句「所以他們是情侶?」「好像也不是」的回答中可以感受出沒有人知道他們的過去,這讓我想到第一集一開頭張哲凱寫日記時有寫到「我在之後才發現『我在最低潮的那一天遇到了我人生中最愛的一個人』」,這代表著他們兩人的關係或許並非正式上的情侶,但在感情上已經愛過,等到要說出時已經來不及。



有些東西就算是壞了、消失了,但會用另外一種形式存在,就在心裡會永遠記得」,所謂消失不代表不存在這句話大概就能解釋這個意境,你在這世界上留下的痕跡和感人的回憶也是另一種你存在於這個世界上的方式,我想這也是為什麼哲凱最後對人生的是要利用音樂的方式存在於人的心中,因為音樂可以一直被傳唱下去,用不一樣的形式繼續存在著,這個意念一直貫穿整部劇,我覺得哲凱不僅是想要讓自己的存在繼續和守護,更是帶動起更多人對這故事的追尋與了解,僅而影響到自己的內心想法,對我來說,這是哲凱另一種的形式繼續存在著,因為就算哲凱人不在了,他的故事繼續在影響著許多人。





哲凱、安以琪兩條故事線交疊出同樣的悲傷


如果知道人生是這樣結束,你還會選擇開始嗎?」媽媽給哲凱一種希望這一切想要快點結束的感受,我覺得這是對哲凱來說很大的打擊,因為哲凱感受出這種病會給別人帶來痛苦和拋棄,而當哲凱對於生命最後一階段有著這樣的體悟時,他才會選擇用不一樣的方式來面對死亡與生命。


就如同這首歌打開一連串的找尋張哲凱過去的路程,事實上也是張哲凱用不一樣的方式繼續在這世界上存在著,這首歌事實上也呼應到張哲凱的父親講的「有些東西就算是壞了、消失了,但會用另外一種形式存在,就在心裡會永遠記得」,哲凱讓自己繼續留在別人心中。



真正的悲傷就像一首歌,不會在一開始的時候就讓人感到難過,而是到了副歌時才像漣漪一樣,反覆堆疊書讓人難以忘懷的旋律,如果覺得悲傷來得太突然,那是因為我們常忽略了前面低吟的音符」。



這一段本來我以為是想要描述張哲凱與宋媛媛的感情線,不過後來想想好像還有其他的含義,同時象徵著張哲凱與父親之間的感情和父親死前的那一段回憶,因為父親專心治療白血病,在看完醫生說治療很正常,父親說要替老婆慶生,在張哲凱大考後也要教他彈吉他,但就如同張哲凱前面講的,「如果悲傷來的太突然,那就是我們忽略掉前面低吟的音符」,神的一個惡作劇讓他們因為車禍讓對方死亡而有罪惡與自責,父親的病情就開始惡化,在前面有許多低吟的音符是我們沒發現的,所以才讓悲傷來得又急又快,沒有徵兆。



而「比悲傷更悲傷的故事」又讓我覺得還有更多含義,原來所有更悲傷的事全都降臨在哲凱身上,本來他以為上天給他是很悲傷的人生,但將這些悲傷的元素轉換到自己身上,變得更悲傷。另一方面故事線的轉折同樣套用到安以琪身上,因為可樂的生病,讓同樣是媽媽的她有所感觸,因為本來覺得哲凱的故事已經很悲傷,卻沒想到安可樂就是哲凱活生生地在自己眼前上演,對安以琪來說是更悲傷的事,每次看到安可樂對媽媽做的一些舉動是為了媽媽好,就能知道當時哲凱本身有多孤獨和害怕自己會帶給別人麻煩和哭泣。





「我就怕我以後不在了,妳就沒有別的家人了嘛」


我挺喜歡安以琪這角色來走過宋媛媛同樣的路,我在想編劇悔有這樣的故事線出現就像是在說「比悲傷更悲傷的故事」,就因為有比較有對照,才會有這種「比較級」的語法出現,而可想而知安以琪的故事線對觀眾來說是更催淚以及更有衝擊力的表現。為何這樣說?因為安以琪不僅是和宋媛媛很像,更是能感受到張哲凱當時本身的無助和絕望,我太喜歡安以琪對曾又霞說「也許妳根本就不知道希望在哪裡,每過一天就多一分沮喪,可是妳不可以逃,妳絕對不可以,因為當時的張哲凱只剩下妳」,因此在我看來安以琪這角色所承受的是兩個角色的痛苦「哲凱+媛媛」


可樂,不管重來幾次,我都不會改變我的選擇」,這句話我覺得就像是一個媽媽對一個孩子的解答「如果知道人生是這樣結束,你還會選擇開始嗎?」,我覺得安以琪故事線和哲凱的故事線就像是交疊互補一樣,編劇選擇不一樣的角色與立場來做互補,張哲凱呈現的是一個孩子對自己生病的無助與絕望,而安以琪表現的則是一個媽媽絕對不可以逃避的愛,這兩個角色帶我們去剖析面對這樣悲傷的事情的心境



這是很巧妙的安排,因為這讓我們看到同樣悲傷的事情發生在不同人身上就會有不同的選擇,而這過程中是基於什麼而有不同,我想就是因為「愛」。 然而,反過來安可樂一直在幫安以琪找男朋友這個舉動其實讓我感到很暖,他說出那句「我就怕我以後不在了,妳就沒有別的家人了嘛」,這直接讓我想到為什麼宋媛媛最後不是和哲凱結婚,而是和楊祐賢結婚? 我才懂哲凱是因為怕自己不在了,所以把宋媛媛的幸福轉交給另一個可以讓她不哭泣的人,我想這也是為什麼在哲凱的日記中會說「你要的人不是我,而是一個不會讓你哭泣的人」,而宋媛媛會和楊祐賢結婚也是因為想要達成哲凱的願望。





所以最後哲凱對老天爺所乞求的時間,不是要讓自己去愛宋媛媛,而是要確定宋媛媛有個能照顧她的人出現,他才能放心放手。只是我很喜歡第五集余晨曦拍攝哲凱的時候那一段問題,「你不告訴她真相是怕她離開你嗎?」儘管我覺得哲凱的內心就像是一種為對方好的概念,怕宋媛媛會受不了打擊、撐不下去,但事實上反觀來講也是有點自私的想法。


余晨曦說「沒有誰是撐不下去的,宋媛媛肯定比你想像中堅強」,這句話讓我反觀到如果當宋媛媛是最後一個知道哲凱生病的事,這對宋媛媛來說更不公平,畢竟宋媛媛可能可以更珍惜最後的時光,可以知道用最後的時間和哲凱一起戀愛與面對,這些都肯定比哲凱一個人承受痛苦來的好,正要離開的人和被留下來的人,彼此都是在為彼此著想,所以到最後宋媛媛其實本來就已經知道哲凱生病的事,宋媛媛也承如晨曦說的「沒有誰是撐不下去的,宋媛媛肯定比你想像中堅強」,宋媛媛這一路走來要笑著陪哲凱走完最後一程,她展現無比的堅強。



儘管我覺得哲凱有點自私,但這些想法直到我看到第八集柏瀚說「為什麼我看她這麼痛苦會如此心痛」才懂,哲凱也是這樣的想法啊!(我跟余晨曦一樣都錯怪哲凱的自私)也終於能懂哲凱不想要告訴媛媛自己即將死掉的事,因為柏瀚已經告訴你「看著她這麼痛苦,我會如此心痛」,換到哲凱的角度,他就是不想要看媛媛痛苦,因為這樣的痛苦會讓自己心更痛,所以悲傷一個人擁有就好了。





「悲傷真的會習慣嗎?還是,我們只是裝傻假裝它不存在?」


面對悲傷是不是真的有面對?內心雖然悲傷但用外表的笑容去掩蓋和麻痺,我一直在想「比悲傷更悲傷的故事」這句話,如果你遇到一件悲傷的事情,但之後又發生了另一件更悲傷的事,那是不是前面的悲傷好像就沒有這麼悲傷,這好像是一種很殘忍的擺脫悲傷方式。

在悲傷面前強顏歡笑,只會讓自己越笑越痛,在一開始的哲凱面對父親過世、被母親拋棄、自己罹癌的心境就是如此,利用開趴的方式來讓自己忘卻悲傷,又好比宋媛媛帶給哲凱一段美好的共同生活時光,自己想要跟媛媛告白之時,這個悲傷又來敲門。

事實上看完之後總覺得「我們只是裝傻假裝悲傷不存在」完全就是套用在宋媛媛的身上,我認真感受到她要承受的悲傷不比哲凱還要少,因為哲凱可以在悲傷下表現自己的情緒,但宋媛媛卻是必須要在哲凱面前表現得自己很幸福的樣子,好讓哲凱放心,這對宋媛媛來說,她要笑著走完這一段,用反方向的情緒來面對悲傷,所以宋媛媛內心所承受的悲傷完全不比哲凱少,甚至心更痛。





「談戀愛呢,通常會有兩種結果,一種是兩人深陷在愛情裡面,另外一種是把自己從愛情裡撈出來」。


我對你的愛就是讓你得到妳要的幸福,哲凱對宋媛媛的愛一直都是很慢火的狀態,這是我最喜歡的部分,沒有哲凱的哭哭啼啼,也沒有宋媛媛的大吵大鬧,在劇中宋媛媛本來就愛著哲凱,而且她對楊祐賢說的這段話,讓我感覺得宋媛媛對於哲凱的愛就是可以成全哲凱的願望,把自己過得幸福,儘管對象不是哲凱自己。


這顛覆著我們對愛的印象,愛的確可以有很多種形式,也不一定要強求對方和自己永遠在一起,只要照著對方的希望去做,也是一種愛,所以哲凱將心愛的宋媛媛送給她愛的楊祐賢,我想宋媛媛並不是對哲凱的任性,而是對哲凱的成全,利用這個方式來愛哲凱這個家人,以及情人。



只是我比較訝異的是余晨曦在這場遊戲中選擇幫助哲凱,或許也是在替自己贖罪吧,畢竟余晨曦為了要得到獎而獻身給評審,這對她來說也是沒有說出口的自責,所以我在想她這個角色最後聽完哲凱的故事而願意成全楊祐賢和宋媛媛,那也算是「把自己從愛情裡撈出來」,並且讓對方去追求他的愛。



本來我還一直在想宋媛媛就是很愛哲凱啊,但又看到宋媛媛對楊祐賢的感情這麼開心,好像又覺得宋媛媛只是把哲凱當家人,我就一直在拆解宋媛媛到底有沒有愛哲凱,但最後的答案是有,而且還很強烈,我記得第一集的時候哲凱的爸爸有說如果遇到一個一直打你的女生,那對方可定是喜歡你,就已經暗示著宋媛媛對哲凱的喜歡,再加上第六集第六集的時候留在民宿的那張明信片有《最悲傷的事》,有宋媛媛寫的詞,就更能確定宋媛媛愛著哲凱,會嫁給楊祐賢也是因為這是哲凱的希望。



所以第六集的時候聽到最悲傷的事這首歌的歌詞時,突然發現不管是用誰的視角去看這歌詞,好像都可以,因為劇中是宋媛媛填完這首歌的詞,她想要對哲凱說的話繼像是從歌詞一樣表達自己的感受,但反觀過來哲凱對宋媛媛的愛也是如此,哲凱對宋媛媛的不拖不欠,兩人在原點、兩人彼此位比的守候,等等,這些也是哲凱對宋媛媛的付出與表現~


對我來說,哲凱與宋媛媛兩人已經沈浸在愛情裡,但哲凱也把自己從愛情中撈起來,連同宋媛媛也是,所以宋媛媛依照哲凱的希望去愛上楊祐賢,兩人在愛情中所做的都是為彼此的守候和遠遠的愛。
全劇看完,觀眾也會發現歌詞裡的每一句都是在說著媛媛和哲凱兩人的故事,很多歌詞的關鍵字也都出現在他們兩人的對話台詞中,例如「回頭」、「演戲」「悲傷」等等,這歌詞把整個故事濃縮近歌詞裡。



《最悲傷的事》比悲傷更悲傷的故事影集版主題曲 (歌詞來源:魔鏡歌詞網

作詞:林孝謙
作曲:陳建騏
編曲:張晁毓, 柯遵毓

你沒帶走 所有的思念
請退回我的抱歉 請討厭我的討厭
完整的故事 不完整的圓
最悲傷的事 是我還在原點
我也厭倦 廉價的誓言
依賴著你的依賴 卻還期待著期待
卑微的字眼 配合的表演
最悲傷的事 是你不拖不欠
別回頭 每當你又虧欠我
日日夜夜 近近遠遠
感覺會替代感覺
遺憾從未走遠 只是幸福已經不見 oh~
給自己 一個不愛的理由
真真切切 隱隱約約
寂寞表現了表現
儘管下雨的街頭 也曾有你的守候
我學習著 潮汐的時間
提醒著你的離開 卻存在我的存在
孤獨的永遠 輕撫著從前
最悲傷的事 是我們還想念
別回頭 每當你又虧欠我
日日夜夜 近近遠遠
感覺會替代感覺
遺憾從未走遠 只是幸福已經不見
給自己 一個不愛的理由
真真切切 隱隱約約
寂寞表現了表現
儘管下雨的街頭 也曾有你的守候
給我們 一個相遇的藉口
心心念念 輕輕淺淺
眷戀執著著眷戀
再次重逢的午後 會是悲傷的盡頭





原來要用盡全力去遺忘那份愛,才是比悲傷更悲傷的事


我曾經以為單方面用盡全力去愛上一個人,是最悲傷的事,但在我遍體鱗傷之後,我才發現,原來要用盡全力去遺忘那份愛,才是比悲傷更悲傷的事 。劇情直到第六集,才點出「比悲傷更悲傷的事」講的就是自己的內心治癒過程,因為那些愛是無法忘掉的愛,這也接續到哲凱在把宋媛媛給從手邊送給楊祐賢之後,哲凱自己一個人要面對的那些悲傷。


被留下來的人怎麼辦?大家都有「比悲傷更悲傷的故事」,那些「更悲傷的故事」指的就是被留下來的人要怎麼讓自己走過這一段悲傷的故事。
這部劇在的幾乎每個角色都圍繞著「被留下來的人怎麼辦?

  • 安以琪因為可樂的心臟問題越來越嚴重,被留下來的她要怎麼面對?她自己要怎麼治癒自己的內心?要怎麼忘掉那份傷心的愛?所以可樂的種種舉止都像哲凱一樣每一分每一秒都在為愛的人著想和想後路。安以琪面對悲傷的方式是想要利用工作讓自己忘卻悲傷,

  • 柏瀚:「我發現我的在乎已經超乎我的想像,K,能不能告訴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停止這一份牽掛呢?」,他對可樂的擔心漸漸變多,柏瀚也是被留下來的人,他是個被莉娜說只愛自己的人,但當他開始付出內心的愛的時候,卻是迎接悲傷的來臨,這一刻要讓他可以放掉這份愛,很難。

  • 宋媛媛,不僅歷經家人車禍死掉,更歷經哲凱的離世,對宋媛媛來說「活下去的理由已經不存在」,要收回對哲凱的愛已經收不回,反倒更悲傷。

  • 哲凱:雖然他是先離世的人,但他也經歷過失去父親的那種衝擊與孤獨感,甚至經歷過自己被母親拋棄的人,他也曾經是被留下來的人,在那段過程中他用過強顏歡笑來度過悲傷,但到最後是因為宋媛媛的闖入生活,讓他又重回開心生活的懷抱。




最後又繞回即將要離世的人能為被留下來的人所做的事,不管生病的人或是照顧的人都面臨著「被留下的人怎麼辦?」這個課題,被留下來的人當然需要花時間去面對,但要離開的人也一直掛念著「被留下來的人怎麼辦」,以哲凱來說,他希望找到那個可以照顧媛媛一輩子的人出現,所以一直在為媛媛鋪路計畫,為的就是不要讓被留下來的人為他哭泣一輩子,也希望留下來的人可以幸福。


再來就是可樂,他的思想很細膩,不叫安以琪媽媽,一直要幫安以琪找到可靠的人,而可樂認定的柏瀚就是可樂心目中那個可以給安以琪幸福的人,因此可樂的作法就和哲凱一模一樣,希望被留下來的人可以幸福,尤其是可樂請求柏瀚幫忙照顧安以琪的時候,那一段非常細膩,因為明明生病的人就是他自己,卻還在替別人著想



「三年後」,為什麼是三年後?看到第七集才懂這是哲凱最後的希望,想要用另一種方式陪伴宋媛媛,不管是那棵仙人掌植物還是那個試聽帶,都是刻意的三年,就是為了要讓自己還存在於宋媛媛的內心中。其實我覺得余晨曦這個角色非常有力道,我自己也一直在想著為什麼哲凱不要把自己的心意直接告訴宋媛媛,反倒要在三年後讓她再次想起自己,我想我也跟余晨曦一樣都不能理解哲凱對會選擇讓自己一個人沈浸於悲傷的決定,那種對宋媛媛強烈的愛完全不是我們能夠體會的。



但看到後來我才了解到不只是愛情,連親情哲凱都考量在內,雖然宋媛媛到最後也跟著哲凱一起走,好像是枉費了哲凱對她的鋪路與用心,這讓我想到往回推的話,哲凱會選擇不告訴宋媛媛是因為哲凱是宋媛媛唯一的家人,如果提早跟宋媛媛說,那宋媛媛就會從那一刻起開始悲傷,但如果現在都不說,至少宋媛媛在自己活著的這段時間她還能夠過得幸福。就因為是家人,這也難怪余晨曦會說這是超乎一般人想像的愛,因為裡面包含著案情,更包含著親情。



是被留下來的人痛苦,還是離開的人更痛苦?」我想看到最後觀眾都很明白答案,都很痛苦,但我們永遠覺得被留下的人才有這些情緒,其實那些離開的人的情緒更強烈,我很喜歡余晨曦下的結論「到底要多愛一個人才能讓你甘願犧牲承受所有的悲傷與痛苦?」
「那些失去最愛的人,那種心痛要多久才能平復?」我要先說說為什麼媛媛會選擇到海邊結束自己的生命,老實說我覺得這是一種意境,看起來很像是媛媛失去唯一的家人無法活下去,但我卻是想到編劇導演利用這個海邊當作是與死後世界的人的橋樑的梗來鋪陳宋媛媛選擇結束自己的用意


事實上我自己解讀媛媛緩緩走向海裡是想要找彼岸的哲凱,因為他們曾經說過會有擺渡人去接他們到另一個世界,所以在第七集的最後媛媛緩緩走向海中的樣子,即是一種媛媛想要找著凱的意念~ 這也是為什麼第八集的時候有個轉折,被救活的媛媛說「我找不到他」,果然媛媛就是想要找哲凱。








比悲傷更悲傷的故事影集版結局解釋

「幫我照顧安以琪」


在最後可樂的的願望和「你知道為什麼人會孤單嗎?那是因為你那是因為你生命中最重要的人還沒住進你心裡,所以就算我一個人也不會覺得孤單,因為我心裡早就住進最重要的人了」,儘管可樂在另一個世界自己一個人,但他不會覺得孤單,因為他的心中有著媽媽和柏瀚。被留下的安以琪無法面對失去可樂的痛,這一段就跟宋媛媛一樣,人生中少了可以活下去的理由,被留下來的人一直想要找方法讓自己可以走出悲傷,但卻都沒有辦法。

離開的人、被留下的人,都還是彼此希望對方可以過得好,不要為自己犧牲,所以我一直在想為什麼柏瀚會被編劇安排要彌留那一段,其實是想要透過柏瀚帶回可樂的願望,讓被留下的安以琪可以好好達成可樂的願望,讓柏瀚好好照顧安以琪。

好愛A-Lin那一句「那柏翰怎麼辦?柏瀚跟我們都需要妳」這句話就是安以琪要活下去的理由與動機,我覺得人都是這樣有著彼此環環相扣而活下去的理由,就像是可樂是安以琪活下去的理由,所以可樂走了之後安以琪怎麼辦? 而安以琪離職了,柏瀚怎麼辦?柏瀚也是要靠安以琪而活下去。





Cream最後有沒有死?


「這三年來,明明只剩我一個人,但我的世界裡,卻永遠都有兩個人,K 和Cream」這就很像是可樂說的「你會覺得孤單是因為你那心愛的人還沒有住進你心裡」,因此只要你的內心有著那些回憶,那個然就會在你的心中一直存在著,這同時又回扣到哲凱的父親講的「有些東西就算是壞了、消失了,但會用另外一種形式存在,就在心裡會永遠記得」。


因此,要如何停止思念一個人?答案是不需要停止思念,透過媛媛對哲凱延續故事和存在的故事來看,你只需要在心中住進對方,繼續想念就好,最後媛媛到底有沒有死掉,或許有,或許沒有,這一點我一直想很久,我想先整理最後幾幕的順序:

  • 在墓園那裡,安以琪好像有看到媛媛的身影現身
  • 鏡頭先帶到學生時期媛媛說過的「如果有一天我們離開了,就會有一個擺渡人來接我們到海的盡頭,那就是彼岸的世界」
  • 畫面帶到墓園這女生手上戴著那個冰淇淋手鍊,可以知道這是媛媛
  • 最後哲凱有牽著媛媛的手在海邊,這一身黑的衣服是媛媛最後穿的衣服,她和哲凱在海邊相擁
  • 最後鏡頭帶我們跨過一片海


    我自己是推理最後Cream並沒有死掉
    ,因為如果死掉,導演大概就是用媛媛和哲凱兩人在彼岸的世界過得幸福快樂就好,不需要繞回活人世界中有媛媛的身影出現。



    所以在安以琪看到的女生,我覺得就是在這裏想要與哲凱相逢的媛媛,才會搭配著下一幕她講著擺渡人的故事,就像是在告訴我們媛媛在這裡想要透過擺渡人與哲凱見面,然後畫面又帶回活人世界的冰淇淋手鍊,那就代表著媛媛並沒死掉,而且是在這裏一直思念著哲凱,因為這片海是最接近哲凱的地方。



    或許這也就是搭配著柏瀚做後說的,「誰說悲傷的事不會有幸福的結局呢?」「消失不代表不存在」, 因此我在想,媛媛最後並沒有結束自己的生命,在結局有一幕是媛媛和哲凱兩人在海邊幸福相擁的畫面,我會認為媛媛到最後沒有死也是搭配著媛媛說「這三年來,明明只剩我一個人,但我的世界裡,卻永遠都有兩個人,K 和Cream」,因此那段海邊幸福畫面我把它解讀成是媛媛內心中的幸福畫面,因為她的內心已經有著兩個人。




《比悲傷更悲傷的故事影集版劇情》:真正的悲傷就像一首歌,不會在一開始就讓人感到難過


以上,觀後感分享給大家,個人一些淺見。歡迎在側邊欄位訂閱免費電子報,或是利用臉書專頁追蹤新文章發布!

 文章中圖片擷取自預告、影音平台及其他相關網站提供之劇照,僅作為影劇推薦與評論所用,如有侵權敬請告知刪除,謝謝。




其他人也在閱讀...